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三章 等待

    耶普枯坐在房间内,对着面前推导出来的东西陷入了!漫边际的思绪,仿佛在经历着一场从未有过的噩梦。

    他反复地从头看着自己的逻辑演绎过程,想要找出问题究竟在哪里,口中不停念叨着:

    “电子怎么可能是波?”

    一遍又一遍之后,他的自言自语变成了:

    “电子怎么会是波?”

    疑惑掩盖了其他想法,他开始钻研起自己论文内在的含义:

    “电子为什么会是波?”

    鹅毛般的大雪覆盖着外面,映着微弱的灯火,散发出清冷又火热的光芒,迪耶普渐渐收起了似哭似笑的难看表情,露出了沉思的模样。

    “…···按照这种推理,似乎所有运动的微观粒子都有对应的波动频率或波长,可为什么会这样呢?”迪耶普眉头越皱越深,忽然,他从这种奇怪的现象中联想起了两句话,那是伊文斯阁下在不同论文里分别说过的话:

    “…···也许我们该以更加开放的态度来看待波粒问题。”

    “…···既然光的波动性和粒子性都无可辩驳,都有确凿的实验结果证实,那为什么不将它们统一起来,也许它具有波粒二象性。”

    后面这句话出现在一篇简单的论文里,而且是以不确定的揣测口吻说的,因此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但迪耶普却牢牢记住了那个波粒二象性的概念,此时回想起来,心中有所触动,终于将自己的观点理清。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仿佛要放出一头会毁灭整个世界的怪兽,在手稿最后写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波粒二象性不仅存在于光子中,也能推广到所有运动的微观粒子,包括质子、中子、电子·都具有与它本身能量相对应的波长,也就是说,都有波粒二象性。”

    写完这句话,迪耶普像是脱力了一样充满疲惫·脑海里各种奇怪的想法浮现:“如果微观粒子具有波粒二象性,有自己的波动频率,那运动的宏观物质呢?”

    这真是一个“荒谬”的推广,迪耶普看了看自身稳定的存在,好笑地摇了摇头,下意识没有深入下去,想起了别的事情:“狭义相对论也能运用到新炼金术代表的微观世界之中·两大体系并不是完全独立,似乎能够以某种方式统一起来,也许以后两者的研究都要互相运用彼此的知识·比如相对论化的新炼金术?”

    各种各样发散的、古怪的想法随着迪耶普心情的稳定开始消失,但他看着面前的论文,心里还是仿佛压着一块巨石,无法言喻的沉重。

    从书桌背后站起,迪耶普走到窗边,将玻璃窗推开,扑面而来的是陡峭的凉风,刺骨的寒意。

    这让没有施展魔法的迪耶普连续打了好几个冷颤,大脑被冻得异常清醒·看到天边已经亮起了淡淡的光芒,地上白皑皑的一片,银装素裹·似乎又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天亮了……”

    迪耶普叹息般地自语了一句。

    早餐时候,揣着自己论文的迪耶普没有看到老师拉文第,于是在犹豫挣扎之后·直奔了他的书房,咚咚咚地敲响了大门。

    “进来。”拉文第通过魔法塔的回馈,知道外面是迪耶普,所以没有拒绝。

    推开书房的门,迪耶普脚步很轻地走了进去,看见老师从魔法实验室里出来,似乎一晚上都在验证布鲁克阁下的论文。

    “什么事?”拉文第直截了当地问道。

    迪耶普又犹豫了·害怕、紧张、担心、不自信等众多的情绪涌上心头,自己的推导结果恐怕没什么人能够接受。

    “快说!”拉文第也是惯于咆哮的奥术师。

    迪耶普咬了咬牙·拿出论文:“老师,这是我最新的论文,想请您指导一下,看看有什么错误。”

    反正还没有实验证实,应该不会出现认知世界动摇的情况。

    “这有什么好犹豫的?”拉文第声音洪亮地说道,顺手接过论文。

    他也是经历不多,换做是费尔南多,遇到路西恩这样做,肯定二话不说地先问问有没有颠覆性,什么程度的颠覆性,应该以怎样的“姿势”正确阅读论文。

    迪耶普张了张嘴,一个单词也没有吐出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师的问题,总不能说我担心被您咆哮,担心论文被批驳得毫无价值。

    拉文第一边阅读起这篇并不长的论文,一边向书桌走去,突然,他的脚步停顿下来,脸上的表情仿佛歌剧演员般变幻连连,震动,愤慨,恼怒,疑惑,难以接受等神色不断重复。

    迪耶普悄悄退后了一步,似乎感受到了老师身上散发出的恐怖压力,他已经是认知世界可以映射和影响到现在世界的顶级强者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拉文第回过神来,双眼看向迪耶普:

    “你告诉我电子是波?”

    声音压抑低沉,仿佛藏着恐怖的风暴。

    “是,微观粒子应该都有波粒二象……”迪耶普忐忑的话语还未说完,迎面就是拉文!第的咆哮:!

    “你告诉我电子是波?”

    “在我们测定了电子的质量,观察到了它的轨迹,确定了它具备动量并符合守恒条件之后,你告诉我它是波?”

    “那你怎么不对我说,那些贵族夫人,嫁人之后确实生下了几个孩子的贵族夫人其实是男人?”

    一句句的咆哮让迪耶普不断小步后退,直到他的背部抵住了房门,虽然老师的类比似乎没有错误,但他总觉得将微观世界的二象性简单地推广到宏观世界好像不太对,而且:

    “确实有一些特殊魔法生物是雌雄同体,拥有它们血脉的贵族在激发之后能够自行变化性别……”他小声地嘀咕着。

    拉文第深灰色的眼珠盯着迪耶普,周围仿佛出现了元素潮汐般的混乱:“跟我到实验室。”

    迪耶普抹了一把脸,沉默地走在老师背后,看见他停在路西恩云室之前,同时开启了电磁回旋加速器。

    “来,你告诉我·拥有这样美妙-轨迹的电子是波?”拉文第再度咆哮道。

    迪耶普不用看也知道,云室里面是梦幻般的粒子轨迹,如此清晰,也如此震撼人心。

    他深吸口气·略带坚定意味地道:“电子也能表现出粒子性,它是波,也是粒子。”

    这样的话语听在拉文第耳中,就像有人在说,他是男士,也是男士,他是巨人·也是矮人,他是活人,也是死人·如此的荒谬,如此的无法理喻!

    互相之间爆发过好几次战争,水火不容的波和粒子,其实是一体的?

    他还想再咆哮迪耶普几句,可看到学生带着血丝的眼睛倔强地与自己对视后,又稍微冷静了下来,在奥术上,他是一个只认逻辑推导和实验结果的导师。

    静静回想了迪耶普的逻辑演绎过程,回想了他的整篇论文·发现除了让人难以接受之外,似乎并没有太大的问题。

    “也许是你将几个公式联系在一起时混淆了概念,我再仔细看看。”拉文第缓和了语气。

    迪耶普知道老师确实一时难以接受·就连自己这个推导出结论的人都是挣扎了很久才相信,到现在都还惴惴不安,没什么信心·于是有些沮丧地点了点头:“我等着老师您的指导。”

    拉文第看着学生略微颓丧又失落的样子,拿着论文往外走去:“这篇论文比较简单,不太长,我先寄给莫里斯、加斯东他们看一看,看看他们会是什么想法,我并不代表正确。”

    这是他一贯强调的事情,不能盲从老师。

    迪耶普心里再次燃起了小火苗·有了期待和盼望。

    紧张不安中,迪耶普什么研究都没有做·不时观望着“信差”什么时候回来,到了中午,他确认几位高阶奥术师的回信抵达后,再次来到了老师的书房:

    “老师,莫里斯阁下他们是什么意见?”

    拉文第没什么表情地拿着信纸念道:“莫里斯的意见是,‘一个推导严密却大胆到脱离了实际的假说,与所有实验结果都不符。粒子和波该以怎样的形式统一并存在?当前没有任何模型能够对应,。”

    迪耶普满怀期待的表情顿时垮了下去,信心再次动摇。

    “加斯东的意见是,‘任何假说都必须严格地用实验和现象证实,很显然,我没有看到这一点,电子既是粒子,也是波,完全无法想象的存在形式,。”

    由于是拉文第寄去的论文,莫里斯和加斯东的言辞都还算温和。

    迪耶普苦涩地坐在椅子上,心中乱糟糟的一片,也许我真的错了?

    “你的这篇论文很难说服别人,即使是波动说的坚持者,也只是纠缠在电磁波和光子之上,从未怀疑过电子,他们肯定会欣喜于你的假设和推导,可也肯定不会给你足够的支持。”拉文第下了结论。

    迪耶普挠了挠头:“需要足够小的缝隙,那样我们应该能够看到电子的衍射或干涉现象,就像波一样。”

    他内心深处还是坚定着理念。

    对学生这种坚定的态度暗自点了点头,拉文第认为不能放任他继续胡思乱想下去了,于是道:“我再将你的论文寄给路西恩,他是这方面绝对的权威,如果他都不认可……”

    “那或许真错了。”迪耶普眼睛里仿佛燃烧起了火焰,那是以希望和期待为燃料的火焰,心里面则补充了一句,“但我还是要等待实验结果的反驳……”

    “魔宠信差”送走了论文,迪耶普开始焦躁不安地等待,紧张地仿佛当初检查精神力天赋时一样。

    “我不需要波动说的那群混蛋支持…···”

    “如果会有谁认同我的论文,那伊文思阁下毫无疑问是仅有的几位之一,如果连他觉得荒谬,那……”

    “伊文斯阁下,会有怎样的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