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二章 克托尼亚(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十二章 克托尼亚(第一更求月票)

    路西恩打横抱着娜塔莎,步伐沉稳地向着走廊尽头的客房,这样的姿势,这样的温软,哪怕鼻端闻着的是浓郁的血腥味和略显酸涩的毒素味道,也非常的心满意足,笑容怎么也掩饰不住。

    而娜塔莎的情绪就相当复杂了,不管是自我认知,还是实际表示,她都是毫无疑问的勇猛骑士,可自己这样一位英勇坚定的骑士被路西恩这样抱着,真是有一种无法言喻的软弱和羞耻,但抱着自己的又是路西恩,他的心跳,他的味道,他的胸膛,都是那样的熟悉,那样的让自己感觉温馨和甜蜜,所以又是喜悦又是羞恼,努力克制才没有表现在脸上,被路西恩调侃。

    这种不自在又有点不想离开的矛盾感触中,娜塔莎没有发现,自己嘴角也有一丝难以掩饰的笑意,直到路西恩停在了一间客房门口。

    “詹姆斯公爵家的客房也有神术阵?”路西恩倒是颇为惊讶。

    娜塔莎努力将注意力从公主抱的姿势上转移,看着房间道:“这一层的几间客房是詹姆斯公爵用来接待王室成员和其他大贵族的,所以神术阵独立于庄园整体防御,给宾客一个私人的、不被窥探的空间。”

    随着她的解答,她看到路西恩用精神力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里面非常宽敞,有客厅,有卧室,有书房,还有钢琴、吧台等事物,随着路西恩关上房门,启动神术阵,整个房间忽然与庄园隔绝开来,安静宁谧,像是独属于两人的私人空间。

    娜塔莎知道路西恩这是以防万一,他引导自己使用“健康腰带”时肯定有点无法分心,要是疏忽大意之下,再遇到什么敌人来袭·那就麻烦大了。

    忽然,她背部感觉到了柔软舒服的触感,这才发现自己被路西恩放到了卧室的天鹅绒被上,而路西恩则半跪在床边·黑色双眸幽深专注地看着自己。

    路西恩声音略微低沉:“刚才你……”

    话未说完,娜塔莎就打断了路西恩,微笑道:“我们之间不需要感谢,这是我作为骑士和妻子的守护理念,换了是你,我想你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你左手插进脖子的时候·把我都吓了一跳。”

    没有害羞,没有退缩,她大方而坦诚地说出了妻子这个单词。

    一边说·她一边仲出右手,握住了路西恩的手掌,十指交扣,掌心相对,淡淡的温暖传到了路西恩心里。

    不需要多说什么,不要再做什么,路西恩紧紧握住娜塔莎的右手,感受着两人之间弥漫起的温馨隽永气氛,然后看着她的银紫双眸·慢慢俯首,吻到了她的唇上。

    娜塔莎眨了眨眼皮,缓缓闭上·享受着这个吻,但右手的交握始终没有松开。

    一切都很缓慢温柔,却比激情更让两人沉醉。

    过了一会儿·双唇分开,娜塔莎眼色略微迷蒙后就恢复了清明,含笑开口道:“快帮我压制‘无力之吻,······”

    “我来帮你压制‘无力之吻,……”路西恩同一时间也微笑道,接着两人顿时停止,相视而笑,淡淡的默契萦绕在目光之间。

    “快点,要是我们因为浪漫而耽误了恢复·被后续的敌人袭杀,那真是会成为阿林厄最愚蠢死法的前十之一。”娜塔莎还是一如既往地能认清楚状况。

    路西恩嘿嘿笑道:“应该没有后续敌人了。”要是没有收到老师费尔南多的隐秘传讯·在密室内自己就会一点也不耽搁时间地帮娜塔莎压制,而现在嘛,没有力气的女王陛下可不是常常能遇到的。

    娜塔莎挑了挑眉毛:“海瑟薇婆婆,风暴主宰阁下赶来了?”

    她相信路西恩是有所防备才敢来参加私人聚会的,因此一听路西恩的话,就默契而敏锐地想到了“援军”。

    “具体的等一下再说,先帮你恢复。”路西恩点了点头,考虑到詹姆斯公爵处理完现场就会通知时光之心赶来,自己不能久留,于是施展“中和毒素”等魔法帮助娜塔莎压制“无力之吻”。

    娜塔莎收回注意力,在“无力之吻”被短暂压迫的情况下开始凝聚意志,过了几十秒钟,她的双眼银紫之中泛出了一层锐利冰冷的光芒。

    见状,路西恩精神力通过还交握在一起的右手蔓延到娜塔莎身上,引导着她穿过“健康腰带”的重重魔法屏障,抵达核心,接着直接将自己的印记抹去。

    娜塔莎略微惊讶,但关键时刻顾不得想那么多,赶紧在中枢法阵留下了自己的印记。

    她腰间的健康腰带泛起了柔和的白光,被动的免疫传奇以下毒素能力发挥,一点点暗绿的气体凸显消弭。

    过了十几秒钟,娜塔莎左手忽然挥了挥,感慨地道:“没有力气的感觉真难受。”

    然后她目光移向路西恩:“你怎么抹去了自己的印记?”

    “我身上有康格斯之戒,健康腰带的效果非常重复,而你并没有那么好的免疫毒素、疾病和负能量侵袭的物品。”路西恩笑着说道。

    霍尔姆王室虽然富裕,娜塔莎也有一位大奥术师长辈,但高阶物品,尤其是有特殊功用的高阶物品,一向稀少,哪怕莱茵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吸血鬼亲王,也只有那么一些,所以,她有倒是有防备毒素等伤害的装备,却没有健康腰带好。

    娜塔莎恢复了力气,正用神术物品清理着身上的血污,笑呵呵地调侃道:“真是贵重的礼物啊,不愧是有‘移动宝库,之称的伊文斯先生。”

    这是刚才格威尔说的话。

    “你是我的妻子,我的女王陛下,没有东西比你更珍贵。”路西恩己也有点说情话的天赋了。!

    娜塔莎嘿嘿笑了一声,对路西恩这番话很受用,但她却故意说道:“你从莱茵先生那里挑了三件物品,除了一张卷轴用掉,全部都送给了我,那一次的冒险真是白白忙碌一场。”

    她这么一说,路西恩才反应过来·那一次在莱茵先生宝库得到的物品,差不多都送给娜塔莎了,不过能两情相悦,那是非常值得·莱茵先生真是大好人,不知道他说的去底层宝库挑选一件物品会是什么时候?

    “对了,刚才你不是有话要说?”娜塔莎知道有海瑟薇在附近后,心情也放松下来,差点忘记了这件事情。

    路西恩谨慎地再次施展了好几个魔法,防止别人窥探,然后心灵连线对娜塔莎说道:“这件事情幕后的推动者是萨尔德·他想···…”

    这种事情没有必要瞒住娜塔莎,她是霍尔姆女王,到时候无论如何也绕不过她·而且她心里的倾向也非常明显了。

    “我不是太信任萨尔德,他一直以来表现得太神秘,太难以揣测了。”娜塔莎表达着自己的意见。

    路西恩点了点头:“他在死灵界获得了什么秘密,谁也不知道,所以不好判断他的真实目的,我们必须做好他阴谋很大的准备,不能盲目相信他。”

    “克托尼亚阁下被他拉拢了……上次你要去的血肉有什么检验结果?”娜塔莎严肃而凝重地问道。

    路西恩想了想,没有隐瞒:“苍白之手的死灵法师对细胞研究很多,他们用基于这个知识的魔法检验出了王子殿下死去时的年龄·虽然误差在半年左右,但毫无疑问地表明了王子殿下死亡时的真实年龄比他应该的年龄大两到三岁,你可以从海瑟薇阁下那里得到证实。”

    这个检验结果事关重大·路西恩不好用电磁传讯术讲,因此这次来参加宴会见娜塔莎,也包含了转告这个消息的目的。

    娜塔莎面无表情地听着·长久才叹息了一声,露出了几分哀伤的情绪:“我更不相信萨尔德了……”

    接着,她收束情绪,看着路西恩担心的表情,宛如一位真正女王和骑士般微笑道:“放心,我不会鲁莽和冲动的,正面冲锋和击垮敌人也要有技巧和节奏·我会全力配合他们,等到这边的地域分裂出来·才用这个罪名审判克托尼亚,到时候,他既没有了后援,也不会造成贵族的恐慌。”

    知道亲人的死因后,她是真正地下定了决心。

    “那时候,我和议会将站在你这一边。”路西恩伸手摸了摸娜塔莎的头发,弄得她有点不自在,故意转移了话题,呵呵笑道:“对了,路西恩,告诉你一个秘密……”

    从心灵连线里听完这个秘密,路西恩脸上忍不住浮现出笑容:“这非常好,我放心了不少。”

    顿了顿,路西恩看了看窗外已经有点骚动的贵族们,柔声道:“应该快通知克托尼亚了,我不方便和他见面,所以先离开这里。你面对他时,不用担心,海瑟薇阁下就在附近,关注着一切。”

    “好。”娜塔莎忽然露出一抹坏笑的表情,“应该还有几分钟,路西恩,我的力气还没有恢复,你来帮我将这件衣服脱下,换上新的。”

    她的猎装是一件高阶的骑士服变形而成,要是没有它,之前或许就抵挡不了格威尔那么久,但在诅咒、毒素等腐蚀伤害下,这件物品是彻底损毁,到处都是裂缝和孔洞,无法像紫罗兰守护铠甲那样被修复,幸好,继承了王位的她高阶的盔甲和骑士服还是有几件,于是打开储物袋,拿出了一件变形成紫色长裙的骑士服,以及内衣和丝袜等。

    路西恩心跳加快,呼吸有点急促:“没什么时间了······”

    “你想多了,就是没什么时间才让你帮我换。”娜塔莎笑容明艳地道,“这是对你刚才那样抱我的‘奖赏,。”

    路西恩笑容顿时就僵在了脸上。

    詹姆斯公爵开启了神术阵的另外一间密室内,娜塔莎的紫色长发再次挽起,脸上有着淡淡的潮红,许久也无法褪去。

    这时,詹姆斯公爵引着一位头发斑白的高大老者进来,他深蓝色双眼内仿佛蕴含了一条奔流不息的时光长河。

    “女王陛下。”克托尼亚沉重地行礼道,“约克公爵犯下了大错,竟然卷入刺杀您的行动,但请您看在他只是旁观催促,没有真实谋划,以及克托尼亚家族几百年来的效忠,给予他一定的宽厚,我和克托尼亚家族都会更加忠心地守卫您。”

    他已经从戴维那里获取了口供,直接找到娜塔莎认罪并寻求妥协和交换。

    娜塔莎威严强势地道:“如果连刺杀我的行动都能妥协,都能退让,那岂不是告诉别人,尽管来刺杀我,不管成功与失败,都不会遭受严重的惩罚,如果这样做,我想我活不了多久。”

    克托尼亚还要再开口,却被娜塔莎用手势制止:

    “所以,约克和巴拉迪必须死!”

    “而按照谋逆的罪名,主谋的巴拉迪家族将被剥夺爵位,收回领地,克托尼亚家族则由于约克只是轻微参与,只追溯个人,不影响家族。”

    “克托尼亚阁下,您认为这样处理好吗?我想阁下您的家族应该不会只有一位大骑士吧?”

    没有原则、轻松容易的妥协和退让只会让妥协和退让毫无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