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八章 “塔诺斯妖”(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第八章 “塔诺斯妖”(四千字大章求月票)

    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一层。!

    虽然已经是晚上,魔法塔自动关闭,禁止出入,但路西恩是大奥术师,自然完全不受影响,带着娜塔莎从自己的半位面“原子宇宙”跳转到了第三十三层里属于自己的书房,踏上了升降梯。

    夜晚的魔法塔异常安静,走在银灰色的过道里,脚步声响亮回荡,带出空旷寂静的诡异气氛。

    路西恩和娜塔莎刚进入“天空广播电台”所在的一区,一条白色巨狼就跑了出来,发现路西恩后,呜咽一声,趴在地上,摇尾讨好。

    “晚上好,伊文斯···阁下,晚上好,女王陛下。”穿着浅黄色简单长裙的路易丝随后也看到了路西恩两人,差点习惯性地称呼伊文斯先

    听到她甜美熟悉的声音,娜塔莎略显惊喜地道:“你是夜莺女士?我很喜欢你主播的节目,咦,你不是路易丝吗?阿尔托失踪的音乐家路易丝?”

    她从那有些印象的精致面容和标志性的白狼联想到了阿尔托的那位新晋音乐家。

    “她就是音乐家路易丝,不过她另外一个外号相信你也不陌生,水银,魔法学徒水银。”路西恩笑着为娜塔莎介绍。

    娜塔莎嘴巴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只能自嘲般摇头笑道:“阿尔托音乐家协会该改名阿尔托魔法师协会了,是音乐家容易成为魔法师,还是魔法师喜欢用音乐家来掩饰身份?”

    在认识路西恩之前,她就通过情报人员对西尔维娅的保护知道了魔法学徒水银,可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也是音乐家,居然也逃到了阿林厄!

    这哪里是阿尔托魔法师协会,明明是阿尔托“留学”培训会,路西恩默默腹诽了一句。

    路易丝浅笑道:“因为有大音乐家兼大奥术师这个出色榜样,女王陛下,您来参观电台?”

    娜塔莎先是含笑看了路西恩一眼果然是很好的榜样,接着开朗热情地笑道:“因为我很喜欢你和百灵鸟女士的声音与主播风格,所以请求路西恩带我来悄悄旁听,可没想到直接就遇上了你你真人的声音比魔法收音机里的还要好听。”

    “那是因为收音机和广播的效果还达不到清晰。”路西恩为电台辩解了一句。

    已经是三环魔法师的路易丝笑容甜美却客气:“能够得到女王陛下的喜欢,我很荣幸,不过‘奥秘之声,快要开始了,请允许我失礼离开,伊文斯阁下,萨曼莎他们在会议室等你。”

    “不,是我失礼了耽误了你的时间。”娜塔莎目送路易丝进入“奥秘之声”的直播室,情绪愉快地说道,“刚来就遇见夜莺女士看来我的厄运开始好转了。”

    她是指上午的实验室灾难事件,以及好不容易等级超过了路西恩,能够给他惊喜,并享受强势压制的乐趣,却反而被他压制。

    “好久没见你这么礼貌有风度的样子了。”路西恩一边带着娜塔莎越过“奥秘之声”直播室的房门,前往底部的会议室,一边打趣着

    娜塔莎笑着瞟了路西恩一眼:“我的礼貌和风度只对淑女展示,嘿嘿,你也有‘机会,的。”

    两人随口笑谈着前进背后“奥秘之声”直播室内的路易丝却轻轻叹息了一声:“女王陛下与伊文斯阁下认识得好早,在阿尔托的时候应该就是情侣了······现在终于克服重重阻难走到了一起,真是让人羡慕……”

    她清楚地看到路西恩和娜塔莎的左手无名指各自戴着一枚戒指尤其娜塔莎的那枚,是名气非常大的梦幻饰品,霍尔姆皇冠戒指“元素”。

    推开会议室的大门包括萨曼莎在内的奥术师全部起身,右手扶额行礼:“阁下,您是元素的真理,执掌着时空的权杖。”

    “不用这么麻烦,尊称一句阁下就行了,大家的时间都是很宝贵。”路西恩幽默地提出意见,接着指了指旁边的娜塔莎“这是我的未婚妻娜塔莎,霍尔姆王国女王。”

    奥术师们不管男女表情一下振奋起来,这可是第一手的消息啊,伊文斯阁下直接承认了与女王的婚约!同时,他们暗暗赞叹着娜塔莎的美貌和气质,见惯了各种类型的女性魔法师,一下看到这种飒爽英气的女士,很难不感觉惊艳,尤其娜塔莎本身条件就非常好。

    萨曼莎怔了怔,目光闪烁了一下,接着露出一抹真诚的微笑:“才知道你们的婚约,祝你们永远开心快乐。”

    娜塔莎愣了一下笑道:“你是百灵鸟女士?你的声音比真正的百灵鸟还有动听,我是你忠实的听众,你比我想象得更知性。”

    “我很荣幸。”萨曼莎恢复了没什么表情的模样,看着路西恩道,“伊文斯阁下,确实是教会的广播电台,叫做‘救赎之音,。”

    随着她的话语,奥术师们的低声议论渐渐停止,魔法阵内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路西恩和娜塔莎的耳朵:

    “我们相信世间必然存在一种无论任何种族,无论任何职业都接受的道理,它就是仁爱、怜悯、宽容、诚实、勇气等美德,它就是主所厚爱的圣光,它能让我们心灵平静,不受这个充满罪恶的世界侵染,而违背了这样普遍道理的邪恶魔法师、黑暗骑士等就是堕落的,残暴的,狠毒的,必将毁灭……”

    “…···我们是兄弟姐妹,互相拥抱在一起,诵念着主的圣名,得到灵魂的救赎。这次,我们邀请到了各个阶层的信徒,让他们告诉大家,什么是信仰,是什么仁爱和怜悯等美德。”

    “…···我是一名来自贫民区的信徒,在这里,只要生病,只要受伤,往往就意味着死亡,而在几个月前,我就遭遇了这样的大病,可却幸运地活了下来,因为我的邻居们贫民区的牧师大人们,充满了仁爱和怜悯的美德,不计较任何报酬地治疗我,照顾我让我身体渐渐康复,这段日子里,我的心灵前所未有的平静…···”

    “…···我过去总是焦虑、急躁,有着各种负面情绪,可随着牧师们的开解,随着我越来越发自内心的忏悔,我安静了下来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那是心灵的港湾和归宿……”!妾下来的节目是《你不知道的残忍魔法》。这次伦塔特战争中,邪恶魔法师们用活祭人类的方式召唤了深渊的恶魔·残暴到让人发指,那具体细节是怎样的呢?我将为你们一一还原······”

    一位奥术师忍不住笑道:“教会完全是照抄我们的节目创意啊!”

    “能够如此快弄出来只有这种方式,主播还是位声音空灵圣洁的女性神职人员。”另外的奥术师同样笑着回答。

    “不要小看了教皇和教会高层对奥术发展的了解,不过节目的设置还是太僵化太死板了,不够活泼,不够吸引人。”路西恩轻轻点头道,“安排专门的人员监听这个频道,可以考虑在奥秘之声里对比较敏感的话题进行回应,但不能跟着他们的节奏走。”

    “是。”奥术师们齐声回答。

    “…···我们的命运早就被真神安排好·一切都已注定,只有信仰主,才能得到救赎……”

    听到这句话·所有奥术师都露出了鄙夷的表情,这让娜塔莎颇为好奇:“各位,这是教会关于命运的定义·不知道奥术和魔法里的命运又是什么概念,星相系的预言类魔法能准确到什么程度?”

    她的母亲不擅长星相,她自然也就了解不多。

    萨曼莎作为星相系的高阶魔法师,庄重而严肃地道:“在星相系里,命运也是被安排好的,一切都已注定,但与真理之神无关。”

    “为什么?”娜塔莎疑惑地看着路西恩和萨曼莎·她很难接受命运无法改变的说法。

    路西恩笑着示意她先听听,觉得不对再说。

    “为什么······不知道女王陛下您有没有听过‘塔诺斯妖,?”萨曼莎回想所学·打算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描述。

    娜塔莎摇了摇头:“没听说过。”

    路西恩由于刚深入研究星相,也不太清楚“塔诺斯妖”。

    “在古代魔法帝国后期,魔法师们就开始相信决定论,也称为囡果律,认为只要知道了一件事情的所有条件、参数,或者说影响因数,就能通过各种规律确定地知道事情的结果,有因必有果,有果必有因。”萨曼莎先大概地讲述了一下因果律,“而随着奥术的发展,这种观念就更加地深入人心,只要给定条件和数据,我们就能根据相应奥术理论得出确定的结果。”

    见娜塔莎还是迷茫的样子,旁边一位男性奥术师补充举例道:“女王陛下,假设我手中有一枚金塔勒,然后随意地将它扔出去,那无论正面还是反面都有可能落地,对吗?”

    “对。”娜塔莎想了想,又看了看路西恩,认真地回答。

    “不,不是这样的,在出手之后,只要知道我用的力量,金塔勒的重心、材质,周围的风速、湿度等众多条件,就能根据道格拉斯运动体系计算出它将是哪一面落地,没有另外的可能。”这位奥术师充满骄傲地说道。

    奥术师们探索着世界,发现和总结规律,然后再用规律去预测世界运行的“轨迹”,规律越接近真实,对世界运行的掌握就越精准。这就是奥术的魅力,让人如同世间的神灵!

    娜塔莎仔细想了想:“我理解了,抛出金塔勒的这一瞬间,所有因数都被确定,因此结果也就注定。”

    “理解了就好,这就是决定论,这就是因果律,而‘塔诺斯妖,是星相系历史上最伟大的四位魔法师之一‘太阳王,塔诺斯提出的一个概念。”

    萨曼莎回到了最初的话题,“他将整个世界的当前状态视为过去的果未来的因,所以假设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智慧之妖,知道了当前所有的状态和规律,掌握了每一个原子,呃,每一个质子、中子、电子的情况,那它就能应用规律,由果推因,准确地追溯出过去发生的所有事情。

    “并且,它也能由因知果地预言出将来会发生的任何事情,未来会像过去一样确定地展现在它面前,这就是‘塔诺斯妖,,它告诉了星相系每一位魔法师,整个世界的命运从诞生开始就已经注定,不会有任何改变,我们无法准确预言未来只在于我们知道得不够多,掌握得规律不够完整。”

    娜塔莎完全无法接受这种宿命色彩浓重的因果律:“可每个人的心思是变化莫测的。”

    “不,从幻术系的角度,每个人的性格都受到身边环境的影响,也就是说被众多的因确定地塑造了性格,而确定的性格,再加上做出决定时的其他所有因素,变化莫测的人心其实也会给出注定的答案,女王陛下,你制定作战计划时,难道没有根据对手的性格和过去的风格猜测过他的反应?是不是了解得越多,这种对反应的猜测就越准确?”萨曼莎声音清淡地道。

    娜塔莎点了点头,却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了。

    萨曼莎难得地露出骄傲又略显感伤的神情:“每一位星相系的奥术师,都会为自己能够看到命运而骄傲,也会为命运无法改变而悲伤,这很残酷很冰冷,但却是事实,有因就有果,一切都已经被过去决定。”

    对命运的讨论悄然结束,娜塔莎沉默了下来,一直到离开阿林厄魔法塔后,她才握住路西恩的手,看着星空道:“路西恩,你相信命运已经注定,完全无法改变吗?”

    这样的感觉实在太难受太绝望了!

    “不相信。”路西恩笑着回答,从灵魂图书馆封印解开后,自己已经在翻看和学习量子力学的知识。

    娜塔莎没想到路西恩回答得这么干脆坚定,愕然转头看向他,然后笑容绽放道:“我也是,我相信我们能够有限地改变自己的命运,嘿嘿,我早该知道你的答案,那从《命运交响曲》开始就没有变过的抗争灵魂,这是我最欣赏也是最喜欢你的一点。”

    “嘿,主观能动性嘛。”路西恩低声说道,然后在娜塔莎略微不解的目光里,肃穆地望着星空:

    “因果律必须死!”

    因为我们需要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