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一章 地位的体现(第二更求月票)

第二十一章 地位的体现(第二更求月票)

    感觉到路西恩的沉默,娜塔莎略显疑惑地问道:“不喜欢这么直白?”

    “不,很喜欢你的主动,很喜欢你的大气,要是羞涩畏缩就不是我喜欢的娜塔莎了。”路西恩也主动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不过那句话我始终觉得太‘霸气,了,适合男士来说。”

    这是由于这句话的原版—疯狂八神给路西恩留下的印象比较深

    娜塔莎长长地哦了一声,接着嘿嘿笑道:“其实我说这句话的时候,心里面是浮现出了一幕场景,我弹奏着《月光》,营造出了洋溢淡淡哀伤的宁静气氛,然后离开钢琴,走到你的面前,单膝跪下,持起你的手,轻轻吻了一下你的手背,抬起头凝视着你的眼睛,对你深情地表白,哈哈。”

    路西恩啼笑皆非,娜塔莎这是将当初她预想得对西尔维娅的浪漫表白场景原样套在了自己身上?

    清越舒畅的笑声之后,娜塔莎语带笑意地道:“开玩笑的,我知道你不喜欢这样。不过,老实说,很奇怪啊,我原本是多么善于营造

    ‘浪漫,的骑士,为什么每次试图对你情话绵绵的时候,话题总是会往奇怪的方向发展,将原本的气氛破坏殆尽?”

    “善于营造浪漫?善于说情话?我记得刚才那句表白还是我教你的。”路西恩嘴角含笑,调侃着娜塔莎。

    娜塔莎声音变高,很正经地反驳:“这只是一句,我可会说情话了,当时我就是靠着浪漫和情话才将西尔维娅追求到的!恩,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为什么我们之间的浪漫甜蜜气氛总是会出现古怪变化?”

    时光和新感情的冲刷下,她似乎已经忘记了过去感情的伤痛,能够比较正常地提到西尔维娅。

    “其实,我很喜欢这样的气氛·感觉和你在一起很轻松,很愉快,很温馨,会这么一直走下去·不需要担心感情上的变化。”路西恩想了想,也同样主动和坦白地表达着自己的感受,只是比起娜塔莎来,路西恩总觉得说这种话自己会有点老脸发红。

    娜塔莎轻声笑了起来,接着深情地道:“我也是,这让我感觉很开心很舒服,就好像我们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了一样·也同样会延续到生命的尽头。以前和西尔维娅相处时,我总是会担心,担心有一天她会选择放弃·但是和你在一起,我很安心,因为我知道,你永远在这里,永远在我身边。这无关性别和外在的压力,即使你是女孩子,我也相信你不会选择放弃。”

    “路西恩,我虽然曾经有过感情经历,但从来没有过和男士亲密相处的经验·如果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或者超越了你的底线,请你一定告诉我·我会注意的,以前我和西尔维娅之所以会出现问题,就在于我们互相之间不够坦白·沟通不够,我想好好守护我们之间的感情。”

    路西恩微笑起来,有点激动但控制住了声音,努力让它变得柔和:“娜塔莎,我也是,我没什么感情经历,要是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够好·太笨拙,请不要嫌弃·坦白地告诉我。”

    “我就喜欢你的笨拙!”娜塔莎声音变得有点沙哑,魅惑着路西恩的耳朵,“想到今年我的生日能够和你一起度过,我就很开心很向往。”

    “需要什么生日礼物?”路西恩半开玩笑地问道,这种事情当然得自己准备才有惊喜。

    娜塔莎压低声音嘿嘿笑道:“我最喜欢什么礼物,你应该知道。”

    路西恩顿时就无语望天了。

    不过娜塔莎紧跟着又笑了起来:“开玩笑的,我知道这是你的底线。你从来没有怂恿过我放下家人、放下责任私奔,我也同样会尊重你的想法,顶多在心里面偶尔幻想,除非有一天,你能心甘情愿。对我来说,最好的生日礼物就是你能陪着我渡过凌晨。”

    “不过,距离我的生日还有一个多月,这么长的时间,我们应该还有机会见面,路西恩,我很想念你的体温,想念你的笑容,想念你不同的表情,想念,想念你的‘味道,。”

    路西恩本来还以为娜塔莎说最后一句话时会羞涩一下,想不到她竟然仅仅顿了顿就大大方方地说了出来,于是为了维护男人的尊严,也跟着说道:“我也想念你,想念你的一切。”

    “真的?”娜塔莎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道,“到时候,我会挑选你喜欢的长裙样式,挑选你喜欢的丝袜,你是想要黑色,还是其他颜色?”

    声音充满诱惑,路西恩身体一热,刚要回答,娜塔莎就坏笑着中断了电磁传讯术,弄得路西恩郁闷不已。

    在书房内来回踱着步,路西恩心中暗道:“上次算是被娜塔莎推倒,下次我一定要主动,将她推倒,否则就没有男性的尊严了。”

    “恩,到时候该怎么做呢?我和她该保持什么样的距离才能便于推倒她而不会被她推倒……”

    “进了房间,如果是她在前面,我就立刻从后面抱住她,吸吮她的耳垂,这会让她力量减弱……”

    “要是并排着走入房间,那就先用其他话题引开她的注意力,恩,不如直接大胆地表白,让她惊讶之中反应不过来······”

    “或者用浪漫的气氛激发她心中的柔软,配合着被我推倒?”

    “如果她像昨天那样直接,那该怎么办?”

    不知不觉,路西恩又开始了“严密”的“娜塔莎推倒计划”。

    恋奸情热的两人虽然在努力控制通讯次数,但也保持了每两天一次的频率,很快就到了烈火之月(七月)。!

    路西恩整理好自身衣物,对管家雷欧道:“你带几个精于计算的助手去审核那几家公司的账目,我已经和阿瑟他们说过了。”

    由于没有具体管事,路西恩用每个季度查账一次的方法维护着自己在阿林厄电话电报公司、矿物与丰收公司、‘元素馈赠,公司的权益。虽然以自己现在的身份和地方,他们应该没有胆量贪污自己的年金,但严格一点,对人对己都好。

    “是,老爷。”雷欧恭敬地回答。

    大仇得报·生活安定后,他也有了重新组建家庭的打算,目前正与一位学习魔法的中年女士交往。

    离开魔法塔后,路西恩直接到了原子研究所·打算转一圈就继续八环魔法“法术定序”的解析,早点让魔法实力匹配认知世界。

    刚到办公室,路西恩就看到安尼克、斯普林特、卡特里娜等学生各自拿着一本《奥术》等待着自己。

    “卡特里娜,蕾依丽雅,你们的超导论文发表了?”路西恩还以为是这件事情让她们开心激动,无法克制,毕竟这是她们第一次有论文发表在《奥术》上面。

    卡特里娜笑容灿烂地道:“发表了·老师,就在这期《奥术》的第三篇。”

    “而且这段时期有不少电磁系魔法师写信请教,甚至有直接拜访的。”蕾依丽雅同样很高兴·这样的待遇让她受宠若惊。

    路西恩看了看两位女孩子的奥术徽章,发现她们都已经顺利提升到了四级,于是微微点头道:“这个工作还得继续下去,恩,还有事?”

    桀骜的斯普林特最性急,打开《奥术》道:“老师,您看看第一篇论文,奥利弗阁下提出的设想解决了议长阁下光速实验的问题,给出了相对以太运动时·物质长度收缩的变换公式。”

    “解决?”路西恩这才明白他们指的是奥利弗那篇论文,于是伸手接过,翻看起来·看是否与当时讨论的不一样。

    几位学生期待而凝重地看着路西恩阅读,希望他能指出这篇论文的问题,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路西恩仅仅翻了翻就合上了期刊,一脸的平静淡然。

    “老师?”海蒂忍不住问道。

    路西恩挑了挑眉头:“怎么?”

    “您没有什么,想法?”海蒂犹豫了一下,还是直接问出了口。

    路西恩晃了晃手中的《奥术》期刊:“需要什么想法?”

    短暂的凝固后,斯普林特急躁地道:“老师,这是在用以太来解释议长阁下的光速实验,这是对粒子论的打击!现在阿林厄支持粒子论的魔法师们都等待着议长阁下、风暴主宰阁下、海瑟薇阁下以及您给出意见。”

    他的话语打破了沉凝·其他人顿时七嘴八舌起来。

    “那些波动说支持者又开始得意了,他们又获得了新的武器!”海蒂不满地说道。

    “老师·您认为这篇论文有没有什么漏洞?”安尼克小心地问道。

    “我总觉得这篇论文有点不对,可又找不到哪里不对。”切莉捏着自己的发梢。

    “它似乎只是一个设想·……”卡特里娜和蕾依丽雅同时说道。

    由于是自己老师路西恩提出的光量子假设,自身又属于元素派系,他们几人无一例外都是粒子论的支持者。

    可说了好半天,斯普林特等人才发现老师路西恩依然是一副平静的样子,仿佛自己等人看到的论文只是幻觉。

    海蒂不解地道:“老师,您不生气?不愤怒?不想反驳?”

    “我什么要生气?”路西恩指着手中的《奥术》期刊笑道,“我刚才看了看,奥利弗阁下只是提出了一种理论解释的可能,还处在设想的阶段。它只能说明有可能会这样,但无法诠释为什么会这样,而且还没有任何实验和现象来证实,我为什么要生气?”

    海蒂松了口气般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开玩笑道:“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老师您背叛粒子论了。”

    其他学生也是差不多的神情。

    路西恩看着他们,很认真地道:“我什么时候说自己是粒子论的支持者了?”

    啊?海蒂、斯普林特、切莉、卡特里娜差点把下巴落到地上,就连比较沉得住气的安尼克和蕾依丽雅也满脸的呆滞,不是您提出的光量子假说吗?

    “在干涉、衍射实验能够从粒子角度解释前,我对粒子论和波动说都是同样的看法,都有问题,都无法真正地解释本质。”路西恩抓住机会给学生们灌输自己的理念。

    几位年轻人呆呆愣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这时,路西恩的单片眼镜变得灼热,有人试图联络他。

    “路西恩?”拉文第洪亮的声音响起,“你看今天的《奥术》了吗?有什么看法?”

    听到这句话,路西恩忽然笑了起来,以前不管自己拿到多少奖项,提出多少颠覆性的理论,在拉文第、加斯东等老牌权威心中,自己也算不上真真正正的权威,而是类似于突发灵感有所收获的天才,所以他们有问题想要讨论时,从来不会第一时间与自己交流,但“新炼金术”提交后,有了属于自身的完整体系,一切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所谓地位,很多时候就体现在别人的下意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