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七、十八章 独特风景(求推荐票)

第十七、十八章 独特风景(求推荐票)

    “确实没有。”路西恩“坦率”地承认。!

    海瑟薇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组织着语言:“我认为你给的评语太高了,会让奥术师们产生冒进和脱离实际的空想,虽然将电子具备波动性应用到新炼金术模型里,确实能让部分强加的量子化条件自然地导出,但如此评价一个没有任何实验和迹象引导的假设,不利用严肃踏实的奥术风气养成。”

    她说得有些凌乱,但路西恩还是勉强听懂了,由于将电子视为波能够解决当前新炼金术的部分问题,她对迪耶普的假设并没有想象中的保守和顽固,已经做好了一定的心理准备,毕竟对她来说,新炼金术的完善更为重要,是她将来的前进方向。

    并且,她是用“波动性”来描述电子,而非“电子是波”,显然将问题归于了某些粒子的特殊性质,就像粒子论支持者对光量子衍射和干涉图像的解释一样——虽然这些猜想充满了矛盾,还没有一个得到重视,但不妨碍海瑟薇参考类似的思路。

    她真正想要反驳的是路西恩给的评语,认为太高了,要知道以前任何一个匪夷所思的大胆假设都是由于一定问题和漏洞的发现,才有了相关的联想,比如路西恩的光量子假设是建立在波动说无法解释光电效应的基础上。

    而这一次迪耶普的假设纯粹是思路开阔的产物,将光的波粒二象性一下推到了所有微观粒子上,可光究竟是不是粒子都得打个问号,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不是它的独有性质,怎么能贸然和盲目地在粒子世界中把它推广开来?

    最为重要的是,这个假设只是看起来有可能解决新炼金术的疑难,而不像光量子假设一样清楚地解释了光电效应,即使在没有精确实验之前,也与当前所有实验结果吻合,所以·对于这样的假设,海瑟薇认为路西恩不该评价得那么高,那会让其他奥术师专门针对以前没有任何问题的理论提出完全发散和空想的假设,让严谨探索、踏实研究、小心应用的奥术风气被彻底败坏。

    简单来说·她觉得路西恩对迪耶普假设的溢美之词会造成投机性的奥术研究潮流。

    海瑟薇的语言表达能力,在场的所有最高评议团成员都非常了解,奥利弗担心路西恩不明白重点,还专门补充道:“你这样评价迪耶普没有任何根据的论文,会让其他奥术师觉得有机可乘,因为不需要任何问题的发现就可以指责一个经典理论的错误,然后再从这个空想出发·用数学的办法得到严谨的演绎过程,至于最后的结果是多么的荒唐,他们可不会管。”

    “比如·我可以不需要证据,直接指责你是教会的间谍,有了这个前提假设,我就能把你的所作所为往上面靠,再通过严密却有选择的推导论证你发表颠覆性论文是为了爆掉更多魔法师的脑袋,甚至直接让我们这些最高评议团成员死亡,从而达到消灭魔法议会的目的。你不觉得这样很荒谬吗?还要鼓励这样的行为?”

    路西恩很认真地道:“我从电子是波的假设里面得到了一些灵感,似乎看到了解决新炼金术问题的曙光,这才给予了如此高的评价·如果这个假设能够解决新炼金术的问题,那反过来说,也同样证实了它。”

    “而且·既然光子可以具有波动性,为什么电子不能?中子不能?质子不能?在微观领域,这属于比较有迹可循的假设·并非纯粹的空想

    在奥术讨论上,路西恩是有着自己坚持的人,不能因为两位大奥术师的指责,就承认自己评价的太鲁莽,承认迪耶普的论文确实太大胆,太脱离实际,这对自己做出评语的专业性和权威性不公平·对迪耶普的努力也不公平。

    即使自己没有做过实验证实,也会有同样的坚持·能够让自己给出这个评语的,必然有着可取之处,不过,若真的被指出了漏洞,或者有实验结果反驳,那自己也不是顽固的人。

    “光什么时候被承认是粒子了?”披着黑色斗篷的苍白中年男子维森特冰冷地说道,双眼里暗红色的火焰跳动得颇为厉害。

    海瑟薇看着亡魂主宰道:“不管你承不承认,光电效应、布鲁克散射实验都在那里,清楚地昭示着一切。”

    “可我认为散射实验等或许还能有波动方面的解释,比如···…”奥利弗说着自己的想法,构建可以表现出粒子性的特殊波。

    道格拉斯则皱着眉头道:“还没有任何实验和理论能够支撑你的想法。”

    “这未尝不是一个方向。”布鲁克简洁地道。

    一时之间,由于波动说和粒子论的争执,整个最高评议团会议室变得非常嘈杂,渐渐的,随着争吵程度的加深,他们甚至还出现了情绪方面的波动。

    “先将你的特殊复合波构建出来再说吧,奥利弗。”克劳斯说话的时候,背后仿佛有无数光点浮现,构成了不同的炼金事物幻影,有魔像,有人偶,有浮空城,有炼金要塞,有魔法蒸汽列车······

    奥利弗摇着手指:“无论你们怎么看,这也是解释光电效应和布鲁克散射实验的一条途径。而且,在讨论我的问题前,你们最好重新审视一下粒子论,或许从来没有什么粒子,它们都是波的特殊体现。”

    他周围一个又一个毁灭的场景幻化而出,将会议室染上了一层末日的气息。

    “如果粒子都是波,那由这些微观粒子组成的元素是不是波?这些元素构成的生命是不是波?更准确地说,我们是不是波?”维森特在这个推论上面并不认同奥利弗,他是人体和灵魂方面的权威,难以相信肉体是波?那有着切切实实触感的身体怎么可能是波?

    安宁永眠的黑色墓碑似乎在会议室地毯上长出了一个又一个,寂静的死亡笼罩着一切。

    奥利弗摆了摆手,示意自己这句话说的不够严谨,重新道:“老实说,我虽然欣赏于迪耶普这个假设,同样想给予他揭开了世界帷幕一角的高评价·但至少目前为止,我还不相信电子会是波。”

    他一边说,一边使用魔法,直接构建了一副云室里电子运动的景象·那淡白的雾滴构成了一道美妙-的电子轨迹,充满了梦幻和震慑人心的味道。

    “拥有这么明显粒子轨迹的电子,我暂时没那么大胆相信它是波,不过,既然路西恩认同了迪耶普的假设,是不是也代表他认同了波动才是光的本质?”说话的同时,奥利!弗将目光投向了路西恩。!

    他这是拿路西恩的评语来攻击他自己的光量子理论。

    “我说了·或许电子能在特殊情况下表现出波动性,比如被束缚在原子核周围时。”海瑟薇这个时候又站在了路西恩的阵营。

    海伦是少有的没有认知世界投影浮现的传奇魔法师,她一直安静地听着波动说支持者和粒子论支持者的争执·此时忍不住插言道:“其实从光量子假设被证实之后,我就很糊涂了,为什么光既有波动性,又有粒子性,会不会真像伊文斯说的那样应该从更高的层次看待这个问题?”

    “可以从波动说方面解释的……”奥利弗再次强调自己的意见,能成为大奥术师的人,少不了坚持。

    见双方又要展开“坦率友好的交谈”,道格拉斯赶紧用手势示意他们安静,会议室内的种种异象顿时消失·从地狱般的场景变回了真实的世界。

    “波动说和粒子论的对抗已经持续了很久,没有必要耽误今天的时间,既然路西恩坚持自己的评语没有问题·本身又不是论文审核的结果,那似乎无需再讨论了?”道格拉斯环视了众人一眼。

    奥利弗轻轻颔首:“我多问一句,相信大家也同样好奇·路西恩,在你心里,光究竟是波还是粒子?”

    “还有,电子究竟是波还是粒子?”维森特冷冷地补充道。

    海瑟薇、海伦等人也拿目光望向路西恩,颇为好奇他真正的奥术立场。

    而从异象频现开始,路西恩就一直安静地旁观着这迥异于任何场景的状况,这是最高评议团开会时才可能出现的独特风景。

    此时·听到他们的问题,感受到所有人的目光·路西恩没有拒绝回答,而是微微担心地看着反常的老师,严肃地反问:“什么是波?什么是粒子?”

    恩?在场的成员至少是九环的奥术师,都没想到路西恩会问出最基础的概念,一时有些愣住。

    “路西恩,这不是讲课的时间,虽然你的绰号是教授。”奥利弗自觉幽默地道。

    维森特眼眶里只有两朵暗红色的火焰,脸上也只剩下包着骨头的薄薄皮肤,让人很难看出他的真正情绪:“关于波和粒子的定义在奥术基础书籍里有提及,大家的时间都很宝贵,如果不想回答,那就保持沉默

    “波是一种现象,最初是从自然界的各种波动状况总结出来的定义,并用于奥术的研究,具体定义是……”海瑟薇没有顾忌维森特,将波和粒子的定义大概讲了讲。

    路西恩微笑道:“可以明显地看到,波和粒子的定义来自于我们,来自于我们对可以直接观察到的现实世界的经验总结。”

    “这有什么问题?”布鲁克十指交叉地抵住下颔,似乎有所猜测。

    道格拉斯、预言者贝格纳、海瑟薇则仿佛想起了什么,各自露出思索的表情,不同在于海瑟薇神情几乎没有变化,若不细看,很难察觉,而风暴主宰费尔南多依然保持了之前的沉默态度。

    路西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着众人道:“如果各位不觉得浪费时间,我想先讲一个故事。”

    “没问题。”对故事,奥利弗一向宽容。

    他既然发言,其他最高评议团成员自然也不会反对这种小事,并且他们相信路西恩绝对不是胡乱讲故事来敷衍大家,肯定有着自身的用意,再说,之前的争吵和疑问都是建立在奥术之上的,非专门针对路西恩,能够将问题说清楚·讲一个故事有什么关系?讲十个也没事!

    “从前有一位国王,得到了一只刚死的巨龙,非常高兴,将它作为自己英勇的象征放在了宫殿之外·让每一位路过的贵族和平民都能看到。”路西恩声音平缓地讲述着,“有一天,一群过去不知道巨龙的盲人听说了这件事情,很好奇巨龙究竟是什么样子,于是结伴来到宫殿外,抚摸着巨龙的尸体。”

    听到一群盲人想要通过“摸”这个动作来弄清楚巨龙的样子,奥利弗、克劳斯等相对开朗的最高评议团成员都露出了微笑·其他人则猜测着结果。

    路西恩继续讲道:“一个盲人在士兵的帮助下,摸到了巨龙的双翼,顿时高兴地道:‘巨龙是一只恐怖的大蝙蝠!,”

    “‘不·巨龙是条大蜥蜴!,另外一个摸着巨龙鳞片的盲人大声反驳道,在没瞎掉眼睛前,他曾经抓到过一只蜥蜴,并摸过它的鳞片。”

    听到第一个盲人的话语时,最高评议团大部分成员是露出了莞尔的表情,但第二个盲人的回答出现后,他们全部变得凝重,道格拉斯、海瑟薇等有所猜测和心理准备的人则轻轻点了点头。

    “其余盲人的答案我不想多讲,我只想问一句·巨龙究竟是大蝙蝠,还是大蜥蜴?”

    “都不是。”海伦大概知道路西恩的意思,但还是认真地回答。

    路西恩微笑道:“所以·对我来说,光、电子等既不是波,也不是粒子·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它们属于物质,当然,我更喜欢用粒子来称呼。”

    “既不是波,也不是粒子?”奥利弗微微皱眉道,“你想说它们其实是别的东西?”

    路西恩环顾了会议室一圈:“我们无法直接看到包括可见光在内的电磁波,也无法直接看到微观领域的粒子·我们对这些领域的研究就像盲人一样,所以·只能依赖于可以观察到的现象,不能盲目地将过去经验总结的定义和概念强加给它们。”

    “以光为例子,我们在不预先给它加载波或粒子的概念时,可以这样描述它,这种物质表现出了明显的波动性,也有着明显的粒子性,频率在什么什么范围内,速度在各种介质下是多少多少,至于拥有这些性质的物质究竟叫什么,那不是重点,完全可以定义为任何东西,至于它为什么会分别表现出波动性或粒子性,波动性和粒子性又在它身上以怎样的方式结合,则是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的内容,必须以实验结果和真实现象为准。”

    “我们之所以争论不休,就在于将过去的概念和定义机械死板地套用在了微观领域,套用在了最接近世界真实的地方,我曾经说过,我们的经验会欺骗我们,这就是表现之一,而这样的欺骗可不仅仅体现在研究中,还在于我们与他人的交往之中。”

    说到这里,路西恩再次环视了表情不一的最高评议团成员们,严肃地道:

    “只有学会暂时放弃原有的概念牢牢地以当前现象和实验结果为依据,我们才能在这个微世界

    ‘看到,世界的真实。”

    路西恩的话说完之后,会议室内出现了诡异的沉默,各自所想皆不类同。

    “可没有原本的概念拿什么去研究微观世界,实验结果和现象也需要处理和构建成体系的。”奥利弗有些认同,但更多的是质疑。

    路西恩简单地道:“数理工具。”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怎么知道需要用什么数理工具?”维森特也不太认同。

    “能够直接观察到的实验结果可以套用以前的概念和定义,没有直接观察到的则不行,但可以从实验结果推导出,也可以提出猜测和假设,再经由严格的实验证实。”路西恩阐述着自己的观点,这是由于现实世界魔法、灵魂、反馈等奇怪事情的影响和对量子理论的学习,才逐步形成并牢固的观点。

    “所以猜测电子是波?但还没有严格的实验证实。”维森特继续说道,绕了很大一圈后,话题又回到了最初。

    道格拉斯轻轻点头道:“我认为路西恩说得有一定道理,我们看到一样事物,是由于光反射进我们的眼睛,放大魔法也是基于同样的光学原理,但光会与电子发生反应,会让它出现‘跃迁,·也就是改变了它的状态,所以至少目前为止,我们很难想到办法直接观察微观世界,只能靠各种实验的结果来归纳·从归纳中假设或诠释,而假设或诠释时,就不能代入太多的原有概念,这会束缚我们的思想,蒙蔽我们的心灵。”

    “但不管如何,直接猜测电子是波还是太脱离实际了,至少目前的实验结果没有任何迹象表明这一点·无一例外地展现出了粒子性。”奥利弗摇了摇头,海瑟薇等人则微微颔首,认同他的看法·至少粒子性是明显的实验结果,而且很难让人从那鲜明的轨迹联想到波动性。

    不过,他们也初步接受了在奥术研究中,在微观世界中,不能盲目代入原本的概念。

    “放弃原本的概念,才能看得到世界的真实吗?”布鲁克略微感叹地笑了一句,“可从小学习奥术,接受着种种定义和概念的我们,在研究中很可能一不小心就代入原本概念而不自知·并且,说不定有的时候,引入原本概念会让事情变得简单。”

    道格拉斯看了看怀表道:“时间不早了·路西恩也将自己的看法表达了出来,各位可以私下里再交流。”

    “恩,我会尝试用电子波的概念重构新炼金术模型·并给出它的波函数,看能否解决问题,以此验证这个假设。”布鲁克对这个方向非常感兴趣,似乎找到了重塑自己认知世界的道路。

    奥利弗也点头道:“我也会将自己的想法放入电子波的概念里,尝试构建它的波函数,希望能够有所收获。”

    海瑟薇没有表达什么,能够不说话的时候·她一向是不说话的。

    而“亡魂主宰”维森特则带着嘲讽笑意地对风暴主宰道:“老变态,为什么一直没说话?难道因为是自己的学生·所以不想在我们面前咆哮他?这不像在奥术领域对真理非常坚持的你。”

    他这么一说,其他最高评议团成员才醒悟过来,风暴主宰竟然一直没有说话!要知道过去发生这种争论时,会议室内肯定以电闪雷鸣、暴雨如注、咆哮震天为主,今天竟然这么反常?

    风暴主宰费尔南多仿佛压抑着什么,看了维森特一眼后,瞪着路西恩:“拿出来吧,他们应该能够承受这样的冲击了。”

    “拿出什么?”路西恩装傻充愣。

    “拿出什么?”其他最高评议团成员则充满疑问。

    费尔南多猛地咆哮起来:“你给出评语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完成了实验!拿出吧,让我们看看什么叫做世界的真实!看看什么叫做放弃原本的概念!”

    “你认为我们连这样的冲击都承受不起?尤其还是在遍布未知的领域!”

    完成实验了?奥利弗、克劳斯等人惊愕地看着路西恩,真的完成了?那路西恩的态度岂不是意味着……这怎么可能?

    就连海瑟薇、海伦等表情淡漠的传奇魔法师,也流露出了少许震动和惊讶,这让她们一下充满生气,仿佛现在才有血有肉。

    道格拉斯肃穆地看着路西恩:“如果完成了,那就拿出来吧,坐在这里的人不会那么狭隘和顽固。”

    他心里补充道,尤其大部分是波动说支持者,而小部分则由于这个假设似乎能够解决新炼金术的部分问题有着心理准备。

    路西恩沉默地看着他们,得到了一致的颔首,深吸一口气,拿出了一个大的单晶体,并随手布置着魔法阵,让图像能够直接显现出来。

    布鲁克没有说话,抬起手,直接发射着电子流。

    时间仿佛凝固了一般,异常的压抑和沉默,没过多久,魔法阵亮起,现出了一副如同X射线衍射图案般的经典画面!

    在众人的眼中,这图案是如此的熟悉,如此的梦幻,却又是那样的震撼,那样的难以置信!

    “这······”不知多少道内心的自语无意识发了出来。

    轰隆!

    无数道闪电乱舞,雷鸣之声阵阵袭来,黑色风暴笼罩着上空;

    周围黑色的磁场扭曲,无形的电磁波异常紊乱;

    一颗颗星辰浮现,散发出璀璨的光芒,扭曲着周围的空间,垂下道道引力;

    白的,黑色,金的,银的,一点点元素凝聚,汇成了大海般的潮汐;

    安宁静谧的永眠之地中,一座座黑色的墓碑斜斜地插在上面,洋溢着浓郁的死亡气息;

    黑色宇宙宽广无垠,一颗又一颗的星球湮灭,陷入无穷无尽的毁灭波浪;

    一朵朵雪花飘零,整个房间的温度足足下降了一百度,到处都是晶莹剔透的冰层;

    众多异象点点浮现,在会议室内搅动,构成了一副光影和异彩交错、毁灭与死亡共舞的恐怖场景!

    轰隆!

    虚幻的雷声和毁灭之声中,他们齐齐转头看向路西恩,看到路西恩站在那里,两手插在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口袋中,声音很低地半重复了布鲁克的说话:

    “放弃原本的概念,才能看到世界的真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