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二章 讥讽的笑容

第四十二章 讥讽的笑容

    话音未落,强横的气息就伴随着愤怒的吼叫扑面而来,!迷宫内的黑色墙壁轰然倒塌,戴着金色王冠的暗黄色身影从墙上的大洞钻出:

    “你们都要死!”

    远古木乃伊周身腐烂黑气缭绕,让整个空间都暗影绰绰,极大地影响着路西恩和克劳斯精神力场的延伸,似乎这无形的东西都会被腐朽干枯。

    吼!

    怒号声中,远古木乃伊的身体猛然膨胀,宛如几十米高的云顶巨人,将路西恩和克劳斯衬托得像是小蚂蚁。

    呼!

    它双拳挥出,带着恐怖的冲击波,打向路西恩两人,沿途的黑色石柱纷纷倒塌,这是路西恩用复仇凝视好几下才能干掉的事物!

    “元素庇佑!”路西恩来不及变身,拿出真理之盾抵抗,而是瞬间激发了大奥术师之袍自带的防御,异彩纷呈的元素光点汇聚在身前,连成了一个半透明的光罩。

    同时,右手在“月时计”银白精美的表盘上快速滑动,制造了忽快忽慢的时空乱流。

    “炼金壁垒!”目睹远古木乃伊如此大的威势,克劳斯也是脸色微变,刚经历了一场大战的自己,与传奇三阶的差距被拉大了很多,赶紧念起了咒文,身体泛出金属光泽,身周冒出了一个铁黑色的小型堡垒,将他笼罩其中。

    远古木乃伊庞大的身体闯过了时光乱流,哪怕因此而偏离迟缓了一点,可在如此大面积的压迫下,也不会完全失去目标!

    砰,小山般的拳头在透明冲击风暴簇拥之下,打在了两人身上。

    啪啪啪,元素庇佑防御层寸寸碎裂,路西恩倒飞出去,撞破了后方的黑色墙壁,血液翻腾灵魂震荡。

    铁黑色的小型堡垒上,一个个璀璨神秘的魔法阵亮起,又迅速破碎熄灭,接着壁垒出现了深深的裂痕,克劳斯比路西恩多支撑了一秒钟,也被打得飞起,撞破了后方在冲击波下腐朽的墙壁。

    眼前一亮,路西恩看到了灰白阴霾的天空,自己竟然已经从宫殿里出来,而身侧陡然浮现无法触摸无法靠近的超然感觉,就像那里是另外的世界。

    “那是?”路西恩精神力场延伸过去,看到了一座巍峨宏伟的黑色大殿大殿之门敞开,中央是灰色的半透明帷幕,帷幕内有着一张张灰白的面孔,表情不一,让人心悸。

    “灵魂壁炉!”心灵连线里,克劳斯又惊又喜又向往的声音响起,肯定了路西恩的猜测。

    误打误撞之中,自己两人竟然抵达了灵魂壁炉附近!

    吼!

    巨人般的远古木乃伊带着滔天凶威追击而来,不给两人喘息的机会

    黑色的腐烂领域就像死神的象征,预兆着即将到来的陨落。

    它步伐很大,速度很快一个迈步,就到了两人面前!

    就在这个时候,路西恩手中繁复华丽的怀表泛起淡淡微光中指一按,喀嚓一声,远古木乃伊身上就出现了一个半球形的虚无黑色,产生了常人难以想象的绝大压力,让远古木乃伊庞大沉重的身体微微弯曲,行动迟缓,像是被套上了一个传奇三阶级别的枷锁。

    趁此机会路西恩肌肉鼓起,幽深瞳孔里月光闪亮左手拿起了神圣厚重的小巧盾牌,将它挡在身前,将自己和克劳斯护住。

    “灭世洪流!”克劳斯也趁机施展传奇魔法。

    灰白的天空突然波光粼粼,像是破开了一个大洞般,哗啦啦流泻出深黑色洪水,将远古木乃伊淹没。

    对大部分木乃伊来说,它们能制造干枯,能克制水性魔法,可也同样会被反向克制。

    洪流褪去,周围狼藉一片,可远古木乃伊身上却没有丝毫痕迹,就连缠绕的黑气也没有褪去一星半点。

    它身体再次膨胀,怒吼声中让引力坍陷的圆球啪一声碎裂,右脚猛地踩向路西恩和克劳斯。

    砰,沉闷之声里,虚幻波纹剧烈晃荡,路西恩两人似乎处在了别的世界,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灼热瀑布!”既然洪水不行,克劳斯就转用火焰类传奇魔法。

    地面裂开一个虚幻的大洞,蓝白色火焰冲天而起,直入云霄,熊熊燃烧,让四周的黑色石砖纷纷融化。

    这巨大的火柱刚好将远古木乃伊笼罩,烧得它身上噼里啪啦乱响,烧得它怒吼连连,可等到火柱消失,它也只是黑气褪去了不少,邪异的黄褐色布条微微焦黑。

    “起码要十几个灼热瀑布才能将它干掉,这还是没计算它的复原和愈合能力。”心灵连线里,克劳斯评估着这个传奇魔法造成的伤害,“你用真理之盾抵挡得了多久?”

    话未说完,他就看到远古木乃伊的黄褐色布条在迅速褪去焦脆,黑色的气体重新掩盖那部分地方。

    这防御太变态了!

    路西恩手臂已经有些酸痛:“它再这样全力进攻,或许三分钟后,我就拿不动真理之盾了。”

    真理之盾本身也出现了少许正常的裂缝。

    “地狱球!”

    “魔法女神的光彩!”

    一个个比较克制远古木乃伊的传奇魔法从克劳斯手中施展出来,但只是造成了远古木乃伊的轻伤,位阶差距之下,这些魔法未能达到应该有的效果!

    而远古木乃伊狂风暴雨、拳打脚踹的攻击,也让路西恩手臂酸痛异常,身周虚幻波纹晃荡得似乎要破碎。

    “还好它没有更多的诡异能力,否则早就被它击杀了。”这样的处境里,路西恩反而略微庆幸,有了变态的防御和恐怖的肉搏能力,远古木乃得就没有了巫妖王那么的诡异神秘手段,完全的简单粗暴。

    克劳斯见状,从储物袋内掏出一个人偶,丢向远古木乃伊。

    这人偶迅速变大,是一个通体淡金色的魔像,张口就是毒烟火焰,同样的防御极强,同样的肉搏出众。

    同时·克劳斯的半位面“炼金天堂”降临,无数魔像、人偶、木偶、稻草人在这淡金魔像的背后浮现,浩浩荡荡地向着远古木乃伊冲锋。

    啪啪啪,克劳斯不忍目睹地闭了闭眼睛·短短几秒钟内,淡金色魔像和人偶军团就被远古木乃伊碾压得粉碎,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较量。

    “我来剥离它的防御,之后就交给你了。”克劳斯深吸口气,似乎下定了决心,再拖延下去,亡灵天灾和其他传奇不死生物就要追赶而来了·那时候,想跑也跑不掉了!

    路西恩凝重地点了点头,没有发出豪言壮语·一切尽在不言中。

    克劳斯储物袋内再次飞出一个少女人偶,黑色长发,精致秀美,她双眼猛地睁开,与远古木乃伊赤红色的眼眸对视。

    莫名之中,路西恩似乎感应到有一条条无形丝线从远古木乃伊身上延伸到这少女人偶体表。

    “取代魔偶!”

    古朴诡秘的咒文声中,黑发人偶扭曲变化,身上出现了一条条黄褐色的布条,眼睛泛出血红·短短瞬间,她就成为了缩小版的远古木乃伊!

    吼!

    似乎察觉到了危险,远古木乃伊发出惊天吼叫·攻击愈发激烈,可真理之盾是传奇三阶里最强防御的代表,它一时之间也无法打破!

    嘴角溢出了鲜血·克劳斯右手失去光泽,灰白松弛,轻轻地点在远古木乃伊身上。

    无声无息中,缠绕的黑气退散,黄褐色的布条开始崩解。

    远古木乃伊再次大吼一声,右拳仿佛要毁灭世界般挥出,这一次·这一拳没有打在真理之盾上,而是让魔偶右手跟随打出·狠狠地打在了克劳斯的身上。

    一道道光芒亮起,法术触发,法术定序,法术序列器等魔法发挥了作用,一层层防御浮现,挡住了大半力量,接着克劳斯消失在原地,闪现到了灵魂壁炉前方,躲开了致命一击。

    而他手上的动作没有缓慢,再次一点,口中的鲜血也喷在了远古木乃伊魔偶上。

    啪,黄褐色布条彻底断开。

    远古木乃伊放弃了进攻路西恩,一个迈步就要追杀克劳斯而去。

    这时,路西恩右手抬起,银白的表盘反射着明净光芒,拇指轻轻一按。

    喀嚓!

    世界停止了,远古木乃伊也停止了。

    路西恩让月时计漂浮在半空,自己拔出真理之剑,对着之前造成的还未愈发的伤口连续斩出六七道银灰剑光。

    暗黄泛起,黑色重现,时间流逝恢复正常。

    一道道冰冷无情的银灰光芒接连闪现,远古木乃伊爆发出了恐怖的嚎叫,震得克劳斯眼角耳朵纷纷流出鲜血。

    而路西恩在真理之盾保护下,没受到伤害。

    远古木乃伊胸前,那道深深的裂痕贯穿了铁黑色的腐烂肉体,虚无的缝隙向着四周蔓延。

    邪异的赤红色目光望着路西恩,远古木乃伊带着滔天的愤怒一拳打出。

    啪,随着这一拳,它上半截身体倒在了路西恩面前,然后,被银灰光芒分裂成无数小块,铁黑色的刚硬肉体化成了脓水。

    终于干掉了,路西恩简直无法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这怪物太变态了!用尽了各种手段才将它干掉!

    脓水里,黄褐色布条灰白腐烂,但那金色的王冠依然闪亮。

    路西恩拿着真理之盾前进,准备将它收起,等出去以后再与克劳斯商量怎么分配的问题。

    克劳斯付出了极大代价,毁掉了迷藏的传奇物品,才将远古木乃伊干掉,此时也是稍微放松,回头看着那凝固着无数灵魂的壁垒,满是叹息和狂热地仲出右手,试图触摸这超然物外的东西,了解它的奥秘。

    “灵魂壁炉……”他宛如呻吟般感叹。

    突然则通过心灵连线提醒:“克劳斯,小心后面的传奇不死生物追来,先给自己重新加持防御。”

    克劳斯这才警醒,满足地看着灵魂壁炉,开始给自己加持防御魔法和触发魔法。

    “审判之光!”

    突然,庄严肃穆的声音响起,一道似乎从天堂山最高层打下的光芒直直击中了克劳斯。

    罪人,去地狱忏悔吧!

    浩瀚神圣,威严庄重的光芒里,克劳斯身体开始消解,他不可思议地看向另外一个方向的宫殿,自己的精神力场和搜寻魔法竟然没发现还有敌人!

    意识变得模糊,他感觉了自己的下场。

    朦胧里的视线里,“灵魂壁炉”出现在瞳孔之中,刚才感应到的东西让他觉得不枉此行。

    “灵魂壁炉啊······”略带遗憾和狂热的声音里,克劳斯的身体和灵魂直接消散了。

    路西恩完全没预感到这种变化,这或许是变身史诗骑士后意志领域的疏漏?

    惊愕呆滞和愤怒莫名之中,路西恩目光望了过去,看到了一位身穿白袍的年轻男子,他有着一头亚麻色的短发,淡红色眼睛带着浓浓的讥讽和嘲笑,右手仲出,在胸口画着一个十字架。

    上下短,左右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