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二章 用心险恶(三更合一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 用心险恶(三更合一求月票!)

    天空之城,阿林厄。!

    原子研究所的薪水非常丰厚,仅仅一年过去,布莱克已经能够在郊外租住一栋带花园的别墅,不过他的爱好并未因为到了阿林厄而改变,每晚都要听过“奥秘之声”和“世界真实”才冥想和入睡。

    “…···以上议会在海峡四国和北地沿海走廊各大城市的扩张进度……”

    “百灵鸟”清脆悦耳像是冰晶落到瓷盘上的声音传入了布莱克的耳朵,让慵懒地靠在沙发上的他心里洋溢着平静的喜悦,与别墅周围的安宁夜色融为了一体。

    兹兹兹,电流声从魔法收音机中传出,布莱克疑惑地望了过去,怎么回事?“世界真实”的节目应该才过了一半?难道又是这段时间电磁信号的紊乱引起的?

    从沙发上起身,布莱克走到魔法收音机前面,伸出右手,准备调整一下,但这时,收音机里突然传出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议长阁下,确实很可能要不了多久就有适合我目前瓶颈的奥术新理论或新成果,但它们也更有可能会爆掉我的脑袋,尤其路西恩=伊文斯这个爆头,爆头恶魔……”

    布莱克一下愣住了,议长阁下,是指道格拉斯阁下吗?难道“世界真实”频道邀请了他?那真是太让人激动和兴奋了。

    在议会成长起来的奥术师们耳濡目染的都是议长阁下披荆斩棘,在重重危险之中建立议会,奠定了奥术发展根基的事迹,而他的引力理论、运动体系更是一代代魔法师膜拜和学习的经典,让人叹为观止,几百年过去了,直到现在也是奥术体系的两根撑天柱之一,《魔法哲学的数学原理》还被誉为奥术和魔法史上最重要的一本著作,从黑暗蒙昧真正走向探索世界奥秘的文明象征。

    所以对绝大部分奥术师来说,议长阁下就是议会的精神支柱,是魔法领域永远也绕不过去的大山,支撑着奥术体系大半的天空是他们从小崇拜的对象。

    “他带来的进步还没有完全展现出来,也许三年,也许五年,十年,你们就能看到他提出的那一个个新理论的价值。”

    对,是议长阁下,无论是声音还是说话的语气!

    布鲁克猛地兴奋起来他有幸在“世界真实”频道“阿林厄一周新闻回顾”里间接听过一次议长阁下的讲话,印象非常深刻,那种从容大气那种对后来者毫不嫉妒地赞扬,绝对不是假的!

    “真是太棒了,终于直接邀请到议长阁下来‘世界真实,频道了!唯一的问题是,为什么是嗓音那么难听那么苍老的男人来访问,而不是大家的老朋友‘百灵鸟,小姐或‘夜莺,小姐,光是听她们的声音就是一种享受。”

    布莱克脑海里闪过了一些好笑的想法,不过他也猜测这位男士是议长阁下的老朋友,因此才能邀请到他,要知道两个频道建立也有好几年了一直没有最高评议团成员愿意参与这种谈话访问类节目。

    “就像《论运动物体的电动力学及质能方程》?”

    “对。

    道格拉斯略显怅然的声音传入布莱克的耳朵,让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虽然他也非常崇敬自己的老板,原子研究所所长路西恩=伊文斯先生但那暂时还集中在新炼金术领域,集中在元素领域,而在引力理论

    在运动体系上,他一直是议长阁下的追随者,因此这几个月里,他一边为见证了伊文斯颠覆道格拉斯运动体系的历史时刻而激动,一边茫然失落,似乎支撑着自己奥术理念的那根精神支柱一下垮塌了大半,原本清晰可以憧憬的奥术世界变得混乱。

    再加上相对时空观对绝对时空观的颠覆那让脑袋打结的描述,他仿佛短暂找不到方向连整个奥术体系都开始怀疑了。

    连议长阁下最经典之一的运动体系都错误了,那还有什么不能是错误的?

    幸好,幸好,还有那让人膜拜而叹服的引力理论!

    “世界真实”频道的“直播室”内。

    “百灵鸟”萨曼莎本来一直保持着良好专注的状态念着新闻稿,准备等一下自由发挥地评述,却突然看到直播室的大门被人一下打开。

    “出事了!”进来的奥术师脸色有些苍白地道。

    萨曼莎既是主播,也是路西恩委托地处理“世界真实”频道事情的管理者,她一边用眼神示意出了什么事,一边让负责看守转播魔法阵的奥术师插播广告。

    进来的这位奥术师拿着一台魔法收音机,很疑惑地道:“萨曼莎女士,你的直播中断了,里面冒出来议长阁下和其他魔法师的谈话。”

    “什么?”萨曼莎非常清楚节目没邀请过议长阁下,这从未出现过的状况让她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位奥术师打开收音机,让直播室内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道苍老的声音:

    “…···对自我认知的怀疑,对过去几百年奥术体系的怀疑。道格拉斯阁下,我从曙光战争后期就追随着您,一步步从教会的压迫、贵族的摇摆中将议会建立起来,您的引力理论,您的运动体系,就是指引着我将思想转变为奥术精神的灯塔,可现在,两座灯塔之一忽然被宣布是‘错误,,轰然倒塌,我真的不知道该信什么了,我仿佛暴风雨中的航船,眼前变得一片漆黑,再也找不到方向。”

    徘徊茫然的话语让整个直播室内的奥术师们都呆住了,这仿佛是前几个月自己内心的疑问,没经历过精神支柱坍塌的人绝对无法理解这番话里饱含的失落和无措。

    星相系和力场系的萨曼莎屏住呼吸,等待着议长阁下的回答,之前他从未就这个问题发表过任何意见。

    “并不是错误,而是相对论体系妁-近似。”!

    道格拉斯的声音不负众望地响起。

    与布莱克等中低阶奥术师不同,世界“真实频道”是受过议长阁下当面嘉奖的,在场奥术师大部分都有幸见过他,能够清楚地分辨出确实是议长阁下的声音和语气,而这里面,与老师一起拜访过“真实秘境”的萨曼莎就更确定了。

    可议长阁下的回答太普通了大众化了吧?完全就是路西恩=伊文斯的阐述。

    “议长阁下低速近似其实也就是在说明您的运动体系忽略了太多东西,有着太大误差······‘时间就是空间,空间就是时间,,‘时间依赖于物质是速度的函数,,您不觉得完全颠覆了我们的认知吗?”

    对对对!就是这个感觉!奥术师们内心赞同着,议长阁下快给出更适合大家理解的模型或解释吧!

    “这确实与直观认识不同,很难想象,我当初看到时,也有过去上千年人生被彻底否定的感觉。”道格拉斯有点苍老和黯然的声音传出。

    轰隆隆!

    直播室内大部分奥术师心中仿佛有炸雷响起,过去上千年人生被彻底否定人生被彻底否定……

    连议长阁下的人生都被彻底否定,那我们呢?

    萨曼莎先是陷入了沉思和茫然,接着一下惊醒:“这绝对不是议长的回答这是敌人的阴谋!”

    “布莱恩,你去找路西恩,我通知海伦阁下开启大功率干扰魔法阵,屏蔽阿林厄的电磁信号!”

    这是路西恩当初制定的预案——从地球穿越过来的他不可能想不到敌人同样能利用收音机和电磁信号反向洗脑魔法师,因此制定了几个应急预案。

    虽然这暂时只能屏蔽阿林厄,可萨曼莎也没时间顾及分部和地方组织了!

    “世界的真实开始超过我们的想象了,越来越多的问题我们无法回答,越来越多的事情在指向着同一样东西,引力的本质是什么它最初是怎么出现的,如果您的天体运动体系成立,那最初给予力量让星球旋转起来的又是什么?”

    萨曼莎摸着自己通讯耳环的手一下僵硬在那里这是星相系每一位魔法师都在困惑的问题,引力的本质究竟是什么,议长阁下会怎样回答?

    惯性让她边等待边连通了海伦的机密频段,声音飘忽地像是风一样道:“海伦阁下,世界真实频道,敌人信号入侵······”

    在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三层值守的海伦是一位冰雪精灵般的女子,嘴唇虽然乌青,却透着一种诡异的魅力。

    她听到了萨曼莎的话,没有忙着开启阿林厄的大功率干扰魔法阵而是打开了书桌上的收音机,想听听究竟是怎么入侵为以后的防御增加经验。

    “这也是我疑惑的问题,引力到底由什么提供,以什么方式传播,最初的最初,它又是怎样产生,怎样使得天体运动体系成立······有的时候,不得不承认,知道得越多,越是迷茫和畏惧。”

    “也许,我从头到尾都错了。”

    听着听着,海伦精致清冷的脸上无法控制地出现了震惊和信念坍塌的表情。

    别人或许会怀疑这是魔法或神术伪造的声音,但她是大奥术师,很清楚成为传奇魔法师,尤其是传奇巅峰后,认知世界与灵魂会逐渐融合,一言一语都会带上认知世界对真实世界的影响和反馈,哪怕没有施展魔法,声音之中也会有着独特的感觉,除非自己刻意掩饰。

    除非能清楚地知道一位传奇魔法师的认知世界构成,否则极难模仿和伪造这种独特的感觉,每一个有能力这么做的,都是幻术和变形领域的佼佼者,比如诅咒之眼,比如梦魇之王,比如变形大师,但他们怎么可能在议会刚刚取得大胜的时候这么做!

    而六位大奥术师,有两位或多或少算是道格拉斯的学生,多的那位自然是“掌控之皇”布鲁克,少的这位就是“冰地女巫”海伦=帕里斯。

    帕尔梅拉的小屋是一个在古代魔法帝国时期就控制着北地的魔法组织,全盛时有着两三位传奇魔法师,后来融合入议会时,由于长期不适应奥术理念,发展变得非常迟缓,而海伦天资出众,在奥术研究上有着不同寻常的见解,她的老师觉得自己有点教导不了她就拜托了道格拉斯帮着指导。

    在海伦心里,道格拉斯就像父亲,他支撑着魔法议会的天空,照亮着奥术研究的道路可现在,他却说出“也许,我从头到尾都错了”这样的话语,怎么能不让她有一种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幻灭的感觉,震惊得遗忘了准备要做的屏蔽干扰。

    “也许是哪位类神伪造的声音……”海伦在心里为事情找着解释。

    “也许,我从头到尾都错了。”

    费利佩在海德勒城自己的魔法塔中收听着“世界真实”,最初他也以为是特邀的道格拉斯议长可听着听着,他就察觉到了不对,不过

    那交流的内容却仿佛有着甜美让人堕落的诡异魅力,让他依然控制不住自己地听了下来。

    当奥术体系的建立者、奥术领域的开拓者、奥术师们的领导者有些痛苦地述说着也许自己从头到尾都错了时,费利佩这么高傲瞧不起人的魔法师脸上也出现了无法描述的惊讶和失落,双眼涣散了光彩。

    “不会辛辛苦苦走到了这一步,您才告诉我们从开始就错了?”

    费利佩握着红酒杯,望向窗外,整座海德勒城笼罩在黑灰的夜色里,点点灯光如同繁星,它们不停闪烁仿佛每一位听到了这段对话的魔法师不平静的内心。

    即使是死灵法师,也不妨碍他们对引力这个似乎蕴含着世界最深层次奥秘的东西有所研究,也不妨碍他们对一手建议会和奥术体系的道格拉斯表示发自内心的尊重尤其微积分的创造,对几何模型的研究,让所有派系的魔法师晋升变得简单了很多不再那么依赖于药剂和材料。

    元素意志总部,今晚负责看守的拉文第听着“世界真实”,脸色铁青,绷得紧紧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议长阁下会说出这种话来!

    他和高塔的占星家关系极好,对引力也有着极深的研究很明白“引力到底由什么提供,以什么方式传播最初的最初,它又是怎样产生,怎样使得天体运动体系成立”这些问题是研究引力到了最后无法绕开的谜团,自己同样也有着相似的困惑。

    但是,议长阁下您怎么能失去信心,说出从头到尾都错误的话语?

    有问题不可怕,我们一步一步地解决就是!

    怎么可能从一开始就想着立刻能研究出所有奥秘?

    这么多年引力系统的发展有目共睹,人造星球的成功更是让它深入人心,这难得不是发展,不是进步?

    那些涉及根源的问题,不能急躁,必须建立在当前研究成果的坚实地基之上才行!

    议长阁下,您可千万不要失去信心啊!

    您要是失去信心了,不知道多少奥术师,包括传奇魔法师在内,都会迷茫困惑,甚至绝望。

    “或许我们该从哲学上找一找解释,或许真的存在第一推动力,存在创造一切的根源,那样的话,引力体系、天体运行系统,就能完美得构建起来了。”

    “有的时候,总是忍不住这样去想,大概真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真有第一推动力,否则整个奥术体系就无法从源头上得到解释了,那就会像是没有地基的别墅,一阵风吹过后,直接倒塌和毁灭。”

    至高无上的存在,第一推动力,没有这些奥术体系无法从源头上建立……议长阁下您不会想告诉我们,我们一辈子都在与教会,与真理之神的信徒斗争,到了最后才发现,原来我们所有的骄傲,所有的信念都依赖于真理之神?

    拉文第猛地从椅子上站起,右手剧烈颤抖,无法相信这会是道格拉斯议长说得话,开始用预言术辨认真伪。

    真的……

    拉文第这种追求真实,不屑于虚伪的大法师脸上也露出了苍老和虚弱,他无法相信也无法接受议长阁下会相信有至高无上的存在主宰着一切,那他建立的奥术体系和魔法议会就是一个笑话,而依附于这两者的自己也是一个笑话。

    “安诺尼斯,你听了世界真实吗?快用占星术确认议长阁下的话是真是假。”拉文第想起自己并不擅长预言类法术,于是赶紧联络好友。

    在萨曼莎听到道格拉斯对引力理论的疑问而化身“石雕”时,“直播室”一位电磁系的奥术师慌忙通知了路西恩,这是他目前为止能够联系到的最高权限者了。

    路西恩结束了娜塔莎的通话问候了瓦欧里特大公后,留在原子研究所办公室继续着自身的魔法构造和奥术研究。

    今天交换了戒指,真正确定了关系,路西恩有了为自己家庭而奋斗的激情突然,他单片眼镜略微灼热。

    “伊文斯先生,快,快听‘世界真实,频道······”一道陌生的男性声音仓惶失措地响起,可慌乱之中又说得不清不楚,路西恩连声询问,也没得到有效的答案只能打开魔法收音机,调到了“世界真实”频道。

    “也就是说,若没有第一推动力您的引力体系和运动体系都会垮塌。”

    “对。”

    第一推动力,这不是那群神学者们卖弄的概念吗?议长阁下和人讨论这个做什么?

    “那整个世界的起源是怎样?我是谁?谁是我?我们来自哪里?又将走向哪里?这些问题能从奥术研究中得到解释吗?”

    “暂时不能,还处在哲学的范畴。”

    路西恩听着听着,闻到了不对的味道,赶紧断掉通讯,直接联系值守大奥术师海伦。

    嘟嘟嘟,一直忙音,没有接通。

    “不,是神学的范畴只要承认有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有第一推动力,这些问题都能得到解释。”

    听到这句话路西恩心里的不好预感越来越强,没时间再找海伦,有问题找老师!

    “喂!”费尔南多被打扰了研究的心情不太好。

    “老师,世界真实频道被人入侵,议长阁下那里或许有教会人员在引诱他!海伦阁下联系不上!”路西恩语速极快地道。

    “世界真实?”费尔南多是个性格急切的人,说话的同时就从半位面返回了阿林厄魔法塔,赶去海伦的书房,他担心海伦那里有问题。

    至于道格拉斯,作为多年老朋友费尔南多对他还是比较相信,说他因为新奥术理论认知世界坍塌还勉强在情理之中但要说他会信仰真理之神,投奔教会?

    呸!刚被永恒炽阳来了一击的真理神教也配?

    推开海伦的房门,看到坐在书桌背后的她脸色惨白地念叨着:“引力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费尔南多心中就咯噔一声,道格拉斯到底说了什么话,让海伦这么迷茫?

    他相信海伦不会辨认不出道格拉斯的声音。

    “弗兰克斯认识到了奥术根源存在的问题,所以回归了主的怀抱,道格拉斯,不要否认了,你的心中已经开始相信第一推动力,相信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

    费尔南多浑身缠绕的风暴气息一下停止,目光望着魔法收音机,仿佛也在期待着道格拉斯的回答。

    “是,我无法否认我有些相信第一推动力,相信至高无上的存在。”

    道格拉斯没有情绪的声音!响,回荡在书房内。!

    海伦猛地闭上了眼睛,眼角流出了一滴剔透像是冰晶的泪水,一种悲哀莫名的情绪弥漫出来。

    费尔南多愣了愣,接着深深地叹了口气。

    “这是教皇冕下到魔法议会道格拉斯半位面交谈的实录,最伟大的魔法师也相信着有一位至高无上的存在。”

    平和含笑的男声带着安抚人心的意味传出。

    “是不是伪造的,魔法师们可以用预言术、占星术辨识,看看它是真,还是假。”

    兹兹兹,电流声再次出现,很快恢复了正常的广告:

    “金坷垃,金坷垃,农夫朋友都用它!”

    充满喜感的声音填满房间,可气氛却压抑难言,海伦声音干涩地道:“想不到一辈子与教会斗争的议长阁下会相信有神灵存在,质疑起自己的奥术理论……”

    “不,这不是道格拉斯的性格!我绝对不相信一位如此接近世界真实的人会信仰真理之神这种破玩意!”费尔南多咆哮道,“海伦,你去半位面找道格拉斯,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找贝格纳·让他预言这交谈的真假,教皇是类神层次的存在,也许有我们无法想象的手段!”

    费尔南多风暴般的咆哮惊醒了海伦,对啊·还没有求得议长阁下证实的情况就盲目怀疑他,这不符合奥术的精神!

    “是,我无法否认我有些相信第一推动力,相信至高无上的存在。”

    哐啷一声,拉文第书桌上摆放的一件半透明的雕像被他无意识扫到了地上,碎裂成了无数小块。

    看着这诸多的碎片,拉文第仿佛就像看到了奥术体系其中一根支撑巨柱的轰然倒塌·奥术领域的天空破了一个无法弥补的大洞。

    那恢弘壮观让人振奋的奥术宫殿似乎被一把火烧成了废墟,世界一片黑暗。

    “不,议长阁下怎么会这么想·怎么会引入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

    海德勒城,费利佩手中握着的红酒杯被他自己砰的一声捏成了粉碎,外面响起了起此彼伏的死灵哀嚎,似乎很多不死生物由于主人的恍惚一下失控。

    呜!

    哀恸恐怖的声音里,费利佩苍白充满病容的脸上满是自嘲般的讥讽:“奥术理论的奠基者、完善者,魔法议会的精神领袖居然宣布自己的奥术理论是错误的,宣布自己相信有一位神灵在控制着自己,如果这是真的,如果这得到了证实·我很怀疑有人会因此而爆掉脑袋,即使没有,以后进阶的信心也会被摧残·也许很长一段时间内,再无人能晋升传奇,传奇阁下们也很难再提升。”

    而这里面·或许就包括我自己……

    呜!

    幽灵、僵尸、木乃伊的凄厉叫声是如此的绝望和痛苦。

    “是不是伪造的,魔法师们可以用预言术、占星术辨识,看看它是真,还是假。”

    路西恩皱着眉头,快步走出办公室,乘坐升降梯赶往“天空广播电台”所在的三十一层一区,必须先确认这里的状况·再去与老师会和,否则无法评估这段交谈对大部分奥术师的影响。

    推开“世界真实”频道的大门·路西恩看到萨曼莎揪着自己的头发喃喃自语着:“什么是引力?最初的引力从哪里来······”

    目光环视,耳朵中涌入了更多的茫然声音:

    “那是不是说明真的有一位神灵在最初推动着一切······”

    “引力理论依赖于神灵的存在······”

    “引力究竟是什么?它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引力完全无法直接呈现出来,它以什么方式传播······”

    那位电磁系的奥术师半是无措半是失落地拼命道:“大家不要慌张,也许这是教会伪造的谈话记录,明天道格拉斯议长就会出面澄清了!”

    对,即使真是议长阁下说的,也得澄清为教会的污蔑和谎言!这是路西恩心里唯一的想法。

    “对,明天我们去采访议长阁下,让他当面澄清,稳定人心。”萨曼莎仿佛一下清醒过来,先拒绝相信刚才的话语,“路西恩,你来了?有没有什么消息?”

    “这毫无疑问不是真相,我马上去找海伦阁下,找议长阁下。”路西恩斩钉截铁地道,让众人的情绪得到平缓。

    路西恩自己穿越而来,如果真冒出什么神灵,也不是不可以接受,但这一切必须建立在现象和实验结果的可重复可再现之上,没有证实的东西对他来说就等于虚妄!

    在这一片压抑悲凉、混乱茫然的气氛里,路西恩赶紧离开了“天空广播电台”,赶往第三十三层“冰地女巫”的书房。

    刚到门口,路西恩就听到了老师的咆哮声:“贝格纳,你告诉我是真的?”

    “你的预言术又不是没错过,我马上就会找到道格拉斯询问的!”

    风暴般恐怖的气势扑面而来,路西恩看到老师彻底进入了咆哮状态。

    不过这个时候,路西恩顾不得担心这担心那,急切地询问道:“老师,预言者阁下说刚才那段谈话是真的?教皇真的去了‘真实秘境,?议长阁下呢?”

    费尔南多收敛住怒气,压抑着声音道:“贝格纳说这是已经发生了的事情,而且没人试图干扰命运的轨迹·因此很顺利就预言出来是真实的,至于道格拉斯······”他的目光望向了旁边冰雪气质变得毫无生气的海伦,她有些担心而急躁地不断尝试打开传送之门,“半位面被封锁了·不知道谁他自己主动关闭,还是教皇做的手脚······”

    越说,费尔南多就越是无法压制自己低声咆哮的冲动,这个时候其他都不重要,先要打开道格拉斯的半位面,将他找到,只要他没有真正投入真理神教·那就一切好说。!

    对这一点,费尔南多凭借多年的了解,还是有着极高的信心·因此没有海伦那么迷茫混乱。

    “真的?”路西恩觉得有些颠覆自己的认知了,议长阁下在自己心里一直是睿智宽厚的长者,他怎么可能突然抛弃自己的奥术理念。

    思绪电转,路西恩脑海里猛地冒出了两个想法:“老师,再预言,也许这只是部分的真相,有的时候,部分的真相会和真正的想象截然不同!”

    说真相,只说真相·说全部的真相,这才是值得信任的消息。

    掩盖部分真相从而扭曲事实是地球上很多人惯于玩弄的技巧·路西恩耳熟能详·因此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个上面。

    “也许是的,但如果道格拉斯不亲自出面澄清,很多人依然会怀疑。”费尔南多再次联系起道格拉斯·没注意到路西恩悄悄地退出了房间。

    阿林厄像是一只巨大的怪兽静静地盘踞在高空,而在他周围很远的地方,一道黑色的人影微笑注视着它,如果靠得太久,就会被值守的大奥术师听过迷锁感应到。

    “教皇冕下,我似乎已经闻到阿林厄弥漫起了信心崩塌后的绝望迷茫味道。”说话之人是一位身材高大、头发斑白的老者,俨然便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他用自己特殊的能力,感觉着阿林厄和伦塔特普通奥术师的反应·“您的计谋效果真好,也许不用战争,就能让魔法议会一蹶不振,恐怕很长时间内都难以焕发以前那种朝气蓬勃的味道了,这是对他们信念的极大打击。

    在他的左手,托着一个变化不停的小小人影,里面仿佛有着无数人心的汇聚,教皇本笃三世微笑道:“其实最好的结果是让道格拉斯成为教会的圣徒,那魔法议会即使不直接瓦解,也会分裂和溃散,人心是很奇怪的,一旦没有了信心,就会有命运走向末路的感觉,到时候,肯定无数重新选择道路和方向的魔法师。”

    “可惜,道格拉斯太过狂妄自大。”

    “但这样的效果好像也不错,或许真有几位认知世界建立在引力理论上的传奇魔法师爆掉脑袋。”克托尼亚呵呵笑道。

    教皇本笃三世没有得意地笑道:“传奇魔法师没那么蠢,在当面问清楚道格拉斯前都不会盲目相信,即使用语言诱导的方式让他们只去辨认谈话的真伪而非是否有隐瞒,他们也会保持住最后的清醒,顶多对奥术体系彻底失去信心,从此晋升变得非常困难。”

    “但两天以后道格拉斯就会出来了,会不会将局势扭曲过来。”克托尼亚还想着等阿林厄变得混乱,潜进去做些破坏,杀杀魔法议会有潜力天才,比如路西恩=伊文斯。

    本笃三世平和地笑道:“我说过,人心很奇怪的,等到两天以后他才出面澄清,大部分奥术师的怀疑恐怕已经深入骨髓,只会质疑他这么迟才辩解,不会相信他的言论,将解释的理由当成掩饰。”

    “教皇冕下,看来您也善于把握人心。”克托尼亚小小地恭维了一句。

    本笃三世笑道:“这也是他们的命运,本来在星球发现前,道格拉斯对引力的怀疑和对至高无上存在的倾向不会造成这么大的影响,但路西恩=伊文斯提出的人造星球计划让引力彻底被奥术师们相信,呵呵,他也许真的是晨星天使。”

    布莱克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瘫软在了沙发上,耳朵里嗡嗡嗡的声音不断,眼神涣散,表情茫然,议长阁下怎么会这样?奥术体系到底怎么了?

    这个时候,他只想到了一个人,那位频繁颠覆过去知识的男人,那位刚刚将运行体系修正的男人,他听到议长阁下的话了吗?他会做出怎样的回答?

    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三层,费尔南多洪亮的声音急切地响起:“真有被隐藏的部分?”

    “什么?你暂时预言不出来?这要你这个预言家做什么?”

    他也知道自己这是太苛求贝格纳了,毕竟是类神层次的教皇出手,但急切起来,他的脾气一贯是如此暴躁。

    “隐藏了有什么用?议长阁下对引力的质疑可不是假的······那些问题都没有答案······”海伦还在尝试着打开“真实秘境”,听到费尔南多的话后,声音有些幽幽地道。

    费尔南多忍住咆哮她的冲动,走到她旁边帮她,突然疑惑地看着周围:“路西恩这小子呢?”

    路西恩回到了原子研究所的办公室,想到了刚才海伦阁下的混乱,想到了“天空广播电台”众多奥术师对引力疑问的茫然,叹了口气,将灵魂图书馆内自己这几年的一点点积累拓印出来,将对伊文斯几何和由此发展而来的张量分析方面的草稿拓印出来,整理在一起。

    传奇之间的战斗,我插不上手,但奥术领域,我还是能做出些贡献的!

    提起笔,路西恩闭上双眼,将自己这几年关于广义相对论的研究、推导和灵魂图书馆内解除封印的资料全部过了一遍,脑海里的东西渐渐成形,于是,羽毛笔落下,书写着题目:

    《对引力的相对论诠释和几何形式描述以及更普遍参考系下的相对论体系》。

    轰隆隆,阿林厄附近突然有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克托尼亚看着远处,看着那只局限在阿林厄周围的天象变化,略微而愕然地道:“有传奇魔法师认知世界动摇了?”

    啪,一道银白的闪电照亮黑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