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四章 状态转换(第一更求月票)

第六十四章 状态转换(第一更求月票)

    躲在灵魂壁炉附近的“巫妖王”和“幽魂领主”紧密地!监“门之世界”,随时准备袭击里面逃出来的重伤者。

    突然,它们看到“死神仆役”化成一团烟雾,裹着龙巫妖飞了出来

    “追杀成功了?”“巫妖王”从虚空中凸显,虽然明知死神仆役杀不掉道格拉斯等人,但依然还是忍不住这么询问。

    “死神仆役”放下被莱茵重创的“龙巫妖”,烟雾之中凝聚出两点红色的针芒,语气平淡地道:“没成功,但不能再待下去了,否则就会被那怪物杀死。”

    它心里暗暗咬牙切齿,曾经自己以为是去追杀他人,结果到了里面,却发现每一个都凶残到了极点,即使看起来很弱的两位年轻“绅士”,也能靠装备干掉自己,若不是见机得快,自己恐怕已经彻底陨落在了里面,没被反过来追杀全靠“主”的庇佑。

    “我们尽到了自己的职责,主不会怪罪我们的。”“巫妖王”白森森的牙齿上下开合,宽慰着“死神仆役”,也宽慰着自己。

    被两股迥然相反无法共存的力量包裹后,路西恩只觉自己的灵魂、肉体、精神力、衣服、戒指、徽章、怀表,统统陷入了一种奇妙-的状态。

    曾经爱特娜降临时的那种高高在上俯视一切的超然物外感觉产生,让路西恩往这方面进行着难以想象的转化,仿佛自己也脱离了物质世界,脱离了精神世界,以两者诡秘共存的状态,从非常高的视角看着自己。

    这是无法言述的场景,因为自己的灵魂在魔法阵内,肉体在魔法阵内,精神力在魔法阵内,意识在魔法阵内·根本不可能从外界看到自身,但这种感觉却又是那样的真实,与认知世界得到反馈时,浩瀚星空有人居高临下注视着自己的感觉颇为相似·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自己的视角转移到了浩瀚星空中的那个居高临下的“人”身上,漠然看着自己。

    自己的灵魂和肉体出现了诡异难以想象的变化,时而像乌云弥漫在空中,无处不在,时而又浓缩成实质。

    “这是······”超然物外注视着自己的路西恩隐约把握到了这是什么状况·这个魔法阵真正的能力是什么,与灵魂壁炉的关系是什么……恐怕这是布置这个魔法阵的太阳王“塔诺斯”也不清楚的。

    “这种转化与银月降临的感觉对比,可以发现双方在一定程度相似外也有着很大不同·而且都还差了点关键事物,所以只是类神?所以爱特娜们才没办法通过不朽甬道?”这个世界,没有谁比路西恩在这方面的经验更丰富,也有着一个个理论猜想让他去套,去验证。

    屡次使用后,魔法阵的花纹隐隐出现了裂缝,似乎再有一两次就会彻底破碎,要想重新布置,只有当初的主人太阳王“塔诺斯”才能办到·其他人必须花费漫长的时间破解。

    突然,身体和灵魂仿佛融入到了一起,产生了极大的吸力·将“高空”中漠然注视着自己的“路西恩”猛地拉扯下来,钻入体内。

    那种超然物外的视角顿时失去,路西恩头脑短暂混乱之后恢复了清醒·双眼睁开,刚好与怪物看下来的目光接触。

    “很好,你已经‘死,了。”怪物阴鸷消瘦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其实我一直担心你无法被这个魔法阵转化,因为你的灵魂和记忆里有着太多我无法感应无法深入探究的东西,你的身上看来藏着不小的谜团。”

    “这是另外一件事情了。”路西恩微笑站着起来,发现自己是一种奇怪的幽灵状态·随时可以分散,随时可以聚合·实力依然保持着传奇一阶,物品也依然在自己身上,还多了一个完好的“替身木偶”。

    莱茵也变成了类似的状态,轻轻笑了一声:“这种魔法阵给我的感觉和始祖类似,看来蕴藏着塔诺斯晋升类神的奥秘,呵呵,我还以为我转化之后能晋升为类神的。”

    “类神怎么可能如此容易?我之所以是类神,是因为我与维肯一体两面,算是同一个类神的不同形态,也是这条道路带来的隐患,塔诺斯同样如此,所以才冒险想晋升真神,而天堂山不过是世界能量与信仰之力的融合,空有力量没有层次,直到到被塔诺斯的主体意识融入才具备了一定的真神属性。”怪物没有说得太详细,看来面对“死人”,也受到了不能吐露当年秘密的限制。

    路西恩也没有询问,怕触发限制,被怪物干掉,不过大概能猜到当时的情况,维肯进入死灵界前应该已经有了传奇巅峰的实力,正在摸索成为类神的道路,而塔诺斯实验室里遗留的东西给了他完整的方法,后来在炼制这怪物时,他分离出了部分灵魂带着虚拟人格融入了怪物,将它变成自己的分身,一边让怪物对付马斯基林等人,一边趁这个机会用太阳王遗物冲击类神。

    在这个过程中,应该是出现了什么问题,怪物有了部分自主认识,而维肯也藉此摆脱其他隐患,只留下了这一个问题,成为比塔诺斯更完善的类神存在,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塔诺斯随时会出大问题,而维肯却能带着真理神教发展上千年。

    “不知道是维肯在自己研究的过程中比塔诺斯更进一步,所以趁机提前分离●,出来,排除绝大部分隐患,还是意外的巧合?”对!于饣老怪物,路西恩更偏向于前一种猜测,应该是没有想到,自己晋升类神后,怪物也成为类神,让重新融合的美梦落空。

    怪物也许是憋了太久的话,有些事情不能说,有些事情却可以唠叨一下:“要想靠这条道路成为类神,首先得有一个异常锲和的异度空间或者门后世界,接着得有庞大的信仰之力,然后还要找到将它们融合在一起的办法,最后才是借助之前凝聚的情绪之力和这两者转化,失败率非常高,隐患非常大力量或许能超过天生类神,可实质上却还差一点。”

    “呵呵,但我们都能用‘神降术,,马尔迪莫斯和爱特娜徘徊过几次却不敢进来,只有深渊那个没大脑的才直接闯入。”

    路西恩表情一凝,也能用“神降术”?从萨尔德能靠神秘碎片越阶使用“神降术”来看,这也不是不可能,于是低声道:“怪物先生,你和维肯都不轻易使用‘神降术,应该不是担心会造成自身陨落,而是顾忌着彼此?”

    类神的存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不死灵魂和肉体受到反噬算什么?所以路西恩猜测,‘神降术,使用越多,灵魂越虚弱越容易被“自己”吞噬。

    如果真是这样,那维肯,也就是教皇,比自己想象得还恐怖,在有白金权杖的情况下,实力恐怕稳居类神之首。

    怪物笑了笑,没有回答,不知道是自己有所顾忌,还是被限制了:“所以最好不要靠这个办法晋升类神,你也不想自己整天与自己斗争吧?”

    路西恩笑道:“我有自己的方向,不会走这条或许是错误的道路。”

    这不是他如此笃定错误自身的研究还没到这一步,仅仅是借银月爱特娜曾经的话来表述。

    而且路西恩结合自己的奥术知识,灵魂图书馆的资料刚才的感受,隐隐约约觉得,塔诺斯和维肯都将助力当成了关键,忽视了真正成为类神的关键地方,就像地狱之主之前嘲笑过的那样。

    “你看起来很有信心,那我也不投影在你体内,帮你使用‘神降术,了这会让你的灵魂被我侵染,好了这种状态转换能维持十分钟,等到你变回来后就不是闯入的生灵了,我也不会再杀你,但你不要再碰其他东西,否则很容易让限制发挥作用,到时候你就麻烦了。”怪物叮嘱了一句,对来说,路西恩知道维肯的秘密并活着出去就是成功,他不是萨尔德,他背后有着魔法议会,自身也是前途光明的大奥术师。

    之所以不找道格拉斯等人—是因为他们实力太强,容易产生贪念,对人心,怪物还是非常有把握的。

    路西恩轻轻点头:“好。”

    自己确实有信心,刚才的状态转换让自己有望在极短时间内提升到传奇二阶,而且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通过这个仪式,自己隐约明白和掌握了一些东西,那为将来的发展照亮了道路。

    “这十分钟,我建议你们顺便去不朽密室看看。”怪物突然说道,“一路上的危险被塔诺斯、维肯和我解除了不少,你们应该能安全抵达,可惜,我们什么也没看出来,所以维肯才热衷于抓到银月和地狱之主,企图从们身上找到弥补隐患的办法。”

    莱茵笑了起来:“你是想靠人海战术?说不定谁就看出了不朽之秘……”

    “不要揭穿我嘛。”怪物变成了莱茵的模样和他互相调侃,一点也看不出杀人怪物的模样,不过。路西恩对还是非常戒备,了解人心,从种种情绪中诞生,结合维肯的部分负面人格,是天然的“魔鬼”,现在之所以这么平易近人,是因为被困在了这里。

    路西恩微微颔首:“其实怪物先生你不说,我也想去不朽密室看看,好不容易转化成了这种状态。”

    莱茵自然毫无意见,他第一次深入死灵界就是为了这个。

    等到路西恩和莱茵离开门之世界,前往不朽甬道,怪物笑了笑,自语道:“得去和其他人战斗了……”

    塔诺斯实验室重新安静下来,在纯粹灼热的迷锁光芒里突然钻出了一道人影,白色长袍,淡红眼睛,嘴角洋溢着永远不变的嘲笑意味,俨然便是“哥诺”,地狱之主的化身。

    “早知道是这样,我就直接进来了,何必用路西恩身上的银月气息遮掩我的踪迹。”地狱之主微笑摇头,走到大坑边缘,跳了下去,再次启动魔法阵。

    一条条明显的裂缝随着魔法阵的运转开始出现,这次之后,这个魔法阵也许就将无法使用了。

    “梅坎特隆”恢复着自身的伤势,冷笑了一声:“哼,维肯那个怪物还想让我这个‘天使之王,血脉的皇帝牵制梅坎特隆?嘿,真是天大的笑话!”

    话音未落,他伤势复原,接着身体扭曲,迅速透明,转换为了虚幻不定的状态。

    “不朽密室里面到底有什么,我完全记不起来了······”

    “但我记得这样就能进不朽密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