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四章 帷幕的一角

第十四章 帷幕的一角

    巴别塔的书房内。!

    路西恩闭目沉睡般靠在椅背上,面前放着一杯未曾减少的白开水,可实际上,他却在看着灵魂图书馆内关于量子力学的资料,饥渴地吸收和学习着这些知识,尤其是关于矩阵力学的部分,不时在灵魂内演算着什么。

    即使是对于现在的路西恩来说,矩阵力学的内容也显得艰深奥涩,需要花费极大的心思才能学习下去,它就像是一只庞大却冰冷的怪兽,对任何初学者都充满了不友好甚至凶恶的气息。

    本来路西恩可以顺着德布罗意波这条路线,将薛定谔波动方程提出来,用电磁系、光暗系更擅长,也是所有奥术师更熟悉更习惯的形式开启波动力学的内容,这同样是量子力学的一大分支,同样能解决当前对新炼金术的绝大部分质疑。

    但这是从电子是类波的角度出发,是波动说的延伸,而自己被视为了粒子论的主要代表之一,如果突然背弃了亲善的奥术师,转投波动说的怀抱,并且提出切实的证据,那很有可能将自己的朋友、同伴等炸得粉身碎骨。

    因此,路西恩宁愿学习以粒子性和不连续性为基础的矩阵力学,用它将新炼金术模型的问题解决,在粒子论支持者不会再轻易动摇对新炼金术和粒子的相信后,才慢慢抛出德布罗意波、电子衍射实验这些怪物,真真正正地确立波粒二象性。

    “矩阵力学、波动力学·……这似乎是粒子论和波动说的又一个战场,虽然它们在数学上其实是等价的,是一个理论的不同表达形式……”路西恩心中默默自语了一句,“矩阵,真是一个充满时髦感的词汇……”

    他这是想起了黑客帝国。

    合上灵魂图书馆内的量子力学书籍后,路西恩轻轻吸了口气,在草稿纸上完善着矩阵这种新的数学概念。

    虽然接近半年的时光足够路西恩初步掌握原始的矩阵力学了,但他没有尝试推导结论和进行实验,打算等初入传奇的灵魂稳定下来后才这么做·所以并未得到真实世界的反馈,而且这段时间以来,他的一半精力是放在了构建传奇法术模型之上。

    其中,“时空权杖”相对简单·路西恩灵魂恢复后,不到两个星期就完成了,“复仇凝视”则得益于路西恩用灵魂图书馆内关于激光的知识来解析和简化,也差不多到了最后的阶段。

    淡淡的清爽香味传入路西恩的鼻端,昭示着娜塔莎已经离开,由于还未正式举行婚礼和谋划克托尼亚等人的缘故,两人并没有居住在一起·只是娜塔莎时常来阿林厄游玩几天,路西恩偶尔去内克瑟宫拜访瓦欧里特大公并留宿。

    两人这样的来往是通过海瑟薇的半位面跳转的,做出不给克托尼亚等人任何机会的姿态·但又时不时去“千湖之地”度假,仿佛完全不在意危险,而这几次度假也确实没有一点危险的事情出现。

    深深吸了口气,路西恩对几个月后的婚礼充满了谨慎,如果克托尼亚等人不把握这次“机会”来袭,自己也没有必要与他们耗下去了,直接展示出传奇的实力震慑,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不能因为要设圈套围杀他们就长期地过着极度小心的生活·这样还不如搬入半位面,安全系数会大大提升,到时候“原子宇宙”的其中两个时空节点就分别设在内克瑟宫和阿林厄魔法塔。

    思绪收回·路西恩放下羽毛笔,准备继续“复仇凝视”的解析工作,争取尽快将它完成·这个时候,门口响起了咚咚咚的有节奏敲门声。

    不用精神力场感应,路西恩通过对魔法塔的控制就知道是雷欧,他手中拿着一封书信站在房外:“进来吧。”

    “老爷,是拉文第先生的信。”雷欧语言精练地说道,明白老爷研究奥术和魔法时最忌讳别人嗦。

    “恩,放在桌子上。”一直与元素意志高层和熟悉奥术师书信交流的路西恩没有意外·这半年来,拉文第先生就时常写信与自己探讨新炼金术的问题。

    等到雷欧关上书房的门·路西恩才拿起这封信,命运主星的投影让他隐隐有不好的预感。

    将信纸抖开,路西恩的视线一瞄到开头就凝固在了上面,这大胆的假设与德布罗意波非常相似。

    “不会有人提前将这头恐怖的怪兽放出来了吧?”路西恩自嘲地笑了笑,这不是游戏,不可能所有人都按照自己预想的进度来。

    既然怪兽已经探出了脑袋,路西恩也就不再纠结于为什么它会提前出现的问题,而是认真地阅读了下去,思考起该怎样将影响降到最低。

    “…···从电子的波动角度出发,可以将它视为轨道上的驻波,这样一来,固定的轨道就只能是波长的整数倍,从而自然地导出量子化……”路西恩一边想着,一边揉了揉眉头。

    良久之后,路西恩将信纸放回了桌面,轻轻叹息了一声:“这个世界也有思维大胆,异想天开的奥术师啊,还好他尚未完成电子衍射实验,否则就只能动用大奥术师的特权,让他的论文暂缓提交,一步步地来,免得爆掉太多的脑袋。”

    这样的东西如果然抛出去,别的派系路西恩不敢判断什么,可元素和炼金,至少有三分之一的高阶奥术师将无法承受这样的冲击,要么爆掉脑袋,要么认知世界破碎凝固,而剩下的大部分人也会迷茫很久,毕竟之前的一切现象和实验结果,都在毫无疑问地证实着电子是粒子,从自己发现它开始,就没人怀疑这一点。

    “现在没必要让这篇论文暂缓提交,反正还没有实验佐证,先发挥我的权威性,让奥术师们正视这个问题,等他们有了全面的关注和深入的思考,心里面有了准备,再抛出电子衍射实验。”路西恩很快有了决定,在拉文第寄来的信上写着自己的意见:

    “奇思妙-想的假设……”

    冬日的夕阳落到地平线之下很早,还未到晚餐时间·到处就昏暗一片,迪耶普在拉文第魔法塔的客房内焦急地来回踱步,脑海中思绪翻滚,各种各样古怪的念头起此彼伏·它们之间甚至完全相反:

    “要是伊文斯阁下肯定了我的论文,那是不是表明电子真是波?这简直难以置信,而且也没有现象和实验证实。”

    由于是从大胆的假设出发,迪耶普自己也对论文有着一定程度的怀疑,若路西恩给出确凿无疑的赞同,他反而会犹豫和不敢接受,电子是波·这在任何人的脑袋里都是一件荒唐的事情,哪怕是做出这个假设的他自己。

    “如果伊文斯阁下也像莫里斯阁下他们一样委婉地给出否定意见,那也许我的论文就真的错了。”

    这样一来·世界就恢复正常了,迪耶普也觉得松了口气,可心中却隐隐有着不甘,这在新炼金术处于瓶颈时爆发出的大胆思路,这在某种程度上解决了一些问题的匪夷所思论文,都是自己心血的结晶,是自己智慧在刹那间闪耀的火花,若是被所有人否定,实在无法接受:

    “不管如何·哪怕伊文斯阁下反对,只要他没指出明显的错误,我也要用实验结果来验证·不能轻易放弃。”

    这种极端矛盾的内心争斗中,迪耶普心情越来越急躁,希望得到路西恩认可的想法渐渐占据了上风·而不轻易放弃的自我鼓励更是汹涌。

    “怎么还没有回信?”迪耶普再次望向了窗外,他下午以来,已经做了上百次这样的动作。

    虽然明白伊文斯阁下很忙碌,有魔法学习和奥术研究的事情要做,不一定会及时看信,但他总是忍不住去期待和盼望。

    突然,他的目光捕捉到了一只熟悉的鸟类身影·于是猛地跳了一步,快速冲向房门·往老师的书房跑去,高等加速术自然地施展了出来。

    没过几秒,迪耶普就坐到了拉文第的面前,等待着“信差”的返回。

    “你很盼望?”拉文第认真地看着迪耶普。

    迪耶普点了点头,说不出话来。

    这时,可爱的“信差”落到了书桌上,拉文第从它身上取下了回信,慢慢打开。

    迪耶普的双眼专注地看着信纸,看着老师的表情,若不是拉文第积威深重,他都想施展魔法窥探了。

    拉文第直接翻到了论文最后一页,先是粗略一扫,可神情却突地凝固了起来,无法言喻地郑重和疑惑。

    “老师,伊文斯阁下的意见是什么?”等了一会儿,见老师没有反应,迪耶普在心中的焦急情绪催促下大着胆子询问起来。

    拉文第“恩”了一声,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念了出来,声音里藏着微不可及的颤抖:

    “路西恩的意见是,‘奇思妙-想的假设,让我们看到了电子可能存在的另外一面。世界的真实一直都被厚厚的黑色帷幕遮挡着,让我们看不清它的真正模样,而这篇论文也许揭开了帷幕的一角,展现出了部分真实……,”

    还未听完老师的话语,迪耶普脑袋就嗡得一下眩晕,他想过伊文斯阁下会肯定,可从未想过会是这么高的评价:

    “揭开了笼罩世界真实的帷幕一角…···”

    狂喜的情绪冲击着迪耶普的脑海,受到权威人物肯定和认同的感受会让每一位付出了努力的人出现同样的感触,可短暂之后,法师职业的冷静让他回过神来,下意识道:“还需要实验来佐证。”

    拉文第满意地点了点头,继续念着:“·`····我很愿意相信波粒二象性可以推广到所有微观粒子,这是解决波动说和粒子论长久战争的道路,但再让人惊叹的假设和基于它的严密推导,都必须用现象和实验结果来证实,毕竟这不是单纯的数理模型。我建议论文马上发表,交给电磁系奥术师审核,让所有人都关注到你的非凡工作,投入到相关的实验当中。”

    “伊文斯阁下的意见很好,我不反对!”迪耶普脸上的焦急情绪早就消失,背挺得笔直,声音激动地略微颤抖。

    拉文第则看着手中路西恩的意见,有些茫然和疑惑地道:

    “电子是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