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章 奇怪的魔法阵(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十章 奇怪的魔法阵(第三更求月票)

    路西恩和莱茵对视一眼,看到了彼此脸上的诧异,萨尔德这是故意暴露?他想引自己两人去哪里?

    虽然由于受伤,召唤银月爱特娜的能力还未恢复,但莱茵觉得除此之外,自己也算达到了比较巅峰的状态,而“土豪”路西恩在装备完好的情况下,也对自身实力颇有信心,于是两人分散开,一前一后,戒备着往萨尔德气息散发出来的走廊靠近。

    萨尔德的气息开始移动,不断地穿梭在走道里,最后进入了一个毫不起眼容易被人忽视的灰色房间。

    房间的门没有关上,让路西恩和莱茵在走道里也能一目了然地看到里面的状况,它中央是深陷的大坑,坑底和周围刻满无数奇诡到难以想象的魔法花纹,时而间杂神术符号。

    这些花纹和符号并非平面,而是有所延伸,向着灰色地砖之下,向着四周墙壁之上,向着虚空之中,不断蔓延,整个房间如同被法术模型笼罩,给人神圣又诡异的感觉。

    而在大坑底部,模模糊糊的半透明灰色碎片拉抻成了人的形状,扭曲着走向中央。

    “这是我见过的最复杂最难以理解的法术模型。”路西恩自身有传奇三阶才能学会的“永恒炽阳”,有超过当前奥术师想象的“不确定之手”,也见识过阿林厄迷锁,可这个魔法阵在繁复程度上是远远胜过它们,而且这仅仅是表现出来的一部分,路西恩相信,蔓延出去,消失在虚空、地砖和墙壁之上的花纹并不是真正消失,而是以某种形式与整个门之世界、死灵界相连,它们同样有着结构!

    这一点,路西恩能够以大奥术师的身份做断言。

    莱茵表情有些古怪,仿佛想起了什么往事,最后才吐出一句:“我曾经在塔诺斯那里见过部分花纹·想不到他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在研究类似的东西。”

    萨尔德在坑底走得很慢,完全不复之前的快速,所以路西恩有空思考该不该阻止他,也有空好奇地问道:“莱茵先生·您和塔诺斯是好朋友?”

    “我喜欢结识有潜质的年轻人,看着他们成长,特别喜欢的还会将他们转化为血族,所以,我的好朋友很多,塔诺斯恰好是其中一个,当然·他也是最才华横溢最像怪物的一个,呵呵,你在奥术方面已经超过他了。”莱茵笑着说道。

    路西恩想了想·颇为感叹地道:“不愧是观察者,翻开历史书籍,随便指着一位声名显赫的大人物,都能说自己与他认识,看着他成长,这种感觉很特别也很优越。”

    “我就剩这几个爱好了。”莱茵含笑说道,“可惜的是没有见证道格拉斯的成长,这是足以与塔诺斯媲美的伟大人物,甚至犹有胜过·毕竟从最艰难的处境里硬生生开辟出了一条奥术的道路,挽救了魔法,而且短短四百年的时间就发展到了古代魔法帝国初期几千年才勉强达到的程度·在传奇巅峰的数量上更是与魔法帝国最鼎盛时相同。”

    “为什么呢?第一次看到议长阁下那振聋发聩的问题时,我就对他非常佩服,相信他是一位伟大的人物·莱茵先生您不会看不出来吧?”路西恩疑惑地道,这可是扶持过很多年轻人的观察者。

    莱茵摇了摇头:“在古代魔法帝国末期和曙光战争前期,道格拉斯并不算出类拔萃,或许是他的‘十万个为什么,习惯和奇怪思维,让他与当时安提弗勒的所有魔法师都格格不入,不受待见,加上本身在实力上也不算出众·按部就班地提升着,很容易就被当时众多的天才掩盖了·因此我才走了眼,根本没去了解过他。”

    “而他开创的奥术体系是我完全薄弱的领域,所以魔法议会后来成长起来的大奥术师、传奇魔法师,我根本没办法去见证,除了你。”

    路西恩满足了好奇心,看到萨尔德快走到坑底中央了,于是问道:“要阻止他吗?”

    “你能辨别出大概的功能吗?我想这个魔法阵是实验室的关键,而我们又不可能拿自己来实验,可如果是让人转化成怪物的魔法阵,萨尔德变化后又会对付我们······”莱茵似乎很想看看萨尔德到底要做什么。

    路西恩摇了摇头:“只能勉强判断与复活有关,您看‘本源之焰,被‘命运流星,砸中之后也复活过来了,其实,有一个魔法常识,越繁复越精巧越强大的魔法阵,在运行完成前就越容易被破坏,我们可以先看看萨尔德准备做什么,要是有不对,就在关键时刻打断,如果在开始运行时就有迷锁力量保护,那我们立刻破坏!”

    “好。”莱茵本身已经有了倾向,在得到路西恩的解释后更是深表赞同。

    灰色碎片所化的人形了大坑中央的六芒星内,让身边的魔法线条一根根亮起银白的光芒纯净璀璨。

    等到所有魔法线条都发出光芒,浓郁凝固的黑白灰死亡气息就顺着灰色地砖和墙壁上的花纹涌了进来,一片寂静冰冷。

    “果然借助了死灵界的力量。”路西恩抓住机会,记忆和分析着整个魔法阵。

    就在这时,延仲到虚空的花纹被染上了神圣磅礴的光芒,圣洁浩瀚的气息同样涌入了大坑。

    “天堂山的力量······”路西恩非常惊讶,死亡与生命,邪恶与神圣?

    自己之前就是没有那么大胆,所以才未能判断出这魔法阵会从天堂山抽取力量!

    单调乏味的黑白灰色与纯粹的光明以萨尔德半透明的身影为中心融合着,然后它们以一种奇怪难以想象的状态纠缠不休,随着路西恩的观察,时而表现出凝固的黑白灰,时而呈现活泼灵动的乳白。

    被它们笼罩的萨尔德,身体迅速变化,一下黯淡到了极点,一下又如同有了血肉,渐渐的,那种有血有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

    “真是复活?”心灵连线里,莱茵自己问着自己。

    突然,萨尔德体内泛起了浩荡至高的乳白光芒,一声声的圣咏优美缭绕,死亡与生命的纠缠顿时被破坏,邪恶与神圣泾渭分明。

    萨尔德的身体又浓缩成了灰色的碎片,它仿佛由无穷无尽的不甘心和绝望组成。

    “我不甘心……”

    隐隐约约的凄惨叫声里,灰色碎片一下崩解,萨尔德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面对这种变化,莱茵和路西恩都有点回不过神来,好一会儿后,路西恩才半是腹诽半是震惊地道:“萨尔德耗费极大精力将我们引到这里,就是为了死在我们面前?”

    莱茵与萨尔德本来就有深仇大恨,对他的死亡仅仅是不能理解,因此立刻被路西恩的话语逗乐:“说不定他真的就是为了死在我们面前。”

    腹诽完,路西恩回忆之前所见,深吸口气道:“至少我对这魔法阵的效果有了大概的猜想,应该不仅仅是复活…···萨尔德是借自己复活的机会,故意告诉我们魔法阵的功能?”

    “可惜,他也没想到神降术的威力会如此恐怖,居然延绵到了现在,可惜,他野心勃勃,手段高明,又善于隐忍,最后却获得个‘不甘心,的下场。”莱茵连用了两个可惜,显得颇为唏嘘,能坑自己的阴谋家最后竟然是这样的结局。

    路西恩摇了摇头:“他最大的问题是没有认清楚历史大势,议会的发展完全超过了他的想象,而他却背着这种潮流而动,当初他要是真心选择分裂南方教会,现在或许都成为传奇巅峰的教宗了,时代洪流,滚滚向前,试图逆流而上者,都将粉身碎骨。”

    感叹完,路西恩突然察觉到一点不对:“莱茵先生,既然萨尔德对自己的复活很有信心,那他完全没有必要引我们前来,真正复活后再接触不是更好?要是我们两个谁没控制住自己,顺手将他给灭了怎么办?而如果他对自己复活信心不足,那要告诉我们的事情完全可以提前告诉。”

    莱茵被路西恩点醒,若有所思地道:“你的意思是,他是被人安排才引诱我们前来,目的就是让我们看到这魔法阵运转的情况,至于萨尔德最后是死是活,无关紧要。”

    “恩,安排他的人应该就是让他能使用神降术的人。”路西恩微微颔首,“但我猜不到是谁,天使之王自己也不会神降术······”

    莱茵看着停止运转的魔法阵:“那你对这个魔法阵的功用有什么猜测?”

    “我们先找实验记录,我要肯定自己的想法。”路西恩思索着离开了这灰色房间,打开其他辅助实验室和书房的门,搜索着一切残存的资料。

    正如马斯基林判断的那样,虽然主实验室被毁了,但实验记录还是有一些保存了下来,被路西恩和莱茵按照时间顺序排列好。

    在某间实验室内,墙上的镜子保存完好,映照出了路西恩和莱茵的身影,他们开始从头阅读比较跳跃的实验记录,因为损毁了很多。

    而这实验记录有的是塔诺斯的,有的是马斯基林等传奇魔法师之前就完成的,剩下的才是他们进入门之世界后记录的,所以显得非常凌乱

    “初始准备阶段:在异度空间意外捕获到了一只奇怪的生物,与传说里的神灵类似,或许可以称呼‘伪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