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三章 罗克的建议(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十三章 罗克的建议(第一更求月票)

    开启电磁通讯法阵,单片眼镜内传来了一道成熟好听的女“路西恩?”

    路西恩愣了愣,一时没反应过来是谁,直到对方再次开口,才想起她是事务委员会委员、大奥术师奥利弗阁下的妻子弗洛伦莎女士。

    “弗洛伦莎女士,有事找我?”路西恩疑惑地问道。

    弗洛伦莎娇笑道:“你以为我很空闲啊?没事谁会无聊地联系你?对于奥利弗的这篇论文,你有什么看法?你应该看到这期《奥术》了吧?”

    路西恩更加疑惑了,这种事情和你丈夫私下里讨论就行了,何必来问我这个外人,不过路西恩旋即想起,他们夫妻好像闹了矛盾,于是微笑道:“看了,而且已经和拉文第阁下、加斯东先生讨论过了,女士你要是不介意,我就直接开始讲?”

    “好。”弗洛伦莎干脆利落地回答。

    交流完对这篇论文的观点,弗洛伦莎沉默了一下,好听声音压得有些低:“路西恩,奥利弗是不是找你配合创作歌剧?你最好不要答应。”

    “你怎么知道?”奥利弗私下里准备讨好妻子的打算竟然被弗洛伦莎知道了?这让路西恩颇为惊讶,太不能保密了吧?

    弗洛伦莎压抑的声音里透着一丝轻快和得意:“他总是抱怨霍尔姆没有真正的音乐家,没法将他的剧本改编成出色的歌剧,所以,他如果想写一部新歌剧来讨好我,怎么可能放过你这位音乐史上都能排在很靠前位置的大师?”

    “那你怎么知道他要用歌剧来讨好你?”路西恩这才明白弗洛伦莎是靠对丈夫的了解和夫妻间的默契推断出来的,于是刚开始感情生活的他有点好奇地问道。

    弗洛伦莎娇笑了一声,似乎蕴含了很复杂的情绪:“他每次都是这样,不是亲手做的珠宝或感情浓厚的诗歌,就是新的歌剧,前面两个讨好手段最近两次都用过了,以他短时间内不会重复的性格很容易就判断出是新的歌剧。”

    “那女士你为什么不让我答应?不想原谅他?”路西恩问完才拍了拍自己的脸·这种问题怎么能直接问?果然自己也有八卦的一面。

    弗洛伦莎没有笑意地呵了一声,调侃中透着点苦涩地道:“你写了《献给西尔维娅》后,西尔维娅就死了,要是再写这么一部原意是弥补夫妻感情却造成了夫妻分开的歌剧·我想你的爱情音乐就会成为人们心中的诅咒,我让你不要答应也是为了你好。”

    路西恩敏锐地捕捉到了弗洛伦莎话里的意思:“女士,你要和奥利弗阁下解除婚姻关系?”

    “恩。”弗洛伦莎沉默地回答,然后像是想倾述般道,“我一次次容忍,可他从来不会真正悔改,我累了·也绝望了,不想再和他纠缠下去了。我有自己的奥术和魔法研究,有老师、有同学、有朋友·不是离开了他就失去了人生的价值和意义,有的时候,爱情不能掩盖一切,或许分开后,我还能找到新的幸福。”

    她平静地阐述着,没有声嘶力竭,也没有哭闹悲泣,这让路西恩听出了她话里的决绝和坚定,仿佛是深思熟虑后作出的决定·而不是一时冲动,于是没有劝和,微笑道:“那我提前祝愿女士你展开新的人生。”

    不过·从刚才弗洛伦莎不自觉流露出的对奥利弗的熟悉和了解,他们之间能那么容易就割裂牵绊吗?路西恩很怀疑。

    弗洛伦莎声音低沉地道:“路西恩你真是一个好男人。我常常在想,如果当初我没碰到奥利弗·而是等到现在遇见比他更才华横溢也更忠诚温和的你,我的婚姻应该会幸福得让人嫉妒,我很羡慕小娜塔莎

    她是莫里斯的学生,莫里斯又是霍尔姆王室的成员、海瑟薇看重的晚辈,于是大概了解那天路西恩和海瑟薇的对话,也知道路西恩这几年来是如何拒绝了种种诱惑的。

    “谢谢夸奖。”虽然收到了一张好男人卡,但已经有了爱侣的路西恩没一点介意·笑着答谢。

    弗洛伦莎忽然娇笑起来:“其实,我曾经有过报复奥利弗的想法·准备像他那样也找不错的男士发生灵魂和肉体上的双重关系,呵,当时我的目标之一就有你哟,但你完全无视了我的魅力,而且我自己也迈不过那个心理障碍。”

    “现在你有了小娜塔莎,我就更加不会了,我自己就遭遇了这种痛苦,不会让别的女孩子也受到这种永远也无法忘记的伤害。路西恩,好好对小娜塔莎,如果你有了别的女人,那我就去勾引她,让她彻底地离开你,呵呵,她还未成年就失去了母亲,应该很喜欢我这种成熟的女性。”

    路西恩尴尬地摩挲着下巴,赶紧转移了话题:“女士,你说我是目标之一,那还有其他目标吗?”

    弗洛伦莎一番倾吐,心情舒服了不少,强忍住笑意道:“我眼光很高的,符合我要求的很少,而且还得有强大的背景,不会被奥利弗干掉,所以,除了你,我就曾经想过勾引我的老师,不过,我仔细分析过了,成功率应该不高,路西恩,你说如果我的长裙镶满了海澜石、太阳石、冰晶石、龙皮等珍贵材料,老师会不会直接神魂颠倒,被我引诱?”

    路西恩直接指出:“我认为,莫里斯阁下会默默地脱掉你的长裙,将你推倒在床上,然后直接抱着长裙离开。”

    “哈哈!我也这么认为!”弗洛伦莎先是一愣,接着大笑起来。

    路西恩挑了挑眉毛,忽然觉得背后编排长辈不好,赶!紧问道:“有一段时间没见到莫里斯阁下了,不知道他在忙么研究?”

    “你提出新炼金术后,老师口水都快流出来了,那是能掌握物质变化的领域,真要研究透了,想要多少财宝就有多少财宝,所以他全身心都扑在了这上面。”弗洛伦莎开着玩笑道,而实际上,对于莫里斯、唐纳德、拉文第这种九环的元素派系大法师·新炼金术是让他们看到了晋升传奇的曙光,怎么可能不用心研究。

    路西恩也同样幽默地回答:“若非莫里斯阁下和阿弗瑞斯是一人一龙,我都怀疑阿弗瑞斯是莫里斯阁下的私生子,他真是有巨龙般的守财欲望。”

    闲聊了几句·弗洛伦莎祝愿道:“路西恩努力,争取早点和娜塔莎生下孩子,如果当初我和奥利弗不是喜欢二人世界,现在或许就不是这样的结局了。”

    “现在的局势太危险,不适合有孩子,而且她加冕才一个月不到,距离催促和压力还有好几年。”路西恩这个想法也对娜塔莎说过·未来几年肯定变化众多,怀上孩子很容易让她战斗力削弱,陷入危险·所以等到霍尔姆局势稳定后才考虑这个问题。

    娜塔莎对此非常赞同,她希望能够和路西恩光明正大地步入婚姻,让孩子在健全的家庭下出生。

    至于等级越高,受孕越难的问题,《粉红之书》上的“强制受孕术”可不是开发出来玩的,那是某位传奇魔法师为了延续血脉而创造的。当初看到这个魔法时,路西恩忽然有一种“治疗不孕不育,到阿林厄魔法医院”的幻听。

    结束了和弗洛伦莎的通话,路西恩有点犹豫·论关系,弗洛伦莎是莫里斯阁下的学生,莫里斯阁下是娜塔莎的长辈·算是同一阵营的人,应该按照她的请求,拒绝和奥利弗阁下合作·可自己已经答应了奥利弗,反悔是不好的行为。

    思考了一会儿,路西恩有了决定:“将歌剧拖到他们解除婚姻关系后才创作,到时候,奥利弗阁下如果还想要歌剧,还想要复合,那就和弗洛伦莎女士的要求不冲突了。”

    “…···而且弗洛伦莎女士请求我不要创作·是不是表示她内心还有点摇摆,担心自己在歌剧攻势下动摇……希望他们这对夫妻离异了也不要悲剧收场……”

    突然·单片眼镜又变得灼热,路西恩无奈地摸了摸眉头,开启了传讯法阵。

    “路西恩。”莫里斯的声音从眼镜内传出。

    路西恩“啊”了一声,有些尴尬地道:“早上好,莫里斯阁下。”

    “你怎么怪怪的?”莫里斯疑惑地问道。

    路西恩扯了扯嘴角,我就不说之前才和您的学生编排了您,一时做贼心虚:“莫里斯阁下,找我有事?”

    “你看最新一期的《奥术》了吗?”莫里斯也是一样的问题。

    就这样,路西恩一上午都在和熟悉的大法师、高阶法师讨论中度过,但道格拉斯等传奇魔法师却未联系他,因为以他们的智慧不难看出奥利弗这篇论文的问题。

    直到中午,路西恩才空闲了下来,准备午餐后继续《奥术》期刊的阅读—如果不学习不关注最新的论文,即使自己有灵魂图书馆,也可能犯下大错。

    这时,穿着黑色短礼服的罗克从外面进来,敲了敲路西恩办公室的门:“路西恩,有空聊聊吗?”

    “完成强制任务了?”路西恩欣喜地示意他进来。

    罗克放松地道:“当然,作为原子研究所的一员,我被安排的强制任务很简单,拉扎尔也应该快了。路西恩,我找你是想说一下,随着奥术研究项目的增多,我们原子研究所的人手和空间都有点不够了。”

    “我会向魔法研究委员会申请将第十八层空余的实验室都合并过来。”路西恩说得很轻松,他在原子研究领域已经是毫无疑问的权威,这件事情不难办到,不再需要老师费尔南多出面,“至于人手,我们不是有那么多奥术师?”

    算上自己,足足十位奥术师了。

    罗克摊了摊手:“就是奥术师太多,没人打下手,没人做杂事了,你的学生们成长起来后都有自己的研究项目了嘛,因此,我们需要招揽一批魔法学徒。”

    “那就到任务区去发布任务,或者联系魔法学校,让他们推荐精英学徒。”路西恩说完有点狐疑地道,“你怎么会关注这个问题?”

    罗克可不像会关心这个的人。

    罗克干笑了两声,还是老实地回答:“看到你和拉扎尔都似乎有了感情的归宿,我心里有点着急了。而我花费时间最多就在这里,不找个机会引入点‘新鲜血液,怎么行?你的几名女学生虽然不错,但都被你养刁了眼光,一个个眼睛长在头顶,根本看不上我。”

    “不许强迫和威吓。”路西恩只是提醒了一句。

    罗克满意地起身:“按照你的说法,我是以结婚为目的寻找对象,怎么会做那种事情?我去任务区发布任务了,以我们原子研究所目前的声望,肯定无数的学徒前来应征,呃,那样会不会太麻烦?”

    “简介审核,笔试,面试,三个环节,层层筛选,反正交给你们,我偶尔会监督一下。”路西恩恶趣味地道,让魔法学徒们也体会一下找工作的正规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