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九章 目标(第二更求月票)

第四十九章 目标(第二更求月票)

    不管他们是有意放松自己的警惕,还是真被假情报给蒙骗,路西恩直接使用了“巴勒的变身术”,肌肉略微贲结,一层淡淡月光流淌,与左手银白暗藏黑灰的微芒相得益彰。

    他们在失踪之前不过是主教和大骑士级别的守夜人,再怎么样也无法承受上位天使的降临,那庞大的力量会直接撕碎他们的身体和灵魂,所以他们借助来提高力量的天使应该属于中位,从背后天使羽翼的数量和圣洁程度就能得到佐证,这样一来,他们现在的实力顶多高阶,即使有他们口中“地上天国”结界的提升,也肯定到不了九级的程度。

    化成一片淡淡的月光,路西恩仿佛有着无数幻影般扑向了两人,速度之快让他们分辨不出谁才是实体。

    明斯克背后羽翼亮起点点光芒,身体上浮现了一层赤红色的鳞片,两只眼睛泛起黄金般的色泽,顶级生物的威压如同实质,他张开嘴巴,牙齿锋利,青烟缭绕,一道粗大的红色火柱就将面前的幻影全部掩盖,红龙吐息的高温让周围的圣光隐隐扭曲。

    而朱莉安娜周围突地冒出一把把银白长剑,上面长着一只只神圣的眼睛,锋利到了极点,它们围绕着朱莉安娜旋转起来,把她保护在中间,任何试图通过它们的事物都将被绞成碎片。

    这是六级神术里面对付骑士攻击的最有效防御“剑刃屏障”,那一道道幻影般的月光被它们切割粉碎。

    同时,朱莉安娜的天使羽翼仿佛不受她操控般完全展开,一道缠绕着火焰的圣洁光柱从天而降,直直地击向其中一道幻影。

    朱莉安娜的眼睛突然瞪大,发现路西恩飞扑之中左手上托,接住了这道比他身体还粗大的阳炎爆,而让人无法相信的是,神圣浩瀚的光柱居然无声无息间化成了一片片碎光四散飞舞,融入了“地上天国”之中。

    他的左手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样的惊愕刚刚在朱莉安娜脑海中出现,就看到路西恩左手握成拳头,猛地击打在剑刃屏障之上。

    一把把银白的长剑旋转切割可是一碰到路西恩的左手就自行崩解。

    这只左手没有任何迟缓,像是穿透了一层纸般穿过了剑刃屏障,砰的一下打在了来不及施展其他神术的朱莉安娜侧脸。

    啪啪啪,清脆的骨骼断裂声中,朱莉安娜的右脸深深地凹陷了进去,白的、红的喷射出来,她之前加持在身上的众多防御和增幅在这一刻完全失效。

    一团纯粹的光芒在朱莉安娜体内窜出想要逃跑,被左手随之而来的又一拳直接打灭。

    朱莉安娜往后倒下,瞪大的眼睛之中凝固的是茫然和惊恐夹杂着一丝无法纾解的仇恨。

    这个时候,“守夜红龙”明斯克才逼近到路西恩身后,看见了朱莉安娜的凄惨下场,心中一凝,仇恨和恐惧同时上涌,不知是该继续经过,还是借助地上天国逃跑。

    短暂的犹豫之中,他选择了辙退,等到这次伟大的天使之王和萨尔德枢机主教取得了成功还怕找不到机会报仇?留着性命才能慢慢地折磨教授的妻子、学生、朋友、亲人,将自己前来送死!

    他刚刚转身,却忽然发现一只修长有力的手向着自己按了过来,于是嘴巴张开,再次喷出红龙吐息。

    高温到可怕程度的火焰灼热着一切可在路西恩左手按压之下,宛如普通烛光般熄灭了。

    左手看似缓慢,却迅速异常地捏到了明斯克的脖子之上,那一层坚固发烫的赤红鳞片像是遇到了最为害怕的对象,自行消退了下去。

    路西恩左手没有停顿的用力,喀嚓一声,明斯克的脖子就被扭断。

    模糊的意识里明斯克充满了悲愤:

    “他的左手不仅仅是诅咒无效化!”

    等到将明斯克体内的光团也消灭,路西恩才搜寻起他们身上的物品

    看有没有操纵“地上天国”的事物,可惜他们身上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在天使降临和地上天国增幅之下,两位四五级的守夜人居然能爆发出七八级的实力,真是有些恐怖,不过这‘地上天国,与伦塔特神术结界似乎连通,若是掌握住内克瑟宫控制城市结界的中枢,应该能大幅度削弱影响。”路西恩从自身的感觉和刚才的状况作出了判断。

    内克瑟有两个神术核心,一个是内层防御,保护女王不被传奇强者秒杀和窥探,在娜塔莎的控制之中,一个是外层防御,能够控制整座城市的神术结界,如果光辉大教堂的神术核心已经被摧毁,那就是现在唯一能影响结界的中枢了,但不知道是被“暗夜行者”温斯顿掌控,还是别的人,而自己的目标就是配合娜塔莎和莫里斯阁下等,用王权的威严加自身的实力掌握它。

    快要接近内克瑟宫时,路西恩忽然停顿了下来,满脸凝重和担忧,似乎在等待着什么,由于没有继续施展魔法,他的身体渐渐从“地上天国”退出,回到了正常的伦塔特。

    布里亚纳王国,首都萨利瓦尔,伯利斯坦大教堂。

    由于是正午,前来祈祷的信众只有两位,布道的红衣主教显得有些敷衍,突然,他看到那位带着白色发套的五十来岁贵族绅士猛地站起,拿着黑色手杖就往大教堂后方走去。

    “不能······”红衣主教伸手阻止,却愕然看见自己的手掌五根指头违反常规的扭曲,内脏、肌肉、血脉、大脑等部分各自想着不同方向发展,周围的空间被黑色恐怖磁场扭曲着形状。

    无声无息间,他就分成了无数小块,血肉之上有一道道细小的电芒不断闪烁。

    一个迈步,布鲁克就越过了中庭,身边环境急速变化,强磁和电流共鸣的“电磁王国”投影浮现,将比弗尔的居所完全笼罩。

    比弗尔愕然脱口:“布鲁克?”

    他似乎根本没想到这位传奇巅峰的“掌控之皇”会突袭自己,他不怕引起全面战争的爆发吗?

    被神术阵笼罩的宫殿内,一位身材矮小壮实·似乎有矮人血统的骑士漂浮在半空,远远望着伯利斯坦大教堂,只见这间被层层神术结界守护的建筑物仿佛内部出现了魔鬼,黑色的浓影不断膨胀收获·不时有一道巨大的银白电光从教堂内飞出,往天上击去,宛如天地颠倒。

    “布鲁克还有掌控魔法的能力,比弗尔估计撑不了多久,贝德伦卡,我们不去救他?”一位巨熊般的魁梧骑士看着战斗说道。

    “虚空之锤”贝德伦卡笑了两声:“布鲁克要是不控制自己魔法的范围,估计我们就得将整座城市的神术结界开启才能防止萨利瓦尔不被彻底摧毁了·比弗尔连圣徒都不是,又没有准备,怎么对付他?更别提还有霍尔特在旁边帮忙。我们还是再等一下·看看伦塔特的局势,我可不想直面布鲁克。”

    “那边据说有些变化了,可怜的比弗尔,即使找机会开启了传送阵,估计也不会有援军,如果我是他,现在就要找机会逃跑,有多远跑多远。”“灾厄骑士”巴索尔冷冷地道,“我会压住贵族和其他神职人员·等到费尔南多说的事情开始,要是无法说服我们,那就···…”

    贝德伦卡刚要回答·瞳孔猛地收缩,直截了当开启了神术结界,整座城市都染上了洁白的圣光。

    轰的一声·伯利斯坦大教堂发出猛烈的爆炸声,翻滚的火焰、电光在黑色磁场包裹之下席卷了整座城市。

    神术结界支撑了几秒后,啪的破碎了,大教堂附近的树林、广场等空旷地域变成了巨大坑洞。

    “要是神术结界少撑一秒,估计贵族区就全毁了······”贝德伦卡略微庆幸地道,“还好刚才没有出手阻拦布鲁克。”

    传奇巅峰,净化序列前十·绝对不是说笑的。

    “黄昏之歌”尤瑟纳尔在将艾丽卡和特伦斯的战斗逼出了库克斯后就停止了下来,远远旁观·没有帮助教会,也没有倒向议会。

    在议会这么多年的拉拢之下,在延续两三百年生命的承诺下,他做出了等待局势变化的决定。

    望着变成了一条彩虹龙的艾丽卡和智慧天使模样展露出来的特伦斯,以及他们身边互相纠缠的半位面投影和天堂山第五层投影,尤瑟纳尔轻轻地叹了口气:“维持之前的局面多好,不需要做出这种艰难的决定,费尔南多,看看你们如何说服我吧····`·”

    柯莱特、北地沿海走廊也差不多是这样的局势,唯一的区别在于北地沿海走廊的“燃烧女士”是主动等待,柯莱特的“生命收割”是被“亡魂主宰”维森特展露出来的实力震慑住,哪怕以二对一,他说不定都能取得最后的胜利,毕竟柯莱特教区的那位不是圣徒,而且死灵系的传奇魔法师,一向以“帮手”众多著称。

    内克瑟宫外,萨尔德的身影缓缓浮现出来。

    他最先没有举动,而是看着光辉大教堂的方向,直到超大型传送阵的光芒亮起,他才一下走出“地上天国”的圣光,一向平静幽深的脸上忍不住带上了一丝笑意,精神焕发,威严外露,大踏步走向内克瑟宫:

    “是时候了!”

    “教皇冕下应该已经带领枢机主教团成员降临了,面对道格拉斯和那位容易被说服的混乱,以及天使之王阁下的‘帮助,,他要么败亡,要么消耗掉所有剩余生命施展神降术。”

    他从头到尾只有一个目的,就是促成全面战争在教皇神降术恢复前爆发,靠消耗魔法议会使得教皇提前死亡,他并不担心魔法议会不合作,因为这是堂堂正正的阳谋,自己为他们营造了比推迟一年开战还好的局面,他们会选择哪个,不言而喻。

    “等到教皇陨落,强敌被杀,就是我带领七位史诗骑士拯救教会的时候了。以这样的功劳和我初步掌握到的东西,我将毫无疑问地登上教皇的宝座,真正地掌握那个秘密。”萨尔德缓步走向内克瑟大门,他并不奢望在魔法议会有准备的情况下能覆灭他们,但他相信在天使之王以及后续炽天使降临的意外中,魔法议会将折损一部分传奇魔法师,而这将平衡教会因为实力削弱而带来的局势变化。

    他微笑自语道:“所以道格拉斯、布鲁克、费尔南多你们先好好努力,将忠诚于教皇冕下的阿纳斯塔、玛利亚、比弗尔等人击杀,我会万分感激的。”

    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了被教皇培养作为接班人的几位枢机主教,又没有了激进派的红衣主教和守夜人,自己的阴谋在天使之王掩盖下就没有被揭穿的可能了,残余传奇魔法师的谣言谁会信?

    “路西恩的左手应该不只是诅咒无效化,似乎相当古怪,不过朱莉安娜和明斯克有天使降临,应该能缠住他一段时间,等我腾出手,就将他马斯基林的日之冕拿过来。”他完全没认为朱莉安娜和明斯克能活着回来,或者根本不想让他们活着回来。

    “而在此之前,收拢七大史诗骑士的事情就先从内克瑟宫开始。”

    “并且还得为光辉大教堂被轻松攻破找一个‘凶手,,杀掉她,拿到真理之剑就万无一失了。”

    萨尔德很明白,传奇魔法师们保命的本事一个强过一个,神职人员只有神降术、审判之光等少数神术可以将他们连灵魂带命匣一起抹去,到手真理之剑后,事情会简单不少。

    “养肥的牛羊也该宰杀了。”

    他一边低语,一边仲出右手,轻轻按在内克瑟宫的神术防御层上,背后六只天使羽翼缓缓展开。

    比起那些被降临的神职人员,他的光之羽翼舒展而优美,光点圣洁而浩瀚。

    接着,他就像融入了圣光,与神术防御层难分彼此,穿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