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二章 怪物的真正实力(第二更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 怪物的真正实力(第二更求月票)

    强烈的危险感从路西恩心头升起,命运主星投影剧烈地!晃着他的灵魂,心灵连线里大喝一声“小心”的同时,施展了最快最迅速的短距瞬移。

    身体消失在原地,路西恩闪现到了辅助实验室的门边,看见那灰扑扑的镜子变得光洁明晰,一道模糊扭曲的身影正从里面凸显走出!

    它毫无保留地展露着自身的气息,压得路西恩心慌意乱,机械化心智、心灵屏障等魔法如同无效。

    这是那怪物的气息!

    这是类神层次的压力!

    “它终于追来了吗?”两次交手之中,怪物在最后失败时和两个幻影融为一体时,展露出过自身的气息,所以路西恩认出这灰色的模糊身影就是看守门之世界的怪物!

    莱茵站在原地的身影像是梦境般破碎了,灰色实验室的门口黑色阴影重新凝聚成他,心灵连线前所未有凝重地道:“类神,这是真正类神的压力…···”

    他一直判断怪物不具备类神实力,否则早就将自己击杀,可现在看来,怪物仿佛一直在戏耍着进入门之世界的人,让他们在绝望痛苦中慢慢走到生命的终点。

    路西恩曾经旁观过神降术,也被爱特娜附身过,对类神层次的压力非常清楚,无需莱茵提醒,直接念出咒文:“时空权杖!”

    他周围时光流逝急速变快,身体分裂成了好几个一模一样的路西恩,速度全开地向着塔诺斯实验室不同方向逃窜。

    怪物冷哼一声:“连传奇都没有的幻术就像欺瞒过我?”

    随着他的声音,那超然物外的浩瀚气息降低,顿时让时空恢复正常,让一个个真实拟象破碎。

    虚空里,路西恩真正的身影浮现,哪怕面对类神,也没有放弃,右手多了一块精致华美的怀表黑色秒针滴答滴答地走动着。

    喀嚓,随着路西恩拇指轻轻按动,周围灰色里泛起惨白,一切都凝固下来

    可那脸部千变万化着的怪物却丝毫完全不受影响,彻底离开镜子,慢慢地向着两人逼近,嘲笑的声音穿过不同的时空落入路西恩的耳中:

    “如果你是传奇巅峰,那‘高级时间停止,还能影响到我一点,可惜你不是,你信不信我随便一击就能让你彻底陨落,这就是类神与非巅峰传奇的差距。”

    莱茵抵抗高级时间停止的传奇物品已经消耗掉,此时陷入了时停效果雕像般立在原地,而路西恩脑海里乱糟糟的一片,有深深的绝望涌起,怪物是类神,这完全超过了自己的应对范围,本来若遇到伊凡等不免疫“高级时间停止”和“引力塌陷”的传奇巅峰,自己还有望借助门之世界的特殊逃脱,谁知道,却是遇上了类神!

    怪物竟然没有保持只比目标人物高一阶或半阶的特点直接全力出手,现在回想起来,当初遇到他假扮的莱茵时月时计能起效果真是得益于他遵守“游戏规则”!

    绝望的情绪里,路西恩心头深藏的悍勇和一直以来养成的永不放弃的信念让他咬牙切齿:“没有什么事情是确定无疑的!拼概率,我也要拼一拼!类神又怎么样能比命运可怕吗?”

    “复仇凝视!”

    “复仇凝视!”

    “复仇凝视!”

    时停效果内,连续三道附加了“不确定之手”的赤红射线从路西恩红宝石般的左眼内射出。

    当当当当!

    半位面“原子宇宙”的魔法塔内,穿着黑色骑士服的娜塔莎坐在钢琴前面,修长的手指用力按下,似乎在发泄着内心的情绪,鼓舞着自己的斗志。

    当当当当!

    娜塔莎眼角微红,脸上是永不服输的倔强《命运交响曲》旋律充满震撼力地袭来,让附近的仆人心惊胆战如同暴风雨里的小小海燕,怎么也抗衡不了大自然的恐怖,怎么也摆脱不了注定的命运。

    为什么要软弱?为什么对晋升史诗没有信心?为什么要觉得自己完全没有作用?娜塔莎一边弹,一边咬牙切齿地询问着自己。

    高级时间停止效果结束,赤红的射线以真正的光速打在了没有任何防御的怪物身上,就像击中了一团烟雾,直接穿了过去,打在被迷锁保护的墙上,激起灼热的光芒流转。

    “这······”怪物的声音里突然有些惊惧,仿佛察觉到了什么,可它随即又笑了起来:“如果你是传奇巅峰,那你悄悄添加的奇诡魔法效果或许能真正伤害到我,我从未见过也无法模仿这诡异的东西?”

    “好了,让你见识一下我百分之五的实力。”

    磅礴恐怖的能量风暴突然爆发,怪物以骑士的方式挥手发出攻击。

    “元素庇佑!”路西恩飞快激发了“大奥术师之袍”。

    五彩缤纷的元素光点凝聚成半透明的防御层,保护住路西恩的身体

    啪,能量风暴吹拂在“元素庇佑”光罩上,将它吹得四分五裂,重重地击在路西恩身上。

    元素皮肤、法术吸纳器、石肤术、能量免疫等魔法一个接一个爆发,终于将能量风暴削弱到无法阻止路西恩短距瞬移。

    即使如此,闪现到另外一个房间门口的路西恩也是气血翻腾,受到了不轻的伤势!

    “怎么样?绝望了吧?我最喜欢品尝绝望的滋味了,这仅仅是我百分之五不到的实力。”怪物哈哈大小,像是猫戏老鼠般一步步地靠近路西恩和莱茵,同时控制住塔诺斯实验的迷锁,禁制里面空间传送。!

    突然,它踏前一步,药剂配置平台,炼金和实验平台,全部梦境般破碎,门口的莱茵倒退一步,嘴角溢出鲜血。

    “真实梦境?可惜你不是德古拉,我仅仅凭借自身实力带来的压制就能让你美梦醒转。”怪物得意地笑道,“来吧·还有什么魔法和天赋能力尽管使用出来,我最喜欢慢慢玩弄人心了,让你们陷入真正的绝望。”

    路西恩挣扎着用魔法压制住伤势,变成史诗骑士·真理之盾前举,银灰色长剑斩出!

    绝望?

    在我还有一丝意识存在前,我都不会绝望!不会放弃!

    激烈的音乐让人忍不住颤抖,娜塔莎却突地重重按下,发出不和谐的噪音,接着拿起旁边“苍白的正义”,脚步坚定地往魔法塔外面走去。

    不需要弹完·我已经明白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在事情结束前,锤炼,锤炼·只有锤炼,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希望,也要努力去追寻,软弱和绝望毫无意义!

    银灰色剑光月牙般斩到了怪物身上,虚幻的裂缝将它撕成得粉碎,但很快,碎片重新聚拢,再次扭曲成人形,满怀恶意地嘲笑:“不愧是真理之剑·可惜只有三阶,若是传奇巅峰的真理之剑血脉骑士出手,也许我刚才已经陨落了·可惜,你们不是。”

    莱茵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小巧精致的黑色短弓,一根血色断箭架在上面·随着他拉开弓弦,血色断箭带着强烈的毁灭气息射了出去。

    怪物的笑声停止,低声道:“空间庇佑!”

    它身边仿佛出现了层层叠叠的时空,血色断箭穿过一个又一个之后,终于消失在了虚空里。

    “不错,不愧是收藏丰富的观察者,‘马尔哈努,这毁灭短弓居然在你手中。”怪物赞叹地道·“可是,你忘了·我只是说传奇巅峰有可能会伤到我,不代表一定能,毕竟我是类神,哈哈哈,怎么样,是不是很好玩?”

    “马尔哈努之弓”,有弑神者称号的传奇巅峰物品,但对使用者要求很高,莱茵射出这一箭后,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抽干了一样,显得干枯消瘦。

    “不过,弑神者之箭,我也会!”说完,怪物再次攻击,一根血色断箭从它手里飞出,射向持着真理之盾保护莱茵的路西恩。

    血色断箭落在真理之盾上,迅速将虚幻的波纹溶解,仿佛射落了一个世界!

    无法想象的压力传来,路西恩再也难以持握住“真理之盾”,被直接掀飞,落在了一个灰色房间内。

    “原子宇宙”中,娜塔莎持着“苍白的正义”,以一颗颗元素星球为假象敌人,纵横在星空之中,额头汗水一滴滴滑落,越过眼角,越过脸庞。

    一剑剑斩出,一道道狰狞的缝隙出现在星球之上。

    娜塔莎没有每斩出一剑就大叫着发泄,而是将所有情绪、意志、血脉能力都融入了剑光之中。

    问我会不会软弱?

    问我会不会放弃?

    问我会不会绝望?

    我的长剑会给出答案!

    “如果你的真理之盾达到了神之守护的程度,那我这一次攻击就没有效果了,可惜,你不是梅坎特隆。现在,你们对自己的渺小和虚弱有足够的认识了吗?”怪物喋喋不休地嘲笑着。

    路西恩摔在地上,面前是刚才萨尔德死亡的大坑,差一点就落到了坑底,周围魔法花纹发出清冷的光芒,自顾自地流转着,仿佛不知道这里有一场大战在发生。

    “萨尔德之前死在了这里,难道我们也要······”不好的预感在路西恩心头泛起,怪物故意踏得很重的脚步声仿佛在提醒着它的靠拢。

    “还好他废话连篇,仿佛在玩弄人心,制造绝望,否则第一击之下,我们就死亡了。”路西恩将不好的预感压下,开始从这方面寻求逃生的希望。

    你想玩,我们就配合着你玩!

    思绪转动之中,路西恩的目光突然凝固,在坑底,萨尔德死亡的地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木偶的头部。

    “之前没有的……”

    萨尔德的死亡……

    非常轻松和容易就拿到纸张碎片,木偶组件······

    马斯基林的魔法笔记本没有被损毁······

    遇到“天堂山”的过程也有点巧合…···

    实验室还保留着部分实验记录······

    随着这木偶头部的出现,路西恩所有疑问一下涌起,被全部串了起来,脑海里仿佛有闪电劈过,照亮了一切。

    怪物哈哈大笑着走到路西恩和莱茵面前:“怎么,不抵抗了?绝望了?”

    路西恩站了起来,似乎面前的不是类神,而是狗头人,一边整理着自己的黑色领结和双排扣长礼服,一边微笑道:“我什么要抵抗?”

    莱茵奇怪地看着他,怪物也停住脚步,讥笑道:“刚才的斗志和坚定没有了?”

    路西恩右手按胸,微微鞠躬:

    “有的时候,我们认为的敌人,或许是我们最好的帮手。”

    “感谢你将实验记录、魔法笔记本和木偶组件保存了下来。”

    怪物的笑声停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