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五章 关注

    癖k路西恩的意见,迪耶普在论文上标识了“电磁领域之后,就将它提交给了奥术审核委员会,心中略微奇怪但又觉得可以理解地想着:“据说每一个突破性的成果都会得到真实世界的反馈?看来我得等到有实验或现象证实之后……”

    在他看来,将伊文斯阁下提出的波粒二象性明确并推广到所有微观粒子应该是最近仅次于广义相对论和新炼金术的颠覆性突破,与元素周期表的意义相差仿佛,理应有真实世界的反馈,但他也非常明白,自己的推论是建立在奇思妙-想的大胆假设之上,如果没有实验观察到电子的波动性,就连自己也不敢完全相信,所以他认为,在自己亲手完成实验或看到别人的实验论文并验证之前,自己不会得到真实世界的反馈,毕竟这是一个需要自身确认的过程。

    “电磁?转马库斯先生,亚纳先生。”

    随着炼金生命充满金属质感的声音,迪耶普的论文被转交给了电磁领域的两位权威,由于是高阶奥术师的论文,他们并没有派发给学生或《电磁》期刊的审核编辑,而是留在了自己的书桌上,一直到他们忙完了自身的研究,才随手拿起这份论文审核。

    马库斯是一位外表年轻的高阶魔法师,有着火红色的头发,喜欢像守夜人一样戴着黑色的手套,即使是做实验和魔法练习时,也不会脱掉。

    “《从光量子理论出发的一个假设以及对此的研究》?”黑色天鹅绒手套摩挲着论文的表面,马库斯眉头皱了皱,他对“光量子”绝对谈不上有任何好感,这让他对电磁波的理解又陷入了茫然的状态。

    抱着这种有些厌恶的态度,马库斯翻开了论文,可才看了几眼,知道前提假设之后,他的脸上就露出了饶有兴味的笑容:“有意思……”

    论文大概几十页可实际内容对马库斯来说并不复杂,相对不算太长,没用多久,他就嘿嘿笑道:“电子是波?真亏迪耶普想的出来……波粒二象性还能推广到这种程度有意思,很有意思。”

    他似乎看到了粒子论支持者眼珠瞪出来的样子,轻轻叹息了一声:“但还是属于大胆的假设,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实验来佐证。”

    马库斯并不是太相信迪耶普这篇论文,即使它的核心内容很合自己的口味,在演算了一遍后,他提笔写道:“非常大胆的假设充满了迷人的味道,属于电磁领域对世界真实的一次冒险尝试,具备很强的颠覆性由于还属于假设,我在给予这篇论文突破性、极端重要性、极具讨论性和微观粒子上的普及性评价后,只能建议暂时奖励奥术积分十个,奥术点两百,等到有实验证实后才补充奖励。

    因为是从路西恩光的波粒二象性出发的,马库斯虽然认为迪耶普的论文非常具有开创性,但也不能这样评价。

    写完审核意见后,马库斯将论文重新封好,继续审阅起别的论文在他看来,这不算靠谱的假设哪怕再有趣,再符合自己的心意也不值得自己花费主要精力去关注和研究,只需要在空闲的时间偶尔试一下电子的波动性,自己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要做——至少目前为止没有任何实验能表明电子的波动性,他也暂时想不到该用什么方式去验证。

    而在亚纳=费阿米尔的书房,有着一头亚麻色短发的他正笑得前俯后仰:“电子是波?这种假设绝对不是正常奥术师能够想出来的,迪耶普真是一个思路‘开阔,的家伙!呵呵,他的老师拉文第一定已经给了他口水风暴的洗礼!”

    “不过,真是有意思的一篇论文,真期待那些支持粒子论的顽固者看到这篇论文后精彩的脸色以后他们再提起伊文斯阁下的光量子,我们就拿电子波来回应。”亚纳高兴地想道又摇了摇头,“可惜还仅仅是假设,就像当初的光量子,也许几年,几十年后才能有实验证实,也或许永远也没有,被尘封在历史的灰尘里。”

    类似的大胆假设,他也见过一些,尤其是路西恩=伊文斯连续提出颠覆性理论后,可它们都没有具体的实验和现象来佐证,即使后面的推理再严密,前面的假设也一直是假设。

    斟酌了一下,克制住自己对这篇论文大加赞赏的冲动,亚纳写道:“匪夷所思的天才联想,突破了旧有观点的束缚,是我今年最感觉震撼的论文,不过,假设在证实前永远都还是假设,对这篇兼具突破性、极端重要性和微观领域普及性,并极具讨论性的论文,我只能给出暂时的意见,奖励奥术积分八个,奥术点一百五十,希望所有奥术师都能踊跃验证。”

    虽然鼓励奥术师们去实验,但亚纳自己却很快忘到了脑后,在手头事情做完前,他恐怕难以抽出多余的时间来验证这个有趣的假设,毕竟它只是有趣。

    评定的结果很快返回了迪耶普手中,对仅仅九个奥术积分的奖励,他并不意外,换做是自己审核同样的论文,很可能只给予具备一定讨论价值的评价,然后奖励一两个奥术积分,电磁领域的两位委员显然是太喜欢这样的假设了。

    “该投给哪家期刊呢?《电磁》,《光暗》,还是《普通奥术师月刊》?”迪耶普明白不是奥术审核委员的自己对《奥术》和《魔法》没有影响力,他们肯定不会登载这只是假设的论文,而《元素》期刊的审核奥术师不将论文撕碎就算涵养深厚了。

    就在他斟酌之时,一封约稿信被仆人送到了他的桌子上:

    “《自然》?”

    由于广义相对论的影响,最近半年以来,《自然》的影响力和订阅数大幅度攀升,已经奠定了数理领域最权威期刊的名头,与《元素》《星相》等大期刊一个行列,是投递论文非常不错的选择。

    想到路西恩=伊文斯阁下是这家期刊的名誉主编,迪耶普几乎没有犹豫就同意了《自然》的约稿,这份期刊似乎想在纯粹数理领域之外也具备影响力,成为《奥术》《魔法》那样的综合性权威期刊。

    由于马库斯和亚纳的故意泄露没到两个星期,部分人脉宽广的奥术师就知道了么一篇新奇的论文,纷纷去兑换了出来。!

    “电子是波?”拉里好笑地看着面前的论文,读完一遍之后他还觉得自己处在梦中“迪耶普难道专注于惊吓别人?”

    加斯东和拉文第关系不错,拉里与迪耶普也算熟识,他笑着摇了摇头,将论文丢在了一边,并没有分出心思关注这大胆到荒谬的假设。

    战斗法师部,慵懒靠在椅背上的尤里斯安同样满带笑意地看着这篇论文,揉了揉酸痛的脸部肌肉:“如果这篇论文得到证实那真是会掀起不亚于光量子假设被确认的爆头风暴,尤其这次可没有三年的时间缓冲。”

    “不过,这真是让人难以相信即使我很喜欢这个假设。”尤里斯安将论文丢在一旁,决定自己空闲下来后就尝试着设计实验。

    而在原子研究所内,老师成为最高评议团成员后地位大幅度提升的斯普林特也兑换出了迪耶普的论文,略微讥笑地道:“不是每个人都是老师,能够提出大胆又合理的颠覆性假设。电子是波?这真是本年度最幽默的笑话,可以申请《阿林厄印象》的笑话排名了。”

    他们是最先知道电子的人,也是做关于电子实验最多的奥术师,所有的实验都毫无疑问地证实了一点:电子是微观粒子!这不比当初光量子假设提出时,波动说还有以太这个漏洞。

    “对现有的实验都不支持这一点。”海蒂赞同道。

    安尼克想要说些什么,可也觉得确实太荒谬了,又找不到好的办法实验于是与卡特里娜、切莉等人同样点了点头,补充了一句:“不管如何,我们有空时还是根据这篇论文计算出来的电子波长设计可以让它发生衍射或干涉的魔法阵,只有实验才能说明一切。”

    斯普林特虽然很讨厌这个异想天开的假设,但在路西恩的教导下,他的奥术态度还是很严谨的:“恩,用实验反驳,不过以这个波长,恐怕暂时没可能设计出能让它发生衍射或干涉的魔法阵、炼金装置。”

    “反正试一试嘛就当是对自己奥术知识的糅合。”海蒂微笑道。

    他们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没有将这件事情转告老师在他们看来,这篇论文即使是自己等人也不会过多关注,更何况是老师。

    道格拉斯、费尔南多、海瑟薇、奥利弗等大奥术师看到迪耶普的论文后,反而比普通人凝重,因为这是从波也是粒子的光量子理论联想来的,具备一定的可能性,但实验条件的艰难还是让他们没有投入过多的关注,只是在空闲时间尝试着改进当前魔法阵,毕竟他们还有属于自己的魔法研究和奥术探索要做。

    时间很快到了二月初,路西恩的“复仇凝视”已经成功构建在了灵魂内。

    马库斯作为奥术审核委员会的委员,第一时间就拿到了所有期刊,但他只选择了《奥术》《魔法》《电磁》《星相》《元素》《自然》等少数期刊阅读,其余的则看摘要型期刊,发现不错的内容后才去寻找原

    拿起《奥术》,马库斯不出意外地在封面看到了“825年第2期,专以纪念广义相对论的提出,这是一个伟大的理论,感谢路西恩=伊文斯阁下,他让我们初步接触到了引力的本质。”

    这是每一个划时代的奥术成果都会享受到的待遇。

    翻开期刊,扉页是道格拉斯综合了费尔南多和“预言者”贝格纳审核意见的最终评定结果:

    “这是一个超越了时代的理论,它让我们初步知道了引力的本质是弯曲的时空。理论的推导虽然繁复,却严密没有漏洞,而且基于这个理论的计算值,完美符合了晨星近日点多余进动和人造星球上时间变快的观察值,我们基本可以认为,它是当前最接近真实的引力描述,是《魔法史》上最伟大的几项成果之一!”

    “如果让我抛弃所有客观性来评价,那我会给它最显赫的地位,它有着无与伦比的理论美感,必将统治着奥术发展的一个主要方向。”

    “相对论体系让我们进入了奥术最基本概念的结构之中,深入了最本质的奥秘,让最吸引人心的世界真实展露了更多的‘美丽容颜,,我建议奖励路西恩=伊文斯和他的相对论体系三万个奥术积分,奥术点八十万!”

    马库斯深深地叹了口气,并不觉得评价过分,相对论体系是目前运动系统中电磁现象的最简化理论,拥有让人叹服的内涵,更别提它还给出了引力本质的解释,那是困扰着一代又一代魔法议会奥术师的根本难题。

    “奇迹之夜,真是奇迹之夜……这一晚发生的事情必将被后来者歌颂,用最大的兴趣猜测和描述。”马库斯翻了翻这一期的《奥术》,见基本是对相对论的阐述后,将它放到了一边,准备最后才看,毕竟广义相对论的内容对他来说非常艰深,基本处于还在学习几何知识的阶段。

    看完《魔法》等期刊后,马库斯拿起了《自然》,上面有他关心的伊文斯几何和张量分析论文。

    浏览了一下目录,马库斯忽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称:《从光量子理论出发的一个假设以及对此的研究》。

    “《自然》居然登这种纯粹的假设?”马库斯皱着眉头想道,难道是迪耶普通过关系刊载的?

    翻到对应的页码,马库斯目光微微一凝,看到论文题目下有编者按:

    “…···这篇论文也许揭开了帷幕的一角,展现出了部分真实……”

    下意识看了看特约编者的名字,“路西恩=伊文斯”这两个单词猛然跃入了他的眼中。

    啪一声,《自然》掉在了书桌上,马库斯的脸色变得异常凝重。

    “揭开了帷幕的一角?”

    他自言自语地道,语气里满是郑重和不可思议,路西恩=伊文斯虽然不是正确的代名词,但他的肯定却足以让绝大部分奥术师重新审视这篇论文,投入更多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