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章 血腥玫瑰

第三十章 血腥玫瑰

    一身黑色礼服的克托尼亚仿佛时光的旅行者,游走在不同的世界之中,仅仅漫步而行就穿过了路西恩凝固的空间,似乎这种水准的空间屏障对他而言相当于没有。

    老派绅士模样的他手持波光粼粼的长剑,一个迈步就越过了单调黑白灰色铸就的遥远距离,闪现在路西恩精神力场边缘,在寂静无声的衬托下营造出时光飞逝,无法挽留,无法阻挡的感觉。

    单纯的一记斩击竟然也有了影响心灵和精神的效果,这就是史诗骑士的实力!

    而随着他这一剑,路西恩只觉周围一切都放缓下来,就像电影里的慢镜头,只有那如水般流淌的剑光快如闪电,冲刷掩埋着世间所有。

    时光之下,哪怕星球也会走到生命的尽头!

    克托尼亚对这一剑非常满意,从身体开始衰老之后,自己已经很久没有发出这么酣畅淋漓的一剑了,但面对着海瑟薇威慑,面对着费尔南多和道格拉斯等人即将而来的救援,面对着路西恩匪夷所思提前晋升传奇,并狠狠阴了一把本源之焰,将他关入迷宫的变化,那庞大的压力终于让自己忘记了身体的状况,忘记了家族和剩余的寿命,再次燃烧起了全部身心,恢复到了当年巅峰时的状态。

    去年之所以短时间内无法奈何温斯顿,一方面原因是传奇各阶之间的实力差距没有低中高阶这么大,除非有两阶的等级差,另外一方面还在于自己早就由于身体的衰老,精神的动摇,只能发挥接近三阶的实力,而现在,自己又是那位斩杀过两位传奇魔法师,一位恶魔君王投影,一条传奇海怪·一位黑暗史诗骑士的“时光之心”了!

    在曙光战争到魔法议会实力膨胀的这段时期,在暴风海峡这面,“时光之心”克托尼亚就是神话和史诗的代名词!

    带着这种满意,这一剑的威力仿佛又有提升·黑色大地上的泥土纷纷变成了灰色沙砾。

    滴答滴答,克托尼亚忽然听到了这不受时光之力影响的声音,路西恩右手握住的那块充满机械风格的银白怀表在黑白灰色和时光迟缓的侵染下,依然准确地记录着时间。

    黑色燕尾服,同色领结,银白怀表…···在克托尼亚眼里,路西恩不像是在进行传奇之间的战斗·而是在参加一场贵族的宴会,他听到美丽女士询问时间的要求后,悠闲地掏出了怀表·啪一声将表盖弹开,中指轻轻一按。

    喀嚓!

    沉重的压力突兀冒出,周围的黑色一下加重,那冲刷着一切的剑光在快斩中路西恩时被巨大的引力塌陷牵引,从直线变成了曲线,向着一旁歪去。

    “哼!”

    克托尼亚双眼色彩消失,变得空洞无比,仿佛有一条时光的长河在里面奔腾前进,长剑猛然发力·短暂突破了引力坍塌的影响,划着一个美妙的弧线反斩到了路西恩身上。

    “元素庇佑!”就在引力塌陷制造的时间差内,路西恩已经念出了咒文·“大奥术师之袍”亮起了无数元素光点,金的,银的·白的,黑色,全部汇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光罩,挡住了“时光之心”。

    哗啦啦,仿佛有流水的声音响起,“元素庇佑”这个传奇防御魔法的各个部分突然变化不一,在时光的影响下由于速率的不同而自相矛盾·在剑光之下迅速瓦解。

    不过,它也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将克托尼亚接近自身巅峰状态的一剑挡了下来,而路西恩趁机闪现到了远处,锁定了他。

    “复仇凝视!”路西恩的声音显得艰涩崎岖,而且比起正常咒文来,似乎拖出了一个尾音,显得冗长,这是附加了“不确定之手”!

    虽然自己靠隐瞒传奇的实力和“月时计”阴到了本源之焰,但也同样被他们与死灵界的合作影响到,老师和议长的救援会比正常晚几十秒钟,而这段时间,自己很难阻止克托尼亚逃跑——迷宫术之类的传奇以下时空魔法,他是直接免疫,这也是自己为什么选择阴本源之手,而不是他的缘故。

    并且,原本自己根据温斯顿的交手感觉和各种情报判断,克托尼亚由于衰老,实力早就达不到传奇三阶的水准了,自己纠缠他几十秒钟不会有太大危险,可现在看来,他依然老当益壮,凶焰滔天。

    路西恩的右眼忽然赤红晶莹,宛如一块最漂亮最美丽的红色宝石,然后一道鲜红凝固的光线从中射出,速度之快,根本不给人反应过来的时间。

    可这道鲜红射线打在克托尼亚身上后,竟然像“穿越”去了别的世界,在如水时光里微微偏折,绕开了克托尼亚,将后面凌乱的黑白灰色山峰贯穿了一个大洞,射向了天边!

    这是怎样的匪夷所思!

    克托尼亚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想要打破自己的防御,哪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如果真这么简单就能办到,自己早就在过去的传奇战斗中陨落了!

    而且你只是刚晋升传奇,魔法的威力还远远不够!

    他没有迈步瞬移,而是开始光化,与自己的长剑融合在一起。

    阴冷寂静的黑白灰里,一道变幻不定的明净光芒亮起,宛如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亮了世界,驱散了单调,似乎不受空间距离影响般斩向了路西恩。

    “亡者壁垒!”由于大奥术师之袍还在缓冲中,路西恩使用了康格斯之戒。

    呜呜呜,在死灵界里,这个魔法似乎得到了加成,无数阴魂幽灵从四面八方汇聚,无数肉体尸块从泥土里飞出,凝固成了一道肢体纠缠的墙壁,一张张灵魂面孔在里面露出痛苦的表情。

    可剑光却是一折,沿着一道漂亮的弧线就转了一个方向,向着另外一边的娜塔莎斩去!

    即使有时光之力,要想杀掉保命手段众多的魔法师也需要时间,但对付只能用两三次传奇物品的黄金骑士就要容易很多了!

    即使真理之盾是被动使用,她也无法举起三次以上!

    欺骗了路西恩施法时间的克托尼亚目光森冷,双手坚定,没有一丝颤抖·长剑狠狠地斩在了由于拿着真理之盾而行动不便的娜塔莎身上。

    娜塔莎身形微躬,将黑色小巧的真理之盾举到斜上方,脸色坚毅,目光之中蕴含着浓烈的战斗意志·婚纱的白色蕾丝轻轻摇晃。

    当!

    沉闷的响声之中,真理之盾笼罩下的娜塔莎染上了虚无的色彩,就像处在了另外的世界,无法触及,无法伤害!

    这面盾牌号称时空类防御的极致,据路西恩观似乎与“神之守护”一脉相承。!

    挡住克托尼亚这次攻击之后·娜塔莎额头泌出了一滴滴冷汗,牙齿紧咬,一丝泛着少许银紫色彩的鲜血将嘴唇衬托得异常妖艳·若仔细观察,会发现她的双腿和双手都在轻微颤抖,显得非常吃力。

    再来两次类似的攻击,自己就无法抵挡了!

    克托尼亚为了不给路西恩锁定的机会,一剑之后立刻“时光漫步”,改变了方向,继续攻击娜塔莎。

    而这时,他耳边再次听到了那滴答滴答的声音。

    繁复的银白色怀表里,黑色秒针欢快地走动着·不断指向各色宝石铸成的神秘符号,路西恩拇指轻轻一按,喀嚓一声·秒针凝固在了原地,似乎坏掉了一样。

    灰白再次驱除了黑色,这一片区域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时空·一切是如此安静,以至于没有任何色彩,除了海瑟薇的淡蓝和银灰。

    灰白色的克托尼亚没有静止,而是慢镜头般将长剑斩落,就能帮助他有效躲避时停效果消失后的攻击。

    路西恩目光幽深,口中念道:

    “复仇凝视!”

    依然与之前类似,“不确定之手”附加了上去·眼睛也如同美丽的红宝石,将鲜红的射线打出·只不过这道射线暂时无法影响另外“时空”内的克托尼亚。

    施法缓冲之后,路西恩再次念出咒文:

    “复仇凝视!”

    又是不确定之手,又是鲜红的射线,而由于施法时间的延长,时间停止效果没能让路西恩发出第三个魔法。

    克托尼亚刚看到单调的死灵界“重现”,就目睹了两道鲜红的射线几乎同时打来!

    不过,稍微躲避开了一点的他有了少许反应时间,身边时光如水,微微荡漾,然后这两道“复仇凝视”射线就像它们的“前辈”一样,“穿越”到了其他世界,绕过了克托尼亚的身体,之后才重新回归,将远处混乱倒影着外界的山峰连连洞穿。

    两级的差距,刚刚晋升的实力,刚刚学会的魔法,凭什么能打破我的防御?

    有这攻击的时间,不如用魔法转移走你的妻子!

    克托尼亚心中冷哼一声,继续攻击娜塔莎,他判断这一剑之后,娜塔莎应该就到达极限了!

    不过,他也感觉到了深深的疲惫,体力在飞速流逝,再也无法保持传奇三阶的实力。

    虽然掌控时光之力,但岁月依然没有饶过他。

    “元素庇佑!”

    突然,海瑟薇清冷干净的声音传来。

    她硬抗了远古木乃伊和巫妖王的一轮攻击,腾出手为娜塔莎加持了防御。

    无数光芒纷飞,海瑟薇被两位传奇死灵趁机压制,不过它们两位也是受创不轻,在“豪华大裂解”之下,除了金色王冠和头顶环绕的“宝石”之外,其他的魔法物品全部破碎,就连木乃伊身上缠着的黄褐色“布条”都损坏了一些,露出了黑色如铁的腐肉。

    这样的战斗,远远不止心痛能够形容。

    克托尼亚微微一笑,放心了不少,之前他担心海瑟薇是故意腾不出手,以欺骗自己停留,等到关键时刻,才突然缠住自己,让自己没办法逃脱,被后续赶来的援军围杀,而现在,经过自己强攻娜塔莎,总算让海瑟薇真的被缠住了!

    缓慢流淌的时光似乎一下犀利了起来,展现了自己冲刷毁灭任何事物的特征,克托尼亚趁路西恩施法缓冲的时间,继续强攻着娜塔莎。

    一剑之下,速率不一,变化不同,元素庇佑光罩内不同光点互相纠缠起来,扭曲不定,眼看再有一次攻击,就会被打破。

    “复仇凝视!”

    冷静到冰凉的声音传入克托尼亚耳中,这让他有点疑惑。路西恩疯了吗?还要继续进攻?明明有把握有时间将娜塔莎转移走的!

    路西恩的右眼变得猩红,如同传闻里银月爱特娜的红宝石之眼,一道射线刷的一下就打到了克托尼亚身边。

    波光粼粼,无法触摸,克托尼亚周围再次泛起如水的“时光”,这熟悉的防御感觉让他嘴角微微翘起。

    可突然之间,他嘴角的笑容一下凝固,那道鲜红色的光线竟然没有“穿越”!没有弯折!直接打中了自己胸口!

    滋,轻微的响声之后,克托尼亚胸口被射线彻底洞穿,出现了一块无法弥补又惊心动魄的空白。

    怎么可能?

    他才是传奇一阶,怎么可能打破我的防御?

    即使我已经倒退回传奇二阶,也没可能被这么轻松贯穿!

    至少也得先豪华大裂解“洗”一遍,才能“复仇凝视”!

    “复仇凝视”附带的麻痹让克托尼亚僵直在了半空,眼睛里凝固着惊愕莫名的色彩。

    这时,注意到这种变化的海瑟薇放弃防御,任由远古木乃伊和巫妖王攻击自己,然后在预先不清楚路西恩魔法会造成这种效果的情况下,默契地吐出了咒文:

    “豪华大裂解!”

    啪啪啪,克托尼亚身上无数光芒崩解,“时光之心”长剑也出现了细微的裂痕。

    海瑟薇被两位传奇三阶的死灵击中后,法术触发、法术定序、法术序列器、海瑟薇的条件反应等被动魔法触发,摆脱了锁定,消失在了原地,出现于另外一个方向。

    由于“豪华大裂解”的影响,克托尼亚身体的麻痹迅速消退,但他的瞳孔里忽地倒影出一道高挑挺拔的身影。

    穿着白色婚纱,“圣洁美丽”的娜塔莎带着浓厚的战意,丢弃了真理之盾和荆棘皇冠,丢弃了所有防守,将全身心都投入到了手中银灰色的长剑。

    这一剑之后,我再没有任何防御!

    这一剑之后,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那坚定向前、永不后退的意志如同实质,让半解脱麻痹状态的克托尼亚一阵恍惚,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

    是啊,自己曾经是多么的勇猛顽强,多么的充满骑士精神,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变成了一个怕死的腐朽老头子了?

    银灰色剑光一闪,克托尼亚来不及抵挡,然后看到娜塔莎洁白的婚纱染上了一点点鲜红的痕迹,宛如血腥的玫瑰。

    “这是我的血吗?”克托尼亚忽然产生了一种奇妙-的解脱感,陷入了最深最沉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