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八章 战后余波(第二更求月票)

第五十八章 战后余波(第二更求月票)

    艄着虚幻色彩消失,超大型传送阵内的新任教皇阿纳斯塔天使之王梅坎特隆、圣殿骑士团团长梅尔莫斯等人消失在了伦塔特。

    当传送阵光芒渐渐黯淡后,海瑟薇一贯淡漠的声音染上了少许复杂情绪,清越地道:

    “元素分解”。

    啪啪啪,本就在永恒炽阳之下受损严重的超大型传送阵彻底分解成了诸多元素,或沉积或消散。

    这个南方教会统治暴风海峡对面区域的支点终于消失,标志着南方教会势力正式告别海峡四国和北地沿海走廊。

    “可惜,要不是天降神恩……”奥利弗对没有扩大战果有点遗憾。

    阿特兰特擅长的幻术和诅咒在纯粹暴力的“永恒炽阳”下几乎没有用处,所以显得颇为狼狈,但他神情却怡然自得,眼睛重新闭上,呵呵笑道:“奥利弗,贪心可是会被利用的心理漏洞,我们十七位传奇魔法师一位也没有损失,就取得暴风海峡这面的控制权,争取到了六位史诗骑士的倒戈,实力大增,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他说这句话是有根据的,因为“变形大师”艾丽卡回来了,“气之君主”赫尔丘利回来了,“亡魂主宰”维森特回来了,“虚空之锤”贝德伦卡代表着布里亚纳王国的诚意赶来了,远处的“暗夜行者”也靠拢过来。

    这样一来,议会能够调动的传奇力量就达到二十三位,真真正正地超过了十九位传奇的黑暗议会,而且传奇巅峰的强者更多,组织和凝聚力更是远远超过——哪怕只有十八位传奇的时候,其他势力都是将魔法议会视为超过黑暗议会的组织,因为黑暗议会是超级松散的联盟,血族和狼人恨不得将对方的脑浆都打出来,太古龙们又高傲无比,看不起血族之外的任何种族。

    同样·北方教会本身只有十五位传奇,其中唯独教宗是传奇巅峰,拥有短时间内接近类神层次的力量,要弱于魔法议会·但沙赫兰帝国及其他北方王国、公国一共有十二位史诗骑士,整个势力加起来有二十七位传奇,总的来说,要超过以往的魔法议会,而现在,由于传奇巅峰的稀少,他们也不如议会了。

    因此魔法议会及其控制的区域成为了货真价实的第二势力。

    奥利弗还没来得及回答·就看到在魔像军团簇拥下返回的创造者达维,他是一个消瘦而略显呆滞的“年轻男士”,唯有看到自己制造的魔像等事物时·他才会有狂热的色彩出现。

    达维微微苦笑道:“让史东给跑了。”

    接着,他又补充了一句:“我被教皇陨落震惊,还未回过神,他就当机立断地逃跑了,圣杯骑士团则被我控制了大半。”

    “圣杯骑士团交给娜塔莎,这是事先的承诺,她会让理查德将他们改造成王立护教骑士团,若那些骑士改造不过,就······”道格拉斯对敌人没有多少仁慈·“奥利弗,你和达维去追赶史东,虽然现在他可能已经逃得很远了·无法追上了,但你们主要的目的是给他压力,防止他沿途破坏。”

    “是。”奥利弗正遗憾没有亲自杀死一位枢机主教团成员·对此兴致勃勃,拉着达维就追赶下去。

    伦塔特上空,忽然变得安静,仿佛之前又是神降术,又是永恒炽阳的战斗只是幻觉。

    见状,道格拉斯略显欣喜地感叹了一句,打破了沉默:“这次行动本来预计要陨落一两位传奇的·但想不到萨尔德给了我们惊喜,要不是他消耗了本笃二世的第一记神降术·银月和深渊恐怕会等我们去消耗。”

    “即使由于时间仓促,黑暗议会那边得手的可能性很低,教会也损失了安东尼、奥古斯塔、萨尔德三位圣徒,以及比弗尔这位圣灵牧师,再加上阿纳斯塔成为新教皇,剩余三位圣灵牧师是否会回归他们还不清楚,南方教会可谓是损失惨重。”

    “我宣布,‘蘑菇云,计划成功完成!”

    听到道格拉斯最后的宣布,战后的沉默彻底消除,变得轻松愉快,对魔法师们来说,这意味着他们不必再担心随时会被守夜人暗杀,不必再因为总部旁边就是敌人而苦恼。

    道格拉斯见气氛活跃起来,呵呵笑道:“海瑟薇,你让霍尔姆分部的魔法师配合理查德收拢王国内的神职人员,纳入新的教会,不能让他们自行溃散,以后就能和霍尔姆国教等组织进行神术的联合研究项目了。”

    海瑟薇点点头,通过古老的传讯术吩咐着霍尔姆分部的魔法师—这个时候电磁环境还相当紊乱。

    接着,道格拉斯看着维森特、霍尔特、艾丽卡、阿特兰特、海伦、赫尔丘利道:“我和费尔南多等人一直容忍议会内部有苍白之手、元素意志、银月之歌同盟、巫师之家、帕尔梅拉的小屋等组织存在,就是希望有这么一天,你们能够为议会作出贡献,这次你们对各自国家的渗透,对史诗骑士的拉拢都很成功,以后我也希望你们能够看守好各自的范围,不让教会和其他敌人得逞。”

    “唯一的要求是,各分部的会长、副会长将统一由最高评议团任命。”

    威望很高的道格拉斯挟大胜之威提出了要求,但他又间接承认了几大组织对各自势力范围的影响,所以维森特等传奇魔法师对部分权力的收拢并无异议,他们自身也是最高评议团成员。

    “以后我和阿特兰特会轮流看守加莱公国。”艾丽卡率先表态,其余传奇魔法师也纷纷承诺,就像教会那样划分了不同“教区”来维持。

    这时,“暗夜行者”温斯顿收到了下面贵族们的传讯,明白了他们的一致选择,脸上露出笑意道:“霍尔姆是最安全的地方,我已经预感到了我的轻松。”

    到了现在的地步,以前魔法师不能入内克瑟宫的传统肯定会被破除,这样一来,海瑟薇和达维在看顾元素意志、霍尔姆皇家魔法塔时也会顺便照看内克瑟宫外层防御了。

    短暂妁义交流结束,传奇强者们各自离开·海瑟薇和温斯顿将降临到贵族议院大厅内,因为这里还有一些事情尚未解决。

    娜塔莎收回“真理之剑”,看着温斯顿道:“温斯顿阁下,克托尼亚阁下呢?”

    “他拒绝与议会合作·逃离了伦塔特。”温斯顿实话实说。

    克托尼亚公爵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可又夹杂着一些庆幸,祖先至少没有死亡,自己的处境会好很多。

    娜塔莎微微抿了抿嘴唇,转过头看着贵族议员们道:“现在,我要求审理一桩谋杀案,针对前任王储帕特里克的谋杀。”

    大部分贵族都惊愕地看着她·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詹姆斯公爵等人则有些担忧,终于到这一步了吗?可克托尼亚还未除去啊!

    娜塔莎拿出血肉和不同的检验报告:“这是我舅舅帕特里克身上的血肉·根据对细胞的魔法鉴定,可以发现他死亡时的年龄大于了他正式年龄至少两岁,检验分别来自于苍白之手和元素意志,客观公正,所以我有理由相信,帕特里克王储死于谋杀,死于时光加速的谋杀!”

    听到她的话,凶手不言而明,克托尼亚公爵地摇头:“我不知道·我什么也不清楚,真的。”

    娜塔莎没有看他,而是看着雷克斯公爵:“而当时在内克瑟宫内·只有三人目睹了一切,一位是萨尔德,一位是克托尼亚·还有一位是雷克斯公爵你,因此,我向议院提议,让雷克斯公爵配合魔法师的调查。”

    雷克斯脸上满是苦涩的笑容,他摇头道:“不必了,我承认,是克托尼亚受国王陛下命令做的·我担任了旁观者和伪证者。”

    “什么?是外祖父?”娜塔莎情感上有点难以接受地道。

    其他贵族也差不多是同样的表情。

    雷克斯公爵笑得比哭还难看:“国王陛下一直想重回真理教会的怀抱,与王子殿下早就·早就……”

    他没有说下去,而是叹了口气道:“作为贵族,看着自己领主被谋杀却不阻止,反而要做出伪证,我一直很煎熬,今天说出来,总算轻松了许多。我犯了大错,将以死洗清,女王陛下,希望您能带领霍尔姆走上强盛的道路。”

    话音刚落,两位传奇都还没来得及阻止,雷克斯公爵的眼睛就失去了色彩,软软地倒在了座位上。

    娜塔莎略微叹息:“雷克斯公爵的罪行并不太重,他自杀抵罪,所以对弗伦堡家族的处罚如下,将公爵头衔降为伯爵,收回超过这个范围的领地和财物,各位,可有反对?”

    虽然女王陛下将司法权交还给了议院,但雷克斯都死亡了,处罚相对罪行来说也不算重,因此不管开明派,还是保守派,都表达了赞同,让提议顺利通过。

    接着娜塔莎看着克托尼亚公爵道:“史诗骑士克托尼亚谋杀王储案件,人证物证皆在,你有什么想说的?”

    克托尼亚公爵吞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道:“这是他做的,我真的不知道,家族里没人知道。”

    其他贵族忽地紧张起来,担心女王太过激会让克托尼亚暴走,那样她和霍尔姆王室的成员将非常危险,甚至连累到她的朋友和臣民。

    娜塔莎笑得略带哀伤:“按照《法典》,判处克托尼亚绞刑,剥夺克托尼亚家族所有爵位,收回封地和财产,直系成员判处监禁十年,你们认为怎样?”

    她没有提议流放,那简直是让他们与克托尼亚会和,重新在北地生根发芽。

    这个处理最公正,贵族们都没有意见,唯一的问题是死刑犯克托尼亚尚未归案。

    娜塔莎再次拔起“真理之剑”,发出冲锋命令般道:

    “克托尼亚将由我亲手处死!”

    这是她给自己的目标,也是对强大实力的决不妥协。

    本来她可以对克托尼亚家族更严酷,但她明白自己不是一个人,有父亲,有爱侣,有长辈,有家族,不能任性妄为,而且她也不认为牵累旁人是骑士的精神。

    这时,理查德走了进来,对娜塔莎道:“女王陛下,红衣主教和主教们已经派往王国各个城市收拢其他神职人员。

    我这里有几份宗教方面的法案想由议院通过,毕竟新的教派将和贵族紧密融合。”

    “你将文件拓印给贵族们看看。”娜塔莎点头道。

    接到文件后,贵族们迅速翻看起来,发现自己等人享有了很多教会权利,于是没什么犹豫就表决通过,由贵族们推选的新任议院议长索伦芬公爵宣读:

    “······女王陛下、她的后裔和继承者、这个王国将来的所有国王,应被拥立、承认和称为霍尔姆国家在尘世的唯一最高领袖,应该获得并享有这个尊位的一切权利和荣耀,包括对神职人员的最高裁判权!”

    喧嚣散去,娜塔莎脸上难得地露出疲惫和感伤,自己的舅舅竟然是被外祖父下令杀死,这真是一件残酷得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

    走出贵族议院,看到外面站着的那位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俊秀男子,看着他阳光般的笑容,娜塔莎眨了眨眼睛,快步走到他的面前,不管后面贵族诧异的眼光,轻柔地拥抱了他一下,借助那种温暖将众多负面的情绪排解,接着低声开玩笑道:

    “从今日起,凡诽谤女王为异端,质疑她婚姻合法者,将被视为叛国。”

    暴风海峡的对面,斯图尔特,部分低阶神职人员聚会的地方,浓烈的硫磺味道散逸出来。

    一道模糊的黑影看着霍尔姆方向,摇了摇头:“这怪物······”

    天使之王能够借自己的某个身份掩盖,自己也同样能借他的名声发展,顺便提醒一下魔法议会的家伙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