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二章 黎明前的黑夜(第二更)

第二十二章 黎明前的黑夜(第二更)

    到了事务委员会的时候,路西恩正好遇上道格拉斯的学生诺曼,他是委员之一。

    “伊文斯阁下,您是元素的真理……”诺曼按照议会的规矩行礼。

    路西恩微笑道:“不必这么麻烦,多耽误时间,以前我也只是在初次遇见阁下们时才用致敬词。”

    “伊文斯阁下,您有事情吩咐委员会?”诺曼问道,“其实您也不必这么麻烦,直接用塔内通讯工具联络当值的委员就行了,或者让我们去您的书房。”

    路西恩指了指会议室:“有些东西当面交代比较清楚。”

    将霍尔特魔法学院的事情大概讲述了一遍,路西恩看着诺曼道:“有什么不清楚的?”

    “阁下,这是非常好的想法,是我从未见过的教学模式。我也是从魔法学校毕业的,要是当时能够自主地选择课程和老师,至少会节约一年的时光。”诺曼笑着赞扬这个新模式,他能被道格拉斯看中,说明当初的天赋很是惊人。

    路西恩暗暗想道,如果换了别人提出这种自主的教学模式,那很可能被认为破坏学校风气,破坏传统的师生关系,就像自己当初在道格拉斯魔法学校时遇见的困境一样,但现在,诺曼几乎没仔细分析就根据印象给出了非常高的赞美之词。

    “学徒们很多年纪不大,自主选择只会放纵自己,不同的年龄层次需要不同的方式,一味地放纵绝对不是好的办法。”路西恩起身道,“学院的年限定为两年,可以提前毕业,也可以申请延后一年,具体的东西,你来拟定。”

    “好,我会尽快组织委员会议讨论拟定。”诺曼已经将路西恩的讲述记录在了魔法阵内。

    正当路西恩要离开时,一位事务委员会的中阶奥术师走了进来:“诺曼委员·冰地女巫阁下传过来的机密录音石,让委员会整理成讨论性文章。”

    “录音石?”诺曼奇怪地看了路西恩一眼,最高评议团还有别的事情要吩咐?

    在加斯东找到材料完成了魔法留声机之后,很多奥术师也开发出了类似的产物·录音石就是其中之一,比以前的简化方便了许多。

    “是会议前的一些讨论。”路西恩停止了离开的动作,准备观察诺曼,虽然自己根据逻辑和预言类法术可以确定这个讨论不会造成魔法师认知世界的动摇,但还是得从诺曼这位高阶奥术师听到录音后的反应判断众人的接受程度,调整下一期论文的发布。

    诺曼见路西恩重新坐下,以为他对录音石中的内容还有交代·于是示意那位中阶奥术师先出去,自己则打开了会议室的隔音和保密法阵,然后才激发了录音石。

    “还没有实验证明电子的波动性……”海瑟薇清澈冰凉的声音传了出来。

    诺曼心中顿时有底·应该是讨论迪耶普的论文和伊文斯阁下的评

    随着争论的继续,诺曼渐渐听得专注起来,里面有几位阁下的观点很好地代表了他自己的观点,比如若微观粒子是波,那为什么由微观粒子组成的人体不是波?比如海瑟薇关于粒子的特殊振动表现出波动性的阐述。

    等到奥利弗询问路西恩的观点时,诺曼好奇地打量了坐在会议室靠背椅上的路西恩一眼,很难理解他为什么会问出‘什么是波,,‘什么是粒子,的问题。

    可在路西恩用“盲人摸龙”的故事将自己的想法清楚地阐述出来后,诺曼的表情就变得非常凝重·仿佛在思索着深奥的问题,口中小声地自语着:“大蝙蝠,大蜥蜴·波动,粒子…···这真是从未有过的角度……”

    讨论到费尔南多说话前就戛然而止了,诺曼依然保持着沉思的状态·似乎在将路西恩的观点融会贯通。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欣喜中夹杂少许苦涩地道:“伊文斯阁下,有了您的思考角度和通俗易懂的比喻,即使将来电子被证明了波动性,我也不担心认知世界会崩溃了。”

    接着,他将自己的理解说了一遍,寻求路西恩的肯定:“·……可以将它视为一个我们还没有完全认识的事物·不能轻易地用部分特征定义它,只能给出一定范围内的描述·这并非白天等于黑夜,而是天空可以表现出白天、黑夜两种状态,观察时间的不同造成了它性质的不同。”

    这比直接接受粒子是波要容易很多,对未知的事物,魔法师们总是抱着很强的敬畏之心,实验结果是什么,那就暂时描述成什么。

    路西恩自然不能说应该是“白天”和“黑夜”的叠加态,见诺曼接受良好,于是起身道:“这是对当前一些问题的讨论,主要是让奥术师们对未知的事物抱有更谨慎也更开放的态度,不能简单地代入原本概念,否则就是盲人摸龙,以点代面了。”

    “奥术研究很重要,奥术研究的思维看来同样重要!”诺曼有所感触地道。

    路西恩笑着点了点头,这就是方法论,是自身世界观的卜在体现,体现为以什么样的方法、什么样的态度观察!和问题。

    诺曼见路西恩要离开,于是送他到门口,略微惆怅地感叹了一句:“难道只有将电子视为波才能解决新炼金术的问题?这让人感觉新炼金术走到最艰难的时刻了,几乎看不到希望,能够找到的曙光还是自身无法接受的。”

    物质的存在真真切切,即使是诺曼这位偏向于波动论的奥术师,在将波的概念引入物质基础上,也有点无法接受,对新炼金术的困境产生了一种无力和沮丧感。

    “你又忘了,它只是表现出波动性的神秘物质。”路西恩挥手告别,观点的扭转可不是一时半会能完成的。

    目送路西恩离开后,诺曼捏了捏自己的脸颊:“······这么真实的触感,很难相信它会具有波动性……”

    作为“元素意志”的会长,讨论性文章整理出来后,莫里斯很快就拿到了手,翻看了起来,银灰色的眼眸内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意:“一边是新炼金术·一边是电子具有波动性,真是让人难以抉择啊。”

    “老师,这是您今天第三次发出类似感叹了,至少我和你讨论问题的短暂一个小时内·就已经有三次了。”弗洛伦莎略微抱怨地说道,“这种问题现在担心那么多做什么?波动性可以解释,不代表从粒子角度出发就不行,担心这个不如花费更多的精力在研究之中,不过,您的语气听起来不像前面两次那么徘徊了。”

    她是行动力强于研究能力的事务委员会委员。

    莫里斯笑道:“很敏锐,路西恩从一个崭新的角度阐述了电子的问题·如果它表现出波动性,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是吗?”弗洛伦莎伸手要过论文,仔仔细细地阅读起来·最后面带微笑地道:“前面的讨论真是激烈,不过路西恩的思维方式也足够独特,这应该是他屡次做出颠覆性成果的内在因素······很难看到一个比喻就将问题给这么简单化了的事情。”

    “也许这才是波粒二象性的本质。”莫里斯轻轻叹了口气,“可从路西恩话里的意思来看,他倾向于用波动性来解决新炼金术的问题。”

    “元素领域的基石,描述粒子的根本法典,最后居然要用波动性来解决问题,真是一个讽刺。”弗洛伦莎呵呵笑道,神色略微黯然。

    莫里斯起身走到落地窗边·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气,那洋洋洒洒的大雪阻碍着视线,带来了险恶压抑的感觉:“当前的新炼金术就处在了这样的天气中·周围全是白茫茫的雪花,看不到解决问题的方向,陷入了艰难的困境·只能摸索着一步一步向前,哪怕是过去不能接受、难以调和的东西,只要它能昭示出道路,也得紧紧抓住。”

    “这是路西恩的困境,也是我们所有元素和炼金领域魔法师的困境,我们就像一头被围困的野兽,必须努力挣扎·运用一切资源,抓住一切机会·才能逃出包围,看到新的曙光。”

    弗洛伦莎跟着走到窗边,微微叹息道:“希望这样迷茫困惑的处境,这样压抑寒冷看不到方向的徘徊局面尽快结束,让我们能穿过茫茫的黑夜,抵达万道光芒染红一切的黎明。”

    “黎明前的黑夜是最深最沉的。”莫里斯半开玩笑地道,这也是自己认知世界半固化前的最后阻碍了。

    拉文第、加斯东、洛克林妮、马库斯等高阶奥术师看到讨论性文章时,也有着差不多的感受,一方面是路西恩的阐述让他们对微观粒子有了更开放的态度,开始有了思维方式上的转变,另外一方面却是对新炼金术瓶颈的颇多感叹。

    在粒子方向的努力走不通之后,终于向波动说求援了吗?

    如果连波动也无法解决所有的问题,那新炼金术模型是否从头到尾都错误了?

    一片黑暗不见五指的未知世界里,新炼金术仿佛走到了决定自身命运的岔路口!

    “或许我们已经接近成功,只不过前后左右的黑暗里,只有一条生路,如果迈对,一步之后就能登临奥术的王座,掌握物质的奥秘,而如果迈错,就将坠入无底深渊,粉身碎骨。”拉文第看着窗外大雪纷飞的压抑场景,莫名有了一种预感:

    新炼金术到最关键的时刻了,是太阳般升起,照亮一切,还是银月似西坠,让黑暗重新笼罩世界?

    晚上,路西恩回复了众多的信件后,重新进入书房,坐到了椅子上,接着将众多的实验数据拿了出来。

    计划不如变化快,路西恩摇了摇头,提起羽毛笔写道:

    《论量子力学》。

    窗外,雪花飞舞,冰冷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