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九章 抽丝剥茧(第一更求月票)

第二十九章 抽丝剥茧(第一更求月票)

    艄着咒文的声音,匹里马斯忽然感觉有恐怖到无法言喻妁击波动陡然产生,他周围漆黑、暗绿、淡黄的意志领域内猛地冒出了一张张虚幻的脸孔,拖着透明模糊的身体,不受半点影响地往他身上扑去!

    “传奇魔法?”

    匹里马斯震惊愕然到了极点,但脑袋里只来得及闪过这个念头就被那一个个残缺凶猛的灵魂无视了毒素和诅咒的防御,钻入了体内,它们从鼻子进去,从嘴巴出来,然后又从眼睛进去,形成了奇怪的循环,像是在举行一场盛大的舞会。

    眼睛神彩褪去,露出了呆板死寂的白色,匹里马斯身体似乎由于钻入了太多灵魂而略微膨胀,整个人带着浓浓的不可置信神色石雕般站立,半虚幻意志领域也随之消失。

    那不像是嘴巴能发出的艰涩咒文,那浩荡恐怖的魔法波动,让倒在地上无法看到战斗场面的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等人眼中露出了惊喜交加的情绪,如果他们没有听错,没有感觉错,这是传奇魔法!是魔法议会哪位阁下前来救援了?

    不过不管是谁,自己等人的生命总算得到保障了!

    于是,他们心中更偏向了魔法议会一点。

    路西恩一激发“康格斯之戒”,用“灵魂禁锢”制住匹里马斯,顿时感觉精神力空空荡荡,彻底枯竭,脑袋抽痛无比,本来快彻底消失的诅咒之力又有了反扑的趋势,但这时,右手之上的霍尔姆皇冠戒指“起源”泌出了冰凉清冷的触感,提前存储的精神力迅速反馈。

    此时,路西恩顾不得其他,精神力蔓延开来,直接打开储物袋,像手一样拿出了一瓶“水之歌”药剂。

    在没有魔法波动的情况下,“水之歌”晃晃悠悠地飞起自己弹出了瓶塞,自己灌入了路西恩口中。

    魔法师晋升高阶的基本条件之一就是灵魂和精神力达到能直接干涉现实的程度,因此康格斯等巫妖类型的法师才能在没有身体的情况下说话和念咒,而路西恩刚才就是靠着这一点拔出了左手,念动了咒文。

    其实,诅咒之力是不同于毒素的,切断中枢神经根本无法阻止它,路西恩本来是打算精确地将左手插入脖子,避开脊椎和中枢神经,用它超自然力量无效化的能力将潜伏在血脉里,通过脖子进入大脑的诅咒之力阻断和消除,但“醉酒”状态下哪有那么强的控制力自然伤到了脊椎和中枢神经,让脖子以下失去了知觉。

    若时间再拖长一点,必然会由于缺氧造成大脑坏死,那样路西恩想不换一具身体都难了,因此一制住匹里马斯,路西恩赶紧服用药剂修复。

    水之歌药剂顺着喉咙流入了脖子,泛出淡淡的水光,让那一团模糊的血肉扭动着,恢复着。

    在脊椎彻底断掉、中枢神经完全崩溃前这种伤势比断手断脚要容易治疗多了,比如当初娜塔莎的堂兄威尔第被她砍断了半个脖子也没有当场死亡,甚至还在慢慢恢复。

    接着路西恩念动咒文,用“移除诅咒”这个四环魔法将残余的一点诅咒之力消除。

    脖子的伤口迅速复原,路西恩赶紧掏出另外一瓶“水之歌”扶住还在靠意志强行站立的娜塔莎,将药剂灌入她的口中,同时施展“中和毒素”等魔法治疗着她,也给自己套上了一层层过滤空气的效果。

    而娜塔莎见危险解除,路西恩也没有死亡,顿时心情一松,没有了再坚持守护的动力强行凝聚的意志终于被“无力之吻”击垮,软软地靠在了他的怀里。

    一旦中了“灵魂禁锢”这个传奇魔法那是会被永远禁锢住灵魂的,除非被相应魔法解除。

    即使魔法效果最终会消失,灵魂也会由于漫长时光的推移,化为灰尘。

    伤口上感染的黑色诅咒被血脉能力自行切断,暗绿色的毒素和淡黄色的疾病在路西恩魔法和水之歌药剂之下很快消失,伤口蠕动复原起来,将一道道狰狞的、触目惊心的痕迹慢慢“抹去”。

    除了“无力之吻”的毒素不是普通的“中和毒素”魔法和“水之歌”药剂能够解除的之外,娜塔莎身上的外伤差不多恢复了,摆脱了生命危险。

    “我会再次凝聚意志,让健康腰带发挥作用,你先去救卡米尔阿姨、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他们。”娜塔莎由于失血过多和无力之吻的效果,说话还是有气无力,极端虚弱。

    本来她借助受伤越重实力越强的变异血统能力成功凝聚意志后,最好的办法就是赶紧侵入“健康腰带”的中枢,让它能够在自己身上发挥作用,消除毒素效果,但当时路西恩这个“健康腰带”的主人陷入了危险之中,根本无力引导她穿过物品内的重重法阵,将腰带的被动效果发挥,因此她不得不强行战斗,直到此时也未能解除“无力之吻”。

    “好。”路西恩没有嗦和犹豫,先将黄金骑士詹姆斯救醒,能避免后续敌人的攻击。

    于是,路西恩将娜塔莎扶到了墙边,让她靠着墙壁,慢慢凝聚意志,到时候只要她试图使用健康腰带,自己就能感应到,从而引导她。

    走到詹姆斯公爵身边,路西恩看到他依然保持着较为清醒的眼神,似乎他九级的实力冲淡了“无力之吻”的效果,即使没有自己帮助,在“无力之吻”时间越久效果越好的阶段过去后也会自己慢慢恢复。

    等了十几秒钟,确认自己的精神力恢复到可以使用“太阳权杖”后,路西恩才施展魔法压制“无力之吻”,这种时候,必须做好娜塔莎之外都是内奸的准备。

    詹姆斯公爵在魔法影响下,恢复了一点,但还无法凝聚意志,囡此开口说道:“帮我激发左手小指的戒指。”

    他左手小指是一枚淡蓝色的宝石戒指,据路西恩判断,有被动抵御毒素的效果,不过“无力之吻”的等级已经超过了它的被动效果只能靠激发主动魔法来解除。

    激发魔法物品是路西恩的擅长,没用多久就让宝石戒指亮起了一层水波般的光幕。

    水幕迅速融入了詹姆斯公爵体内,消解着无力之吻的效果,而得到双重压制帮忙的詹姆斯公爵大吼一声血脉扭动,猛地将一道道赌>漆黑交缠的气体从皮肤下逼了出来。!

    他靠着九级黄金骑士的实力摆脱了“无力之吻”。

    从地上站起,詹姆斯公爵的脸色难看得就像死了全家一样,对于九级黄金骑士来说,别的防御保护都是笑话,除了无法移动的神术阵和魔法阵,自身实力才是最好的安全保护想不到今天却被人这么设计了一次,差点死掉。

    突然,他目光一直:“不是有一位阁下到来了吗?”

    他一直以为刚才的传奇魔法是救援者施展的但密室内除了路西恩还能活动外,找不到别的踪迹。

    路西恩笑了笑说道:“公爵阁下,先救其他人。”

    詹姆斯又惊又疑地看着路西恩,难道是他?他什么时候有八环的实力了?他什么时候有传奇物品了?

    这简直比自己等人被刺杀还匪夷所思!

    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住了疑问和惊讶,咬牙切齿地道,“毒液恶魔……黑暗议会······路西恩,等你‘审问,完匹里马斯,一定要将他交给我我要让他后悔活在这个世界上。

    这既是对死亡的后怕,又是对出现这种情况的恼羞成怒。

    “公爵阁下,你没感觉到空气中的‘无力之吻,?”路西恩身边环绕着“空气过滤泡”等魔法将空气中的诅咒和毒素等暂时挡在了外面,可奇怪的是,詹姆斯公爵似乎没再受到‘无力之吻,的影响。

    詹姆斯公爵同样好奇想了想,看着匹里马斯道:“这毒素和诅咒应该和他自身密切相关,如果他被禁锢,那除了进入体内的部分,其余就会被自然迅速消弭。这种等级的毒素和诅咒,没有强大实力的支撑,肯定无法存在多久。”

    路西恩挑了挑眉头摆脱了“醉酒”状态的大脑异常清醒,接着他小心翼翼地解除了空气过滤泡等魔法确认没有问题后,鼻子抽了抽,在卡米尔、罗素、海松、戴维等人身边绕了一圈,最后站到开始救助罗素的詹姆斯公爵身边,严肃地道:“公爵阁下,你真的认为是黑暗议会,真的相信他是‘毒液恶魔,吗?”

    “难道不是?”詹姆斯公爵略微惊讶,但也有所准备,毕竟一切都是匹里马斯所说的,作为凶手,他的话只能存疑。

    路西恩目光一直关注着娜塔莎,声音里隐藏着暗怒地道:“詹姆斯公爵,如果你这么一位黄金骑士是如此好毒杀,那‘匹里马斯,早就该拥有丰硕的战果了,可事实并非如此。”

    “从花园到主屋,再到密室,足足几分钟的路程,有风有太阳又有神术阵防御,我实在无法想象什么样的正常花香会一直缠绕在我们身上,跟随着我们进入这里,毕竟我们的外套、衣服都是魔法物品。而如果它不正常,浓郁到粘在身上不褪,你我难道会没有异常的感觉?所以,匹里马斯描述的下毒过程是说谎!”

    “可我确实在这里闻到了花香,它也确实变成了诅咒。”詹姆斯公爵暂时停止了救援罗素的举动。

    路西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继续说道:“如果花香按照匹里马斯的描述,遇到酒液和酒气里暗藏的东西就会变成九级的‘无力之吻,,那我们一进到这个密室,带入了花香,岂不就已经产生了‘无力之吻,,可为什么我们的检查全部没有效果?”

    “若只是我一个人,还能说是‘无力之吻,特殊,规避了常用手段,可詹姆斯公爵你是黄金骑士,连你也检查不出来,那就非常古怪了。”

    詹姆斯公爵眯起了眼睛:“你在怀疑我?”

    “除了你有问题,还有另外一个可能,那就是‘无力之吻,是在我们检查过后才产生的,不这样不足以瞒过一位黄金骑士和高阶魔法师。”路西恩对视着詹姆斯公爵。

    “匹里马斯说的混合才能变异出九级‘无力之吻,应该是真的,从这里出发,我们可以得到一个比较简单的推断,那就是外面的花香是起迷惑我们感官的作用,让我们在密室内闻到花香时不会第一时间产生怀疑,而真正的凶手,就在大家检查完毕酒液和密室后,打开了身上暗藏的物品,将‘真正的花香,散发出来,产生‘无力之吻,。”

    “而且,这种等级的毒素和诅咒,必然与匹里马斯的血脉紧密相关,在没有魔法物品保存的情况下,难以远离他而存在很久,那无法判断我们什么时候进入密室的他,靠什么来把握时间?”

    “刺杀一位黄金骑士、一位高阶魔法师、三位天骑士,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听着路西恩的分析,詹姆斯公爵抽了抽鼻子,辨识起空气中的味道,然后脸上溢出了无法克制的愤怒,几步迈到了戴维身边,一脚踹在他的腰间。

    当一声,一个拇指大小的玻璃瓶翻滚了出来。

    它的盖子已经被人打开,散发着清淡甜蜜的花香。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詹姆斯公爵的喝问声引来了娜塔莎的注视。

    而路西恩保持着沉默,心中还有更多的疑惑,自己经过刺杀,对自身的保护是非常谨慎的,敢于不用变形面具就来参加私人聚会,一是相信教会不可能在开明派贵族举办的聚会里直接派守夜人刺杀自己,那会导致开明派贵族完全地、彻底地倒向议会,甚至还会引起保守派里中立贵族的胆寒。

    二是有康格斯之戒在身,自己对传奇以下的刺杀并不是太害怕。

    三是为了防备部分激进的疯子,自己安排了“小伙伴”阿弗瑞斯暗中保护,以防万一。以它七环的魔法实力,巨龙的本质,幻术的强悍,瞒过传奇以下的强者并不困难,这样一来,它肯定发现了有陌生的九级骑士靠近,

    刚才被“无力之吻”影响,路西恩思维迟钝麻木,没有想起阿弗瑞斯的存在,现在清醒之后,自然非常疑惑。

    即使它觉得正面打不过,要找机会救人或通知老师费尔南多前来都是比较简单的事情。

    但,小水晶呢?

    希望不要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