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四十六章 尘封的时光(第一更求月票)

第四十六章 尘封的时光(第一更求月票)

    年7月初,温度如同烈火焚身。!

    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一层,顺利通过考核进入霍尔特魔法学院的奥诺雷与几位同学一起兴致勃勃地打量着一区的天空广播电台,颇为遗憾地道:“可惜电台是夜里直播,学校到了傍晚六点就会关闭,无法停留,否则就能找百灵鸟小姐和夜莺小姐签名了,她们声音这么好听,一定长得非常漂亮。”

    之所以用阿林厄魔法塔第三十一层其余几区作为霍尔特魔法学院的教学区,是因为魔法塔内有各种高等级实验室,可以直接利用,无需再花费材料重新建造,而学生们的住宿区在城内别的地方。

    “你可以申请夜间魔法实验啊。”另外一名学员克拉克好笑地说道。

    奥诺雷愁眉苦脸地道:“才开始学习两个月,很多奥术和魔法课程都还在打基础,我哪有可以申请夜间魔法实验的内容。”

    霍尔特魔法学院是在五月初开始的,自选课程,二到五年毕业,有新年假,无夏日假。

    “是啊,伊文斯阁下的矩阵力学,我到现在都还是茫然的状态,掌握了矩阵,也初步掌握了怎么运算,可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如此作用,完全不明白,就像在进行一项纯粹的数学工作,而如果不了解背后的奥术含义,整个理论对我来说就无法理解,难以掌握,时常会头晕眼花。”克拉克苦涩地说道,矩阵力学真是冰冷得让人无法接近。

    奥诺雷摇了摇头,试图用开玩笑来化解这种情绪:“是不是就像伊文斯阁下说得那句话,每个单词,每个计算,你都理解,但连在一起后就什么都不懂了。

    “差不多是这样,狭义相对论也是如此,前提假设和逻辑推导我都能看懂·可具体蕴含的时空关系,以及怎么应用来解析魔法,我又异常茫然了。”克拉克叹息了一声,至于广义相对论·只有大概的介绍,没有具体的课程——据说在整个魔法议会,能初步掌握广义相对论的不超过十个,恐怕学院所有的老师都难以胜任这门课程。

    奥诺雷摊了摊手,正要说话,忽然发现学院“教务处”的老师从魔法升降梯出来后就雕像般立在那里,手中拿着一本《奥术》期刊。

    “埃内斯托老师?”奥诺雷奇怪地打了一声招呼。

    啪·埃内斯托手中的《奥术》落在了地上,眼睛里残留着惶恐惊惧情绪地看着奥诺雷和克拉克等人:“没有课?”

    “是的,这个星期选的课程结束了·埃内斯托老师,是这一期的《奥术》吗?”奥诺雷好奇地问道。

    在霍尔特魔法学院有一个规定,不管能不能看懂《奥术》《魔法》和《自然》,都必须翻阅,了解最新最前沿的奥术和魔法研究方向,免得被时代抛弃,而这三份期刊由学院统一订购,免费发放。

    埃内斯托像是看着魔鬼般看着地上的《奥术》,迟疑地道:“是这一期的《奥术》·可先别相信上面的内容,最好自己实验验证。”

    “颠覆性的理论?实验?”奥诺雷同样瞪大眼睛望着地上的《奥术》,光量子时的爆头狂潮给他留下了几位深刻的印象。

    “《用单晶体进行的电子衍射实验》……”克拉克念出了《奥术》摊开那页的标题·满脸的疑惑不解,“电子?衍射?这两个东西怎么会联系在一起?”

    由于要秘密准备探索死灵界的事情,路西恩的电子衍射实验又被推迟了两个月·等出发后才提交给奥术审核委员会。

    奥诺雷无法克制地捡起《奥术》,嘴里喃喃自语:“克拉克,还记得之前那期的《奥术》吗?最高评议团讨论迪耶普先生论文的那期?”

    “迪耶普先生的论文····…”克拉克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怪物,表情异常扭曲。

    奥诺雷贪婪紧张又害怕地阅读着论文,看到了实验的材料准备,看到了具体的实验过程,也看到最后的实验图案·那熟悉又经典的衍射图案!

    “居然,居然是真的·电子真有波动性…···”奥诺雷双眼似乎失去了焦距,下意识说出了心中的感受。

    还好有路西恩破除思维迷雾的演讲和例子在前,让他初步接受了电子是还没有真正探索清楚的未知事物,脱口而出的是电子具有波动性,而非电子是波,这才没有世界观紊乱,怀疑起真实世界的客观性、存在性。

    克拉克猛烈摇头:“必须实验验证,必须实验验证!”

    埃内斯托也用力点头,带着几位学生就前往了高等魔法实验室,按照伊文斯阁下的方法制备实验材料。

    不知过了多久,等到那梦幻般的图象呈现在他们眼中,埃内斯托才颓然地坐在椅子上,用力地揉着脑袋,一副非常痛苦的模样。

    这让奥诺雷吓了一跳,怀疑埃内斯托老师的脑袋会猛然炸开,红的白的洒满一遍。

    还好,埃内斯托渐渐恢复了正常,无法理解地看着眼前的世界:“又具有粒子性,又有波动性,那真实世界呢?我觉得我完全不理解之前熟悉的事物了。”

    奥诺雷怕他继续纠结,赶紧转移了话题:“《奥术》上有伊文斯阁下与几位学生的联合论文,用过去的经典数学工具重新处理矩阵力学的论文,-要清爽简单了很多。”!

    “可再清爽再简洁,也无法理解,无法掌握,不弄清楚这些数学计算背后的奥术意义,就依然类似于无法走出的‘矩阵迷宫,。”克拉克看着手中的期刊,眉头深深皱起。

    场面顿时安静沉默了下来,奥诺雷也回想起电子的奇诡属性,既表现出了无可争议的粒子性,又呈现了熟悉而震撼的衍射图案,而按照迪耶普的论文,不仅电子应该这样,质子、中子同样如此,那由它们组成的元素、物质、世界,是不是也有两重属性。

    望着眼前可以触摸的炼金平台、椅子、地砖、魔法水晶灯·奥诺雷同样摇了摇头:“我也有点不认识真实的世界了······”

    克拉克则憋出了一句话:“又得改奥术教材了。”

    奥诺雷顿时失笑,想起了四月“高等魔法学校统一入学考试”时遇见的那一幕,上午才确定的新炼金术教材,到了中午考试结束就不得不进行改动·而现在才上了两个月的课,教材又必须改变了:

    “这真是一个疯狂的时代,也是一个美好的时代······”

    在自身魔法塔的实验室内,迪耶普也有点不敢置信地看着衍射图案,发出同样的感叹。

    完成实验的那一刻,他感受了“真实世界的反馈”,让自身的认知世界得到提升·不过他很是疑惑地道:“为什么比预想的反馈少很多?难道完成衍射实验的伊文斯阁下占了绝大部分?”

    也只能这么解释了!

    他不知道的是,路西恩当时为了扭转认知世界的改变,匆忙进行实验·根本没完成理论推导,这才会给他留下一点反馈之力。

    灰蒙蒙的背景色中,红色外套的莱茵异常醒目,可路西恩没有大意,死灵圣殿内到处都是危险,而莱茵一直表现神秘。

    “刚才我差点动手,还好感觉到了你身体内我残留的血之本源。”莱茵带着淡淡微笑地说道,举止优雅,不像是在死灵界深处的危险区域·倒像是准备去参加音乐会。

    路西恩也从气息、血之本源感应、暗中魔法手段确认了莱茵的身份,疑惑地道:“莱茵先生,你怎么在这里?难道又被困在了?”

    莱茵摇了摇头:“当时萨尔德与教皇本笃二世大战陨落·可体内却有神秘的碎片跑出,躲进了死灵界,我一路追寻·来到了这里。”

    说着他指了指胸口的血渍:“可在黑色大门与灰色大厅的世界内,我失去了线索,又遇到了一个透明虚幻的怪物,受到重伤,不得不借用的力量才暂时打退。”

    “没消灭?怪物是什么实力水准?”路西恩颇为惊讶地反问,借用银月之力时的莱茵可是相当于传奇巅峰,怪物居然没死·只是被暂时打退。

    莱茵依然泛着不变的轻松笑意:“我也很奇怪,经过死灵界被困事件·我的实力有所提升,达到了传奇三阶的水准,与它战斗时,它只表现出了接近传奇巅峰的水准,能够重伤我,却无法杀掉我,可我借用始祖的力量后,它的实力突然暴涨,达到了真正的传奇巅峰,所以只是被暂时击退。”

    “它是故意引诱你使用爱特娜的力量?”路西恩分析道,莱茵借用银月之力就像“伊凡”的神眷术,有很长的缓冲。

    莱茵笑道:“很有可能,不过想杀死一位血族亲王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路西恩将之前的事情大概提了提,顺便也说了刚才发现的魔法阵残留花纹和写着“魔鬼”单词的灰色碎片。

    莱茵沉吟了一下:“再去看看,也许还有别的发现。”

    于是他重新推开了路西恩进来的黑色大门,可背后的灰色大厅已经发现了变化,出现在两人眼中的是一间灰色的密室,这密室像是尘封着时光,一切都新鲜真实,可随着大门的打开,时光突然流动,纸张、桌子、器物等迅速腐朽。

    与灰色大厅不同,这密室只有两道黑色大门。

    “炼金阵?这是残留的魔法实验室?”路西恩略略落后于莱茵,心中探索欲望和好奇心油然升起。

    在腐朽的烂泥里,有两件事物还保存完好,一件是魔法专门处理过的残破笔记本,一件是画着古怪花纹的木偶手臂。

    莱茵摄起木偶手臂,仔细检查,而路西恩也用魔法打开了笔记本,淡灰色的残破纸页发出脆脆的响声,不断翻走。

    前面是一些炼金实验的心得,对古代魔法师来说或许很珍贵,但对当前议会的奥术师来说,都是已经被简化改进过很多遍的东西,不值一提,倒是中间一个“替身木偶”的诡异炼制方法让路西恩颇感兴趣,牢牢地记在了灵魂图书馆内。

    眼看笔记本就要翻完,也没什么当前环境的线索,突然,两行深灰色的文字以路西恩来不及反应的方式映入了他的眼睛:

    “一只幽灵,一只无法想象的幽灵,徘徊在这里!”

    “好几位同伴失踪了,也许下一个就要轮到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