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五章 紧迫的节奏(第二更)

第二十五章 紧迫的节奏(第二更)

    “数学揭示一切,但最终还是要落在具体的奥术意义之上我们需要通过数学知道这个过程是怎样的,为什么会这样,按照类似的规律,我们可以得出哪些结果,而不是单纯地讨论数学问题,这才是我们探索世界,寻求真理的目的。”费尔南多首先肯定了路西恩的想法,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比如,你的伊文斯几何,在成为广义相对论的时空模型前,除了高塔的奥术师,很少有人会去仔细研究它。”

    路西恩在这个问题上,也有类似的看法:“是的,数学是我们最好的工具,我们依靠它来代替我们的想象,但不管如何,我们需要一个诠释,对新炼金术、对原子内部结构、对量子力学奥术意义的诠释,我们的诠释可以大胆假设,但必须小心证实,所以我暂时还给不出答案。”

    费尔南多轻轻点了点头:“既然你的数学方法能成功地解决问题,那它必然蕴含着你还未发现的东西。”

    接着,他揉了揉眉头,略显抱怨地道:“终于不用被强加的量子化条件等新炼金术的问题打扰了,它们就像一万只苍蝇耳边飞舞,让我恨不得将世界毁灭,我可以安静下来继续研究电子的排布规则了,不相容原理和能量最低原理之后还有很多东西。”

    他虽然没有出口赞扬路西恩的研究,但这种态度也表明了他内心的高兴。

    路西恩才不这样认为,老师您与别人咆哮争论这些问题的时候,可是红光满面,乐在其中。

    “快将你的论文提交吧,元素和炼金领域的奥术师们正在迫切期待着它的出现。”费尔南多还是忍不住提了一句,“事实上,你完全可以用以前的数学工具,那样看起来更友好,而不是让他们先学一种数学·虽然是最基础的数学,如果你不是我的学生,我会把你论文前面撕掉,让你重新书写。”

    其实·您的学生才是被你咆哮最多的人,路西恩揶揄了一句,然后微笑道:“我在研究的过程中,走了一遍构建数学工具的道路,后来才想起来原本奥术体系里就有一些类似的东西,不过既然已经弄出来了,干脆一起提交吧·这篇论文可是二合一,超值体验,等婚礼结束·我再着手用原本的数学工具改造一下。”

    对路西恩喜欢发明各种奇怪词汇的习惯,费尔南多已经非常适应:“交给你的学生来完成吧,你挂一个名头,没必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而且也给他们锻炼的机会,对了,‘婚礼,准备得怎么样了,那可是非常重要的。”

    路西恩凝重地点头:“只差专属传奇物品的炼制了。

    “正常来说,炼制一件传奇物品在什么都准备妥当的情况下·也需要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炼制没有成功,时间上就来不及了′你记得去借‘荆棘皇冠,。”费尔南多提醒道,这种时候可不能吝啬奥术点,而如果炼制成功·由于是专属传奇物品,威力会比正常的大,倒也与“荆棘皇冠”相当。

    “哪怕炼制成功了,我也会去借。”路西恩虽然有点贪财,但该花钱时还是舍得花钱,而且还得考虑娜塔莎的安全。

    “好了,我得抓紧时间研究了·你的论文让我重新燃起了热情。”费尔南多最后还是略微表扬了路西恩一句。

    老师,你一直都充满热情和动力的·每一位最高评议团成员都能作证,每一位被你咆哮的奥术师都能作证,路西恩将论文拓印了一份,笑着离开了书房。

    而费尔南多右手按着额头,疑惑地自语着:“动量乘位置不等于位置乘动量,这到底代表了什么奥术意义?”

    通过炼金生命的转发,路西恩的论文很快到了拉文第和加斯东两位委员手上。

    由于新炼金术的困扰而推迟了自身传奇进阶仪式的拉文第,从“信差”身上拿下这篇论文时,正在思考着电子的波函数,试图从这个角度来解决问题。

    作为高阶奥术师少有的只认真理和实验结果的务实派,他已经初步接受了路西恩的想法,将电子当成了一个还未了解的物质,而非原本概念里的粒子或波。

    当然,也仅仅是初步接受,过去的所有实验结果,那一张张清晰的轨迹图像,都让他抵触着电子波的概念,不相信它能彻底解决问题,愈发感觉新炼金术到了一个生死攸关的地步,似乎随时会摧毁,宣告过去的错误。

    这样潜意识的压抑中,他的研究进展非常缓慢。

    抽出最厚的那一叠论文,拉文第深灰色的瞳孔忽然凝固:“《论量子力学》?路西恩=伊文斯=”

    由于题目的问题,拉文第并没有将它直接与新炼金术联系起来,而是认为路西恩在研究力场和相对论的领域:“量子力学,量子化处理的相对论?”

    不过,无论是什么论文,路西恩的研究成果总是值得学习,拉文第翻开封面,仔细地阅读起来,开始的矩阵让他非常不适应,不是这有多难,而是已经习惯了过去类似数学工具的他总是忍不住混淆,淡灰色的眉毛忍不住皱了起来。

    可随着论文正式内容的开始,拉文第的眉毛舒展了下来,取而代之的是深思的神情,矩阵不算奇怪,但路西恩体现在这篇论文!里的思想却相当奇妙-!!

    看着看着,他握着纸张的双手,青筋渐渐露了出来,表情略显空洞,因为所有神采都集中到了眼睛里。

    突然,他放下论文纸,拿起羽毛笔,跟着论文的内容,自行计算起来。

    白色羽毛不断摇晃,时间飞快流逝,拉文第不记得自己看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心潮澎湃,难以克制。

    一行行复杂的运算写出,一个个结果得到,窗外月落又日升。

    量子化的条件和经验公式通过运算自然地导了出来,结果也与实验数据完美锲和,啪一声·拉文第的羽毛笔从中断折。

    他猛地向后仰去,靠在了椅背上,眼睛紧紧合拢,满脸的激动和满足。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睁开眼睛,发现下午的阳光刺眼而明媚,如同自己的心情,于是再次拿起一支羽毛笔,给莫里斯写了一封信:

    “…···我月初还在感叹新炼金术到了最关键最接近成功也是最黑暗最危险的时刻,徘徊找不到出路,不得不对一个没有实际证据的假设妥协·谁知道,月底我就看到黑暗散去,奥术的王座出现在了面前·恢弘壮丽地让人移不开眼睛,而带领我们穿过危险重重黑夜的是路西恩,是数学这个最宝贵的工具,就像他曾经说过的一样,在未知的领域探索时,我们能够也只能依赖的是数理工具,如同航线上的灯塔······”

    蕴藏着他激动心情的信与论文的拓印件一起被“信差”送到了莫里斯的魔法塔中。

    莫里斯收到信的时候正在享用自己的晚餐,一边对七分熟的小牛排赞不绝口,一边随意地打开了拉文第的信。

    瞄了几眼后·他的表情突然僵硬,哐当一声,刀叉全部落在了餐盘之中·然后一个闪现,传送到了书房,开始全神贯注又疯狂地阅读、计算和思考。

    服侍他的仆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莫里斯阁下从来不会浪费食物的,他一向很节约,很吝啬,今天是怎么了?

    到了第二天的时候,莫里斯才从繁杂的验证中解脱,脸上是压抑不住的喜悦,没有形象地活动了着手脚·低声感叹道:“等弄清楚了路西恩这个理论蕴含的奥术意义,我就能认知世界半固化了。”

    他目光随意地移动着·忽然看到窗外绿草如茵,春光明媚,让人感受到蓬勃的生机。

    “不知不觉,严寒结束了。”

    四月一日,低阶魔法师奥诺雷早早来到了魔法师管理部预备的考场外面,由于两位巡考女士长相漂亮,青春洋溢,他忍不住多看了一眼,然后听到了她们的讨论:

    “海蒂,你想申请担任霍尔特魔法学院的老师?不怕耽误了研究所的工作?”有着黑色马尾的女士疑惑地问道。

    亚麻色头发的海蒂笑嘻嘻地道:“我看过要求了,我只需要每周讲三节课,完全有空闲时间,而且老师是校长,我们怎么也得支持一下,蕾依丽雅,一起来?”

    她们的研究现在是自己为主,路西恩出了划一个大方向和给出学习的任务,很少再细致地安排了。

    “你是想去推广伊文斯数理习题集之类的东西吧······”蕾依丽雅洞穿了海蒂的“阴谋”。

    海蒂笑得很开心,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故意道:“反正我讲授新炼金术基础。

    “是最初那个模型吗?”蕾依丽雅怔了怔。

    “恩,修补的东西我也会略微提一提。”

    唔,学院会发放“新炼金术”相关的教材吧?奥诺雷对这半年以来的讨论处于茫然状态。

    等到他完成了一上午的魔法解析考试,走出门来时,又遇到了海蒂和蕾依丽雅两人,但她们的脸上是无法抑制的激动和喜悦。

    “哈哈。老师只要长时间不发论文,果然就会有轰动性的成果,这下大部分问题都解决了。”海蒂兴高采烈地说道,非常自豪。

    蕾依丽雅也开心地道:“虽然看不懂具体的奥术意义,但至少说明这条道路可行,海蒂,你的‘新炼金术基础,教材恐怕得更换了,你讲得清楚吗?或者说,你完全读懂这篇论文了吗?”

    “呃……”海蒂傻眼了。

    奥诺雷也傻眼了,又有理论的大变样?

    回家的途中,他遇到了不少兴奋的奥术师,这才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然后颇多感叹地在笔记本上写道:

    “…···奥术的发展就像洪流,席卷而来,让人完全跟不上,今天上午考试前,监考老师们、巡考人员们、考试的魔法师们,口中讨论的,彼此交流的都还是新炼金术的经典模型,就连教材也是这样准备的,可到了中午考试结束,一切就截然不同了,每个人都在议论量子力学,在议论新炼金术经典模型的重构,议论教材的改动······”

    “…···仅仅一个上午的时间,就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原本的教材还未发到学生手中就要重新编写,真是神话般的时代,紧迫急促的节奏压得我们只能奔跑起来,幸好,有魔法学院教导这一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