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章 不好唬弄的道格拉斯(第二更)

第四十章 不好唬弄的道格拉斯(第二更)

    “这篇论文是以相对性原理和光速不变原理为依据的,对此我规定如下……”

    扫完这张纸上的内容,道格拉斯微笑的表情变得严肃,抬起头看向奥利弗,却略微愕然地发现面前那一堆纸,包括情诗、剧本和论文在内的纸,瞬间就化为了灰尘,消散在空气里。

    奥利弗没抢到道格拉斯手上的论文首页,情急之下是直接毁掉了桌子上的所有事物,完成了一次干净利落的“毁尸灭迹”!

    他现在满心都是懊恼,这段时间自己陷入了感情漩涡,有点憔悴恍惚,将论文拿出来研究后竟然忘了收回就开始长篇情诗的创作,后来更是干脆忘了这件事情,什么也没有做就将道格拉斯引入了自己的书房。

    我应该在塔灵通知时就给自己加持一个“机械化心智”!奥利弗脸部肌肉抽动,非常地后悔。

    道格拉斯奇怪地看着奥利弗:“为什么要毁掉?为什么要阻止我看?路西恩这篇论文是从两个前提出发来推导公式,有什么问题?”

    论文首页主要包括两个原理和它们各自的阐述。

    奥利弗侧头看了看墙边的书架,自嘲地笑了笑,然后表情生动地道:“这是我和路西恩交流的一些设想,还处在假设和幻想的阶段,充满了漏洞和错误,所以我不想被别人看到。您知道的,我是一名完美主义者,不管是剧本、诗歌、油画创作,还是奥术和魔法研究,只要我不满意,宁愿毁去,也不会拿出来。”

    这样的话,别人说来是可笑到荒谬,但他这位洋溢着浓厚艺术家气息的大奥术师此阐述,再配上胡子拉碴、憔悴悲伤的外形分外具有说服力。

    道格拉斯似乎有点相信,含笑道:“幻想和假设也很好啊,可以给我灵感,让我猜猜你们在讨论什么恩,光速不变······最近热门的解释光速实验的论文······难道路西恩是从这两个前提出发,自然地推导出了你的变换方程组?”

    奥利弗按住自己额头,议长阁下您要不要这么聪明:“不,不是……”

    道格拉斯仿佛没听到他说什么,自己从储物袋内拿出了一叠论文纸,提起羽毛笔就根据路西恩论文的两个前提假设开始了推导。

    “不······”奥利弗上前一步,就要阻止,可看到道格拉斯奋笔疾书的样子他忽然沉默下来,议长阁下有了这个想法,即使自己暂时能阻止,他回去以后一样也能推导,还不如自己看着,看能不能抓住机会开导他一下,免得酿成惨剧。

    如果一切都无法收拾···…想到这里,奥利弗将魔法塔的最管权限启动,争取在关键时刻能够跳跃出“毁灭剧场”。

    半位面毁掉自己顶多重伤,到时候再映射开辟一个就是。

    这个时候,奥利弗还算有点责任感没有通知费尔南多和路西恩赶来,免得他们受到波及。

    从这两个前提出发,又有了方向道格拉斯很快就推导出了一连串的公式,可是越推导,他落笔的速度就越慢。

    嗡…···魔法塔外的毁灭剧场发出低沉哀鸣的声音,爆炸的星辰仿佛受到什么力量的牵引出现了细微的坍缩迹象,虽然并不完善,非常简陋,但却散发出一股比刚才更末日更恐怖的毁灭气息。

    奥利弗额头冒出了冷汗不愧是传奇巅峰的强者,在自己完全掌控的半位面内都能引动星辰变化不会真的出什么问题吧?

    一个个魔法加持在身上,奥利弗所有情绪排除,金丝边眼镜下的蓝色双眼如同冻结的寒冰,死死地盯着道格拉斯。

    漂浮在半空的灰尘变得迟钝,时光似乎也减缓了流逝,书房的空间隐隐收缩,道格拉斯拿着羽毛笔的手突兀地冒出一根根青筋,皮肤稍微黯淡,仿佛一瞬间就苍老了几十岁。

    羽毛笔划下最后一笔,道格拉斯沉默地看着论文纸,慈和的面容异常阴沉。

    “议长阁下?”奥利弗小声地喊道。

    道格拉斯石雕般静止,没有回答,就在奥利弗准备再出声时,他抬起了脑袋,露出了一丝苦笑:“虽然在布鲁克建立电磁体系后,我就察觉到我的运动理论在高速状态时似乎有点问题,但看到它们被无情地推翻、颠覆,还是相当受打击,有一种过去上千年人生都被彻底否定的感觉。”

    “不会,这只是对您理论体系的有益补充。”作为著名艺术家兼花花公子,奥利弗没有任何心里挣扎地睁眼说着瞎话,“您没事吧?”

    他长长地吐了口气,议长阁下看来既没有爆掉脑袋,也没有认知世界破碎凝固。

    “不用安慰我,我自己推导出来的是什么东西我自己很清楚,路西恩,路西恩他比布鲁克更加危险……”道格拉斯苦笑摇头,“费尔南多收他做学生真是辛苦了,还好当初我没有去争夺······还好这篇论文暂时只是假设性推导,尚没有实验和现象证实。

    “而且,它与人造星球的时间误差完全对不上,按照这个推导,应该时间变慢才对,可实际上却是变快了······”

    道格拉斯双眼精神内蕴,略显沉迷地自我问着:“空间究竟是什么,时间究竟是什么,它们为什么会随着物质的变化而变化!干么是速度的函数······”!

    奥利弗有点惊讶,看起来道格拉斯议长没有注意到路西恩学生发表的那篇讨论性文章,这样也好,这样也好!等他在熟悉的“为什么世界”里适应一下,之后才不会那么受冲击。

    斟酌了下语气,奥利弗阐述着自己的观点:“过去我们认为时间和空间是绝对的、独立的、数学的,但现在或许要尝试从另外一个角度看看了,如果能研究透彻时间和空间的奥秘,我想距离世界的真实就没有多远了。”

    他这是拿将来的美好前景诱惑道格拉斯这种探知欲旺盛的魔法师,希望他发现相对论效应时,不是光想着原来的体系被推翻,而是想着这更接近真实了,这样才能避免爆头。

    道格拉斯从沉迷中惊醒,揉了揉自己的额角·理了理胸口的领结,声音有些飘忽地道:“短短一百年左右,我连续接受了好几个颠覆性理论,刚才如果不是忽然想起了路西恩提到的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概念·或许我也会像布鲁克那样,认知世界破碎凝固了,虽然这篇论文还没有实验结果和现象证实,但在高速运动的战斗中,我有察觉一些问题。”

    奥利弗摸了摸额头,感谢路西恩总算做了一件好事,让议长阁下接受了相对真理和绝对真理的区别·他严肃地道:“路西恩说过,议长阁下您的运动体系不是错误的。”

    “恩?不是错误的?”道格拉斯疑惑地看着奥利弗。

    奥利弗认真地点头:“他说,您的运动体系是相对真理·是这个理论在低速状态下的近似,您的道路并没有走错,只是还走得不够远。”

    作为一名剧作家,他杜撰起“名人名言”来是非常的轻松简单,不过路西恩也确实做过“低速近似”这个描述,至于其他的,当然是修饰性的“形容词”!

    道格拉斯先是缓缓点了点头,对这个说法比较接受,接着皱眉道:“听你的语气·好像已经有初步的实验证实了?”

    奥利弗的表情顿时凝固在了脸上,和议长阁下这种人打交道,一不小心就会被看出什么。

    “没有·只是路西恩他信心很足,您知道的,他之前的成功让他充满信心。”奥利弗继续撒谎·将问题推给了路西恩,不惜将他描述成一个自大狂。

    道格拉斯站起身:“原来是这样……我脑袋有点乱,先回去整理一下,也许这篇论文就是我以后研究的出发点······”

    没等奥利弗回答,他转身往外走去,等离开魔法塔后,才轻轻地叹了口气:“路西恩怎么可能是那种人?没有实验初步证实·他这篇论文都不会和你讨论,只会与费尔南多私下研究。”

    他的表情半是欣喜半是悲凉·仿佛内心陷入了极其剧烈的挣扎。

    回到自己的“真实秘境”,道格拉斯吩咐塔灵将最近几期论文里路西恩的部分拿过来。

    “张量分析······怎么没有?”道格拉斯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很危险,可认知世界摇晃的他却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仿佛困扰了自身很多年的迷宫即将走到出口,不管结局是好是坏,都是一个答案,脚步怎么能停止?

    找了半天没找到,道格拉斯又拿起奥利弗发表变换方程组的那期《奥术》,从头仔细阅读。他相信路西恩肯定会预先做出铺垫,否则不会提交这种颠覆性的论文。

    凭着对路西恩和费尔南多的了解,道格拉斯翻到了最后,忽然看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安尼克……斯普林特······这是路西恩的学生?”

    目光凝聚,道格拉斯仔细地阅读起这篇讨论性文章,渐渐的,他的眉头皱了起来,魔法塔的地毯在他精神力牵引下出现了之前推导的一个公式。

    “如果从速度变快,质量增加的公式出发,也许能得到一个解释。”道格拉斯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不停地计算,最后得出了数据,有了调整电场的方向。

    他这次没有在认知世界里模拟,直接进入了实验室,开启了新添置的电磁回旋加速器,调整着电场。

    过了一会儿,魔法塔外山明水秀的风景突然被黑暗笼罩,似乎空间和时间都出现了混乱。

    道格拉斯离开加速器,走到窗边,深深叹了口气:

    “时间是什么,空间是什么,人生又是什么······”

    “真实秘境”的光明恢复,似乎毫无损伤,可道格拉斯的双眼却颇为迷茫,过去几百年的哲学观念有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

    “还好,我还有引力理论……但引力的根源是什么?由于什么而产生?最初的最初,引力又是怎样出现?”

    “绝对真理是否代表着……”

    路西恩还没来得及去提交自己的讨论性论文,突然接到了老师费尔南多的通讯:

    “快过来,奥利弗这个脑子里都是白浊的混蛋惹祸了!”

    啊?路西恩一下愣住,隐隐听到了老师在咆哮奥利弗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