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一章 普通贵族的向往

第十一章 普通贵族的向往

    噗,小男孩霍克正喝着冷藏过的天蓝,听到路西恩的回答后非常没有礼貌地喷了出来,特纳子爵和另外几位贵族的表情则一下变得郑重,狐疑地看着路西恩,互相用眼神交流着。

    凯琳下意识笑了笑,想要说“真巧,你也是路西恩=伊文斯”,但脑海里电光火石之间似乎闪过了什么,让她嘴巴微张,怎么也说不出这句话来。

    虽然没有亲眼见过路西恩=伊文斯阁下和他的画像,但亲魔法议会的贵族早就将这位大奥术师的长相传遍了整个贵族阶层:黑发黑瞳,身高中等,容貌俊秀,风采出众,温和内敛。

    由于符合这样描述的年轻男子没有一万,也有八千,凯琳见到路西恩时才没有一点奇怪,可当他自报姓名后,描述和真人似乎就对应上了,同样的黑色头发,同样的黑色眼眸,同样的俊秀斯文!

    双手绞在一起,凯琳声音有点颤抖地求证:“是元素秩序阁下吗?”

    路西恩成为传奇的事情还处于保密状态,“原子掌控”的职业名称尚未被人知晓,因此,凯琳思考之后,用“元素秩序”这个外号来询问,就像“魔法选民”道格拉斯的绰号是“奥术皇帝”一样。

    “我想应该没有谁会冒充我。”路西恩微笑回答。

    “真的吗?”霍克顾不得擦嘴巴,双眼晶晶亮地看着路西恩,让路西恩一下就想起了小水晶阿弗瑞斯的眼神。

    路西恩笑着点了点头,可也没有做什么举动来证实,自己不会因为别人当面赞美而掩饰身份,也同样不会由于质疑而拿出什么信物,施展什么魔法来证明身份,坦坦荡荡,愿意相信就信,不愿意相信就不信·反正不会对自己有任何影响。

    凯琳还有疑惑,但她的父亲特纳子爵却笑容满面地道:“阁下,您是元素的真理,执掌着时空的权杖·赞美您带给我们生活的极大改变,以前的我们就像是沙赫兰帝国西边的野蛮人,现在才明白什么是文明。

    真是元素秩序阁下?凯琳用眼神询问着父亲,她记得自己的父亲同样没见过伊文斯阁下,否则刚才就认出来了。

    特纳悄然对女儿点了点头,比起霍克和凯琳,他们这些老辣的贵族能够联想起来的东西更多·不仅有容貌的描述,还有元素秩序阁下的来历,他来自阿尔托·是音乐史上最灿烂的几颗星辰之一,是贫民出身,是女王陛下的爱侣,而韦尔斯利家也来自阿尔托,也是贫民出身,还得了女王陛下的看重……

    这么多细节勾连起来,他们自然就确认了路西恩的身份,而且他已经看到了路西恩右手的两枚梦幻戒指,那依稀便是传闻中的“霍尔姆皇冠”。

    “我只是推动了这个进程·实际上,随着奥术的发展,这样的社会变化是必然会出现的。”路西恩心里补充了一句·尤其议会还需要对抗教会,还需要贵族和普通民众的支持。

    旁边的霍克得到了大人的确认,猛地激动起来·使劲挠头,却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最后在凯琳的目光示意下,他才冲到小客厅的红木茶几旁,拿起下层摆放的纸笔,眼巴巴地仰望着路西恩:“阁下,能给我签个名吗?我要看着它·激励自己学习魔法!”

    最近几十年里,随着一部部出众歌剧深入影响着霍尔姆王国的民众·他们对出色歌手和喜欢角色的追逐也渐渐增多,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已经出现了送花和索要签名的举动。

    路西恩好笑地看着这一幕,接过纸笔,写上了一句话。

    一边写,路西恩心里一边腹诽道,果然有时代的局限性,如果自己简化了留影魔法阵,弄出了魔法照相机,甚至将照相功能集成到移动通讯物品上,那霍克应该就不是单纯要签名了,而是“阁下,能合照一张吗?”

    没想到心中崇拜的对象真的愿意给自己签名,霍克小脸兴奋得通红,连声感谢地接过路西恩递回来的纸张,着急地瞄向他究竟写了什么,旁边的凯琳也好奇而激动地抬头张望。

    纸张上是两排花式的单词:

    “希望小霍克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路西恩=伊文斯”

    呃?霍克和凯琳都愣了一下,觉得这语法和句子有点奇怪,不过旋即就被高兴的情绪掩盖,像是得到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般小心翼翼地反复欣赏,又仔细地折叠好放入口袋。

    特纳子爵虽然也激动,但表面上还是从容地微笑道:“从几年前开始,霍克就一直想要学习魔法,不过那时候激进教派还在,我们这些中小贵族不敢太越线,现在好了,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送他去阿林厄学习了,伊文斯阁下,不知道该选择哪所魔法学校?”

    最重要的是,那时候成为魔法师就没有了继承权。

    “真的?”霍克更加激动,恳切明亮的眼神先看了看舅舅,又看了看父亲史蒂文斯=霍克男爵,得到肯定的答复后,开心得像是得了躁动症。

    路西恩简单地道:“这要看霍克的理想是哪些魔法领域?”

    “元素!炼金!”霍克斩钉截铁地道。

    “那道格拉斯魔法学校和奥尔堡魔法学校都可以。”路西恩当过魔法学校的老师,这方面还是比较了解。

    凯琳鼓起勇气问道:“伊文斯阁下,我,我现在学魔法会不会太晚了?都已经成年了······如果想学医疗类魔法,该去哪个学校?”

    “只要有毅力,有基本的天赋,什么时候学都不晚。医疗类魔法属于死灵系,而且需要了解人体的结构,不可避免地要与尸体打交道,你要想好,阿林厄魔法学校比较擅长这方面。”路西恩坦率地道,接着略微好奇地问了一句,“之前听你们讨论炼金物品,似乎对这方面比较了解,也比较喜欢·不知道你们还想要哪些类型的产物?随便说话,不用害怕,我只是寻求更多的灵感。”

    “我想要飞,普通人也能飞的炼金物品!”霍克非常羡慕能够飞行的魔法师和天骑士对飞空艇也是相当向往。

    唔,飞机,或者机器猫的竹蜻蜓?路西恩笑着看向其他人。

    凯琳听到要与尸体打交道后,由于本身有所准备,并没有吓得脸色惨白,而是担心地看了看母亲,故意深化了炼金物品的交流:“我希望魔法留声机能够普及更希望有类似它的影像类魔法物品,让我们在家中就可以欣赏到歌剧。”

    特纳则笑道:“我最希望的当然是能够延长生命的炼金药剂普及,不过嘛……”

    他相信这个很难简化得下来。

    “魔法蒸汽列车还不够普遍百分之九十的城市还没有连通,而且城市到小镇、乡村,城市之中也没有类似的炼金物品代替,我们贵族可以用马车,但普通民众的负担就比较大了。”史蒂文斯男爵听说伊文斯阁下比较关心普通民众,故意提出了这方面的意见。

    交流之中,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艾丽萨出现在了门口,眼眶依旧泛红地道:“小伊文斯小约翰回来了!”

    她打电话过去时,轮值的人员说约翰早就返回,因此通知乔尔后她又慌乱地去门口等待,好在没用几分钟,约翰就骑马到家了。

    艾丽萨背后出现了约翰的身影穿着银白色全身盔甲的他显得颇为魁梧,看到路西恩后,他快步上前,脸上露出激动的笑容,接着举起右手,握成拳头,似乎想要像过去打招呼一样给路西恩的肩膀来一下,可动作刚刚做出一半他就变得迟缓,表情相当僵硬,似乎身份的变化,魔法师与骑士的关系,几年的生疏,让他有点拘谨。

    路西恩笑着迎了上去,同样举起右手,握成拳头,平直向前,打了约翰右肩一下:

    “好久不见。”

    约翰发自内心地笑了起来,右拳前伸,同样给了路西恩肩膀一下:

    “回来就好。”

    他没有多说什么,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就将几年来的种种疏离消融干净。

    舞会已经正式开始,艾丽萨出去招呼着客人,路西恩、乔尔和约翰则继续在小客厅内叙旧。

    “小伊文斯,让我去音乐家协会,是你的推荐?”乔尔脸色红润,醉醺醺地道,金色头发已经变得斑白。

    看着非常开心的父亲,约翰笑道:“爸爸,舞会才开始,你就喝了一瓶金朗姆酒,这可不行。”

    “我,我高兴啊,小伊文斯终于回来了!”乔尔舌头变粗地道。

    路西恩嘿了一声:“乔尔叔叔,我觉得您是趁机喝酒才对,平时艾丽萨婶婶一定限制了您的酒量。”

    “小伊文斯,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乔尔顾左右而言他。

    路西恩摇了摇头:“是娜塔莎觉得乔尔叔叔您的水准不错了,可以给伦塔特的音乐家们‘上课,了。”

    “女王陛下真有眼光。”对自己音乐水平的进步,乔尔颇为自豪。

    “艾文呢?”路西恩忽然想起艾文。

    乔尔笑道:“艾文不想参加这次舞会,和几个贵族同伴去城外庄园了,哎,他始终无法激发血脉力量,最近又对炼金物品充满兴趣,不知道还能不能学习魔法?”

    “送艾文去道格拉斯魔法学校尝试一下,我和他们说说。”说到这里,路西恩补充了一句,“我现在没有太多时间当老师,教导学生的方法倾向于简单粗暴,没有扎实基础的话,根本无法适应。”

    “我知道,所以只是想送艾文去魔法学校。”约翰理解地道。

    乔尔看了约翰一眼:“关心艾文之前还是关心一下你自己吧,你比小伊文斯可要大一岁多,快去舞会,我陪着小伊文斯就行。”

    一贯从容淡定的约翰此时也忍不住脸色微红,僵在座位上不知道该怎么反应。

    路西恩见状,刻意帮他化解尴尬的气氛,拿出一把钥匙递给乔尔:“乔尔叔叔,这是我在阿林厄的一栋别墅,有空可以去度假,有危险的时候也去那里……这是我魔法塔的地址…···”

    乔尔点了点头,没有多问什么。

    而约翰在外面艾丽萨的催促下,终于站起身道:“路西恩,舞会结束再聊。”

    “快去吧,我都快结婚了,你连女性朋友都不多。”路西恩笑着用下巴指向外面。

    乔尔怔了怔,然后笑道:“那先祝福你和女王陛下。”

    约翰跟着感慨了一句:“小时候的画面仿佛还在昨天,可转眼之间,大家就长大到各自有各自的家庭了,时间真是让人充满感怀,给了每个人不同的未来……”

    是啊,在阿尔托的记忆有时候很清晰,像刚刚才发生,有时候则很模糊,仿佛已经是上一世的事情,时间如水,留下了烙印,却冲淡了味道。

    825年新年,寒风陡峭。

    安尼克拿着《奥术》《魔法》等众多期刊,走进别墅,表情充满了沉思:“对新炼金术电子能级、轨道和量子化的修补越来越多,可却似乎越来越偏离正常方向,与最初的想法甚至有了违背。”

    “是不是该寻找另外的方向了?是不是我们遗忘了什么?”大厅内的斯普林特同样皱眉道。

    这段时间以来,包括那些质疑的的大奥术师、高阶奥术师在内,都在修补着新炼金术的模型,可随着更多问题的发现,他们都有了一种预感,新炼金术仿佛走到一条死路了,必须抛弃原来的一些东西,才能找到真正的方向。

    安尼克关上大门,望着路西恩魔法塔的位置:“老师似乎也察觉到了这个问题,这两个月都没有发表一篇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