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三十八章 棺柩(第三更求推荐票)

第三十八章 棺柩(第三更求推荐票)

    荷荷荷,这只远古吸血鬼捏着喉咙,想要说话却发不出音,黑色鲜血不断从口中喷涌而出,细腻白皙的皮肤就像烧焦了一般迅速干枯碳化,赤红的双眼失去了神采,残留凝固着不甘心的情绪,缓缓倒在了地上。

    “谁的血不好吸,去吸变形大师的,啧。”克劳斯吧嗒了一下嘴巴,似乎在为这只远古吸血鬼的智商默哀。

    路西恩呵呵笑道:“其实吸变形大师的血很好啊,吸一个就相当于吸到了无数种族的血,但他不应该在艾丽卡血液变成炽天使的时候去吸,看来他已经对生活绝望了。”

    “他们两个是喜剧演员吗?”艾丽卡收起手帕,瞪了在旁边说风凉话的两人一眼,然后对道格拉斯道:“议长阁下,刚才我观察书架时,突然感觉到时空变幻,接着就进入了这间密室,遇到了这只远古吸血鬼,原本我还担心短时间内无法解决他,让他将情报传递出去,结果他似乎非常饥渴,对鲜血充满了渴望,于是我就顺势变化了血液。”

    这是“局部变形术”。

    “时空变幻······”道格拉斯重复了一遍,“我们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察觉,看来死灵圣殿确实如维森特猜测,是死灵界神秘存在的部分投影,传奇亡灵们能以控制魔法阵的形式借用少许力量,这才能瞒过我们的感应,接下来,我们需要更加谨慎,以面对一位类神的态度!”

    亡魂主宰维森特点了点头,目光移到了地上的远古吸血鬼尸体:“他好像是有灵智的传奇死灵之一,怎么会如此愚蠢?真正的吸血鬼除了自大一点,傲慢一点,智商还是及格的。”

    “正常来说,初代,也就是远古吸血鬼是银月之神爱特娜创造的,其余吸血鬼则是通过初拥的形式转化·对银月有着绝对的服从,不应该也不可能为死灵界神秘存在服务,虽然他们也算不死生物。”路西恩看了看自己的左手,说着对吸血鬼的了解·刚才遇到这远古吸血鬼时,它没有任何反应。

    费尔南多上前进步,施展魔法检查起这具尸体:“那很可能他是死灵界神秘存在用别的方式合成的……”

    “是什么方式呢?”道格拉斯也走到旁边,用魔法检查起来。

    亡魂主宰和克劳斯跟着走了过去,蹲在旁边,抚摸起远古吸血鬼还算完好的部分皮肤。

    “皮肤细腻,有弹性·血液还在缓慢流动,死亡之中充满了浓郁的生命力,可却没有银月的力量。”亡魂主宰就像变态色狼一样边摸边做着评价·声音里洋溢着狂热的情绪。

    克劳斯东戳戳西按按:“或许就是因为后天合成,才造成了他的智商受损,连东西不能乱吃都不懂,他的灵魂是创造的,还是融合的?”

    “融合”就是当前制造炼金生命的方式,用众多相近的灵魂碎片合成。

    “这么一说,很有道理,像莱茵先生他们这种血族,肯定是先彻底控制住敌人·准备好刀叉和葡萄酒,经过详细的检查,才开始用餐。”路西恩也走到了旁边。

    “喂·你们够了!”艾丽卡揉着脖子上快速愈合的伤口,略带恼怒地道,“这不是进行奥术研究和讨论的时间!”

    呃?一群研究狂人这才醒悟过来·还有很多重要的事情去做。

    艾丽卡见他们稍稍退开,微笑道:“另外,这是我的战利品,一具远古吸血鬼的尸体对一位变形大师的重要作用,相信不用我多说了吧?”

    而且,以后生命过半时,还能靠着提取的远古吸血鬼血液源质来举行相应魔法仪式。

    亡魂主宰眼眶里暗红色火焰跳动了一下·确实,这是艾丽卡独自干掉的·虽然她只比这远古吸血鬼高一阶,但却靠着对方对血液的渴望,在短时间内轻而易举地将其击杀,为什么我就碰不到这么愚蠢的远古吸血鬼?

    “我们继续前进。”看着艾丽卡将远古吸血鬼尸体收起,亡魂主宰声音有些尖锐地道,似乎迫不及待地想要遇到类似的白痴。

    离开密室,回到图书馆后,路西恩等人将各自的警戒、探查魔法全部施展了出来,防止刚才的事情再次发生。

    在没有触动图书馆禁制的情况下,六人穿过几千排书架,从另外一端离开了这处宫殿。

    宫殿背后是一片平静的湖泊,通过一座黑色铁桥与对面的尖顶大殿相连。

    在死灵界中,湖泊毫无疑问是泛着死灰色的,反射着周围的冰冷,没有丝毫波光,让人直觉地不舒服。

    “不是怨灵之湖,有一种邪异的味道。”作为死灵系屈指可数的存在,亡魂主宰分辨出了少许不同。

    道格拉斯和费尔南多也点了点头:“像是恶魔化的死灵,与骸骨荒原的阿普西斯感觉类似。”

    阿普西斯,无尽深渊第一百二十三层“骸骨荒原”之主,“生命收割者”、“死亡君主”,曾经被大十字星架迷锁封印,传奇三阶的恶魔君王。

    讨论归讨论,路西恩等人并没有耽搁,迅速踏上了铁桥。

    这时,湖水忽然翻腾起来,一双双赤红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桥上,凡是与它们对视的人,生命力都会迅速流逝,很快变成不死生物。

    而铁桥上,一双双灰白色的手突地伸了出来,抓挠着虚空而行的路西恩等人,这些手关节粗大,皮肤没有光泽,冰冷死板,松弛恶心。

    它们还未接近路西恩的脚,就在淡淡绿光之中出现了变异,长出了无数根指头像是海怪的触手,这些手掌甚至黏在了一起,将下方的!赤眼睛挡住。

    对这样的结果,路西恩颇为诧异,本来想用“教授的关怀”破坏它们蕴含的诅咒,想不到却出现了如此出众的变异效果,正常情况下,被“教授的关怀”长期照射才会有少许变异—前提是,还没有死亡。

    心中研究的欲望腾飞,路西恩施展“道格拉斯飞击掌”·将变异的灰白手掌击散,生生拔起了十几只还未变异的,将它们重重包裹,丢入了储物袋内。

    道格拉斯脚边隐隐有一层虚无的黑色·无论是灰白色的手掌,还是赤红色眼睛,都被生生扭曲了方向,伸到费尔南多身边的,则面对着环绕的黑色风暴,四分五裂,难以变化·克劳斯的双脚不知什么变成了魔偶的脚,任凭灰白色手掌抓挠,没有任何反应·而艾丽卡脸色苍白无比,没有了丝毫生命力,不知什么变成了高阶亡灵,笑嘻嘻地与下面的赤红色眼睛对视,来吧,反正我都是不死生物了,还怕变成不死生物?

    哼,亡魂主宰维森特冷哼了一声,暗红色火焰急速跳动·淡淡的威慑感传开,让所有灰白色手掌自行倒伏,让赤红色双眼凝固呆滞。

    “这应该是一个专门针对活人的布置·不死生物可以不受任何影响地过去,而非不死生物,不管实力如何·都会被发现。”亡魂主宰维森特低声说道,死灵圣殿的众多陷阱真是让他眼界大开,这是过去未曾见过的布置。

    艾丽卡则念动变形术咒文,将路西恩等人变成了对应不死生物,迅速通过了铁桥,来到了大殿门外。

    这番变化的时间很短,几乎是“邪灵湖泊”短暂翻滚了两三下就恢复了平常·没引起任何注意。

    面前宫殿之门上画着一个个奇诡的符号,仿佛象征着太阳′又像是苍白的眼珠。

    道格拉斯施展了“秘魔眼”,让左眼直接飞了出来,淡淡地融入灰白的空中,代替他进行探查。

    越来越接近灵魂壁炉了,也越来越容易被发现了。

    这只左眼贴着地面缝隙,悄悄地钻入了宫殿,路西恩等人通过水晶球里的画面观察着里面的一切,同时,警戒着四周。

    宫殿内先是一片漆黑,随着“秘魔眼”的前行,渐渐有了光亮,苍白色的光芒,没有丝毫温度的光芒。

    接着,视界完全亮起了起来,大殿中央的原貌呈现在了路西恩等人眼前,一个披着魔法袍的洁白骷髅正在举行着什么魔法仪式,左边是一盏银杯,里面是暗红的血液,右面是笑容诡异的木偶,被无数红褐色蜘蛛丝裹住,前面则是一片空白,似乎什么没有。

    “巫妖王。”路西恩认出了这个脑袋上环绕着一颗颗晶莹独特宝石的死灵!

    传奇三阶的亡灵,死灵圣殿外围区域的主宰。

    话音未落,巫妖王突然抬起头,两点针状红芒望向了“秘魔眼”所在。

    “不好!”

    “被发现了!”

    类似的想法在路西恩等人心头产生,道格拉斯直接念出了咒文:

    “高级时间停止!”

    啪,银色杯子倒地,血液蒸发,木偶身上红褐色蜘蛛丝全部断裂,一团闪烁不定的光球从巫妖王身前浮现,变成了无数碎片。

    但它们也搅动了时空,让高级时间停止被抵消!

    而费尔南多、维森特、路西恩、克劳斯已经从不同方向包围了过来。

    它头部所有宝石亮起,整个人一下变得透明,直接消失在了原地,却没有任何时空跳转的波动产生!

    “这?”艾丽卡有些不解了,怎么可能如此轻松在自己等人的眼皮底下逃走!

    道格拉斯环顾四周:“它没有逃走,还躲在这个大殿的某处。”

    “对。”路西恩点头赞同。

    他们两人是时空方面的权威。

    于是,几位魔法师将两个出口分别堵住,开始仔细地搜寻,并感应着任何传讯术的波动。

    没过多久,路西恩发现了一扇密门,上面有一把利剑般的符号竖直垂下。

    检查过后,道格拉斯打开了密门,露出了一间不算小的密室,里面比外面似乎明亮了很多。

    密室很空,只有五具黑色棺柩,左右各有两具平躺,与正常没有区别,而最前方则竖着放了一具深黑色铁棺,仿佛里面的主人想要永久站着。

    这五具棺柩都不长,正常人身高,尤其最前方竖着的那具,可以明显看到,不到两米,而在戴着“日之冕”的路西恩眼中,它们的上方或前方,都漂浮着一团神圣庄严、难以触及的光球,每团光球都有三根类似的闪烁不定光线连接,一条从下方虚空中延伸进来,一条伸入上方的虚空,一条钻入棺柩内。

    “神性光辉?”路西恩倒是不意外在这里看到这东西。

    “躲到棺柩里了?”克劳斯疑惑地道。

    而道格拉斯却忽然沉声道:“看地板、墙壁、天花板。”

    路西恩凝目望去,看到了一个个古朴的十字架!

    曙光战争前期的十字架风格!

    而顺着它们看去,那五具棺柩之上也有类似的花纹!

    咚咚咚!

    咚咚咚!

    路西恩心跳陡然加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