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二十七章 “结婚礼物”

第二十七章 “结婚礼物”

    块银白色的怀表按照路西恩的想法,充满了繁琐严密妁机械风格,中央是白色的表盘,不同宝石组成的神秘符号表征着不同的时间,黑色的秒针滴滴答答地走动着,声音仿佛响在每个人心头,除此之外,这块怀表还有一个特殊的地方,那就是表盘与表盖的连接处,左右各有一个按钮,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而其他怀表该有的表盖、链条,它也同样具备。

    将手一招,这块银白色怀表就飞到了路西恩手中,银灰色的挂链自动地别在了褐色马甲的扣眼里。

    路西恩右手食指一按,表盖关上,滴滴答答的时间流动声戛然而止,拇指再一弹,表盖打开,一种神秘的感觉笼罩周围。

    右手握住表身,看着里面黑色的秒针轻快地跳动着,路西恩放在右边按钮上的拇指猛地一按,发出喀嚓的清脆响声,秒针顿时停止,周围颜色迅速褪去,只留下了灰白的色彩,仿佛一切都缓慢到了极点,除了自己,再没有什么能够正常移动。

    传奇魔法,“高级时间停止”!

    喀嚓,路西恩再次一按,所有鲜活的色彩重新归来,秒针继续走动,世界恢复了正常。

    而随着路西恩拇指在表盘边缘的上下滑动,秒针忽急忽慢,附近的事物也时而快速时而迟缓。

    “果然是‘时空观察者,的特点。”路西恩又试了试左边那个按钮,顿时,铁元素组成的稳定星辰上,隐隐能看到“黑色”的引力表征,出现了空间的弯曲,附近几千米内引力异常混乱,除非是直接作用于身体,无需路径的魔法,其他一切都扭曲了自身的轨迹。

    “引力塌陷”不仅仅能对目标直接造成伤害·还能作为一个控场型法术使用。

    实验完自己专属传奇物品的效果,路西恩非常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按照这个世界的规矩,将怀表的信息铭刻入它的中枢魔法阵·并未它命名。

    “月时计,一级高阶传奇物品,除了对时空理解深刻的魔法师之外,必须认知世界半固化或同等状态才能使用,即使是非常了解时空的魔法师,也必须达到认知世界实质化的程度,否则·身体和灵魂将会被时光冲刷,迅速衰老到死亡。”

    “月时计是‘时空观察者,的道标,佩戴它的人将免疫传奇以下与时间、空间有关的超凡能力——自身施展的类似法术不受影响·反而会有增幅,并提高精确度,对传奇以上的时空操纵,也将获得一定程度的抵抗。”

    “它也是时间的领主,它的主人衰老速度将会放缓,在原本基础上将增加五百二十年的生命。”

    “它的左右按钮,可以代替咒文,用按下的动作分别施展‘引力坍陷,(每天两次),‘高级时间停止,(每天两次)。”

    “摩挲它的表身·将会获得等同于‘时空权杖,部分能力的效果,也就是能一定范围内放缓或加速时间,这个能力可以使用多少次只取决于持有者的精神力。”

    “它的表盘内可以提前存储十二个九环魔法·瞬间激发,不消耗精神力。”

    “时空的奥秘是这个世界上最深层次的真实之一,只有智慧才能洞悉它!”

    “——路西恩=伊文斯”

    啪一声·路西恩食指一按,将“月时计”表盖合上,放入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内褐色马甲的口袋里,细细的银灰色链条从中延伸出来,与扣眼相连。

    “还好有传奇职业的模型辅助,否则第一次炼金肯定会失败。”路西恩总结着刚才的经验和教训,深刻地明白了为什么半神巫妖、老师等传奇魔法师炼制的第一件传奇物品往往与自身的能力重叠。

    整理好地面上的残留碎片后·路西恩吐了口气:

    “呼,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客人,到来了。”

    伦塔特城郊的一处庄园内。

    一位衣着整洁,戴着黑色高礼帽的年轻男子与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同伴走下了马车,在仆人的带领下,进入了起居室。

    壁炉内的火焰早已熄灭,春暖花开的季节不需要它来点缀,而那位黑色蓝眼与绝大部分霍尔姆王国人没什么区别的年轻男子微笑着拉开墙壁上的魔法冰箱之门,从里面拿出了一瓶标识着特里亚宫廷徽标的香槟,顺手倒了两杯。

    “不得不说,路西恩=伊文斯提倡的炼金物品简化、普及化概念确实让一切都变得简单便捷,即使不用魔法,也能享受到高雅悠闲的生活。”长相俊美,笑容阳光的他摇晃着香槟,轻轻抿了一口冷藏的味道。

    脸色阴沉凝重的小胡子看着窗外,喝了一口香槟后道:“内阁已经在制定计划,邀请魔法师合作,开发短距离公共运输的炼金马车,与魔法蒸汽列车刚好形成互补,以后到绝大部分地方去时,都将比过去简单无数倍,哼,罗素首相。”!

    在很多年前,魔法师们炼金时就有了类似水泥的产物,阿林厄的街道就是靠它才铺得如此平整,霍尔姆王国七八个大城市或主要干道都逐渐替换成了水泥道路。

    “詹姆斯这些人主要还是追求骑士道路上的超越,能够占到好处,拿到利益就行,不可能去担任事务繁忙的首相职位,听说罗素想要依托这样的公共运输体系,将信差变成王国的部门,构建一个什么邮政体系……我可以想象霍尔姆王国将来的繁华和文明程度,克托尼亚,你要是知道会有这样的变化,是不是当初就倒向魔法议会了。”俊美的年轻人毫不在意地揭克托尼亚的伤疤。

    这小胡子年轻人竟然是“时光之心”克托尼亚!他看起来做了很好的伪装!

    克托尼亚没什么恼怒,看了黑发年轻人一眼道:“已经做过的事情就没必要后悔,班纳姆,想不到你在这里还有一处私人庄园。”

    “作为守夜人,我也得有自己的日常生活。”“本源之眼”班纳姆呵呵笑道。

    这个名字是他随口胡诌的,让克托尼亚便于称呼。

    感叹之后,气氛陷入了沉凝,好一会儿克托尼亚才道:“真的要趁路西恩=伊文斯的婚礼行动?即使是守卫最薄弱的时候,也有海瑟薇这个传奇巅峰·比平时强多了,我们两个谁也拦不住海瑟薇,为什么不再等等?”

    “这种守卫最严密的时候,也是最容易松懈的时候·换句话,除了海瑟薇,我们短时间内不需要担心别的传奇魔法师,并且我已经做好了

    ‘准备,。”班纳姆一派轻松的模样,“其实,过去几次路西恩故意引诱我们出手时,我就想趁机发动·可准备没有完成,只能等待,而两个多月前终于完成后·他又没再外出了。”

    “准备?”克托尼亚皱起了眉头,他一直是与班纳姆远程联系,前两天才真正碰头。

    本源之焰低声笑道:“行动前给你详细说明,呵呵,他们只防备你,防备我,防备教会的传奇强者,可想不到还有别的······”

    “谁?”克托尼亚凝重地道,自己必须先保证安全·莫名冒出别的势力或强者的事情总是让人担忧。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加入教会?”本源之焰没有回答,而是反问了一句。

    克托尼亚哼了一声:“你会告诉我吗?”

    “不会,所以你也不要问了。”本源之焰摇了摇手中的酒杯·“放心,肯定能将他们与魔法议会的传奇魔法师短暂隔绝出来,给我们动手和从容撤退的时间。

    克托尼亚点了点头:“你用预言术排除隐藏的危险了吗?”

    “路西恩和娜塔莎被费尔南多和海瑟薇一直照看·我的占星术只能得到他们都不具备危险我们能力的结果,其他的就只能依靠情报和别的痕迹判断了,不用担心,即使有变化,我们也能逃走。”本源之焰信心十足,虽然他的实力只有传奇一阶,最高等级的传奇物品也不过二级。

    克托尼亚疑惑地看着班纳姆·不清楚他为什么对‘准备,有如此强的信心,暗中打定主意·若准备不能让自己满意,自己会选择退出,同时,他微微松了口气道:“也不是没有危险,虽然他们都不是传奇,但拥有康格斯之戒、魔法议会奖励传奇物品和真理之剑、真理之盾的他们,同样能对我们造成威胁,不能大意。”

    瓦欧里特大公离开阿尔托时,“顺手”带走了真理之盾——他拿不起来,不代表装不进储物袋。

    “对,路西恩和娜塔莎总是能创造奇迹,高阶时被半神巫妖追杀也能逃脱,我们不能大意。”班纳姆收起脸上的笑容,非常认可地点了点头,“不能嗦,不能犹豫,不能想抓住的事情,最短时间给予致命一击,好了,克托尼亚,你休息准备吧,我去研究奥术。”

    “呃?你研究奥术?”克托尼亚完全呆住了。

    本源之焰笑着摇了摇头:“我在古代魔法帝国事情就认知世界破碎凝固了,所以近千年来都没有实力的提升。我几十年前就想通了,在这种情况下,学学奥术也不会有更坏的结果,说不定能找到重塑认知世界的道路,你看,教皇冕下都能学奥术,改神术,我为什么不能?”

    克托尼亚这才恍然,自己一直奇怪,为什么本源之焰近千年里都没有实力的增长,靠时间磨也能提升到二阶了—半神巫妖虽然是古代传承魔法师,但他成为传奇也不过两三百年的时间。

    本源之焰微笑看着窗外:

    “希望我们送的‘结婚礼物,,能让他们‘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