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七章 “毒液恶魔”(第二更求推荐票)

第二十七章 “毒液恶魔”(第二更求推荐票)

    因为会许许多多神奇的魔法,所以路西恩对自己检查过妁有着足够的放心,想不到这种放心今天却成为了致命的漏洞,毫无察觉地饮下了一杯混杂着恐怖毒素和古怪诅咒的“天蓝”。

    不对,不仅仅是酒水!

    路西恩的目光霍然望向卡米尔,作为保护娜塔莎的八级天骑士,她在这种场合是不会沾一点酒水,吃半口食物的,可她依然脸色发黑,身体无法控制地颤抖,想要化身“潮汐”却仅仅浮动出一层蓝色的水花,接着就消失无踪,呈现出明显的中毒和诅咒症状!

    毒素和诅咒的来源究竟是哪里?

    路西恩鼻端忽然闻到了淡而甜的花香,就像外面露天宴会场所的味道,但更加清淡,更加香甜,熏人欲醉。

    这花香有问题!

    一定是内奸或者谁被人利用,带上了散发这种花香的东西进来,与同样被人提前动了手脚的酒液、酒气混杂,让酒水和空气都变成了无法想象的剧毒和诅咒,难怪自己在检查时没有发现!

    但现在不是寻找谁是内奸或帮凶的时候,路西恩晃晃悠悠地迈步往娜塔莎走去,眼前景物模糊摇动,仿佛彻底喝醉了般难受,不仅无法集中精神力,就连手脚都有点漂浮。

    好在路西恩有康格斯之戒,化解了剧毒,没有像卡米尔、詹姆斯等人一样,在脑袋发木,如同醉酒之外,还身体迅速乏力,难以支撑自

    啪一声,没有激发骑士力量的海松伯爵软倒在地,四肢摊开,毫无力量,眼睛一片模糊,陷入了“宿醉”当中。

    路西恩身体还保持着力量·打醉拳般慢慢向娜塔莎靠拢,如果自己现在沉甸甸的大脑和灵魂没有记错,“真理之剑”这种能够斩断一切的顶级血脉是免疫诅咒的,所以娜塔莎此时应该只是中毒·身体迅速流逝着力量,而头脑和意识还很清醒,只要让她戴上“健康腰带”,激发这件物品的作用,那她的毒素就会很快消除。

    这件八级高阶魔法物品,也是免疫传奇以下毒素的!

    至于康格斯之戒,路西恩就算想拿给娜塔莎·她也使用不了。

    啪,又有倒地声响起,实力第二差的戴维伯爵也像海松伯爵那样瘫软在了地上·但他的意识还没有彻底进入“醉酒”状态,着急而紧张地左右动着眼珠。

    一股股诅咒之力从肺里、从胃里汇聚到脖子,延伸往上,影响着路西恩的大脑和灵魂,这让他脑袋发胀,心跳加快,额角和血管仿佛随时会撑得炸开,而精神力被压迫得只能勉力支撑,根本无法使用一个魔法·激发一件物品。

    踉踉跄跄地走到娜塔莎身边,路西恩取下腰带,往她腰上缠去。

    娜塔莎声音低沉·似乎说话都很吃力般道:“我无法集中意志……难以使用魔法物品,你,你快走·目标,目标应该是我······”

    路西恩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话语,双手环过她的腰部,将健康腰带扣上,舌头发木地道:“努力控制……意志…···毒素的作用还没发挥……完全……应该还能有机会……启动魔法物品······”

    娜塔莎没有浪费时间,也没有放弃,剔透的银紫双眸蕴含着刚强·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意志,而同时她再次催促道:“快走·你还有力量……速度……去找外面的贵族……求援····`·”

    这样一来,至少路西恩不会跟着自己死亡。

    而自己也能没有其他担忧地去追寻那虚无缥缈的一线希望。

    啪啪啪,清脆的鼓掌声从门口传来:“真是让人感动的一对,希望你们死后也能永远在一起。”

    路西恩抬眼望去,只见门口进来了一个头发暗绿的诡异男子,他的眼睛里没有瞳孔,只有一片让人心悸的白色,身上的穿着也很古怪,大热的天还披着一件黑色的披风,将全身上下都包裹在内。

    这外表三十来岁的诡异男子按着胸,很有礼貌地行绅士礼:“尊敬的女王陛下,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黑暗议会的‘毒液恶魔,匹里马斯。”

    “毒液恶魔”匹里马斯,净化序列第六十二位的强者,九级黑暗骑士,恶魔君王血统,以毒素和诅咒出名,虽然排名比路西恩低,但本身实力毫无疑问在路西恩之上。

    娜塔莎没有回答他,专心致志地集中着意志,而路西恩也在用精神力对抗着诅咒之力。

    匹里马斯居然没有立刻动手,而是絮絮叨叨地道:“不认识我?那没关系,只要知道我是来杀你们的就行了。议会等待南方教会和魔法议会全面开战已经很久了,久到快失去耐心了,在知道女王陛下你同样选择平衡后,老头子们就派我过来了。”

    他似乎是被自身恶魔君王的血统影响,也仿佛是觉得胜券在握,因此显得有点神经质,行为颇为混乱。

    “只要杀掉女王陛下你,杀掉路西恩=伊文斯先生,杀掉詹姆斯公爵你们,再伪装成激进守夜人动的手,那教会和魔法议会想不全面开战都难,对了,忘了告诉你们,我很擅长模拟,尤其擅长模拟毒素和诅咒血脉的骑士,而守夜人排名第五是‘诅咒天使,格威尔,我想我有足够的能力让传奇魔法师和圣灵牧师都相信是他。”

    听着他神神经经的唠叨,路西恩和娜塔莎都抓紧机会驱除着体内的诅咒或毒素之力,但似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发挥的作用就越强,两人都有点难以站稳了,区别在于,路西恩是头胀眼花,娜塔莎是四肢乏力。

    匹里马斯似乎浑然不觉两人的努力,也不在乎詹姆斯公爵等人由于没有力量而无法开口回答,自得其伊圭续说道:“为了杀掉你们,我可是花费了很多精力,!制了不少侍从和花匠,微小地改变了花园里的植物种类,如果詹姆斯公爵你是真正的爱花之人,应该早就发现了不对,可惜·你只是喜欢炫耀,所以当你们带着那一身花香进入这间密室后,酒里面本来无害的小东西就狂暴了起来。”

    “为了不引起你们意志的警觉和命运主星的预感,我没有用剧烈而致命的毒素和诅咒·而是采用了迂回的削弱和麻痹类,效果看起来很不错,这让我有足够的时间从詹姆斯公爵你的意志笼罩范围之外从容赶来

    他的话证实了路西恩的猜想,而且似乎排除了内奸的可能。

    但这种事情,路西恩怎么可能相信他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

    “哈哈,你们是不是觉得我像个疯子,居然不动手·在这里和你们聊天,给你们足够的时间排除毒素和诅咒?”匹里马斯突然笑道。

    路西恩心中一惊,似乎想到了什么·但从脖子处涌入脑袋的诅咒之力让他大脑充血,思维迟缓,难以像平常那样敏锐。

    匹里马斯呵呵笑道:“我这种毒素和诅咒的混杂叫做‘无力之吻,,时间拖得越久,越是无力,所以我为了动手的绝对把握,就让你们听了听我的唠叨,而你们也非常配合,我很欣慰。”

    说完·他拍起手来:“倒!倒!倒!”

    啪,啪,啪·连续三道声音响起,罗素公爵和卡米尔先行倒下,双眼痛恨之中隐藏着一丝绝望·紧跟着,黄金骑士詹姆斯公爵也摇摇晃晃地双膝跪倒,仿佛双脚已经无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

    “噢,不愧是女王陛下和路西恩=伊文斯先生,居然能支撑这么久,呵呵,让我来猜猜·一定是女王陛下的血脉能消除诅咒之力,而伊文斯先生你身上有免疫毒素的装备。”匹里马斯活动起手腕·似乎准备动手了。

    路西恩悄然上前一步,脑子里浑浑噩噩,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混沌状态,心中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挡在娜塔莎的身前,不过长久以来形成的条理计划性思维让他还是抓住了一个反败为胜的可能,那就是引诱匹里马斯近身,趁其不备,用左手攻击,寄希望于这“神之左手”的无效化能力可以让他这位九级黑暗骑士的超自然力量消失,真切地伤害到他。

    匹里马斯低声笑道:“这次不仅能杀人,看来还能收获不少物品,伊文斯先生你可是难得一见的拥有那么多魔法物品的‘移动宝藏,。”

    他轻轻将披风解下,露出了让人做噩梦的身体,那是一具长满了脓疮的躯壳,或淡黄或暗绿的脓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它们腐蚀着一切,让衣服只剩下了几片布料。

    “所以,请你去死吧!”匹里马斯动了起来,而路西恩完全无法捕捉到他的身影,更别提用左手攻击他了。

    他真正开始进攻之后,是一点也没有大意,完全将路西恩当前了同等级对手来看待,所以,虽然他的肉搏实力明显不如正常九级,但也不是路西恩现在能够抗衡的。

    乓,一团淡黄和暗绿的身影闪到了路西恩身边,狠狠地击向他的胸

    那似乎连空气都能毒死的力量让路西恩脑袋更加沉重,左手抬起,却无法跟上匹里马斯的速度,胸口传来一阵剧痛。

    无声无息间,路西恩消失了,然后猛地出现在门口的阴影内。

    “法术触发”这个提前准备的魔法在关键时刻保住了路西恩一命。

    “哟,我都忘了伊文斯先生你是魔法师了,这次我想你应该没办法再逃避了吧?”匹里马斯肆意地嘲笑着路西恩,再次展开身影,快的让人无法想象地冲到了路西恩身边。

    路西恩勉强抬起左手当在胸口,可匹里马斯的身影却一下消失在了他身前,闪到了他的背后,一脚踹向他的背心,淡黄的诅咒和暗绿的毒素缠绕而上。

    砰,沉闷的响声之中,路西恩身上陡然浮现的三层灰色皮肤是片片破碎,不朽王座法袍也出现了明显的缝隙,而路西恩整个人被踢得飞向了娜塔莎那边,口中喷出了鲜血,背部剧痛无比。

    如果不是前几天将八环“法术定序”学会,预先恒定了三个四环魔法“石肤术”,路西恩这一下就很可能直接死亡!

    “还没死?所以我最讨厌魔法师了!”匹里马斯变得有些暴躁。

    躺在地上的詹姆斯公爵等人一边好奇路西恩是怎么躲过了匹里马斯的第二波攻击,一边试图集中着意志,但收效甚微。

    匹里马斯忽地一下,化成了一根暗绿的长矛,向着倒地未起的路西恩刺去。

    路西恩好不容易用失控的手脚转身,就看到了这样一幕,想要施展魔法抵挡,可精神力还是无法凝聚,被诅咒力量死死压制。

    就要死在这里了吗?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了路西恩身前,长剑一划,虚无缝隙出现,将长矛挡住。

    但是,长矛之力是如此恐怖,透过长剑,直接洞穿了她的身体,温热的鲜血洒到了路西恩的腹部、胸口和脸上。

    “娜塔莎……”路西恩下意识说道。

    娜塔莎脸颊呈现出不正常的潮红,胸腹之间的洞穿伤口由于毒素的影响难以复原,大量的鲜血迅速失去,双脚明显颤抖,仿佛有点无法站稳,但她声音低沉而坚定:

    “骑士,就应该挡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