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五章 合作的条件

第三十五章 合作的条件

    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三层,路西恩跟着老师往他的书房走。

    空旷的过道里,费尔南多若有所思地打量着路西恩:“你切的是什么肠子,一点影响也没有?”

    他虽然也相当擅长死灵魔法,但这个派系本身还残留着浓厚的古代魔法帝国理论,在发展方向上与地球有着截然不同,对于发炎、病变的内脏,只需要医疗术、魔法药剂等就能治好,根本不需要动手术。

    而在解剖人体方面,着重于研究不同器官与各种疾病的关系,用以开发新的诅咒、腐毒、疾病类魔法,或者降低过去类似魔法的要求,这也就决定了死灵魔法师们对内脏的分类相当笼统,阑尾、盲肠等是统一当成肠子来对待的,并没有精细地区分。

    “我命名为阑尾,最近在解剖和研究格威尔的身体时,偶然之下发现,若切除了这段肠子,且用魔法抑制格威尔的复原能力,竟然没有任何负面的影响,也就是说它几乎没有作用。”路西恩说着自己早就想好的理由,反正最近自己多了一具九级黑暗骑士作为实验材料的事情,老师很清楚。

    至于免疫力方面的问题,对于骑士来说,已经微乎其微。

    费尔南多嘿了一声:“也不能说没有作用,至少可以作为改良版生命藏匿术的主要材料。”

    他对路西恩解剖格威尔的举动毫无异状,反而肯定地道:“你也是时候多加深一下血脉方面的研究了,这是对灵魂研究的有益补充,将来很多延续生命的仪式都需要这方面的知识基础,你该不会想着将来变成巫妖吧?或者你愿意看着娜塔莎比你早很多年死去?”

    “骑士无法转变成巫妖,成为死亡骑士也会被负能量侵袭,差不多变成另外一个人,所以能够对她起作用的延续生命的传奇魔法仪式并不多,其中效果很好·达到千年以上的,据我所知,不超过五种,没有死灵派系的出色基础·哪怕你是传奇巅峰也无法主持,到时候,你总不可能去求维森特吧?”

    “不是还有老师您吗?刚才的死灵仪式也是您主持的。”路西恩将这番话记在了心里,嘴上却小小地恭维了一下老师。

    费尔南多没好气地道:“这小姑娘很有晋升史诗的潜质,等她需要延续生命的时候,说不定老师我早在探索世界真实的过程中陨落,而且这五种传奇魔法仪式需要的材料都极其珍贵·比如我现在延续生命的

    ‘巨龙之祝福,,就是和海瑟薇联手,并且请了道格拉斯帮忙·三人围杀了一头传奇等级的太古红龙,用它的血液和骨骼来作为主要材料,你们不一定就能有机会获得。”

    “传奇等级的太古龙···…”路西恩发现这材料要想获得简直艰难到了极点,每一头巨龙本身的肉体就很恐怖,随着年龄的增长,它们的魔法实力也会增强,传奇等级的太古龙在魔法水准上面并不比古代魔法帝国的传奇魔法师差。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目前存活的太古龙不超过七头,都是黑暗议会里举足轻重的长老·想要围杀非常困难,这可不是黑暗龙神那种伪劣产

    费尔南多没有理会路西恩看怪物般的表情,继续说道:“因此·找不到合适材料的话,只能自己想办法创造出新的魔法仪式,这就需要相当精深的死灵系水准了·你以为海瑟薇不想延续帕特里克的生命?还不就是他身体和灵魂都衰弱到了极点,不是现有仪式能够起作用的,只能小幅度提升,而海瑟薇又不擅长死灵魔法,无法根据具体情况创造新的仪式,这方面连我也差一点。”

    他没有提亡魂主宰,很显然维森特不会帮助海瑟薇。

    “我明白了。”路西恩郑重地点了点头·不过也没太迫切,自己和娜塔莎都还很年轻·还是先专心地提升魔法等级,为晋升传奇而努力,将来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

    说着,路西恩好奇地问道:“老师,您的‘巨龙之祝福,可以延续多少年生命?”

    费尔南多此时是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得意洋洋地道:“这个仪式根据材料的品质、主持者对灵魂和肉体的了解以及一些不知道的原因,是两千到五千年不等,而且可以叠加别的生命仪式,当时我和海瑟薇各自延续了四千七百年。”

    这算是接近于最好水准了,难怪老师这么得意,路西恩默默地想着,然后继续问道:“那其他传奇魔法师呢?没有转化巫妖的那些。”

    “别人我不是太清楚,这算个人的秘密,我只知道道格拉斯是与精灵一族交换,借助精灵树一万年才结出的果实使用了‘自然馈赠,仪式,布鲁克则还没用过任何传奇等级的魔法仪式来延续生命。”费尔南多打开了书房的门。

    布鲁克年龄不超过两百岁,传奇等级加上普通魔法仪式的辅助,他的生命已经能延续到一千年,暂时没有迫切追寻的想法,而费尔南多不同,他和道格拉斯都是古代魔法帝国成长起来的魔法师,已经一千岁以上,海瑟薇则是因为联手的关系,顺便就共享了仪式材料。

    路西恩满足了好奇心,微笑道:“老师,我先回魔法塔,将这生护符,放置在魔法塔核心保护区域。”!

    这藏着阑尾的生命护符虽然不像巫妖的护符命匣那么要命,不至于被人破坏了就会死亡,顶多就是失去重生的机会,但这可是路西恩一半身家财产才换来的,哪能大意。

    费尔南多脸色变得严肃,示意路西恩先进来。

    等路西恩一肚子疑惑地走入,他关上书房门,开启了魔法阵道:“最高评议团已经通过和萨尔德合作的决议,并且在昨天与他秘密见面,各自签署了一份魔法契约。”

    “每一位阁下都签署了?他提了什么要求?他许下的诺言是什么?”路西恩给老师提过萨尔德的神秘古怪,因此表情跟着凝重。

    费尔南多叫路西恩进来,就是想听听他的看法,没有隐瞒地道:“每一位最高评议团成员都签署了,按照萨尔德的要求我们魔法师是请求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公正,他是以信仰之心对真理之神起誓并签署契约。”

    一般来说,普通魔法契约对传奇魔法师是没有作用,毕竟那些监督魔法契约执行的魔鬼和其他神秘生物不被传奇魔法师抓来当实验材料就算不错了,哪有那个能力去监督和执行违约惩罚,因此这个层次的魔法契约常常是以地狱九大公爵为监督,或者以认知世界向魔法本源发誓。

    由于魔法本源虚无缥缈,有没有还是个问题,后一种誓言的具体约束力一向颇多诟病,曾经有违背这种誓言导致认知世界崩溃而亡的也有毫无影响活蹦乱跳的,虽然这常常解释成是钻了誓言漏洞,但萨尔德很显然不愿意冒这个险要求地狱之主这位类神来“监督”,而他自己的“信仰之誓”,在对神职人员的约束力上倒是毫无问题的。

    “地狱之主······会不会也来搀和这件事情。”听到这位恐怖的大人物,路西恩忍不住扯了扯嘴巴。

    费尔南多笑道:“要是以前,很可能就暗地里插手了,阴谋是最爱的东西,但刚被银月爱特娜阴了一次,在你的‘永恒炽阳,之下损失了重要投影,还伤到了本身未必愿意再冒险涉足,银月可是恢复得差不多了,正‘挂在天上看着,而且这样的投影过来未必能打得过道格拉斯。”

    “那个伟大先知、天使之王很可能就是萨尔德自己扮演的,用来操纵激进的神职人员和守夜人,但他一直没有正面承认。”

    “挂在天上看着”这是一个魔法世界常用的比喻表示爱特娜的关

    “那您们发的誓言是什么?萨尔德的许诺又是什么?”路西恩再次问起这个重点。

    费尔南多轻轻颔首:“契约规定,在萨尔德违背诺言或者非防卫性攻击魔法议会任何一位魔法师前,不得向他出手,同样的,在他的新教派做出危害议会的举动前,不得打压他们的发展,在我们获得的每一块异度空间领地上他拥有优先传教权。”

    很合理也恰如其分地表达了萨尔德的渴望,这似乎说明了他合作的真诚路西恩暗自想道。

    “而他许下的诺言是,在一年后的今天,他将主动离开光辉大教堂,由议会派人接手里面的超大型传送阵和神术防御核心,这比他自己关闭传送阵还更进一步,同时,他会让其他四个教区已经被他拉拢的枢机主教同样如此,没有被拉拢的则会配合我们偷袭掌握。”费尔南多看着路西恩道,“以你对萨尔德的了解,有没有什么问题?”

    路西恩摇了摇头:“我只知道他一直向教皇隐瞒我和娜塔莎的关系,与他现在的目的似乎很相衬,看不出有漏洞的地方,但他在死灵界获得了什么,我们谁也不知道,必须做好另有变化的准备。”

    费尔南多没有再多说什么,吩咐路西恩道:“这件事情转告给娜塔莎,叮嘱她不要在萨尔德面前说任何关于此事的话语,可以默许和暗自配合,但不能留下文字和声音的证据,为将来留下另外一方面的希望。”

    “老师,您的意思是?”路西恩有些惊讶。

    费尔南多郑重地点了点头:“计算胜利前,也得做好全盘失败的准备。”

    南方教会实力雄厚,光是本身就有二十四位传奇一位类神,依附他们的国家里即使不包括暴风海峡对面的霍尔姆王国等,也有十三位史诗骑士,是当之无愧的最大势力,魔法议会虽然蓬勃发展,与他们还是有不小的差距,与他们对抗毫无疑问充满了危险。

    “被老师您说得有点紧张了。”路西恩吐了口气,“那狭义相对论的论文是不是暂缓一年?不能在这关键的时期弄出别的事情来。”

    费尔南多摇了摇头:“之前没有预料到萨尔德会这么快要求合作,已经抛出了奥利弗的变换方程组,即使没有我们引导,以现在的讨论热潮和当前的奥术基础,最多半年,也有奥术师能自行推导出来,所以没有必要,只是需要更谨慎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