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九章 毁灭剧场(第一更求月票)

第三十九章 毁灭剧场(第一更求月票)

    路西恩看着海蒂愤愤不平的表情,呵呵笑道:“这有什值得生气的,那么多的元素系奥术师都和我有相同的看法,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写一篇没有太大价值的论文?这种直接用结果作为前提的猜测,在没有实验证实前,也就只能作为数学和思路上的参考,你们看哪位大奥术师写论文反驳了?”

    安尼克翻了翻手中的《奥术》和《魔法》,摇了摇头:“五位大奥术师没有论文提交,议长阁下和风暴主宰阁下则讨论了那些变换方程组在不同参考系下道格拉斯体系中的应用。”

    “议长阁下有论文?”由于不是自己审核的,路西恩今天第一次听说,拿过安尼克的《奥术》就阅读起来。

    道格拉斯明显已经关注到上个月奥利弗的论文,但不像中高阶奥术师那样在意,因为它仅仅是提出了一种解释的可能和与此相关的变换公式,并没有任何实验结果和现象能够证实这个可能,从而诠释光速实验,相反,道格拉斯对变换方程组兴趣更多,过去的变换公式在布鲁克电磁体系建立后已经有不太适应的迹象。

    读着道格拉斯的论文,路西恩轻轻颔首,这是最理想的进展,等议长阁下深入研究这篇论文的核心部分,以他的奥术基础和对电磁体系的了解,相信很快就会看出些什么,有个初步的思路和想法,到时候才不会毫无心理和知识准备地面对狭义相对论。

    见路西恩看着论文不说话,海蒂还是有些不甘心地嘟嘴道:“我知道老师您是和大奥术师一样,不愿意降低身份讨论这种仅是猜测的论文,但电磁系、光暗系、死灵系等支持波动说的奥术师可不这么想,他们认为老师您是被这篇论文打击到了,认识到了自己过去的偏颇,这才沉默退缩,没有撰文反驳,这标志着波动说开始收复过去的‘领土,了。”

    这里的“领土”指的是“以太”存在与否的问题·也就是真空中波传导的介质。

    他们几位学生对那些波动说支持者诋毁老师的言论颇为激动,似乎比侮辱自己还难以忍受。

    “那他们对光电效应,布鲁克散射实验有什么看法?”路西恩手头拿着的是《奥术》和《魔法》,很显然他们几位认识和接触到的奥术师不太可能有类似讨论性文章登载在这两本期刊上面。

    自从靠光量子假设爆掉一地脑袋·拿到银月奖章后,那些还依靠经典实验坚持着波动说的奥术师就敬路西恩而远之,让他只能靠期刊了解这方面的进展。

    斯普林特撇了撇嘴巴:“他们试图构建更复杂的波模型来解释光电效应和散射实验,不过都是讨论性的内容,没有实际价值,连奥术审核都差点通不过。”

    “那你们生什么气?再说粒子论难道能解释经典实验图像?”路西恩微笑道,对波动说支持者的尝试还是相当赞同·但没有理论指导下,他们注定徒劳无功。

    海蒂对老师毫不在意的态度非常不解:“可他们是在诋毁您啊?”

    “等他们拿出具体的实验结果才算是真正地打我脸。”路西恩埋头看起两本期刊,发现经过自己光量子假设的提出、布鲁克阁下的实验证实后·议会粒子论的支持者是呈迅速上升的趋势,很多奥术师因此而改变了观点,认为光很有可能是一种奇怪的粒子。

    可由于经典实验依然无法从粒子角度解释,电磁系、光暗系、死灵系等传统波动说支持者的地盘在经过了最初剧烈的动摇后又逐渐稳固了,这一期《奥术》和《魔法》上,若阿金、佩索尔、蒂娜迪莫斯等高阶奥术师都对奥利弗的论文表达了一定程度的赞同,不过他们同样也比较小心谨慎,认为需要根据这个理论设计实验,寻求证实·在此之前不能太坚信——这是被路西恩连续好几篇颠覆性论文弄出来的良好后遗症。

    路西恩从地球的经验明白,这一场波粒战争肯定会延绵很久并牵涉到世界最本质的奥秘,所以对此一点也不觉得奇怪。

    老师的态度让海蒂安静下来·她好奇地问道:“那老师您这个月完成了什么论文?我似乎看到你有在撰写。”

    “一篇张量分析方面的小论文,发在《自然》期刊上,你们有空找来看看。”路西恩头也不抬地回答。

    安尼克、卡特里娜等学生都面露苦色·《自然》期刊已经有三年多的历史了,渐渐有了“史上最难看懂的期刊”这个头衔,哪怕是擅长数理的高塔奥术师也经常会看得头晕眼花,不知道上面的论文究竟在讲什么,尤其是老师和列夫斯基先生合作的伊文斯几何分析方法研究等一系列论文,对他们来说,就是晚上催眠的最佳工具。

    路西恩们没有说话抬起头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们:“数理基础扌,将来奥术和魔法的研究才能相对轻松需要我加大这方面的指导吗?”

    “哈哈,老师,我忽然想起我还有一个实验没做,先走了,您慢慢看论文,我去找奥菲莉亚了。”海蒂堆满笑容,一边说就一边往门外退去。

    奥菲莉亚被分配为她的助手。

    有了海蒂做榜样,于是奥术实验、魔法解析和构建等借口就接连从几位学生口中冒出,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办公室内就只剩下安尼克一

    路西恩奇怪地看着安尼克:“你不需要做实验?还是真的想加强数理方面的培训?”

    安尼克挠了挠头,声音很小地道:“老师,我的安排是看期刊……”

    路西恩目光下移,才发现安尼克的两本期刊正在自己手里。

    等到钢铁魔像从审核委员会将自己的期刊送过来,路西恩才认真地翻阅和学习,发现这一期上面,由于奥利弗论文的耀眼,充斥的基本都是关于这方面的讨论,寥寥几篇则是别的领域的成果或魔法的改进,安尼克和斯普林特提出的电磁回旋加速器与理论不符的讨论性文章,完全没人关注。

    这可不行,路西恩想了想,拿出论文纸,提起羽毛笔,写道:《对电磁回旋加速器实际应用中存在问题的一点思考》。

    “毁灭剧场”内,到处是坍塌湮灭的虚幻星辰。

    而在这一片恐怖黑暗的宇宙末日景象里,一点光明柔和却坚定地透了出来,似乎是最后的文明象征。

    到了近处才能发现,这点光明是一座高耸而充满艺术气息的浅色魔法塔,每一个窗口都有明亮的光芒照射出来。

    书房内,魔法袍变成了宽松睡衣的奥利弗抽着烟斗,脸色憔悴地拿着羽毛笔,好半天才能写上一个单词。

    他的双眼有着艺术家常见的狂热,似乎将内心的感情全部点燃和抒发了出来,投入了这首长篇情诗的创作之中。

    突然,塔灵歌声般悦耳的声音响起:“老爷,议长阁下前来拜访。”

    奥利弗皱眉放下羽毛笔,被打断了创作激情的“诗人”、“剧作家”总是有点暴躁,他将写着情诗的纸张粗鲁地推到了书桌另外一堆纸上,扫出了一片空白,然后深呼吸了两下,恢复了表面的平静,这才起身去魔法塔门口迎接道格拉斯,不管是辈分,还是威望,道格拉斯都值得他这样尊重。

    没过多久,奥利弗就引着道格拉斯回到书房,揉了揉眉头道:“议长阁下,有事找我?这段时间我心情不太好,也有一些急切的事情要做,暂时不会离开阿林厄。”

    这是婉拒了被轮派外出的可能,这也是大奥术师拥有的权利。

    道格拉斯呵呵笑道:“你留在阿林厄研究黑暗龙神就行了,没有什么事情需要你外出,我是想和你讨论下变换方程组的应用问题,你看了今天《奥术》上我的论文了吗?”

    他也知道奥利弗婚变的事情,自然没给他安排其他任务。

    奥利弗稍微放松了一点:“变换方程组?那尽管讨论,我与费尔南多还有不少问题没有解决。”

    “你与费尔南多讨论过?”道格拉斯略微奇怪。

    奥利弗心中惊醒,忙道:“您知道的,费尔南多擅长多个领域,是很好的讨论对象,在论文提交前我就和他交流过了。”

    道格拉斯认同地点了点头,走到书桌对面坐下:“那我们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似乎是觉得单纯口头说不容易表达,他拿起书桌上另外一支羽毛笔,抽出一张纸,就要将问题书写下来。

    可纸张正面却是几行优美深情的诗歌,道格拉斯摇了摇头,有点抱歉地道:“我似乎打扰了你的创作?”

    一边说,他一边将写着诗歌的纸张放回原位,抽出了被它们压着的另外一叠纸,他认为那是没有内容的空白纸。

    奥利弗之前还有点恍惚,准备回答没关系,反正自己已经有了思路,等一下酝酿情绪再来就是,可突然之间,他金丝边眼镜下的双眼猛地睁大,掀起了狂风般转身,疾声道:“那张纸不行!”

    道格拉斯本能地躲开了奥利弗的抢夺,奇怪地看向手中的纸张,只见最上面有一行熟悉风格的单词:

    《论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及质能方程》。

    奥利弗的脸色一下就铁青起来,外面宇宙剧场的毁灭场景仿佛更加恐怖和黑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