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五章 不朽甬道(第二更求月票)

第六十五章 不朽甬道(第二更求月票)

    着从“门之世界”到“不朽甬道”,无需从入口离开再进外一边,某扇黑门之后就有连通“不朽甬道”的世界,塔诺斯、马斯基林等人都怀疑,奇诡幽灵就是从这里进入“门之世界”并生存下来,因为它们明显带着“不朽甬道”的特征。

    路西恩和莱茵在怪物刻意转变“门之世界”变化规律之下,一打开黑色大门就看到了一个灰色沙子满天飞舞的世界,里面有一条笔直的道路通向深处。

    直到此时,路西恩和莱茵才明白,为什么麦克劳德、马斯基林等传奇魔法师逃不出去,因为炼制过程中被维肯动了手脚的怪物似乎在被囚禁于“门之世界”的同时,也具备操纵“门之世界”变化的能力,明明计算出来这里是入口坐标,可打开黑色大门后却会发现是刚才离开的实验室,这是多么让人绝望的事情!

    对此,路西恩略感后怕,若非怪物与维肯互相牵制,有了反叛之心,在能够施展“神降术”的情况下,即使是类神,恐怕也逃不出“门之世界”,只能陨落之后用漫长的时间从虚无里回归。

    这恐怕就是银月之神、地狱之主不敢进入“门之世界”搜索塔诺斯遗留实验室的原因所在。

    “想不到教皇居然是维肯,那位雄踞霍尔姆王国、布里亚纳王国的灾难君王······”路西恩感叹了一声,什么格里高利一世,查理二世,本笃三世,要么是在成为教皇时被维肯占据了身体,要么是被维肯早早弄下投影,占据之后再成为教皇,“而且他‘神降术,的限制只在于‘自身,……”

    满天的灰色沙子还未吹在身上,就被路西恩的精神力弹开。

    莱茵眯着眼睛,做出预防风沙的模样:“只要不让找到机会吞噬了怪物那就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回去之后,你们的‘奥秘之声,得加大力度宣扬‘教皇的秘密,了,先逐步瓦解真理神教的信仰根基才谈得上对付维肯。”

    “以前抹黑教皇太过火,什么地狱之主的化身,什么窃取真神权柄的野心家,什么爱好小男孩的恶棍,什么邪恶魔法师乔装改扮,统统都说过了,这次‘教皇的秘密,再公布和前面的好像也没有多大震撼度,除非有无可辩驳的证据。”路西恩相当唏嘘,体会到了“狼来了”故事里放羊小孩的感受。

    听到路西恩的感叹莱茵忍不住失笑起来:“谁叫你们的‘揭秘教会,、‘历史先声,节目只追求耸人听闻的效果,至少这次有完整的故事链了,普通信众听不出,枢机主教团成员难道还无法产生少许怀疑?”

    说到这里,他颇为轻松地道:“有了广义相对论,道格拉斯就具备了冲击类神层次的希望,一旦他成为类神,维肯再恐怖再强大,也难以覆灭魔法议会了所以你们不必着急,奥术发展得如此迅速,未来在你们时间拖得越久越好,即使有证据,也没必要一开始就拿出来逼得维肯拼死反扑。”

    “恩,论持久战······”路西恩的冷幽默不分任何场合,随时随地都会爆发,接着摇了摇头:“议长阁下要成为类神,还有很多阻碍,比如,广义相对论的场方程很多解没有意义但我想有部分解肯定对应着浩瀚星空的天文现象,等找到星球找到这些天文现象,才是议长阁下反馈自身,踏出成为类神步伐的时候。”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路西恩没得到莱茵的回答,于是转头看向他,发现他满脸的迷茫。

    “莱茵先生?”心灵连线里,路西恩问道。

    莱茵吸了口气:“什么是场方程?什么是天文现象?”

    路西恩醒悟,这个世界可没有天文现象这个名词,只有星相轨迹之说,正要开口解释,莱茵却抬起手,摆了摆,略微后怕地道:“不谈奥术,我就还是好朋友。”

    这是“奥秘之声”里,路西恩编的某个故事里的台词,被他改动之后用于这里。

    路西恩顿时失笑,而这时,风沙尽头出现了一扇黑色大门,它被虚幻的波纹包裹。

    两人的速度很快,又是全力而行,只用了几十秒钟时间就抵达了“不朽甬道”秘密入口。

    “不朽密室……”莱茵轻轻吐了口气。

    路西恩也忍不住心潮澎湃,不朽密室里面究竟藏着什么,为什么每一个打开它的人都会如此失望?而不朽甬道给自己的莫名熟悉感又是什么?

    忍住激动的心情,路西恩下意识检查了一遍黑色大门,接着轻轻推开。

    大门缓缓向后倒退,一条仿佛被虚幻波纹淹没的古朴道路出现在两人眼中,它没有任何花纹,也没有任何砖块构成的痕迹,仿佛处在另外的世界中,难以触摸。

    “也许‘神之守护,就是塔诺斯以不朽甬道为模型创造的神术……”路西恩莫名联想起了“天使之王”的“神之守护”。

    莱茵点了点头,语气凝重中带着标志性的悠闲笑意:“确实很像。”

    他一边说,一边迈出了第一步,缓慢走入水中般,在淡淡波纹的涟漪簇拥下,踏上了“不朽甬道”。

    有了莱茵的尝试,路西恩确认当前状态确实不会被分解,因此也放心地踏入。

    高远深邃、冰冷淡漠的意味从身体与虚幻波纹接触的地方传来,路西恩有一种自身快要融化的错觉。

    突然,路西恩发现眼前的“不朽甬道”消失,弥漫开来,化成了漫无边际的白云,连带地自己也无法保持人类的模样,扩散成一团浓密不同,无处不在,又确定于一点的形态。

    紧接着,这种弥漫坍塌下来,“不朽甬道”再次浮现,路西恩的身体也浓缩成原来的模样,而此时,他已经到了这条“不朽甬道”的拐角处,身边站着莱茵。

    心灵连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莱茵控制着周围艰难地道:“你也感受到刚才的变化了?外面看是不是毫无异状?”

    “对,我看到您并没有任何改变,不过我想,若非我们转变了状态

    成为了奇怪幽灵似的生物,现在恐怕已经彻底分解,弥漫在‘不朽甬道,的每一个角落。”路西恩发现可以通过最纯粹的波动来交谈。

    莱茵习惯性地整理着自己的衣着:“那我们继续前进。”

    拐过“不朽甬道”,面前是一处大殿,里面同样被虚幻波纹淹没,墙上雕满了各种各样奇诡难以描述的图案,让人一见头晕失去灵智。

    好在,它们已经被破坏了绝大部分,路西恩和莱茵才能够承受快速通过这处大殿。

    “看来是塔诺斯、!维肯们这些类神破坏的。”路西恩对那奇怪的图案心有余悸它仿佛专门吸收吞噬自己这种状态的生物。

    莱茵微微颔首:“怪物维肯既然让我们前来,就说明相信正常情况下,我们不会遇到太夸张的危险,所以等一下,无论有什么情况,都别慌乱。”

    推开面前虚幻的大门,路西恩和莱茵再次弥漫坍缩,通过了不朽甬道进入了第二处大殿。

    大殿之内,空空荡荡,什么也没有就在路西恩认为这里也被塔诺斯、维肯破坏了时,右手边突然有轻微的响动发出。

    谁?路西恩侧头望了过去,精神力蔓延开来却看到角落站着一位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男子,俊秀温和,黑色眼睛含笑对视,俨然便是自己!

    幻象?

    路西恩心中一凝,决定先不去管它,直接往大殿出口而去。

    “路西恩”从容地微笑起来,肌肉鼓起月光流畅,拔出银灰色长剑就斩了过来!

    恐怕得仿佛能斩断一切的剑光之下路西恩忍不住就要动用月时计和瞬移魔法,可这时,他想起了莱茵之前的叮嘱,决定再等一等,反正还有法术触发等!

    剑光闪过,“路西恩”与路西恩交叉而过,没有任何交集。

    果然是幻象!如果动手,会幻象变成真人,真人变成幻象,永远留在这里?

    莱茵也遭遇了类似的场景,只不过他的敌人是一只不可名状的怪物,让他下意识就以为是不朽甬道的“真正守卫”,还好,他也收敛住了情绪,准备硬挨怪物一下。

    离开了这幻象之殿,路西恩和莱茵又接连通过四条“不朽甬道”,抵达四个不同大殿,而这几个大殿里面各有被破坏的痕迹

    这让两人面面相觑,若通过幻象之殿后遭遇真实的敌人,自己恐怕会再次准备硬挨,说不定就危险了,真假纠缠最是麻烦。

    推开前面的大殿之门后,路西恩睁大了眼睛,这里竟然是一处森林?青翠欲滴,众多动物来往的森林?

    这完全不像是死灵界,不像是不朽甬道!

    又是幻觉?

    进入森林之后,路西恩观察着四周,准备寻找出口,耳边突然响起“喵”的叫声。

    猫?路西恩侧头望了过去,看到了一只通体漆黑,双眼银色的小猫正专注地看着自己。

    “莱茵先生呢?”这时,路西恩才发现不对,莱茵不见了!

    “喵!”猫再次叫了一声。

    路西恩若有所思地问道:“你知道莱茵先生的下落?”

    声音出口,路西恩只听到同样的“喵”一声。

    这是怎么回事?路西恩发现不对,立刻审视自身,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一只猫,黄白交杂的小猫!

    “对面是莱茵先生?”路西恩回头寻找进来的地方,打算先退出去,却可悲地发现,入口不见了!

    刚要在地上写单词交流,路西恩忽然感觉背后脖子一紧,被提了起来,双手双脚努力挣扎却毫无效果,想施展魔法也施展不出来,对面的莱茵同样如此!

    一个恶狠狠的女子大笑道:“你们这两个偷吃食物的小偷被我抓到了吧?今晚你们就成为我的晚餐吧!”

    幻觉?

    路西恩思索起来,这里不应该出现这种诡异的事情。

    平静!平静!路西恩这么告诉自己。

    被女子抓到了一个小木屋后,路西恩和莱茵还未来得及寻找机会,就被她拿出一把尖刀,割在了脖子上。

    难以想象的剧痛传来,路西恩差点晕厥过去,看着鲜血一滴滴地掉落

    这种痛苦,不应该是幻觉!

    想要反抗,却仿佛晚了一点,挣扎了两下后,“路西恩猫”就无力死亡了。

    可路西恩却发现自己的意识并没有消失,一直承受剧烈的疼痛,随时可能晕过去。

    这是什么状况?路西恩没有晕厥的习惯,能保持意识就还有机会!

    猫被剥皮,剁碎,每一刀都仿佛斩在了路西恩身上,这种疼痛超过了以往任何一次的极限,仿佛在被人凌迟。

    没有魔法消除痛苦的路西恩只能生生忍着,除非选择晕过去。

    两只猫的肉被混在一起,丢入了放满土豆的汤锅,架在火炉上煮着。

    路西恩的意识似乎附着在其中一块猫肉上,感到自己被灼热煎熬,被一点点煮烂,这种疼痛无法言喻!

    每一秒钟,路西恩都觉得自己会晕过去,结果硬生生挺到了下一秒。

    不知过了多久,汤锅内出现一只木勺,将猫肉炖土豆这奇怪的食物舀入木盘。

    路西恩忍住疼痛,打量着木屋,想找到离开的大门,可这里普普通通,什么异常也没有。

    机会在哪里?难道要选择晕过去才能找到?

    这时,女主人拿起刀叉,叉住路西恩,一口塞到了嘴里,咀嚼成碎丝,每一下都仿佛咬在了路西恩的灵魂之上。

    路西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挺过去,等稍微恢复意识时,自己已经在舌头的蠕动下,往女主人的食管“流”去。

    突然,路西恩发现,女主人的喉咙是一扇深红色大门!

    原来出口在这里!

    大门敞开,一切恢复,路西恩发现自己站在了第一次进入的不朽甬道尽头,面前是一扇灰扑扑的小石门。

    另外一个方向还有一条不朽甬道过来,可以看到外面的灵魂壁炉,而在这条不朽甬道上,有一团凝固的黑白灰色,时而分解,时而凝聚,一看到它,就仿佛看到了无穷无尽的死亡,连路西恩这种传奇强者都似乎难以摆脱。

    黑色的蝙蝠群飞去,遮住了路西恩的视线,让他脱离了死灵界神秘存在的“吸力”。

    莱茵重新凝聚,严肃地道:“不要以任何方式靠近无法控制自己的‘类神,。”

    路西恩轻轻点头,回想刚才的遭遇,对不朽甬道的诡秘有了更深刻的印象:“如果我们晕过去,也许就真正死在了不朽密室前。”

    莱茵打量四周,发现到处布满了深灰色痕迹,它们都带着类神般的气息,超然物外,无法触摸,但又比类神多了一种不朽永存的意味。

    “这是不朽痕迹?”莱茵低语了一句。

    路西恩望着前面的不朽密室之门,感觉到异样的熟悉,右手伸出,按在门上。

    门后面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