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八章 路西恩的狠辣(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

第二十八章 路西恩的狠辣(第三更求月票推荐票)

    匹里马斯所化长矛被“苍白的正义”挡住,感觉到了那!狎恶魔君王来说相当于传奇领域的力量,于是瞬间退后,露出了满是脓疮的身体,眯着眼睛看着似乎连站立都摇摇晃晃的娜塔莎,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吐出:“你的血统有变异?受伤越重力量越强?”

    娜塔莎没有再说话,紧握住长剑挡在路西恩的身前,看起来这种变异的血脉能力仿佛也被匹里马斯的毒素压制住了,使得她重新生出的力量继续飞快地流逝着,所以无法进攻,只能先图防御。

    而且她腹部被毒素感染的伤口难以愈合,大量的失血同样造成了身体的虚弱。

    匹里马斯声音拔高,显得非常神经质,充满了暴虐的情绪:“法术触发,魔法物品应激产生防御,血脉能力变异,你们两个就不能好好地让我杀死吗?太可恶了,太恶心了,你们反抗有什么用?还不是一样会被我杀死?节约点时间对大家不好吗?”

    路西恩宛如一个不会喝酒的人足足喝了三瓶莱斯酒,大脑迟钝而缓慢,想要思考应对办法都显得力不从心,更别提施展魔法了,只能模糊地感觉着诅咒之力借助血脉,从肺里、从胃里汇聚到脖子附近,再通过脖子蔓延到自己大脑,并且这诅咒之力似乎也开始影响身体机能,除了左手,其余部分渐渐出现无力的症状。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摆脱这种‘醉酒,的状况,否则必死无疑。”

    “绝对不能放弃自救地等待救援,那样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会在援军到来前死亡。”

    “娜塔莎很危险!”

    一个个混乱的想法在路西恩脑海浮现,他无力地挥舞着,试图抓住那摆脱困境的灵感。

    匹里马斯手中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两把匕首大小的刺剑,它们之上覆盖着一层暗绿的腐烂液体,不时滴到地上,将一片区域染黑腐化。

    “这都是你们不配合你们要受到惩罚!”匹里马斯暴怒地说道,接着以路西恩无法捕捉的速度开始了狂风暴雨的进攻,周围一片区域渐渐染上了蠕动的黑色,扭曲的暗绿恶心的淡黄,让所有进入这个区域的人都会受到诅咒、毒素和疾病的压制。

    这是九级黄金骑士才有的半虚幻意志领域。

    顾及着娜塔莎手中“苍白的正义”,匹里马斯没有正面攻击,而是依靠速度和意志领域的压制,不断寻找着娜塔莎剑术里的空隙,然后两把刺剑见缝插针地扎上一个伤口。

    娜塔莎虽然有着受伤越重实力越强的变异血脉能力,但本身实力就远远逊色于匹里马斯又被“无力之吻”侵扰着,能够发挥自身水准的三分之一就算不错了,因此完全跟不上匹里马斯的速度只能挥舞着长剑进行被动防守。

    前面十几秒钟还好,娜塔莎靠着密不透风的防御和“苍白的正义”对恶魔血脉、邪恶领域的压制,勉强挡住了“毒液恶魔”的攻击,可随着时间的推移,“无力之吻”的效果愈发明显,她力量渐渐不济,剑幕出现了不少漏洞,被匹里马斯抓住机会,割开了猎装撕裂了皮肤,腐烂了肌肉,身上出现了一道又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靠着伤口带来的刺激娜塔莎力量恢复了一点,但呼吸越来越沉重,仿佛一张绷得很紧的弓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被折断。

    突然,匹里马斯闪开了“苍白的正义”,用一种背部朝向娜塔莎的古怪姿势欺到了她面前,右手肘部狠狠往后一撞,打在了她胸口正中。

    啪啪啪,一排排肋骨断开的声音响起,娜塔莎口中涌出了泛着银紫的鲜红血液她只来及回剑一斩,挡住了匹里马斯接下来的攻击就整个人倒飞出去撞在了路西恩旁边的墙上。

    乓的一声,被神术阵笼罩的密室墙壁出现了一道道破碎的痕迹。

    匹里马斯担心被那明显克制恶魔血脉的“传奇长剑”斩中,因此没有像以往那样一招得手就让对手疲于奔命,直到死亡,而是以保全自身,不被“苍白的正义”擦着碰着为先,若不是这样,娜塔莎已经死在了他的手上。

    “这下你该站不起来了吧?”匹里马斯兴奋嗜血地说道,接着神经质地吼叫了起来,“你,你还站起来做什么?乖乖躺下让我杀掉!”

    路西恩看着身边的娜塔莎艰难地站起,一滴滴鲜血混着汗水滴在地上,满身都是腐烂的伤痕,却依然坚定不移地扬起了长剑,做出了守护的姿态,心中顿时一酸。

    “除非我死亡,否则不能越过我半步。”

    重伤之下,娜塔莎的声音反而没那么无力,可虚弱的状况并未得到本质改变。

    路西恩此时非常痛恨自己的无能为力,在不能运用精神力的情况下,自己只能算是半个大骑士,根本无法插入高阶的战斗。

    “必须摆脱这种困境!”

    “必须让精神力恢复运用!”

    “要想精神力恢复,那就先要除去诅咒。”

    “诅咒怎么除去?”

    路西恩脑袋充血,思维迟钝!地想着,感受着诅咒之力通过脖子源源不断地涌入脑海。

    “我宣布,我厌的对象从魔法师变成你了!这种受伤越重实力越强的变异血脉太恶心了!”匹里马斯暴跳如雷,但这丝毫也不影响他的实力发挥,反而更显嗜血和疯狂。

    愤怒的精神情绪,混乱的血脉特征,并未让匹里马斯失去基本的骑士判断,依然是刚才那样靠着速度和敏捷的狂风暴雨般攻击,欺负娜塔莎要守护路西恩,欺负她力量不济,移动不便。

    泛着银紫的鲜血滴滴答答落到地上,路西恩就像听到了娜塔莎生命的倒计时,一种绝望和自我痛恨的感觉油然而生。

    但对路西恩来说,这样的绝望伴随着的不是放弃,而是条件反射般的不屈,那永不放弃的精神从奏响《命运交响曲》的那一刻就融入了他的灵魂。

    烦躁、着急、绝望、自我厌弃等情绪纷纷消失,即使路西恩的大脑依然处在“醉酒”状态麻木而迟钝,也由于没有了负面情绪的干扰,恢复了一点思考能力。

    “诅咒之力似乎是通过影响大脑而影响身体和灵魂的······”

    “它与身体血脉融合,有着源源不断的后续之力然后以脖子为桥梁进入大脑······我的精神力迟早被彻底压垮,进入‘醉梦,之中……这或许就是匹里马斯所说的拖得时间越久,效果越好······”

    艰难地分析了诅咒之力的影响过程,路西恩却找不到解决它的办法,因为解除诅咒需要魔法手段,而自己现在又被诅咒压制,难以施展魔法于是陷入了死循环当中。

    “有没有别的办法?”路西恩审视着自己的身体,发现只有左手还残余着力量。

    “左手?”

    “它不受诅咒之力影响!”

    路西恩幽深的瞳孔忽然放大!

    这时,乓的一声娜塔莎再次被匹里马斯打到了墙上,可是密室的隔音和神术阵防御让外面的贵族毫无察觉。

    从墙上滑落,娜塔莎左手撑住地面,想要站起,但手腕突地一软,整个人啪一声再次摔倒,一种无力的悲凉散发而出。

    可娜塔莎没有放弃,依然在尝试着,哪怕匹里马斯已经走了过来她也没有中断自己的坚持,反正都会死亡,那在真正闭上眼睛前还得再努力一次!

    “哇哦爬起来啊,你倒是爬起来啊,我要看看你还能不能再爬起来!”匹里马斯疯子一样兴高采烈地喊道对娜塔莎的无力挣扎充满了嘲讽。

    接着他转头看向路西恩,左手按胸,微微鞠躬:“两位就下地狱去吧!”

    话音刚落,他拿起两把刺剑就分别刺向了路西恩和娜塔莎的脑袋。

    路西恩晃晃悠悠地抬起了左手,但刺剑已经到了面前,一切似乎都要画上句号了。

    这时,当一声路西恩身前再次出现了娜塔莎的身影,她身上的伤口是如此狰狞双脚又是如此虚浮,但仿佛有一种精神上的力量让她站了起来,用“苍白的正义”挡住了匹里马斯的两把刺剑。

    娜塔莎挽起的紫色长发已经被打散,波浪般披散在身后,遮住了她满是血污的脸蛋,让人看不清她的眼眸。

    这样的一幕给路西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可他来不及去想那么多,左手猛地发力。

    匹里马斯暴怒地喝道:“你还站得起来!”

    “不粉身碎骨,不倒下!”娜塔莎似乎在用灵魂呐喊,可是,她的力量流逝太严重了,变异的血脉都无法弥补,“苍白的正义”出现了往下垂的趋势。

    这时,匹里马斯眼睛一下睁大,看到娜塔莎背后的路西恩,左手五指张开,狠狠地插进了自身的脖子,鲜血喷涌出来,洒了娜塔莎一背。

    “他要自杀吗?”

    疼痛,无法想象的神经性剧痛让路西恩差点痛苦翻滚,幸好全身上下都没有力气。

    强忍住痛苦,没追求精确,路西恩左手五指用力,像是要扭断什么般运动着,那涌上大脑的诅咒之力一碰到银月和死灵界神秘存在的气息就消失无踪。

    “无力之吻”本身是九级的水准,但毒素已经被抵消,剩余的诅咒之力自然难以在“神之左手”面前存在!

    一道道黑气从路西恩脖子中蛇一般冲出,消散在空气里。

    中枢神经断裂,路西恩此时完全感觉不到脑袋以下的部位了,但对一名魔法师来说,只要脑袋还在,灵魂还在,那就一切都还在!

    精神力像海上飓风般疯狂涌动起来,没有了后援的诅咒之力节节败退,被压制到了角落,接近于溃散。

    “他的左手有问题!”

    匹里马斯看到那一道道黑气消失,一下警觉起来,顾不得先杀掉娜塔莎,试图绕过她解决麻烦的魔法师。

    不过,他也并没有太在意,一个只有六七环水准的魔法师未必能打破自己的半虚幻意志领域!

    但这时,他看到路西恩抽出了左手,听到了崎岖拗口不似人类发出的声音:

    “灵魂禁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