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一章 果决

第三十一章 果决

    一道银灰色剑光闪过,娜塔莎出现在了克托尼亚背后,!部多了一条长长的伤口,泛着少许银紫色泽的鲜血流淌而出,即使只是“时光之心”力量的反弹,就将她重伤。

    这条伤口似乎受到了时光的侵染,恢复得异常缓慢,加上使用传奇物品之后的脱力,娜塔莎已经无法站立在原地,而是一下单膝跪倒,长剑杵地,支撑着自己,带着白色半透明丝质手套的双手像是垂暮老人般剧烈颤抖。

    而漂浮在半空的克托尼亚仿佛毫发无伤,只是表情凝固,还残留着之前的惊愕和恍惚。

    突然,他身上浮现一道虚幻不似这个世界的伤口,并迅速扩大,蔓延出无数到细微的痕迹,接着,鲜血飞溅,将娜塔莎身上圣洁的白色婚纱染上一点又一点的赤红,就像雪地上盛开的玫瑰。

    浓浓的血腥味四溢,克托尼亚口中发出了一声叹息,身体猛地四分五裂,化成难以尽数血肉尸块雨点般坠地,将娜塔莎的婚纱再次染红了不少。

    啪一声,一枚徽章落在了地上,它中央是一条环绕成心脏的时光长河,代表着克托尼亚家族的辉煌。

    徽章被血污包裹,仿佛克托尼亚最后舍弃不下的担忧。

    鲜血带着淡淡的波光,如同流淌的河水,不断从徽章上滴落,却似乎一时半会儿滴不完。

    啪,又是一声,“时光之心”长剑落在了灰白的沙砾上,而没有传奇力量侵染的储物袋则失去了颜色,呈现单调的黑灰,无声地掉在娜塔莎面前。

    娜塔莎全身乏力,伤口剧痛,可精神却异常亢奋,血液奔腾流动,仿佛将灵魂也溶解进来。

    “终于杀掉克托尼亚了!终于为舅舅报仇了!”

    这一剑看似轻松·可没有路西恩“复仇凝视”产生的麻痹效果,没有海瑟薇婆婆“豪华大裂解”去除了克托尼亚身上的其他防御和魔法效果,自己根本没可能斩中他,以攻对攻的情况下·自己十死无生。

    当然,作为一名黄金骑士,娜塔莎也敏锐地察觉到最后关头自己的气势和意志压制住了克托尼亚,让他稍微恍惚,加上还未完全消退的麻痹效果,挥剑防守才慢了一点点,否则自己绝对不止是重伤·而是在生命与死亡之间徘徊,运气好一点就活着,运气差一点就死亡·而没有了任何保命手段的自己,死亡就是彻底死亡!

    这一剑,需要克服的是对死亡的畏惧,以直面死亡的态度斩出生的道路。

    远处的路西恩悄悄松了口气,蓄势待发的“元素庇佑”终于没有发出去,这是准备在最危险关头给娜塔莎添加一层防御的准备,自己怎么可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妻子死亡。

    另外一边的巫妖王和远古木乃伊在目睹娜塔莎斩出那一剑时,就猜到了克托尼亚的结局,他或许能干掉娜塔莎·但自身也别想活下来,所以,他们没有去追击闪现到旁边的海瑟薇·而是由巫妖王低声念动了奇诡咒文。

    它头顶环绕的各色宝石突然失去了色彩,浓郁的死灰色蔓延出来,将周围笼罩。

    接着·死灰色消失了,两位传奇死灵也消失了。

    不趁海瑟薇还未缓过气来逃跑,那就永远也逃不掉了!

    简单的局势变化,他们还是能判断的!

    路西恩连续用了四次附加不确定之手的复仇凝视,再加上别的传奇魔法,激发传奇物品的消耗,此时精神力只剩小半·不过他也没浪费时间去服用药剂缓慢恢复,海瑟薇已经腾出手来·还怕本源之焰?

    在传奇领域,两级的差距就能有碾压的效果,更别提三级!

    若非克托尼亚年老体衰,自己的大奥术师之袍又是传奇二级,“月时计”的威力也接近了传奇二级,再加上不确定之手的诡异,自己和娜塔莎合力,恐怕也会被克托尼亚彻底压制住,只能勉强保命。

    死灵界又恢复了寂静,依然是单调的黑白灰色和混乱的山峰、铁轨等事物,路西恩飞到娜塔莎身边,将她扶起,喂她治疗药剂,并施展医疗术,让她伤口的鲜血止住,让她恢复了一点力气。

    而海瑟薇则看着迷宫术的位置,等待着它效果的解除。

    “先处理本源之焰,我没什么事。”娜塔莎捡起克托尼亚的储物袋,指了指插在地上的真理之剑、时光之心和不远处的真理之盾,“你变身史诗骑士,配合海瑟薇婆婆将他彻底击杀。”

    她已经没有力气再拿起任何一件传奇物品。

    路西恩点了点头,迅速变身,点点月华流淌,脸色更显苍白,带上了些妖异的感觉,然后左手真理之盾,右手真理之剑,等待着本源之焰打破迷宫术,也等待着老师和议长的到来。

    如果是自己解除迷宫术,那本源之焰肯定会第一时间反应过来局势,当机立断地用隐藏手段逃遁,而要是脱得太久,他也能从时间上判断援军已经到来,同样不会有任何纠缠。

    迷宫之内,“本源之焰”已经放弃了答题,脸色铁青地暴力冲击着迷宫,同时默数着时间。

    轰隆隆,扭曲时空而成的迷宫开始震荡,出现了剧烈的动摇。

    “本源之焰”先是一喜,但表情再次阴沉如水,时间已经过去几十秒,出去之后会面对怎样的局面?

    是一群传奇的围观?还是克托尼亚已经到了击杀路西恩和娜塔莎的成功边只需要自己提供最后的帮助?!

    “不对,路西恩已经晋升传奇,并且隐瞒了下来,那肯定是做好了充分准备,身上的传奇物品和保命手段必然不少,克托尼亚又年老体衰,达不到巅峰时的状态,杀掉娜塔莎有可能,杀掉路西恩几乎没有希望,除非他以杀掉娜塔莎这个举动引诱路西恩上当。”

    “不管如何,这个危险不能冒,被真理之剑杀掉就真正地死掉了。”

    “本源之焰”见脱困的时间比自己预计得晚了很多·说不定克托尼亚都早早逃跑了,于是看了看手中的传奇法杖、身上的传奇法袍、手中的传奇戒指,表情变得狰狞起来:“只有牺牲它们了!”

    心中疼痛无法言喻,让本源之焰有一种自杀的冲动。

    是的·他开始自杀了,灵魂内冒出一朵纯白色的火焰,从里到外,焚烧着身体,而他承受着别人无法想象的痛苦,控制着焚烧的进度,等待着迷宫的结束·同时引动了三件传奇物品内的印记。

    心越痛,杀意越浓!

    轰隆隆,迷宫内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的裂缝·开始土崩瓦解。

    凝固的黑白灰色一浮现在本源之焰眼中,他就怒吼一声,让火焰焚烧速度变得飞快,让三件传奇物品嗡嗡嗡的颤动。

    随着迷宫术的瓦解,路西恩没看到本源之焰,只看到了一团纯白的火焰,看到膨胀法杖、戒指和法袍。

    危险!

    路西恩将娜塔莎挡在身后,左手真理之盾前伸,虚幻的色彩浮现·让两人如同处在了别的世界。

    “元素庇佑!”

    海瑟薇清越艰涩的声音响起,无数元素光点汇聚。

    紧接着,传奇魔法袍、法杖、戒指就猛然爆炸·红的、紫的、绿的,三团不同颜色的火焰翻滚开来,将周围夷为平地·毁灭、死亡、诅咒、毒素、腐烂、焚烧等力量夹杂其中,摧残着一切事物。

    即使有真理之盾,在这么恐怖的风暴之下,路西恩也只能护住娜塔莎,无法前进,无法挥出长剑斩向爆炸中心的本源之焰。

    那团隐隐有着人影的白色火焰痛苦愤怒的嚎叫:

    “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会把那些题目塞进你的嘴里!”

    突然,一道仿佛来自其他世界的虚幻声音响起:

    “高级时间停止。”

    黑色、红色、紫色、绿色等所有光彩消失·路西眼前是凝固的世界,只有真理之盾后面的自己和娜塔莎能够缓慢行动·可却无法干涉外面。

    等到这种凝固消失,一道璀璨的星光亮起,宛如一颗巨大的流星落地,狠狠地砸在了爆炸中央。

    “不!”

    本源之焰的凄厉惨叫发出,接着在轰鸣的爆炸声中戛然而止。

    翻滚的爆炸带着撕裂时空的感觉一波又一波,很久之后才彻底平息,路西恩稳稳当当地举着真理之盾,没让自己和娜塔莎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它上面稍有细小缝隙,修补一下就没事了。

    不愧是时空类防御的极致!

    “议长阁下,本源之焰死掉了?”爆炸之后,路西恩问着闪现在自己身边的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

    他没想到本源之焰竟然如此果决,差点就让他逃走。

    道格拉斯轻轻颔首,又少有疑惑:“被我的‘命运流星,击中,应该是灵魂彻底毁灭,但他似乎与死灵界有某种关联,我担心还有古怪之处,不过再古怪,短时间内也别想恢复到传奇实力。”

    “死灵界也插手这件事情,我们要加快对这里的探索了,免得隐藏的阴谋得逞。”费尔南多担心教会部分人会与死灵界合作。

    海瑟薇从另外一边飞了过来,没受到什么伤害,她疑惑地看着路西恩:“迷宫里的题目?”

    本源之焰到最后也念念不忘题目,似乎受到了很大的伤害。

    路西恩嘴角抽了抽,随口说了几个未证实的猜想。

    道格拉斯皱眉道:“这些题目……”他也暂时想不出来。

    “你有答案?没有答案的话怎么构建迷宫?”费尔南多声音洪亮地问道。

    路西恩笑了笑:“所以部分题目的答案就是暂时无法证明,能够更换题目本身就是在误导思维。”

    若是那些繁琐或莫名其妙-的题目,用魔法询问神秘存在就能得到答案。

    娜塔莎噗的一声笑了出来:“如果听到这个答案,本源之焰会气得活过来。”

    她手中拿着克托尼亚的储物袋,翻看着里面的日记。

    海瑟薇、道格拉斯、费尔南多虽然没有说话,但差不多都流露出类似的神色。

    突然,翻看日记的娜塔莎笑了起来:“本源之焰居然在研究奥术,寻找重塑认知世界的道路。”

    路西恩愣了愣:“呃,他在研究奥术?早知道我的迷宫就放电子衍射实验了,那样他的传奇物品就归我了,也不会有任何复活的机会···…”或者其他类似的颠覆性实验。

    “哈哈,伊文斯的爆头迷宫吗?”娜塔莎笑得很开心,对这个创意非常赞赏。

    而海瑟薇看着路西恩的目光微微闪烁,分明在说:

    “丧心病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