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一章 头顶的星空(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十一章 头顶的星空(第三更求月票)

    “真实秘境”的小客厅内,道格拉斯看到了弗兰克斯。!

    他由于未能晋升传奇,很多可以延续五百年以上生命的魔法仪式无法使用,整个人已经相当苍老,头发稀疏而苍白,皮肤满是褶皱,一块块老人斑异常醒目,但他那双湛蓝的眼睛幽深如海,仿佛承载着无数时光沉淀下来的智慧。

    “弗兰克斯,怎么有空过来?打算举行巫妖转化仪式了?”道格拉斯随口问道,作为事务委员会的委员,在大战刚定、百废待兴的时候,他确实应该忙得见不到人影了。

    弗兰克斯摇头笑道:“成为巫妖就要舍弃作为人的诸多享受和欲望,甚至有可能被负能量侵袭变得偏激而疯狂,实在不是一个好选择,我还拿不定主意,打算再等一等,看还有没有机会认知世界半固化。”

    “你这个想法很好,最近十年奥术和魔法的发展速度快得让我都感到恐怖,也许要不了多久,就有适合你的奥术新理论或新成果提出,让你可以把多年积累转化为认知世界半固化的基础。”道格拉斯轻轻点头,赞成弗兰克斯的选择。

    在他心里,这个奥术疯狂发展的阶段是以费利佩研究细胞记忆性为前奏,以路西恩提交元素周期表为正式开端的,他仿佛看到了两位新传奇魔法师的诞生,所以在维森特试图将费利佩开脱出半神巫妖事件时,他表示了赞同,让提议顺利通过。

    弗兰克斯呵呵笑道:“议长阁下,确实很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有适合我目前瓶颈的奥术新理论或新成果,但它们也更有可能会爆掉我的脑袋,尤其路西恩=伊文斯这个爆头,爆头恶魔。”

    道格拉斯笑着摇了摇头,知道路西恩在魔法师们心中已经“恶名昭著”:“他带来的进步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也许三年也许五年,十年,你们就能看到他提出的那一个个新理论的价值。”

    弗兰克斯微笑道:“就像《论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及质能方程》?”

    道格拉斯笑容渐渐消失,略有怅然地道:“对。”

    弗兰克斯继续说道:“我当时看到这篇论文时有一种信心完全被摧毁的感觉,仿佛认知世界随时会坍塌,不是因为震惊于路西恩=伊文斯的天才,而是对自我认知的怀疑,对过去几百年奥术体系的怀疑。”

    “道格拉斯阁下,我从曙光战争后期就追随着您,一步步从教会的压迫、贵族们的摇摆中将议会建立起来您的引力理论,您的运动体系,就是指引着我将思想转变为奥术精神的灯塔可现在,两座灯塔之一忽然被宣布是错误,轰然倒塌,我真的不知道该信什么了,我仿佛暴风雨中的航船,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再也找不到方向。”

    道格拉斯声音变低:“并不是错误,而是相对论体系的低速近似。”

    气氛一下变得很古怪,似乎有着难言的沉默和压抑。

    弗兰克斯诚恳地看着道格拉斯:“议长阁下低速近似其实也就是在说明您的运动体系忽略了太多东西,有着太大误差,只能在如此宏观的状态下才能得到应用而且什么时间就是空间,空间就是时间,时间依赖于物质是速度的函数,您不觉得完全颠覆了我们的认知吗?”

    “这确实与直观认识不同,很难想象,我当初看到时,也有过去上千年人生被彻底否定的感觉。”道格拉斯相当诚实地承认,对奥术上的问题,他一贯是这种态度。

    弗兰克斯很沉重地道:“大概我们过去的研究都还很肤浅还处在世界的表层,根本没有接近真实所以才出现了这种状况,也许我们距离世界的真实很遥远很遥远,也许我们真正临近‘真实,时,会发现它与我们现在认为的、坚持的截然不同,甚至可能是我们反对的。”

    “确实,越是深入研究奥术,我就越是发现自己的无知,不管是对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还是对我最拿手的引力。”道格拉斯眼睛里再次露出迷茫的色彩。

    弗兰克斯轻轻吐了口气:“世界的真实开始超过我们的想象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我们无法回答,越来越多的事情在指向着同一样东西,引力的本质是什么,它最初是怎么出现的,如果您的天体运动体系成立,那最初给予力量让星球旋转起来的又是什么?”

    “这也是我疑惑的问题,引力到底由什么提供,以什么方式传播,最初的最初,它又是怎样产生,怎样使得天体运动体系成立,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知道得越多,越是迷茫,越是畏惧,也许,我从头到尾都错了。”道格拉斯的声音显得有点飘渺了。

    弗兰克斯蓝色眼睛愈发幽深,右手摊开,用手势加强着语气:“或许我们该从哲学上找一找解释,或许真的存在第一推动力,存在创造一切的根源,那样的话,引力体系,天体运行系统,就能完美得构建起来了。”

    或许是面对老朋友,又是讨论奥术问题,道格拉斯并没有隐瞒,声音略显颓然地道:“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这样去想,大概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有第一推动力,否则整个奥术体系就无法从源头得到解释了,就像是没有地基的别墅,一阵风吹过就会直接倒塌毁灭。”

    气氛愈发古怪安宁,弗兰克斯眼睛仿佛有光芒闪过:“也就说,没有第一推动力,您的引力体系和运动体系都会垮塌。”

    “对。”道格拉斯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至少目前是这样,但也许将来能找到别的奥术解释。”

    弗兰克斯声音低沉地道:“那整个世界的起源是怎样?我是谁?谁是我?我们来自哪里?又将走向哪里?这些问题能从奥术研究得到解释吗?”!暂时不能,还处在哲学的范畴。”道格拉斯摇了摇头。!

    弗兰克斯同样摇头道:“不,是神学的范畴,只要承认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有第一推动力,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释。”

    道格拉斯张了张嘴,本想说什么,突然瞳孔收缩:“你是谁?你不是弗兰克斯!”

    弗兰克斯体内仿佛有什么东西出现,气息变得神圣安宁:“你可以称呼我本笃三世。”

    “教皇······你来做什么?弗兰克斯呢?”道格拉斯并没有太惊慌·在自身的半位面内,在自身的魔法塔中,哪怕是教皇、银月、地狱之主真身来临,他也有信心斗上一斗——前提是没有神降术·所以这位以奇怪方式投影到弗兰克斯体内的教皇,他毫不畏惧。

    魔法塔能量流转,一个个神秘的魔法阵开启,外面的“真实秘境”直接进入了深夜,漆黑之中繁星点点。

    教皇本笃三世对这样的变化只是微笑:“弗兰克斯是心甘情愿让我投影的,否则我也办法投影到一位不甘心的大法师身体里。”

    “原来他已经是教会的人了,难怪之前那么多事情泄露。我一直怀疑事务委员会有间谍·但没想到是他。”道格拉斯面对这算是最高等级的间谍,只有一阵莫名悲凉,与自己一起辛辛苦苦建立魔法议会的老朋友·到了晚年竟然投奔了死敌?

    对此,他也非常庆幸,这次“蘑菇云”计划只挑选了几位通过信任考验的事务委员会知晓大概情况,里面没有弗兰克斯。

    本笃三世很平和地道:“弗兰克斯认识到了奥术根源存在的问题,所以回归了主的怀抱,道格拉斯,不要否认了,你的心中已经开始相信第一推动力,相信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

    “是·我无法否认我有些相信第一推动力,相信至高无上的存在。”道格拉斯面无表情地回答。

    本笃三世露出了一丝欣喜:“很好,如果你愿意接受洗礼·你将是教会第一圣徒,将被主赐予圣名,以后成为教皇·探索到类神的秘密,真正得到永生和安乐。”

    道格拉斯忽然轻笑两声:“我相信这些,不代表我会信仰真理之神。”

    “为什么?你难道不知道神降术的威力?难道没亲眼看到天堂山投影?如果你愿意加入教会,我现在就能透露类神领域的秘密给你。”本笃三世有些吃惊。

    道格拉斯笑指窗外的星空:“本笃三世,你大概只去过异度空间,从未像我们魔法师那样探索过星空吧?”

    “那又怎样?”本笃三世不明白道格拉斯为什么会这么说。

    道格拉斯难得涌现狂热和痴迷情绪地看着星空:“只有你真正去过,你才能明白星空有多么浩瀚·多么无边无际,与它比起来·我,你,银月,地狱之主,乃至整个世界都是如此的渺小,就像地上的灰尘。”

    “我即使相信有第一推动力,也绝对不信这么伟大的存在会躲在这么一个渺小的世界与我们、吸血鬼们争夺着地盘。”

    “或许会接受我们的祈祷,让我们的心灵平和,但直接降下神恩、神术,鼓励教会在这个世界内争夺资源和地盘的‘真理之神,,与那光是本身就让人敬畏的无垠星空相比,实在是不算什么。”

    说到这里,道格拉斯目光收回,含笑看着本笃三世:

    “所以,也配我信?”

    本笃三世脸色铁青,道格拉斯确实是迷茫了,可他迷茫的方向完全不对。

    “类神的秘密我很想知道,但不屑于靠这种方式。”道格拉斯笑容平和起来,“总有一天,你们会发现我们魔法师并不是信仰的敌人,因为我们的目光不像你们这么狭隘,只局限在这么渺小的地方。”

    “我们魔法师的未来,在更靠近‘真实,的地方,在那浩瀚星空!”

    本笃三世叹了口气:“类神比你想象得更艰难,有的时候宽广浩瀚并不一定意味着真理,更高层次、更高形式的存在才是,既然你拒绝,那我就告辞了。”

    “让弗兰克斯离开吧,他有建立魔法议会的功劳,我不想再追究他的错误,但请他离开议会。”道格拉斯同样叹息道,本笃三世显然只是投影,杀掉弗兰克斯也伤不到他,同时打算吩咐看守阿林厄的海伦密切注意弗兰克斯的动向,免得他搞破坏。

    本笃三世没有再嗦,起身走出魔法塔,当他踏入传送阵时,弗兰克斯的整个身体突然融化,凝结成一滴滴带着圣光的鲜血,然后这鲜血画着诡异的符号将所有空间节点封锁,仿佛道格拉斯自行关闭了半位面。

    道格拉斯眉头一皱,尝试打开,却发现至少需要两天的时间,心中不禁有些惊讶:“这是类神层次的手段?靠牺牲自身投影和一个九环大法师就能暂时封锁我的半位面?”

    他对此颇为庆幸,要是等待教会准备好打过来时,这种让传奇巅峰的魔法师都暂时无法离开半位面的手段可是非常致命,那意味着会被分割打击,而议会本来实力就远逊于教会,再被分割就是覆灭的下场。

    “幸好提前发动,将主动权掌握在了自己手上,不过,本笃三世想做什么?”道格拉斯并不认为他会在这个阶段再次开战,除非他想用消灭教会的功劳投靠议会,因此心情并不急迫,更多的是疑惑。

    “刚才的手段虽然带着圣光,但更像是古代魔法师们的一些独有魔法,诡异莫名,看来在灭亡帝国的过程中,教会收获了不少典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