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一章 萨尔德的计划(第三更求月票)

第三十一章 萨尔德的计划(第三更求月票)

    费尔南多下意识就要张开风暴结界,不让别的传奇窥探!萨尔德赶紧道:“用别的法术,结界之内我无法投影进来。”

    他可不敢大摇大摆离开光辉大教堂,与费尔南多、海瑟薇等大奥术师当面交谈,那简直就是“送货上门”,圣灵牧师可不像传奇魔法师那么手段丰富,诡异莫测,难以杀死。

    于是费尔南多和海瑟薇联手布下了重重防止窥探的魔法,看似空荡平缓的高空暗藏着无数杀机。

    做完这一切,费尔南多才用鲜红色眼睛看着那一团空气凝聚的人形:“你要和我们合作,是和我们两人,还是议会?”

    在有别人能够代替自己发言的情况下,海瑟薇从来都是寡言少语,安静地站在旁边,而阿弗瑞斯从一开始就被费尔南多屏蔽了对附近的感知,既看不到他们面前的人影,也听不到互相之间的对话。

    这不是费尔南多不信任它,而是它心性尚幼,很多时候无意识就透露了秘密出去,而且这样的屏蔽感知对别人是折磨,对巨龙来说却毫无影响,阿弗瑞斯已经呼呼大睡起来,借助费尔南多的力量漂浮在空中。

    萨尔德呵呵笑道,一如布道时的和煦:“我要的合作,只靠你们两位支撑不起。魔法议会不管是高层实力,还是中下层人员,明明都强于北方异端,可却只能缩在阿林厄、伦塔特、库克斯等城市,无法像北方异端那样与贵族一起联手控制着一个庞大的帝国以及附庸它的诸多王国、公国,不用担心内部有教会的影响,只需要关注防线和要塞,这简直愧对所有空间里第二强势力的名声。”

    费尔南多气势收敛,声音洪亮地道:“因为我们是从弱发展到强,而不像北方教会那样一开始就拥有部分抗衡南方教会的实力,且取得北方贵族们的全力支持。

    “教会在伦塔特、库克斯等五座城市布置的一大四小传送阵和传奇水准的神术结界,保证了一旦我们试图拔掉暴风海峡这面的教会钉子·他们能及时来援,将局部战争变成全面战争,到时候的损失对双方来说都是需要预先慎重考量的,但我相信·随着议会的发展,十年之后,局势将有非常大的改观。”

    “十年,你是说新炼金术带来的传奇晋升?”萨尔德不慌不忙地问起了细枝末节。

    海瑟薇插言道:“对,十年时间可以稍微完善这个体系,修改里面的错误。”

    “到时候,海瑟薇必将晋升传奇巅峰·拉文第、莫里斯、唐纳德、普拉多等停留在九环已经很久的元素和炼金派系大法师也必将有人晋升传奇。”费尔南多斩钉截铁地说道,非常地信心十足,给人一种用吹牛来鼓舞信心的感觉。

    不过他内心比表面更有信心·之所以没有表现出来的,是为了误导萨尔德,不管萨尔德有什么目的,送他一点错误的情报说不定将来就有奇妙的效果,对他们这种等级的大人物来说,谈话也是一种交锋。

    萨尔德笑道:“路西恩真是一个奇才,十年后的魔法议会就能让教会衡量是损失半数以上的枢机主教团成员,还是撤离暴风海峡对面的这几个国家了,本来教皇冕下是预计至少要六十年·所以并不慌忙。”

    神降术虽然恐怖,但只能用一下,杀得了道格拉斯·又拿什么去杀布鲁克和海瑟薇?

    到时候,只要两位传奇巅峰的大奥术师将教皇缠住,在缩小了传奇数量差距的情况下·其余传奇魔法师必然会让枢机主教团付出惨重的代价,毕竟南方教会四面受敌,不可能抽调所有传奇强者前来围攻魔法议会,除非能通过一些利益上的让步和交换,换取北方教会和黑暗议会的配合。

    当然,这种可能微乎其微,异端之间的矛盾不可调和·而且他们肯定不会坐视实力最强的教会不受一点损失就吞下魔法议会,那样的话·要不了多久就轮到他们了。

    “十年并不是太遥远,不知道萨尔德你想有什么样的合作。”费尔南多脸色严肃地道。

    刚才他是顺着海瑟薇十年的说法来描述议会可能的实力增长,但实际上,有了新炼金术,有了质能公式,有了“原子裂变”和“原子聚变”两个法术模型的反向破解,即使由于缺失知识太多,还不能彻底掌握,他也有信心在一到两年内晋升传奇巅峰,海瑟薇同样如此,而若中子提前发现,那拉文第、唐纳德等大法师可能的晋升也会提前,如果用十年来衡量魔法议会的变化,肯定会出现极大的误判。

    萨尔德语气平静地道:“我能让十年提前到一年,一年后,你们就能像北方教会占据沙赫兰帝国一样掌控霍尔姆王国、布里亚纳王国、北地沿海走廊等暴风海峡对面的地域,魔法师被刺杀和暗杀的频率将大大减少。”

    “教皇冕下还有一年多才能恢复神降术的使用,除非他不顾生命的透支,所以,一年是一个很好的时间节点,到时候,我会关闭伦塔特的传送阵,你们就不用害怕有枢机主教团成员及时前来救援了,而从圣城兰斯空间跳转过来,至少有半个小时,我想你们的实力足够在这半个小时内掌控住霍尔姆王国等地方,将战线推前到暴风海峡上。”

    费尔南多鲜红瞳孔里似乎有风暴掠过,昭示着他的不平静,而海瑟薇虽然依旧淡漠清冷,凝聚的眼神也表示了她的关注。

    对魔法议会来说,想要掌控暴风海峡对面就必须拔出光辉大教堂这个钉子,而要拔出这个钉子最大的问题就是神术阵内的超大型传送阵,由于神术结界本身的特殊,它不受外在空间锚的影响,难以提前屏蔽,可现在,萨尔德居然说他会关闭这个教会的生命线!

    “你想从里面得到什么?其他四个教区的枢机主教和各个国家的史诗骑士怎么办?”费尔南多控制着自己暴躁急切的情绪。

    萨尔德呵了一声:“你们解剖伪神应该有些进展了,路西恩在埃尔神教的事情教会也调查得差不多,想必你们也收到了他的报告,我想要什么·你们还不清楚吗?我想像北方教会的教宗那样,将教会分裂,以自己理念重新组建一个教廷,更加靠近伟大的主。”

    “暴风海峡对面的地域就是很好的选择·我会改革教会的纲领,将《圣典》的解读权还给众,成为贵族们的真理神教,成为每一个信众的真理神教,与他们彻底地结合在一起,这样一来,我控制的教会与贵族实质上就没有什么区别了·是你们可以依仗和团结的对象,就像北方教会对他们内部的贵族一样

    “对史诗骑士,对贵族们来说·这样也是一个可以接受的平衡,在南方教会被彻底消灭前,你们不可能抛弃他们,也必将尊重他们。”

    “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通过霍尔姆教区的激进派,一边转变神职人员宗教观念和安插我的追随者,一边不断激化贵族和教会的关系,让他们在一年后出现犹豫,那样当有新平衡可能的时候·开明派贵族会毫不犹豫地抛弃教会,投奔我的怀抱,而保守派贵族在权衡和局势变化压迫下·也会做出类似的选择。”

    “其余四个教区的枢机主教,我现在有把握拉拢过来一位,靠着我在死灵界得到秘密·一年后我有把握再拉拢过来一到两位,剩余的应该不难被你们驱除或者消灭,只要时间差把握好,史诗骑士们会认清局势的。而且现在我已经拉拢了‘时光之心,,你们在暴风海峡这面经营这么久,不可能没有拉拢到史诗骑士。”

    费尔南多没有回答,算是默认了萨尔德的猜测·几个国家里都有史诗骑士暗地里被拉拢,但在局势变化前·他们不可能背叛教会,甚至会追随教会围杀议会。

    “这样一来,神权威严将大大降低,你即使能拉拢过来三位枢机主教,也与贵族势力有着相当大的差距,必将被他们所压制,你不担心?”费尔南多凝重地问道。

    萨尔德摇了摇头:“我要的是信仰,要的是更加靠近主,其余都是虚幻的东西,如果你们愿意合作,对着世界本源发下誓言时,必须着重强调这两方面,我也会以信仰之心做出关闭传送阵的诺言。”

    “这件事情非常重大,我们无法立刻答应你,必须召开最高评议团会议讨论。”费尔南多郑重地回答。

    萨尔德呵呵笑道:“这是应该的。”

    话音一落,他所凝聚的空气人形就消失在原地。

    海瑟薇静静看着那里一会儿,低声道:“你相信他说的?”

    “看起来没什么漏洞,也是值得去把握的机会,不过,肯定得做好他另有图谋的应急准备。”费尔南多背着手,看着城内的光辉大教堂。

    密室内,听完戴维的话,詹姆斯一脚将他踢晕,然后转身对路西恩道:“路西恩你用魔法手段核实他的口供,然后我会分别让中立派贵族和教会派贵族核实的,放心,他不会被降低惩罚,被绞死是他唯一的结局。

    这样做,是为了拿到更有力更真实的证据,在对方付出代价前,我们不会妥协的,但也不能盲目扩大打击面。”

    “好,等一下我就核实,‘诅咒天使,格威尔则必须交给我,我还缺乏九级黄金骑士的材料,说不定将来能因此研究出血脉稳定遗传和激发的办法,恩,你们可以拿走格威尔身上的部分组织和有力的身份证明,否则保守派会‘抵赖,的。”路西恩淡淡地看了石像般的格威尔一眼。

    詹姆斯公爵同样忍不住看了看格威尔,被魔法师带走实验材料可比直接死亡残忍可怕多了,不过他的兴趣却被路西恩话里的另外一个说法吸引:“血脉的稳定遗传和激发?议会在这方面有突破性进展了?”

    “暂时还没有,但我想将来肯定有。”路西恩故意吹牛道,给贵族们看到一个希望,至于将来是多久,自己可没说。

    詹姆斯眼睛略微发亮地道:“路西恩你是奥术研究上的天才,希望有一天你能解决这个难题,好了,这个房间被格威尔弄得很‘脏,,到处是残留的毒素和诅咒,我们不怕,但女王陛下她们会有不好的影响,我先压制罗素、卡米尔他们的‘无力之吻,,让他们自己去别的房间休息和恢复,这种毒素和诅咒混杂的东西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褪去效果。”

    “你扶女王陛下去客房,等我‘处理,一下现场,然后通知时光之心阁下前来保护。”

    路西恩发现詹姆斯对自己的态度更好了,没有因为之前娜塔莎拼死保护自己而担心两人之间的关系,甚至还给自己和娜塔莎生死危机后私下相处的机会,这或许是守夜人刺杀带来的态度转变?

    刚要回答,路西恩脸皮微微跳动了一下,接到了老师的隐秘传讯,心中压着的巨石彻底放下,于是点头转身走到娜塔莎身边。

    “还没凝聚意志,我用魔法帮你压制‘无力之吻,。”路西恩关心地扶住娜塔莎的肩膀。

    娜塔莎点了点头:“恩,先扶我到客房,凝聚意志后就引导我使用健康腰带。”

    路西恩手上用力,将她扶离紧靠着的墙壁,看着她双脚发软的样子,忽然心中一动。

    娜塔莎察觉到路西恩的停滞,疑惑地看向他,可刚刚转头,腿弯处就多了一只手,整个人顿时腾空起来,下意识她就挥舞起手臂,试图抓住什么,但由于双手没有力量,最后只能扒住了路西恩的肩膀。

    稳定住情绪,娜塔莎仰面朝天,看到了路西恩带着一丝笑意的脸孔,这才醒悟自己竟然被他打横抱起。

    从有记忆以来,哪怕那次被路西恩背着逃跑,她也从来没有被男人这样抱过,一种羞恼的情绪油然而生,满是血污的脸蛋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公主抱”了女王陛下,路西恩心情非常好,这才是正常的姿势啊!

    目光下移,娜塔莎脸蛋微微晕红,哪怕满是血污,也美丽得无法言喻,看到这样的她,想到之前那个挡在自己面前的女战神,路西恩心情激荡,忍不住低下头,在她脸上轻轻一吻。

    温热的触感从脸部传来,娜塔莎嘴角悄悄勾出了一丝温馨笑意,接着收敛住所有羞恼,低声道:“等以后有机会,我也要这样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