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七章 神恩(第一更求月票)

第五十七章 神恩(第一更求月票)

    是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半空中的传奇强者们都愣住了,本来就由于“永恒炽阳”爆发而暂时分开的战斗继续停止,目光全部凝聚到了两位类神围攻教皇本笃二世上面,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只不过,双方的情绪有着截然不同的差别,传奇魔法师们是既欣喜又担忧,“深渊意志”可是出了名的混乱而没有理智,等到教皇被击杀,肯定会展开无差别的杀戮和毁灭,那作为议会总部所在的区域,损失将非常惨重,说不定只有道格拉斯、布鲁克和海瑟薇等传奇巅峰的魔法师和几位大奥术师才能活下来。

    毕竟教皇这位类神与道格拉斯交手时会顾及,会权衡,会考虑是否波及自己这边的人,比较容易被缠住,“深渊意志”却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担忧,哪怕恶魔君主们出现在这里,也照杀不误。

    “这可是混乱到连自身真名都没有的东西,完全得不可名状·……”道格拉斯微微皱眉想着。

    “深渊意志”是太古龙们为起得代号,便于称呼这样一位存在。

    若没有被教皇击退,恐怕得依靠银月的帮助。

    可银月爱特娜又是出了名地不爱管闲事,仿佛真正神灵一样居高临下地观察着世界,很少插手什么事情。

    “等一下还得我顶上去·……”道格拉斯宁愿面对教皇,至少他施展神降术时会顾及消耗自身生命的问题,而“深渊意志”随时可能玩一把“类神自爆”,然后再花费漫长的时光从深渊里恢复——从来不会衡量得失之间的比例。

    唯一让道格拉斯安心的是,梅尔莫斯受到重伤,天使之王也受到重伤,海瑟薇足以牵制住他们两个,不至于被教会钻了空子,等到布鲁克再赶回来就大局已定。

    而枢机主教团成员们只剩下了恐惧和担心,要是教皇冕下陨落在这里·那将是有史以来第一位死亡在战场上的教皇,这对教会的信心将造成无法估量的打击,并且若“深渊意志”和“银月之神”获胜,自己等人能有几个活着回去还是一个问题。

    “天使之王”梅坎特隆见局势如此发展·已经没有了再消耗教会传奇的想法,毕竟若再陨落几位圣灵牧师和神圣骑士,没有了足够震慑敌人的力量,教会肯定将陷入当年魔法帝国墙倒众人推的下场,到时候,黑暗议会、北方教会、魔法议会必将像闻到了血腥味的虎皮鲨一样纷涌而至,而自己的计划不管再怎么样·也必须依附在教会这个庞然大物身上。

    “集中到传送阵,返回兰斯,我用‘神之守护,短暂抵挡。”

    梅坎特隆的声音在每一位枢机主教团成员心中响起·让他们的担忧消去了一些,开始悄悄往超大型传送阵靠去。

    无论教皇冕下是什么下场,只要不失去主的眷顾,教廷都会挺过来的!而天使之王的态度就是明证!

    城东北边的天空,“暗夜行者”温斯顿也与“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分开了,双双看着“坠落的银月”和“深黑混乱的毁灭圆球”以一种无法阻挡、无法逃避的姿态向着教皇击去。

    “克托尼亚阁下,你看,结果已经注定了······”温斯顿能够劝降就绝不动手。

    克托尼亚仿佛一下苍老了很多岁,看着高空陷入了悲凉的沉默。

    眼见两位类神的全力一击即将打中教皇·高空突生变化,教皇身上猛地亮起了一层磅礴浩荡、神圣无比的乳白圣光,让周围的空间和时间都变得凝固·让“银月”和“混乱”只能缓慢前行。

    教皇本笃二世脸上露出平和虔诚的笑容,带着奉献身心的安定喜乐,举起白金权杖·圣咏般吟唱起来:

    “您是一,也是万。”

    “是刹那,也是永恒。”

    “是创造者,也是主宰者。”

    每一声祈祷响起,他的身体就会黯淡许多,而伦塔特城内、霍尔姆王国各大城市内、布里亚纳王国各大城市内…···圣城兰斯内,所有神职人员、信徒再次感动莫名·全部喜悦安宁地匍匐于地,跟随祈祷:

    “您是一·也是万。”

    “是刹那,也是永恒。”

    “教皇冕下又使用‘神降术,了……”梅尔莫斯、阿纳斯塔、玛利亚等教皇的支持者,脸上泛起了无法克制的悲伤和痛苦,他们很清楚这一记神降术的代价。

    以教皇冕下类神的实力,在被神降术重伤后也不一定会被“银月”和“深渊”全力一击杀掉,可他为了重创和驱逐这两位类神,还是选择了“神降术”……

    清晰可见的七层天堂山投影出现在了教皇本笃二世的身后,一到五层的圣灵和天使唱着优美空灵的圣咏,演奏着飘渺轻盈的旋律,一点点光芒从它们身上飘出,汇聚成超然物外般的圣光向着第六层、第七层涌

    第六层的六位炽天使,全部双手十字交叉地匍匐于地,羽翼覆盖着全身,似乎在祈祷着什么。

    接着,圣光涌入了最高一层,朝拜那无边无际、无法描述的光芒。

    教皇本笃二世看着“银月”和“深渊”,庄严地道:

    “这是最公正的审判,来自至高无上的主,不死和邪恶都将得到净化。”

    天堂山投影里那难以言喻的圣洁光芒爆发了,银月和深渊则一个亮起皎洁明净的光芒,一个展露出最深最沉最混乱的黑暗。

    一切颜色和声音瞬间被剥夺,道格拉斯等传奇巅峰的强者只能通过精神力场感应到身边一米的东西。

    忽然之间,一道凄惨恐怖到了极点的哀嚎-,众人失去的感觉顿时回归。海瑟薇等人只见那团不状的肉球出现了好几道深深的裂缝,无数手脚、眼睛、脑袋不断炸开,像是被气浪吹起般飞回了深红色的大门内,接着,深红诡异的大门急速腐朽,消失得无影无踪。

    同时,一轮银月再次升起·但比刚才黯淡了很多,被太阳光芒渐渐掩盖。

    余波汹涌地向着伦塔特城奔去,海瑟薇银灰色的瞳孔微微收缩,低声道:

    “元素庇佑。”

    金的、银的、白的、黑的·无数光点凝聚成半圆球将城市笼罩起来。

    “磁场塌陷。”

    随着清雅略显苍老的声音响起,元素之盾外又多了一层深黑色的扭曲空间,爆发的吸力将余波吞下了大半,剩余的则被“元素庇佑”挡住。

    全力的神降术一击将两位类神都重创驱逐了?

    虽然预料到了这种结果,但如此恐怖的战力还是让道格拉斯、梅尔莫斯等人继续凝目望向上方。

    高空中,教皇本笃二世依旧举着白金权杖。

    “教皇冕下没事?”

    欣喜的情绪在所有枢机主教团成员心中陡然升起。

    而传奇魔法师们目睹布鲁克赶回来的喜悦被沉甸甸的压力抹去了,本笃二世到底还能用多少记“神降术”?

    突然·一阵风吹过,本笃二世的衣服化成了一点点细小的碎芒,接着双手、双脚、躯干、脑袋全部粉碎成了光点·洋洋洒洒地落下,于半空消失。在阳光照耀之下,它们反射着种种异彩,让人既觉得梦幻,又震动无比。

    飘渺的圣咏之声和音乐旋律响起,仿佛真理之神在引导着这位地上代言人回归天堂山。

    “教皇冕下蒙主恩召了……”

    梅尔莫斯喃喃自语着,这是第一位直接战死的教皇。

    “教皇陨落了……”

    道格拉斯瞬间清醒过来,再次施展大范围心灵连线,命令着其他传奇魔法师:“围杀他们!”

    魔法议会原本是没有太大胃口的·因为道格拉斯等大奥术师很清醒,知道自身与南方教会的实力差距,所以从头到尾都没想过与教会战得你死我活。

    他们的目标一直未曾改变·就是用提前准备而教会不知晓的“永恒炽阳”灭掉两三位枢机主教团成员,扭转双方能够抽调的实力对比,再通过这种震慑和黑暗议会的背后打击·以及教皇施展神降术的顾忌,让贵族们倒向自己这边,逼得教会主动结束战争,撤离暴风海峡对面。

    简单来说,就是以战促和!

    可局势发展到了现在,连教皇都陨落在了战场,道格拉斯自然相应地改变了目标·那就是最大程度地击杀教会的枢机主教团成员,狠狠地撕咬下一团血肉来。

    城东北的克托尼亚看到教皇陨落·脸色变幻连连,就在温斯顿想要再次劝降时,他突然爆发了最猛烈的攻击,压得温斯顿喘不过气来。

    接着,温斯顿压力陡空,面前的克托尼亚已经远远飞走。

    “看来他还是不相信投降会有好结果。”

    “而他游荡在外面,女王陛下处置他家族的成员时就会有顾忌,毕竟一位不要脸又不要命的传奇强者做起暗杀和破坏的事情实在太难以防范了……这也算是一种平衡……”

    “可是,克托尼亚阁下,你已经快八百岁了,即使掌握着时光之力,又能活多久?到时候……”

    正常史诗骑士是五百多岁的生命,如果突破到传奇三阶,大概又能增长百岁左右。

    周围引力再次变化,让自己等人难以行动,梅尔莫斯顿时明白了道格拉斯的想法,心中没来由地升起一阵悲哀,此时,只有五六位枢机主教团成员进入了“神之守护”之内,即将踏入传送阵,其他人则还有一段距离,包括自己和背后的阿纳斯塔、玛利亚。

    突然,高空中本笃二世残余的白金权杖自由坠落,划着美妙-的轨迹穿过了道格拉斯的引力场、布鲁克的电磁场,落到了下方。

    黑发已经有了点斑白的阿纳斯塔双眼变得深邃,仿佛一汪看不到底的蔚蓝海水,他莫名伸出右手,恰好接住了这根白金权杖。

    七层天堂山再次浮现,圣光将阿纳斯塔笼罩在内。

    圣咏和歌颂声也环绕着他,将周围改造得神圣难侵。

    “神恩?”

    “主选择了新的教皇冕下?”

    由于历任教皇都是自己生命到头而死,有足够的时间选择新的教皇并让枢机主教团表决通过,所以《圣典》记载的真理之神直接降下神恩选择教皇的事情从第一任教皇之后就再没有发生过。

    阿纳斯塔焦黑的皮肤褪去,重新焕发了光泽,气息节节攀升,很快就超然磅礴,高过了道格拉斯等传奇巅峰:

    “圣佑所。”

    圣光扩展开来,将所有枢机主教团成员淹没,把道格拉斯、布鲁克、海瑟薇等传奇魔法师的攻击挡了下来。

    圣佑所摇摇欲坠,接近破碎,可还是撑到了所有枢机主教团成员步入超大型传送阵,而道格拉斯、布鲁克等传奇魔法师见新的教皇诞生,也不敢太过逼迫。

    虽然他至少要十年才能掌握“神降术”,可也是货真价实的类神!

    目睹这一幕,梅坎特隆脸色变得铁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