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三章 威严的女王(第二更)

第三十三章 威严的女王(第二更)

    克托尼亚抬起头,看到娜塔莎逆光而站,腰背挺直,不怒′,让人下意识就忽略了她的性别和美貌。

    他的眼睛微微眯起,即使没有主动散发威严,可几百年史诗骑士的积威还是让他充满了压迫力,让旁边保护娜塔莎的詹姆斯公爵都忍不住眼珠转动,躲开了他的注视,但娜塔莎却目光坚定地与他对视,没有一点游移。

    沉默了十几秒钟,克托尼亚声音低沉地道:“女王陛下您的处理非常好,我很认同,任何敢于违背贵族基本秩序的人都必须得到严惩,但我希望女王陛下您让我亲自解决约克,我不想让他在绞刑架上让家族蒙羞。”

    “这是可以理解的想法。”娜塔莎脸上的表情柔和了一点,不亚于与同级天骑士一场激战的疲惫感从她体内升起,“还有,我想让史诗骑士的轮换提前,毕竟我刚刚加冕,需要与两位阁下都熟悉起来,希望克托尼亚阁下您能尽快与温斯顿阁下交接。”

    克托尼亚明白这是交换的条件,而且他也知道出了这种事情,娜塔莎短时间内肯定不会信任自己,她要是不这么做,他还会怀疑她藏着另外的阴谋,于是点了点头道:“我护送女王陛下您返回内克瑟宫后就与温斯顿交换,看守异度空间的几块领地,不会辜负女王陛下您的嘱托。”

    “阁下您是开创王国的史诗英雄,我对您充满信心。”娜塔莎勉励和安抚道,“约克公爵的事情就交给您处理了,具体的继承人由您决定。”

    克托尼亚左手按胸,深深鞠躬:“感谢女王陛下的信任,我先护送您返回内克瑟宫。”

    有了时光之手的到来,卡米尔、罗素等人的“无力之吻”迅速得到解除,而且克托尼亚也“顺利”从“匹里马斯”身上找到了证物,再通过血脉的对比有力地证明了他就是守夜人排名第五的“诅咒天使”。

    回到内克瑟宫后,娜塔莎吩咐詹姆斯等人道:“詹姆斯公爵,麻烦你去请索伦芬公爵来,同时封锁消息一个小时后召开贵族议院会议。罗素公爵,请你防备巴拉迪伯爵逃跑,并检查约克是否真正死亡。”

    “是,女王陛下。”詹姆斯公爵等人真心诚意地回答,一位出众的骑士总是让人敬佩,而且娜塔莎当时是唯一有能力也有微小希望打破神术阵防御逃跑的人,可她却留了下来正面阻挡敌人。

    内克瑟宫贵族议院内。

    巴拉迪伯爵脸色铁青地与罗素公爵一起走了进来,面对一位位亲教会派贵族议员的热情招呼,都只是轻轻颔首回应失去了以往的从容优雅气度。

    “罗素,能告诉我为什么女王陛下要招集贵族议员吗?我记得一个月的哀悼期限还没有过去,难道她要毁掉自己的承诺?”巴拉迪伯爵对旁边一直笑眯眯像个金发艺术青年的罗素公爵道。

    他知道今天娜塔莎会去詹姆斯的私人庄园,也知道戴维和格威尔会动手,因此一听到娜塔莎要召开贵族议会,心中就升起了不好的预感,可罗素公爵这位八级天骑士直接登门邀请,半步不离,他就算想自残躲避或仓惶逃跑都办不到只能惴惴不安地跟了过来。

    他不停地告诉自己不会有事,自己只是做出了暗示,引导了戴维心中的怨恨并介绍了格威尔给他认识,从来没有直接教唆过他刺杀女王陛下,总不能因为在私人宴会场合介绍认识的两个人成为了凶手自己就要背上罪名吧?

    罗素见雷克斯公爵目光转移了过来,明白自己责任已经尽到,微笑着离开了巴拉迪伯爵,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你怎么和罗素一起来的?知道女王陛下为什么要召开会议吗?这违背了一个月的承诺。”雷克斯也有点不对的预感,似乎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巴拉迪伯爵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约克呢?”

    雷克斯公爵皱了皱眉头:“没看到,他不是一向最早到吗?难道是他出事了?那克托尼亚阁下的怒火将烧毁一切。”

    只要有贵族议院的会议约克公爵一向是早早到来,先去拜见“时光之心”。

    听到约克没来巴拉迪伯爵的脸色更差了,但也有了自救的计划。

    由于是临时召集,很多没在伦塔特,实力又不算强的贵族议员都没来得及赶上,只有大概三分之二的人员到达。

    感应到娜塔莎已经抵达门边,雷克斯离开座位,走到前方的半高平台上,拿起木槌,重重敲响。

    清脆的声音之后,议院大厅一片安静。

    “有请女王陛下。”雷克斯转身之中带起黑色大氅飘动。

    娜塔莎穿着黑色的宫廷长裙,紫色长发随意挽着,从大门处慢慢走了进来,身后跟随着卡米尔以及一队骑士。

    一进到大厅,这队骑士就左右分开,将这个圆形会议厅的席位“守卫”起来。

    领头的是一位沉稳的金发男子,巴拉迪伯爵认得这是娜塔莎女王从阿尔托带来的小型骑士团副团长约翰,其他人有的是阿尔托的紫罗兰骑士,有的则是这段时间效忠了女王的真理之剑骑士、裁决骑士、圣十字骑士,其中大骑士位阶的足足有十五人,骑士水准的有五十多人,再加上卡米尔,这比一个中型骑士团的实力强多了。

    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贵族们窃窃私语起来,这样的架势预示着接下来的不平静。

    同时,他们也感到震惊,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女王陛下就获得了这么多大骑士和骑士的效忠,将手伸入了三大骑士团,而且真理之剑骑士团一直专属于王室,也是最配合娜塔莎这段时间小调整的,忠诚方面比较可靠。

    这说明她已经拥有了保障自己王位的基础实力。

    啪,娜塔莎敲了一下木槌,让嗡嗡嗡如同有上百只苍蝇在飞的议院大厅安静了下来。

    接着她面无表情地环视了大厅一圈,“隐含怒气”地道:

    “今天上午,我遭遇了一次暗杀。”

    “什么?”贵族们一下沸腾起来暗杀自身领主的事情本身就是禁忌,而且还是在女王陛下加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发生,这简直是在挑战贵族秩序!

    雷克斯先是愣了一下,想到约克的缺席想到巴拉迪的神不守舍,想到他们话里话外的暗示,心中顿时就燃起了一把怒火,恼怒地瞪着巴拉迪伯爵,愚蠢的白痴,希望你们不要连灭口的计划都没有!如果被找到证据,那就去死吧!

    这个时候巴拉迪伯爵反而冷静了下来,对雷克斯公爵的目光视若,睹,盘算着怎么将罪名降到最低。!

    娜塔莎再次敲了木槌一下然后道:“暗杀我的是戴维伯爵和守夜人排名第五的‘诅咒天使,,这一点,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海松伯爵可以作证。‘诅咒天使,的身份,圣萨尔德阁下可以作证。”

    大厅内再次变得安静,贵族们一时不能理解亲魔法议会的戴维怎么会和守夜人搅合在一起,但他们很快就醒悟过来,欲望害人!

    “守夜人竟然敢暗杀女王陛下,教会越来越过分了。”

    “我认为必须要钳制这种举动,否则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轮到了我们。”

    “钳制?过去发生过多少类似的事情教会每次表达完歉意后就忘记了教训,也许我们的平衡策略是个错误!”

    贵族们恼怒地议论起来,与娜塔莎预计的反应相差不多本来这件事情教会可以不认格威尔的身份,但谁叫霍尔姆教区的枢机主教是萨尔德呢。

    “女王陛下,一定要严惩这种行为绞死戴维,烧死格威尔,并让教会给予相应的补偿!”不管是亲教会派,还是亲魔法议会派,一位位贵族议员发表了类似的看法。

    娜塔莎点了点头:“他们会得到公正的审判。今天召开这次会议是因为戴维伯爵招认,他也是被人指使的,指使他的是巴拉迪伯爵而约克公爵也卷入了其中。”

    喧闹声再次停止,除了早就知晓的几位贵族们一个个脸露惊色,约克公爵和巴拉迪伯爵都是大贵族,是亲教会派的领导者,是议院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他们卷入此事势必引起极大的震荡,而且约克公爵的后面是“时光之心”阁下。

    想到这里,他们都看向安静坐着的巴拉迪伯爵,祈祷着不要真的有事,王国经受不起内战。

    雷克斯则愤怒地瞪了巴拉迪一眼,擅自行动的白痴!

    巴拉迪伯爵慢慢站了起来:“女王陛下,我否认对我的指控,我要与戴维当面对质。我从未教唆或暗示他刺杀您,他自己在认识格威尔之后出现了不好的想法是我无法控制的,关于这一点,约克公爵一样是无辜的,您可以找他询问。”

    他将自己和约克绑在一起,试图借助“时光之心”的威严将自身罪名降到最低,而且确实也没有留下教唆的证据。

    “我已经派人去请约克公爵。”娜塔莎平静地说道,让巴拉迪伯爵有些不安,更加催促地道:“请女王陛下让戴维在所有贵族议员面前与我对质。”

    娜塔莎挥了挥手,一位骑士就压着被禁锢手环套住的戴维走了进来。

    “哈哈哈,巴拉迪,你还想抵赖?明明是你引诱我往怨恨的方向去想,明明是你和约克教唆我去刺杀女王。”戴维完全不怕事情闹大地笑道。

    巴拉迪伯爵微微一笑,疯了就好,只要他将约克牵扯得越深,自己脱罪的希望就越大:“请你告诉大家,我们是怎么教唆你和蛊惑你的?”

    戴维愣了愣,实在想不起有力的言辞,于是按照之前的陈述编造了几句。

    巴拉迪声音拔高:“女王陛下,他在撒谎,我们从未说过这种话,我请求神职人员对他测谎!”

    他相信自己没有说过任何可以被抓住的言辞,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目光诚恳地望着娜塔莎,巴拉迪伯爵道:“请女王陛下将测谎和获取证词的过程重复一遍,我对戴维的诬陷很愤怒。”

    他嘴角泛了一丝笑意。

    这时,大门外再次进来一位骑士,单膝跪地道:“女王陛下,约克公爵畏罪自杀。这里是他的忏悔书,对巴拉迪伯爵主谋的事情做了详细的招认。”

    嗡的一声,大厅喧哗起来,这是他们完全没想过的变化。

    什么?约克畏罪自杀了?

    时光之心阁下呢?

    他怎么会忏悔?

    巴拉迪伯爵双脚无力,瘫软在了座位上,大脑嘈杂一片,听不到任何声音,视线完全模糊。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

    娜塔莎敲了一下木槌,平静地宣布:“证据确凿,巴拉迪伯爵罪名成立,判处绞刑,剥夺爵位,收回领地…···”

    贵族们有点茫然地听着娜塔莎宣判:

    “…···领地将分成五块,其中最大的一块收归王室,其余四块分别赐予詹姆斯公爵、罗素公爵、海松伯爵、卡米尔女伯爵,以表彰他们对刺杀行动的成功阻止……”

    “…···巴拉迪家族成员全部剥夺爵位,直系成员流放北地···…”

    “约克公爵临死忏悔,且不是主谋,不追溯家族······”

    冷肃的女声不断响起,贵族们听得汗流浃背,这可是真正的大贵族,这可是背后有史诗骑士的大贵族。

    过去他们眼里的娜塔莎只是天赋出众的七级骑士,是容貌绝佳罕有媲美的女士,是来自外国的无根基王权代名词,但随着这样的宣判,随着时光之心的退让,随着大贵族的倒下,随着她对骑士团的掌控,他们心里的娜塔莎真正蜕变成了威严压迫的女王陛下!

    雷克斯看着巴拉迪崩溃的样子,轻轻摇了摇头,既然敢招集这次会议,那说明私底下的交换和妥协早就完成,你的命运早就注定,而且哪怕你再狡辩,等戴维将那一句句带着鼓动意味的话语复述出来,明眼的贵族都会看出不对,这也就是为什么时光之心要私下妥协的原因,到时候,只要让神职人员或中立贵族对你们测谎和拷问,就会得到最有力的证据,说不定还会连累别的人。

    不过他也理解巴拉迪垂死挣扎的心情。

    路西恩返回阿林厄后,第一时间就被老师费尔南多找了过去。

    “考虑到你招惹危险的能力,我决定和道格拉斯交涉一下,让他去换取改良过的‘生命藏匿术,,你先考虑一下不要身体哪个部位。”费尔南多想到未来一年的大局变化,直截了当地道。

    路西恩看了看自己,左手的手指肯定不行,“生命藏匿术”会失去作用的,右手少一根则会影响自己的施法手势和弹钢琴能力,于是道:“左脚小指。”

    接着,路西恩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老师,是我自己出钱吗?”

    “难道还我帮你出?”费尔南多没好气地道,光是让“苍白之手”同意拿出这个仪式型法术就要做出别的交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