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十七章 “炼制”(贺第十八盟淫贱不能移)

第五十七章 “炼制”(贺第十八盟淫贱不能移)

    路西恩此时的状态类同于半梦半醒,只觉周围的事物都飘忽,响声则朦朦胧胧,宛如穿过了无数世界才落在耳中。

    所以,“阿尔文”苍老痛苦异于往常的声音进入路西恩耳朵后,足足几秒钟的时间才在他脑海里构成印象。

    “日之冕?”

    “神之眼阿尔文认识日之冕?”

    “而且表现得如此异常,如此诡异!”

    路西恩迟缓的大脑内就像有无数影响情绪的魔法爆发,瞬间有一个从灵魂深处产生的震动蔓延,让他短暂恢复了清醒,用略微颤抖不敢相信的声音虚弱问道:

    “马斯……基林……先生?”

    “啊!”一听到马斯基林这个名字,“神之眼”阿尔文就死死抱住脑袋,发出凄厉的嚎叫,仿佛痛苦挣扎到了极点,周身青色的微风、灼热的阳光化成满天的风刃、光矢肆掠着整个大厅。

    路西恩短暂的清醒又被“风之安眠”压住,内心深处似乎明白了什么,却又难以转动思绪,这时,那风刃、光矢没有例外地打在他的身上,有的突破了“大奥术师之袍”的防御,伤害到了他的身体。

    一道道伤口绽开,却没有鲜血流出,因为它们要么被气化,要么被吹干,而这剧烈的疼痛帮助路西恩再次压制住“风之安眠”和“天国之光”,准备撞开身后的黑色大门,争取活下来的希望。

    “神之眼”阿尔文此时的状态显然不适合交谈。

    这道“天国之光”是类神层次的压制,虽然没有了后续力量,也被之前的魔法消除了很多,可路西恩现在被“风之安眠”影响的状态想要真正地排除它的负面效果是毫无希望,因此在刚撞开背后大门时,精神力又运转艰涩,连带的灵魂也变得迟钝。

    啪,路西恩撞开黑色大门的声音传入了阿尔瓦的耳中,他痛苦挣扎的动作就像疯狂响着的闹钟被按了开关·立刻戛然而止,整座灰色大厅内的风刃、光矢烟消云散。

    缓缓抬起头,阿尔文的表情依然扭曲,深邃如同星空的双眼空洞无比·两行金色的泪水泛着淡淡圣洁光芒从眼角滑落,喃喃自语道:“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

    “这是什么意思?”路西恩头脑迟缓地想着。

    阿尔文仿佛在努力控制自己,没有再说话,背后六只圣洁的羽翼轻轻扇动,乳白的圣光如同母亲的爱抚落在路西恩身上,温暖安宁。

    沉睡的感觉突然消失无踪,路西恩清醒得就像刚刚冥想完·“风之天使”阿尔文解除了“风之安眠”的神术效果!

    少了它的配合,路西恩迅速将“天国之光”压制,虽然还没办法缓解的影响·可也恢复到了与“阿尔文”战斗前的状态,至少能够施展传奇魔法,能够变身史诗骑士拿起真理之剑了。

    短短一分钟的时间,路西恩经历了希望,挣扎再到曙光的过程,仿佛在死亡边缘转了个一圈,身心都异常疲惫,可有收获不少。

    “阿尔文很可能是马斯基林先生,但看他的样子·似乎是被谁活生生地炼制成了炽天使,并抹掉了表层意识和记忆,塑造了全新的人格·施加了诸多的诅咒和限制,所以他才会在潜意识觉醒时如此矛盾,如此冲突·如此痛苦!”

    头脑恢复了清醒后,大奥术师的思维能力也回归过来,路西恩分析起阿尔文,或者说马斯基林的状态。

    一想到他可能的遭遇,路西恩就不寒而栗,要是自己也被“怪物”抓住,那下场可想而知!那真是宁愿死亡也不会选择的凄惨·有什么比自我被抹去,肉体躯壳还行尸走肉般活着更残忍的事情?

    自己可不是马斯基林先生·通过“命运之镜”已经预言到了会有类似的遭遇,这才将日之冕留下,试图唤醒根植于灵魂的最深层次意识,若自己变成他那个样子,也许永远也无法恢复了。

    “看来‘日之冕,的整体构造对马斯基林先生来说具有非常值得纪念的价值,与某些事情勾连了起来,这才一感应到它,就立刻复苏了深层次意识。”路西恩在成为传奇魔法师后是仔仔细细检查过“日之冕”,以他当前的知识深度,确定一定已经肯定“日之冕”没有隐藏别的东西,因此作出上述判断,这就好比催眠道具,受术者只要看到它就会解除催眠状态,“看来在被炼制成炽天使时,马斯基林先生没少抓住机会给自己种植心里暗示。”

    “不要靠近他的意思应该就是字面的意思,若陌生人靠得太近,就会引发身体的防御本能,让‘阿尔文,这个人格占据上风,将‘马斯基林,彻底压制,那样我就再次陷入危险处境里了。”路西恩分析着之前种种状况,决定言语之间也不能太过刺激“阿尔文,斟酌了一下语气道,“我在大十字星架迷锁到日之冕和留言,成为传奇魔法师后遵循承诺前来。

    阿尔文的双眼保持着空洞无神的状态,可嘴角却隐隐勾起,笑得比哭还难看:“终于等到这一天了,行走在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无信者。”

    声音苍老悲凉依旧。

    呼,路西恩悄悄地吐了口气,从这个回答终于确定他就是马斯基林,预言者马斯基林!以此类推,其他五位炽天使和天使之王恐怕就另外六位传奇魔法师,人数刚好对上。

    “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吗?”路西恩尽量不提起解救、怪物、太阳王、塔诺斯等词语。

    马斯基林梦呓般道:“我只预言到了大概的场景,可没想到会如此强大,即使真正恢复了自我,也难以逃脱,你也一样,离开吧,等到你成为类神,再来这里。”

    “但我已经被怪物困住这里,想要离开必须洞悉它的秘密。”路西恩一边说,一边做好准备,预防马斯基林失控。

    当初应该就是它或者那位“太阳王”进行的炽天使炼制吧?

    路西恩凝重专注的视线里,马斯基林果不其然又按住了脑袋,脸部扭曲得狰狞,好一会儿才平静下来,先施展了神术:“神之恩典!”

    淡淡的圣光带着悦耳圣咏落入路西恩身体,那浓烈的生命气息让路西恩确认是消除负面状态和治疗伤势的神术,因此没有用时空权杖防御。

    除了传说中的复活术之外,“神之恩典”是最高治疗神术,路西恩只觉伤口以无法想象的速度复原,体内“浸满”的“天国之光”飞快流逝,虽然它等级高于“神之恩典”,但既没有后续支援,又遇到了非常了解它特性的炽天使,因此短短十几秒钟,路西恩彻底摆脱了“天国之光”的影响。

    这神术非常奇妙-,连血族亲王莱茵也受到了治疗,消去了“天国之光”带来的影响,与普通治疗神术只会造成不死生物重伤完全不同。

    “我被众多强力手段限制着,不能讨论某些事情,否则立刻就会自毁。”马斯基林说出了符合路西恩猜测的话语,“去实验室吧,我留下命运之镜就是为了引导你们去实验室,要是你们找到的残留笔记本、物品足够多,应该能解开某些秘密,明白逃出去的办法。”

    呼,路西恩再次吐了口气,果然有瞒过或绕开怪物的办法!

    “可惜您留下的笔记本在关键地方缺失,否则事情就不会这么迷雾笼罩了。”路西恩感叹了一句。

    马斯基林嘴巴动了动,眼睛里忽然焕发了神采,惊惧的神采,仿佛回想起了最恐怖的噩梦,声音凄厉地道:“不是他,是他!不是他,是他!”

    他的状况宛如失控,风刃、光矢再次满天飞舞,而路西恩现在不再是毫无还手之力,时空权杖凝聚出了一面空间之墙阻挡。

    不是他,是他?这还真让人难以猜测啊······这都是古代希尔凡纳斯语言里男性的代称,对路西恩分析情况毫无意义,因为不知道马斯基林先生最先怀疑的他是谁。

    过了一会儿,马斯基林再次战胜了“自己”,掏出一只木偶的腿丢给路西恩:“去实验室,去实验室,总有一天你会从实验记录里明白所有事情的。”

    “为什么您相信实验室里会有实验记录保存,他不会毁掉吗?”路西恩接住木偶之腿,果然是麦克劳德遗留的组件。

    马斯基林嘴角微微翘起,再次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们能够得到我的命运之镜和魔法笔记本,就说明实验室里至少有部分实验记录会存在。”

    末了,他补了一句:“有的时候,你认为的敌人或许是你最好的帮手。”

    这依然云山雾罩,难以理解,路西恩根本找不到理解马斯基林两句话真实意思的方向。

    马斯基林没有等待路西恩再发出疑问,似乎有些无法压制“阿尔文”的人格了,他故意将背后的天使羽翼展开,发出苍莽肃穆的声音:“神之沙漏!”

    半空中浮现一个洁白神圣的沙漏,里面点点光芒从上落下,周围时空顿时发生改变,与外界速度一致。

    “你抓紧时间恢复,这对门之世界其他地方只相当于几分钟,我的能力不足,只能依靠主物质世界来改变。”马斯基林艰难地拉开黑色大门走了出去,显然是让路西恩抓住时间差恢复,也许他再回来的时候,就是“神之眼”阿尔文了!

    “门之世界”几分钟···…刚好让月时计、大奥术师之袍、真理之盾恢复了!

    路西恩心中洋溢起希望和斗志,塔诺斯实验室,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