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六章 星相系的曙光

第六十六章 星相系的曙光

    “这是本论文的两个前提之一,我命名为等效原理…

    对于引力质量与惯性质量在适当的单位制上可以描述为相等的问题,布莱克并没有觉得难以理解和解释,曾经有奥术师做过这方面的研究,得出了比较精确的数据,只不过他们都将这两个质量的相等当成偶然的事情,并没有深入地研究这个巧合背后蕴含的更深层次含义。

    听着路西恩大概地讲解实验和数据,布莱克听得有点头脑发胀,干脆拿出白纸和羽毛笔,就着摆放魔法收音机的红木茶几记录和演算起来,认真专注地像是一位聆听着大师教诲的学生。

    这样的举动在收听广播的绝大部分奥术师身上都或多或少地发生着,他们平常的生活中可没有这样的机会得到准大奥术师层次的先生指导,而且刚才天象变化中引力映射出来的东西让他们分外好奇和激动。

    “…···广义相对性原理讲完了,接下来就是用伊文斯几何、张量分析等几何工具完成整个体系的演绎构建,由于涉及很多复杂的东西,我大概讲一讲,诸位有个概念就行……”

    从这段话之后,布莱克手中的羽毛笔就停止了下来,伊文斯先生说的每个单词自己都听得懂,可连在一起就完全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眼睛里一圈圈荡漾浮现,脑海里无数诡异复杂的单词、符号、公式七零八落地降下却没有实际含义,让他头晕目眩,宛如进入了一场怎么也无法清晰的梦境。

    “…···我一直以为我的奥术基础很扎实了,尤其数理基础不错,可现在才发现,我连大门都还没有进入······”

    “…···高阶奥术师们每天都是研究的这种东西吗?可为什么《奥术》期刊,我还是能看懂小半……”

    这样的疑问不仅出现在布莱克的心里,也在绝大部分高阶奥术师脑海里回响,他们原本对自己奥术水准和智商有着很强的自信·可路西恩=伊文斯口中冒出来的东西却是那样的难以理解,更准确地说,自己等人几乎听不懂了。

    “说结论,先说结论!”

    他们心里疯狂地呐喊着·决定先听听引力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以后再去兑换这篇论文来慢慢研究。

    高塔里。

    “占星家”安诺尼斯在天象变化结束不久,也从尚未关闭的魔法收音机里听到了路西恩的讲述,表情变得很是凝重并带着略微的怀疑。

    作为星相系的九级奥术师、九环大法师,引力理论对他有着无法言喻的重要性,若是能掌握引力的本质并用之解决星相图中的一些困扰自己很久的问题,他有不小的信心成为真正的“占星家”!

    但他在真正看到论文并找到现象验证前·还是抱有最基本的怀疑,引力的本质问题若是那么好解决,道格拉斯阁下就不会有那么严重的迷茫和徘徊了

    他知道之前议长阁下的谈话引起的风暴不小·路西恩=伊文斯在这个时候提出一种有理论支撑的引力本质描述有着非常强的稳定人心效果,稍微夸张一点很正常,可心里还是隐隐期待着,路西恩=伊文斯真能解决引力的本质问题。

    前面的两个基本原理讲述,安诺尼斯只是认真地听着和心算了一下,并没有记录,但当路西恩开始几何语言的大概描述后,他就越来越专注,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面前漂浮起了一叠白纸,一支羽毛笔,不断地记录和演算着什么·脸上不时露出困惑的表情。

    伊文斯几何、张量分析等《自然》期刊上的艰涩数理论文,绝大部分奥术师由于用不上,并没有关注·但占星家是擅长该领域的大法师,对此有着一定程度的研究,甚至发表过几篇类似的论文,因此不像别的高阶奥术师那样几乎听不懂,可即使如此,他也难以更好地理解,这篇论文的艰难程度超过了他的想象。

    安诺尼斯的书房安静到了极点·只有路西恩清朗略微低沉的声音回荡,以及沙沙沙的羽毛笔划过白纸的微弱响声。

    突然·安诺尼斯心生感应,侧头看向旁边,看见“预言者”贝格纳阁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同样在用辅助法阵和羽毛笔记录和演算着,表情同样的专注。

    没有多问什么,安诺尼斯将注意力再次转回路西恩讲述的内容。

    而在元素意志总部,拉文第困于这方面的数理知识不够,只能快速地将路西恩讲的重点记录下来,没办法演算和理解。

    内克瑟宫内。

    因为父亲到来,娜塔莎带着他参观各个地方,并没有来得及收听“奥秘之声”和“世界真实”频道,而阿林厄那边的电闪雷鸣、暴雨如注由于相隔较远,她也只是稍有注意,认为是局部地区的降雨现象,没有过多深思,毕竟夏日这种情况非常多见。

    直到“永恒炽阳”的光芒照亮一方,娜塔莎才察觉到了不对,赶紧联络路西恩,在无法接通后,她担心会打扰和影响路西恩做事,理智地暂停了下来,联系起海瑟薇。

    确认路西恩和阿林厄没有事情后,她松!气,将魔法收音机打开,想听听阿林厄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惰

    谁知道魔法收音机里传出的竟然是自己最熟悉的声音,这让她真正地放心下来。

    那些复杂的符号和公式等已经超出了娜塔莎能够理解的范围,但这不妨碍她全神贯注地倾听路西恩认真专注的讲述。

    听着听着,她右手托住了脸颊,眼睛里蒙上了一层迷雾,嘴角微微荡开一丝笑意。

    “天空广播电台”的直播室。

    包括萨曼莎在内,一位位奥术师都用无辜又茫然地眼神望着路西恩,仿佛他在说着这个世界上并不存在的语言。

    路西恩见到他们的表情,明白自己讲得太深了,赶紧将几何语言的描述和引力场方程三言两语带过,说出结论:

    “从前面我们可以看出,质量会引起时空的弯曲,从而出现引力这种现象·它的本质就是弯曲的时空,可以做这样的一个比喻····…”

    弹性网络的描述虽然不够准确,但却让萨曼莎等人眼睛发亮,似乎明白了什么·大概理解了引力的本质。

    “原来是这样的……”

    “那它到底还是不是力?”

    “这能够有现象证实吗?”

    激动、兴奋、怀疑的小声议论一下充满整个房间,就连海伦也在询问着费尔南多,这是从前所未有的角度出发解释引力的本质,这似乎是四维时空的问题,是物体在弯曲时空里运动的现象。

    “这完全超过了我的想象……”

    “时空的模型似乎更让人无法理解了····`·”

    布莱克等听着魔法收音机的奥术师一边为这个匪夷所思又精妙-绝伦的解释感叹,一边又抱着相当程度的怀疑,因为路西恩描述中的时空以及引力的本质让人连想象都变得困难!

    而高塔中的“预言者”和“占星家”表情却阴暗不定·这完全颠覆了他们对引力本质的所有猜测,似乎连它是不是力都要打一个问号。

    还好关于引力本质从来没有权威的、公认的解释,他们也不敢以此构建自己的认知世界·这才没有动摇的情况发生。

    “这需要现象的验证!”

    “这需要实证!”

    两位星相系的大人物同时说出类似的话语,在列夫斯基几何后,他们已经认同不能以直观认识和过去经验来盲目否定一样事物,但任何理论都必须有现象和实验的证实,否则就只能是空想。

    这样的怀疑是每一位奥术师心中产生,听着路西恩继续说道:“从时空弯曲的角度出发,我们可以这样计算晨星近日点多余进动的问题……”

    这个计算公式相对简单,不少奥术师都跟着路西恩的讲述拿起羽毛笔计算,尤其预言者更是有点难耐激动地颤抖。

    他旁边的安诺尼斯很理解他的心情·这个问题是困扰整个星相系很久的疑难,用过去引力理论建立起来的天体运行体系计算这个问题时,会与观察值不符·预言者阁下怀疑那里还有别的星辰,才会出现这种误差,但空间跳跃过去后却找不到任何多余引力存在的痕迹。

    为了这个问题·不知多少星相系奥术师白了头发,皱了脸皮。

    随着路西恩讲解完如何计算并短暂停顿,预言者手中已经得到了答案。

    “一样的······与观察值非常接近……”预言者神情恍惚地自言自语着,又像是欣喜又像是激动,“这难道真是引力的本质······”

    安诺尼斯也得到了最终的数据,眼前忽然一片模糊,忍不住垂下了眼帘·为过去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的辛苦终于有了答案而感叹。

    预言者声音突然变大:“这是超过了整个时代,超过了当前奥术理论几十年的天才成果!我似乎看到了星相系的大发展!”

    “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么一天·我死而无憾了!”

    安诺尼斯强忍住激动和眼睛发酸的冲动:“预言者阁下,这个时候怎么能死亡?我还想更加深刻地了解和探索那浩瀚无垠的星空!”

    等到路西恩用引力场的时间膨胀效应解决了人造星球的问题后,安诺尼斯对这个体系已经相当信服,他身体微微颤抖地看着预言者道:“有了路西恩的这个相对论体系,阁下您前进的道路似乎又变得清晰和光明起来。”

    “难道你不是?”预言者微笑回答,同时感叹地道,“以后没人敢说路西恩=伊文斯当初选择星相系是错误的了`·····”

    “我要去研究那篇论文!”安诺尼斯迫不及待地道,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认知世界半固化的曙光!

    阿林厄远处天空里。

    克托尼亚揉了揉眉头:“这么说我的血脉能力就是操纵引力和物质的变化?”他不太听得懂论文。

    教皇本笃三世的虚影则低声念着:“路西恩=伊文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