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三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第三更求月票)

第六十三章 你方唱罢我登场(第三更求月票)

    在“你在说什么?”怪物停止大笑后,没有进攻,而是一本经地看着路西恩。

    路西恩推了推单片眼睛:“‘天使之王,梅坎特隆是塔诺斯的化身,六位炽天使是当初六位传奇魔法师炼制而成的,所以结合种种线索,可以初步判断,幕后的阴谋者是第一个失踪的维肯,‘灾难君王,维肯。”

    “灾难君王”,维肯的传奇职业,也是他的外号,形容他对世界,对生命,对人心会造成灾难。

    “然后?”怪物似乎真的打算听听路西恩的推理。

    “既然塔诺斯遗留的重要物品‘白金权杖,在教皇手上,而不是在‘门之世界,,那说明确实有人从这里离开,带走了‘白金权杖,,带走了掌握天堂山力量的重要凭依。”莱茵默契地帮路西恩接了下去。

    路西恩轻轻点头:“所以,在没有其他指向的情况下,可以暂时将教皇作为那位‘阴谋者,维肯,而推理到这里,就有一个非常矛盾的地方了。”

    “哦,是什么?”怪物非常配合地问道,没有发起进攻的任何征兆。

    “作为当初的胜利者,将六位传奇魔法师都炼制成了炽天使的灾难魔王,居然会被‘天使之王,背叛,被萨尔德背叛,这说明什么?说明无法有效地掌控天堂山,掌控‘门之世界,。”路西恩用“”字来代替维肯,不出意外的话,现在是货真价实的类神了!

    “在完全控制了局势的情况下,维肯居然会失去对天堂山的掌控,说明当时肯定还有别的事情发生,也说明这里有足以与对抗的存在让不敢轻易踏足‘门之世界,,而不经常前来的话,对‘天使之王,和炽天使们的控制显然就会被逐渐削弱,再加上那位对抗的存在肯定会对‘天使之王,施加影响,那出现背叛的状况就是情理之中了。”

    路西恩侃侃而谈如同这里不是生死一线的战场,而是演讲台。

    “你想说死灵界那位存在?”怪物居然轻笑了起来。

    路西恩微笑看着他:“不,在不朽甬道里等待复苏归来的显然无法承担起这么重要的责任,我想说的是你是你让维肯不敢轻易再入

    ‘门之世界,!”

    不等怪物回答,在莱茵略微惊讶的眼神里,路西恩抬起右手,指着怪物道:“如果不是你,为什么这里的纸张碎片、木偶组件、魔法笔记本、实验记录会保存下来,没被维肯毁掉?”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我们进来之后会这么轻松这么巧合地碰到一条条线索?”

    “如果不是你,萨尔德凭什么能恰好碰上‘天使之王,?”

    “如果不是你,他为什么能够从门之世界安然离开?”

    “如果不是你萨尔德体内的神秘碎片从何而开?又为什么要刻意引我们到这里,看到魔法阵的运转?

    “如果不是你,为什么每次交手,你都会废话连篇,给我们逃脱的机会?”

    一处疑惑可以说是巧合,但两处三处,四处五处,背后就肯定有着别的原因!

    莱茵醒悟过来,看着怪物道:“你留下这些就是为了揭开维肯的真面目,寻求对付的帮手?”

    怪物罕见的沉默,没有说话。

    路西恩目光严肃地看着它:“我想你并不是心甘情愿守护‘门之世界,,而是被维肯控制住,留下了种种限制所以才无法离开这里,所以才需要外界的帮手。”

    “我想,马斯基林先生他们用奇诡幽灵炼制你的时候,并不是实验出了差错,而是维肯用继承自‘太阳王,塔诺斯的魔鬼转化办法暗中动了手脚,于是你诞生之后,不得不根据的命令行事配合将另外六位传奇魔法师抓住。”

    “我想,你应该是‘太阳王,塔诺斯留下的另外一个复活手段可却被维肯看穿,所以你是类神层次的存在,所以你能‘帮助,萨尔德施展‘神降术,!”

    “我想,同为类神层次的存在,维肯的限制对你来说肯定有不少漏洞,于是你才趁离开‘门之世界,,外出发展真理神教的机会,半摆脱了的限制,不过,限制依然存在,你不得不攻击杀死每一位进入

    ‘门之世界,的生命,无法将事情直接泄露给我们,因此,你用别的办法提醒,用废话和戏弄的方式给出逃生的机会。”

    路西恩盯着怪物,一句句语言就像一发发炮弹:

    “我想,塔诺斯实验室大战的痕迹应该是返回的维肯与你之间爆发的,你没有失败,也没有获胜,让你保存下来部分实验记录!”

    “所以,马斯基林先生和麦克劳德才会被你提醒,在最后时刻明白了真正的凶手是谁,所以,他才会对我说,有的时候,我们认为的敌人,或许是我们最好的帮手!”

    “我说的对吗?怪物先生!”

    怪物沉默了一下,忽然呵呵笑了起来:“有几个地方错了,比如在你发现塔实验室,追踪到维肯前,我确实只能表现出比目标人物高阶到半阶的实力,否则就会失去探寻记忆和模仿的能力,也就是弱化版的

    ‘塔诺斯妖,能力,这是天然的限制。”

    “这么说,你承认了?怪物先生?”路西恩微笑道。

    怪物笑了两声:“你很聪明,但很可惜,我还是要杀你。”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路西恩仿佛没听到死亡宣判,从容优雅地笑道:“没关系,不用你杀,我会自己死的。”

    “是吗?”怪物的语气似乎有些奇怪。

    路西恩右手按胸,再次微微鞠躬,行着绅士的礼节:

    “不浪费怪物先生你的时间了。”

    说完,他两只手臂伸展,如同人形的十字架,黑色双排扣长礼服向着左右散开,细细的表链带着淡淡的银灰色泽一直延伸到了马甲口袋内。

    接着,他直直地向后倒去,头发被风吹得乱舞摆动。

    路西恩的背后是那布满魔法花纹的大坑他十字架般自由落地的位置正好是坑底中央!

    突然,一片黑色的蝙蝠群飞来,拖住了路西恩,这是莱茵明白了路西恩的打算。

    在无数小蝙蝠云朵般的簇拥下张开手臂的路西恩自由落体到了魔法阵核心处。

    “怪物先生,还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你?”路西恩身边的魔法阵花纹一根根亮起,口中问出了最后一个问题。

    怪物看着路西恩向后倒下时,渐渐清晰的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然后,望着安然躺在坑底的路西恩,与他单片眼镜中透出的视线相撞,模样完全清晰起来是一位容貌阴鸷的花白头发老者,轻笑道:

    “在很久以前,我也叫维肯……”

    什么?路西恩惊讶地看着脑海里突然浮现出那个“四分五裂”的木偶。

    魔法阵花纹完全亮起,单调寂静的黑白灰力量与明净蓬勃的乳白力量再次涌出,并交汇在一起,死亡与生命,邪恶与神圣,黑暗与光明,奇怪纠缠着将路西恩和莱茵包裹。

    “门之世界”的一处灰色大厅中,到处是毁灭的痕迹,就连附近好几个大厅的墙壁和黑色大门都被彻底损坏了滴落出液体,蠕动着复原。

    “这‘门之世界,自身也具备生命?”费尔南多望着周围的场景,略显惊奇地探究道。

    道格拉斯好奇地打量着墙壁和大门:“为什么门之世界会具有生命

    这生命以什么样的形式存在……”

    “别十万个为什么了,快去追踪‘天使之王,,好不容易将他重创不能浪费机会,等抓住他,应该就能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死灵界,出现在‘门之世界,。”费尔南多急切地催促着,要是从‘天使之王,口中知道了“门之世界”的秘密,那或许有助于提前找到路西恩。

    道格拉斯收回目光,郑重地道:“好。”

    刚才他们追踪“天使之王”的踪迹深入“门之世界”,在这个灰色大厅赶上了他两人联手,将毫无准备又还未进入天堂山影响区域的“天使之王”重创,若非“神之守护”强力,实力也是传奇巅峰,梅坎特隆恐怕难以逃脱,毕竟,道格拉斯已经找到了自己通往类神的道路,而且两人又是突然动手,有备而来。

    有准备的魔法师是最可怕的!

    一处灰色大厅里,梅坎特隆见暂时摆脱了追杀,于是停止下来,准备用神术稳定住伤势。

    他背后的三十六只洁白羽翼掉落了不少羽毛,凌乱不堪,嘴角是金色的鲜血,身上是一处处明显又狰狞的伤痕,以“天使之王”的复原能力仿佛也短时间内难以恢复,显然受伤不轻。

    “等进入天堂山的影响范围,我会让你们明白我的愤怒!”“天使之王”咬牙切齿地道,在天堂山周围,他的实力会提升半阶,不存在时间的限制。

    就在他开始施展神术时,表情突然扭曲,金色瞳孔时而明亮,时而黯淡,双手牢牢地按住头部,凄厉地道:“谁?谁投影到我的体内?”

    他身周圣光缭绕,对抗着企图占据自己身体的莫名袭击者。

    一道威严庄重的声音响起:“好不容易等到你再次受伤的机会,你可以称呼我鲁道夫二世,也可以叫我以前的名字,塔诺斯!”

    “什么?”梅坎特隆表情充满了惊讶,心灵顿时失守,金色瞳孔一阵混乱后重归清明,身体的伤势迅速复原。

    左右动了动脑袋,适应着自己的身体,“梅坎特隆”冷笑道:“谁会把真正的复活手段记在魔法笔记本里?若非记忆残缺太多,必须重新摸索晋升的道路,哪会等到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