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十七、六十八章 回归(两更连发求月票)

第六十七、六十八章 回归(两更连发求月票)

    单调的黑白灰色世界里,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和路西恩没有直接空间跳转,而是飞行在半空,强大的威压散发出来,哪怕是没有灵智的不死生物,也知道远远避开。

    “搜集情绪之力将自己转变成类似于远古魔鬼的状态,然后再借助信仰之力与空间能量的融合,踏出成为类神的步伐,塔诺斯阁下不愧是星相系上最伟大的魔法师之一,他是天生类神之外第一个进阶这个层次的强者······”道格拉斯虽然出身在希尔凡纳斯魔法帝国的末期,与塔诺斯执政的年代相差甚远,但生活和学习中是时常耳濡目染,因此还是习惯于称呼他为阁下。

    对这件事情,他颇多感叹,说不心动,那是假的,成为类神的道路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了眼前,恐怕没谁能很好地控制住自己的心情,费尔南多还好,他才晋升传奇巅峰没多久,远未到有资格迈出这一步的水准,可自己不同,在传奇巅峰已经好几百年了,被誉为足以与“陨落”前的太阳王媲美,只要愿意,十几年内就能搜集情绪之力转化,并将那个魔法阵重新布置出来,然后在怪物的帮助下“借用”天堂山的力量进阶类神。

    可是,塔诺斯和维肯成为类神后的种种隐患也明明白白地展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自己从认知世界出发,从广义相对论出发的道路,虽然不够清晰,却毫无疑问地展现出了光明的前景,十几年后,几十年后,说不定就能依此毫无隐患地进阶类神,所以,贪心很容易就被克制,尤其是在原本道路刚展露曙光,还未绝望的时候。

    “要我说,他们纯粹是被欲望冲晕了脑袋在做一件极其愚蠢的事情,远古魔鬼本身都不是类神,转化为他们的状态除了便于接受信仰之力,有什么意义?”即使是对塔诺斯这种魔法帝国时期的先行者费尔南多也没有嘴下留情,毫不客气地贬低着他们的研究,“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价值,给了我们失败的例子!”

    “可一个实际上可以多次使用‘神降术,的维肯,是非常危险的存在,我们暂时还没有对抗的能力因此,我们在自身往类神层次努力外,还得通过研究成为类神的道路寻找的弱点。”道格拉斯很谨慎地道,除了怪物,谁也不清楚维肯到底能连用多少次“神降术”,“我们不能因为这条道路展现了失败的地方,就不对它做任何的思考,我们该把远古魔鬼纳入研究的范围了。”

    路西恩点了点头,研究远古魔鬼,有助于自己掌握那种状态转换的奥秘和本质,发现世界的真实:“总有一天我要去地狱最深处的远古遗迹探索一下。”

    “地狱之主”对自己虎视眈眈,没有传奇巅峰的实力前,路西恩可不敢往地狱跑。

    “只要有足够的利益交换哪怕你杀了某位地狱公爵,地狱之主也不会介意,何况是损坏投影这种小‘事情,不过,必须提防为了更大的利益,在暗中布置着阴谋。”道格拉斯对地狱之主不算陌生,他去地狱探索过很多次,“等这件事情平静下来,我就去地狱最深处的远古遗迹,为研究搜集‘资料,你不冒险。”

    “议长阁下,您放心这次冒险的收获足够我消化很久了,而且,成为传奇巅峰前,我宁愿去深渊,也不会去地狱。”路西恩真心实意地说道。

    费尔南多听到“收获”这个单词,想起了“不朽密室”,自言自语般道:“不朽之秘就是星空图景?这算什么不朽之秘······难道真要比类神更进一步才能看到?”

    “我觉得未必是这样,‘星空图景,和它无法触摸、无法靠近的性质或许隐藏着某个秘密,而这个秘密就与不朽有关。费尔南多,你忘记直到现在为止,我们也没在宇宙中发现星球的存在吗?即使是回望下方的世界,也同样看不到,仿佛被什么力量掩盖了,可在不朽密室里,却藏着星空图景,两者之间说不定有什么联系,能破解这个奥秘,或许就触摸到了不朽之秘。”道格拉斯从纯粹的奥术角度分析着不朽密室的情况。

    路西恩意味深长地道:“不朽密室内的‘星空图景,或许真与无法发现星球存在有关。”

    只不过,这个“有关”与正常人想象的可能截然不同,路西恩对此有一些猜测和思考,却需要更多的理论基础和现象的发现来验证和修改。

    探索世界真实的道路,从来都是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缺一不可!

    费尔南多习惯性地反驳:“也不一定,广义相对论不是论述了光线会在引力场中弯曲吗?我们从看到的星光计算的星球位置,或许与实际有着很大偏差。”

    “完全有可能。”道格拉斯和路西恩都点头赞同,尤其路西恩是明确知道“引力透镜”现象存在的,当然,这依然要用切实的天文现象和“实地检验”来验证。

    费尔南多见他们没有反对,顿时没有兴趣讨论这件事情,转移了话题:“与此相关的现象还有一个,往无尽汪洋尽头探索时,按照道格拉斯的理论,我们应该抵达黑暗山脉的另外一边,可是,历代传奇魔法师探索无尽汪洋或黑暗山脉另外一边的月光海时,不管怎么定位,最终又会绕回途中经过的某个区域,无法用环行世界的方式验证星球的存在。”

    这是道格拉斯提出天体运行理论之后最出名的几个谜团之一,路西恩早就知晓并有所猜测,怀疑是存在空间折叠等现象,可一直想不到为什么会这样,直到打开不朽密室,看到了熟悉的星空图景,才有了一定的方向,心里默默自语道,等消化完这次冒险的收获,就该探索无尽汪洋的尽头了。

    说到这里,费尔南多又毫不客气地嘲讽了地狱之主:“马尔迪莫斯一直将自己视为最聪明的生物,可在我看来,他没脑子的程度和深渊相差不多不朽之秘怎么可能直接摆在那里让人看到,让人知晓?不朽之秘应该是一种现象,与星相轨迹,与元素性质与自然地理,与生物发展相同的现象,只不过里面蕴藏着关于不朽的奥秘,必须通过研究,才能有所收获!”!马尔迪莫斯看到‘星空图景,之后不问几个为什么,直接嘲笑,说明它也只是比深渊聪明了那么一点还是摆脱不了低智商生物的本性!”

    老师,您的嘴巴可真毒,这是典型的奥术师思维地狱之主哪有?路西恩摇头笑了笑。

    道格拉斯同样是类似的表情,你平时觉得我问题太多,现在又嘲笑马尔迪莫斯不问为什么,真是怎么样都不对,他失笑摇头道:“好了,暂时不讨论不朽密室内的星空图景了,我们还是得把目标对准当前的奥术理论,或许随着我们揭开微观世界的奥秘,弄清宏观星空的谜团星空图景所藏着不朽之秘就自然而然呈现出来了。”

    “这是最正确的做法。”路西恩赞同道,忽地想起一事,“议长阁下关于塔诺斯、维肯的事情,我们是大范围散播出去,动摇真理神教的信仰基础引起枢机主教团成员的怀疑,还是秘密藏着,用来拉拢策反部分神职人员?”

    “大范围散播出去?‘奥秘之声,开播好几年了,信众们已经习惯了教会的种种黑历史,比这夸张的都有不少,效果未必会好。”道格拉斯沉吟道。

    这是针对暴风海峡这面几个国家和北地沿海走廊而言,因为这些地方至少一个街区会有好几台魔法收音机,收音机主人则要么是魔法议会的人员要么喜欢众人一起收听,让“奥秘之声”覆盖住了相当大一部分人群,并且随着霍尔姆王国等彻底倒向议会,路西恩发明的“庄园大喇叭”“广场大喇叭”很好地承担了普及工作,使得绝大多数平民可以听到“奥秘之声”。

    但在神圣海尔兹帝国等海对面国家,除了大贵族不受限制,魔法收音机可是稀罕的东西,教会没那个能力,也没那个必要完成普及化的类似神术物品,他们通过在教堂播放广播,吸引信徒前往祈祷,因此“奥秘之声”在这些地方的覆盖情况非常差,只能靠魔法议会派出的情报人员秘密发展。

    在路西恩看来,这活生生就是一场“谍战片”。

    费尔南多则补充道:“天使之王之前是在圣城兰斯,他的返回说明维肯也很可能知道了秘密泄露,肯定会做好我们拉拢策反部分神职人员的准备,不能大意。”

    “不如,两个方法都用,一边用‘奥秘之声,散播似是而非的故事,动摇信仰基础的同时让维肯以为我们并未弄清楚全部秘密,一边保留核心情报,寻找机会拉拢分散教会人员。”道格拉斯斟酌道,“这个问题事关重大,我们先讨论到这里,等回去之后召开最高评议团会议决定。”

    说话间,三人已经飞抵了前进基地。

    防御魔法阵内,戴着白色发套的布鲁克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看着三人的身影,轻轻吐了口气:“回来就好······”

    灰色尖帽依旧的“预言者”贝格纳也微笑起来:“两位传奇巅峰确实不应该如此轻易就陨落。”

    “原子宇宙”内,娜塔莎依然每天做着艰苦的锤炼,只留出少许时间恢复。

    “苍白的正义”剑光一闪,一道虚幻的狰狞裂缝出现在了元素星球之上,不断向旁边蔓延出无数细小的痕迹,这可饱受她摧残的小星球似乎快要承受不住,行将损毁。

    啪啪啪,没有空气的漆黑里,居然有清脆的掌声传来。

    娜塔莎惊讶地转头望去,看到深邃的星空中走出一位戴着黑色高礼帽的年轻男子,他俊秀的脸庞泛着轻松微笑:“几个月不见,实力好像又有进步。”

    揉了揉眼睛,娜塔莎眉头一肃:“魔鬼,接我一剑!”

    剑光斩来,路西恩吓了一跳,娜塔莎“走火入魔”了?

    还未想出是硬接这一剑,还是将她打晕,剑光忽地收敛,娜塔莎飞到了面前一把将路西恩抱住,脸庞相贴,呼吸略微急速,语气里洋溢着浓烈的欣喜:“果然是熟悉的味道!”

    还是熟悉的配方?路西恩默默腹诽了一句对娜塔莎毫不掩饰的真情流露也颇觉温暖和开心,双手用力,将她抱住,低声道:“担心我遇到危险?”

    “当然,你是我的丈夫,我的爱人,你失踪在灵魂壁炉之后我怎么会不担心?”娜塔莎心情变得非常好,没有丝毫忸怩地大方承认,身体略微往后一点银紫双眸仔细地打量着路西恩,笑容灿烂地道:“看起来没受伤?”

    “不仅没受伤,还得到了不少好东西。”路西恩微笑道,主动亲吻了娜塔莎嘴唇一下,“有不老泉,有木乃伊手套,有传奇百目鬼的主眼,有替身木偶,有几只诅咒之手。”

    接着路西恩看着周围的场景,调侃道:“你在努力锤炼,准备进阶传奇之后来救我?看你还没有晋升史诗的样子这段时间是不是很软弱,很痛恨自己,很没有信心?”

    也只有娜塔莎路西恩才会这样打趣。

    娜塔莎干笑了两声:“我是这种人吗?我可自信可有把握了,你再失踪一个月我就成为史诗骑士了!”

    “那谁在魔法塔内弹《命运》?”路西恩“毫不留情”地揭穿了

    娜塔莎漂亮的双眸躲闪了一下,双手上移,捧住了路西恩的脑袋,给了他一个长长的深吻。

    “怎么样,感受到我的自信了吧?”嘴巴分开,娜塔莎气喘吁吁地说道。

    路西恩同样有些气息不闻呵呵笑道:“感受到了,有这样的进步

    几年内你就能晋升史诗了。”

    几年后,自己也应该有希望冲击传奇三阶了吧?

    “到时候就能和你一起冒险了。”娜塔莎目光坚定地道,“为了全力冲击史诗领域,我们暂时不考虑后代的问题,好吗?”

    路西恩轻轻颔首:“我完全支持你。”

    接着,脑袋前伸,在娜塔莎耳边吐了口气,轻笑道:“但你得补偿我一下。”

    感受到耳朵的麻痒,想起了一些“不堪回首”的事情,娜塔莎脸颊再次难以遏制地略微泛红。

    原子研究所内,斯普林特等奥术师正在忙碌着各自的实验,突然,他们听到了熟的声音含笑道:“你们的勤奋让我很满意。”!

    唔,老师?海蒂一下转过身来,开心地道:“老师,欢迎回来,我们累积了很多问题想要问你。”

    由于探索死灵界的事情被封锁的很严,他们并不知道路西恩遭遇的危险,只以为他是正常外出,所以看到他回来,并没有特别的激动和兴奋。

    路西恩笑着打量海蒂,对安尼克等学生道:“是不是原来的海蒂被魔鬼干掉了,现在是魔鬼变化而成的?居然主动表示要询问疑难!”

    “因为老师您交待给我和切莉的研究项目有了突破性进展。”海蒂得意洋洋地道。

    路西恩挑了挑右边的眉毛:“对辅助计算魔法阵原理的分析?”

    “对!”海蒂仿佛迫不及待地想要展现自己的成果。

    这时,斯普林特对海蒂道:“老师刚回来,得先把一些重要事情报告他。

    “有什么重要事情?”路西恩疑惑地问道,娜塔莎好像没提起,不过她这段时间埋头苦练,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很正常。

    卡特里娜灿烂地笑道:“恭喜老师您拿到第一枚伊文斯奥术奖,你和迪耶普先生因为在波粒二象性和电子衍射上的突出贡献分享了这枚奥术奖章,奖章的名称就是‘二象性,。”

    她一边说,一边还用景象类魔法将伊文斯奥术奖的外观展现了出来,这枚奖章,上端黑色为底,镶嵌代表宏观世界的银白星球,下端银白为底,绘刻表示微观领域的黑色原子符号,带着奇怪的韵味。

    这是路西恩仿照“太极”设计的伊文斯奥术奖章基本外形,中间则写着“二象性”这个单词。

    “为什么是图像?谁帮我领的奖?”路西恩大概猜到魔法议会是为了掩盖自己等人的事情,才故意提前弄出这个颁奖。

    蕾依丽雅一想到就忍不住笑容满面:“是小水晶帮您领的。”

    他们和小水晶阿弗瑞斯已经比较熟悉了。

    它直接领回自己家了吧,这简直是送羊入虎口······路西恩笑着摇了摇头,对奖章倒是不太在意,但为了约束阿弗瑞斯的贪念,给它塑造健全的龙格,必须让它明确什么时候还回来。

    学生们七嘴八舌地汇报着议会发生的比较重要的事情·这段时间出现得值得关注的研究成果,霍尔特魔法学校的运行情况等。

    听完,路西恩又“关怀”了一下布莱克、洛维、奥菲莉亚等助手,最后才走入会议室·召开例会——在安尼克等人成为中阶奥术师、魔法师之后,拉扎尔三人就没必要始终有一个必须待在研究所,于是相约着一起完成今年的强制性任务。

    海蒂现在反倒不急了,大大咧咧地道:“老师,斯普林特和安尼克对反常谱线分裂现象给出了一个假设。”

    “什么假设?”路西恩大概能猜到是什么,略带笑意地看向两人。

    安尼克有些羞赧地道:“是电子自旋,可根据我们计算出来的结果……”

    他越说·声音越小,斯普林特干脆帮他补充:“计算出来的电子表面旋转速度是光速的十倍……”

    他最初声音很大,但说到后面·也有点不自信。

    “手稿给我看看。”路西恩要过他们的手稿,仔细阅读起来。

    海蒂则帮他们说道:“不仅是这样,很多研究新炼金术的奥术师也觉得电子自旋这个概念有点问题,而且矩阵力学的新炼金术模型不是摒除了轨道等无法直接观察到的概念吗,怎么又弄出自旋来,这和天体运行系统几乎一模一样了。”

    “但这个自旋模型很好地解释了分裂现象,也与其他实验吻合,至于它对应的经典图像,未必与我们认为的星球自转一样·在微观领域,我们只能凭借数学和实验数据来把握,既然不一定是自转·那这个速度就很可能不带信号和能量,与迪耶普论文里电子的波速度类似,这不违背相对论。”路西恩粗略又不够准确地说道·“你们可以提交到奥术审核委员会。”

    “不过,你们接下来可能遭遇很多质疑,我建议你们先用矩阵力学处理自旋问题,看有什么收获,我也会进行这方面的工作。”

    “是,老师。”得到肯定后,安尼克的信息心是充足了一点·斯普林特则松了口气,哪怕老师不认同·他也准备提交。

    解决了他们的问题,路西恩看向海蒂:“怎么样,你有了什么突破性进展。”

    海蒂忽然有些忸怩:“也不算是太突破的进展,我们解析辅助计算魔法阵发现,它们之所以能帮助运算,是因为在里面存储了不同函数的计算结果,再我们给出信息后,通过对比,找出答案,或者进行答案间的简单计算······这其实是我们去翻阅了相关的论文,才得出的结论,不过我们更进一步,具体地给出了具体过程的每一步······”

    “函数很多,计算结果更是接近无限,看来辅助计算魔法阵只能在常规问题上发挥作用,你们有没有改进它的思路?让它在绝大部分问题上能真正地做到,我们给出数据和命令,就能很快得到结果,并具有向魔法学徒普及的可能。”路西恩严肃地问道。

    海蒂有些迷惑地道:“要想解决绝大部分问题,就需要存储更多的函数,更多的运算结果,这只能让魔法阵要求更高,更昂贵,就如同我们和老师您使用的辅助魔法阵都不一样,这与普及化的方向完全相反。”

    切莉也同样点了点头,这似乎是两个不同方向的发展。

    “所以我说的是思路,你们有没有发现,辅助计算魔法阵的原理与我们正常思考和计算的逻辑顺序不太一样?有没有想过根据这个过程重新构建辅助计算魔法阵?然后用炼金材料和电路设计代替绝大部分功能?”路西恩激发着她们的思维。

    对魔法的便携性多样化辅助终端,是路西恩在这个方向的发展目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