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二章 预感(第三更)

第七十二章 预感(第三更)

    最高评议团会议室里。!

    维森特在路西恩没说话后道:“奥术必须建立在可以理解的形象化基础上,无法想象无法理解的东西只能是复杂的数学过程,所以,布鲁克、奥利弗,恭喜你们,这是新炼金术的真正基础,是微观领域的正统理论,你们的工作让我们又回到了实实在在的大地之上,而不是徘徊于矩阵迷宫,飘荡没有根基。”

    “胡说,奥术的真正基础是可观察,不能被观察的东西对我们毫无意义,自然也没有必要给它强加一个形象。”费尔南多用风暴般的气势阐述着他最近几年转变的观点。

    路西恩也跟着补充:“将宏观世界的形象贸然用在微观领域是违背了基本逻辑的,会出现很大问题。”

    “但不管如何,电子确实表现出了波动性。”奥利弗加入了争论

    眼看又要出现众多半位面降临的异象频显风景时,道格拉斯轻轻敲了敲桌子:“对波动方程的争论等到会议结束再讨论,我们先为克劳斯默哀五分钟,我们必将让地狱之主付出代价。”

    路西恩闭上眼睛,开始默哀,希望自己对灵魂本质的猜想是正确的,那样的话······

    之后的最高评议团会议讨论了真理神教、塔诺斯、维肯的事情,基本同意了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和路西恩的提议,在广播里用真真假假夹杂的故事动摇信仰根基,迷惑维肯,让以为魔法议会并未发现最本质的秘密,也没有与怪物达成合作的协议,同时,隐藏核心情报,秘密拉拢分化枢机主教团成员,在关键时刻发挥作用。

    由于能提交最高评议团的事情本来就少,不到一个小时后·会议就宣告结束,一直处于学习状态的海伦突然抬头:“如果建立于奥利弗—布鲁克波动方程的新炼金术体系符合当前所有实验,同样能解决之前的问题,这说明什么?”

    她在开会时很少如此认真地发问·刚才讨论维肯的事情时,她已经是少有的分出精力旁听了。

    “不同的理论能够同时解释一件事情,说明它们在某种程度上应该是等价的。”海瑟薇像是已经思考了很久,“波动性和粒子性既然都是电子的特征和属性,那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就有可能等价。”

    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切尔西、艾丽卡等人都赞同地点头:“可以尝试着证明一下。”

    “用数学的方法应该就可以了。”布鲁克想了想,同样点头道。

    奥利弗虽然认为有可能,但却不太乐意·在他看来,矩阵力学应该是波动力学粒子性的特殊表现。

    讨论了一阵,最高评议团成员陆续离开·路西恩与老师费尔南多走在最后。

    “我感觉奥利弗对波函数奥术意义的诠释有点问题,这样的话,会在解决原子模型时出现自相矛盾的地方,看看奥利弗打算怎么来解释这些细节。”费尔南多严肃地思索着。

    路西恩微微点头:“对波函数奥术意义的诠释得结合实验现象来。

    收获之月(九月)月初,霍尔特魔法学院的教室内。

    低阶魔法师奥诺雷、克拉克与众多的同学一起等待着“教务处”埃内斯托老师来发放《奥术》《魔法》《自然》等期刊,讲台上则站着这节“新炼金术基础”课的老师海蒂,她脸色似乎有点不好,眼睛看着脚下,双脚磨蹭来磨蹭去·像是准备踩死一堆蚂蚁。

    “海蒂老师好像不太开心?”克拉克小心地对奥诺雷说道,不是他目光敏锐,而是海蒂表现得太明显了。

    奥诺雷摇了摇头:“我和海蒂老师又不熟悉·怎么知道她的事情?也许是在原子研究所的成果被伊文斯阁下批驳了,也许是和朋友闹矛盾了,很难说清楚·总不可能是又要换新炼金术的教材了吧?”

    “呵呵,怎么可能,反正等一下小心一点,不要惹火了海蒂老师。”克拉克懒得多想,提醒着奥诺雷。

    虽然海蒂力求模仿路西恩的上课风格,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性格,渐渐的·她也多了“微笑恶魔”的称号。

    这时,埃内斯托拿着装满期刊的储物袋走了进来·表情出奇的古怪,声音有点拘谨地道:“依照顺序来领取期刊。”

    上次电子衍射实验后,与埃内斯托熟悉起来的奥诺雷一见到他的表情,就立刻有所猜测:“莫非又有颠覆性的理论或实验结果?”

    接过这几本期刊后,奥诺雷还未回到座位就迫不及待地翻了起来,而《奥术》第一篇论文就给了他答案:《微观粒子的波动方程和量子力学的本质问题》,作者:埃德温=布鲁克,奥利弗=康斯坦丁。!动方程,波函数······”虽然在验证电子衍射实验后,奥诺嚅就相信会有它的波函数出现,但真正看到时,还是忍不住震动万分,实实在在的微观粒子们竟然真的有波函数!这简直不可思议!

    难怪海蒂老师的脸色不好!他忽然对此有了明悟。

    重新坐下后,奥诺雷感觉到周围气氛变得安静,弥漫着淡淡的压抑,与自己的心情类似,这几个月的发展真是波浪起伏,冲得人身不由己地踉踉跄跄,难以适应当前的变化节奏。

    安静地看着这篇论文,奥诺雷逐渐沉迷了下去,熟悉的经典波动方程形式,易于理解的运算和概念,比让人脑袋发痛、眼睛发愣的矩阵力学不知道简单了多少!

    读着读着,奥诺雷有一种感动升起,差点泪满盈眶,这才是奥术嘛,这才是新炼金术的基础嘛!布鲁克阁下和奥利弗阁下真是太伟大了!有着天才般的大脑!

    “真是经典而伟大的波动方程,比矩阵力学形象多了!容易学习多了!”不知道谁失声感叹了出来。

    “是吗?”海蒂低沉的声音回荡在大教室内。

    那位说话的魔法师赶紧闭嘴,心里腹诽了一句,当然是!

    在银月之歌同盟,在苍白之手,在一个个魔法师聚集的地方,都有着类似的“感动”弥漫。

    “奥术终于回到它原来的样子了!”经受广义相对论、矩阵力学摧残之后的银月之歌同盟高阶魔法师们差点有举行宴会庆祝的想法:

    “布鲁克阁下和奥利弗阁下作出了改变时代的贡献!”

    “我恨不得将所有时间都用在理解它上面!”

    会长若阿金则揉着眉头,感慨道:“波果然是存在的基础。”

    他们以前只是争执光、电磁波是不是波,想不到现在连物质存在的基础粒子都是波了,出乎意料地就获得了全面的胜利。

    “可电子、光子的粒子性也很明显……”尤里斯安给会长阁下泼了一盆冷水,“而且从波动方程出发能否构建一个新炼金术体系,还是需要验证和推导的事情。”

    若阿金等魔法师对此同样有着清醒的认识,因为最近十年内,没有这种态度的奥术师大部分都退出了奥术的舞台,甚至是人生的舞台。

    “尤其路西恩=伊文斯还没有对此发表意见。”若阿金低声说了一句。

    这句话顿时引起了共鸣,不少高阶魔法师隐隐畏惧地道:“那个爆头狂魔……”

    对他们条件反射式的心理创伤,尤里斯安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先验证波动方程是否能够解释新炼金术模型的问题吧。”

    高塔中。

    “预言者”贝格纳正在为涅西卡、萨曼莎解释着广义相对论的一些问题。

    路西恩他们这一代比较出名的天才里,尤里斯安、拉里、尤利塞斯等是在狭义相对论后成功晋升高阶的,蕾切尔则于今年靠着自己在星相和幻术领域的积累突破,萨曼莎通过掌握广义相对论在星相学上的部分应用解决了自身的疑难后,也得以进阶。

    所以,她对广义相对论是非常看重,可基础还是差了一点,不得不常常请教老师,而她的老师涅西卡也看不太懂广义相对论,只能向道格拉斯、“预言者”等人求教,或者写信问路西恩。

    “奥利弗—布鲁克方程……这段时间以来,微观领域真是两三个月一个大变化。”“预言者”微微感叹道。

    最高评议团会议后,对死灵界的前进探索基地回撤到了靠近海德勒城的位置,换由“绝对防御”阿图曼轮值。

    涅西卡笑道:“我们星相系就专心研究广义相对论吧,他们争执得再厉害,也与我们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组成星球的也是微观粒子。”萨曼莎不太赞同老师的意见。

    “预言者”贝格纳微笑道:“我很认同路西恩考虑问题的角度,不能说电子是波,只能说它具有波动性,而且从微观到宏观的过渡之中,像是有什么奇怪的因素发挥着作用,让微观领域的种种奇诡状态没有映射到宏观,因此还无法影响到我们星相系的基础。”

    说到这里,他心中一愣,仿佛有什么沉重的东西忽地蒙蔽了命运星空,这是不好的预感!

    微观领域的争论难道真的会影响到宏观星空?

    为什么自己的预感比这更强烈?

    有什么重要的事物要“毁灭”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