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五章 阿特兰特的挣扎(第三更求月票)

第七十五章 阿特兰特的挣扎(第三更求月票)

    加莱公国首都,库克斯。!

    “巫师之家”总部魔法塔连接的半位面“心灵花园”里,光线时刻处在晦明变化之中,处处不同,时时不同,宛如人心。

    “诅咒之眼”阿特兰特提着手杖走在半鲜艳半黯淡的花园小路上,双眼紧闭,脸上的表情如同半位面的光线,变幻不定。

    “是去质问道格拉斯他们为什么要隐瞒成为类神的方法,还是就这样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他的内心在反复地询问着这个问题。

    作为把握人心的权威,维肯究竟包藏什么祸心,有什么打算,他大概能推测地出来,“毒药”不在表面,而在于成为类神的方法里,他确实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因为只要自己选择了这条道路,迟早会因为理念的不同,道路的矛盾,与魔法议会渐行渐远,投靠掌握了庞大信仰资源的他,毕竟魔法议会的理念是用奥术破除宗教盲信,动摇教会的信仰基础,绝对没可能主动扶持一个强大的教派,被分裂成几个国教的新教派是容忍的极限。

    “真是光明正大地‘投毒,,还让人无法抗拒,不愧是活了那么久,一手埋葬了众多传奇,打造出真理神教的老怪物······”

    其实,从之前最高评议团会议的交流之中,阿特兰特猜得到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和路西恩=伊文斯的想法,他们之所以隐瞒成为类神的具体细节,主要是因为这条道路隐患太大,很容易就变成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魔鬼,而且会鼓动大家秘密发展宗教,把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奥术研究氛围破坏。

    “道格拉斯心胸开阔,眼界高远,又有广义相对论带来的类神曙光,怎么也不会隐瞒这种类神之秘,费尔南多的脾气虽然火爆急切·但从来都是狂热地对待奥术,追逐世界的真实,他估计也看不上隐患这么大的类神方法……”

    “诅咒之眼”从两位传奇巅峰的性格、心理状态揣测着他们的想法,几乎贴近于了真实·“至于路西恩=伊文斯,还未满三十岁就已经是传奇二阶,提出了一个个颠覆性的理论,创建了当前奥术体系两大支柱的基础——相对论和新炼金术,成为传奇巅峰只是时间问题,而广义相对论同样会给他成为类神的希望,进一步发展之后的新炼金术应该也可以·这样前途光明的年轻人绝对是不屑这条类神道路的。”

    回来之后没几个星期,路西恩就凭借着这次冒险之中的收获,尤其是“怪物”维肯让他体会到的状态转换和“不朽之秘”带来的思考·成功晋升传奇二阶,超过了之前布鲁克的纪录一年。

    本来路西恩没想报备的,但因为这次探索死灵界得到的情报非常惊人,艾丽卡、维森特被奖励了两个传奇魔法或传奇仪式的挑选权,道格拉斯、费尔南多是五个,路西恩是十个,所以他在准备去挑选时,顺口将自己晋升的事情告诉了海伦。

    阿特兰特分析完道格拉斯等人的心态和想法,轻轻叹息了一声:“即使我去质问·他们应该也是类似的回答,反而会让他们怀疑我从哪里知道的消息,怀疑我从维肯那里得到了真正成为类神的办法·……”

    他突地自嘲道:“贪婪果然是一切罪恶的源头。”

    若非贪婪·若非对脑海里的类神道路心动,他肯定会向道格拉斯等人坦白,并建议他们向最高评议团做一个说明·设置好权限,而现在…···

    这时,“变形大师”艾丽卡前来拜访,询问拉拢分化菲力贝尔的事情。

    “事情有些麻烦,维肯似乎是做出了什么让步和坦诚,即使菲力贝尔这样信仰之心已经动摇的枢机主教,也拒绝了我的拉拢。”阿特兰特诚实地说着自己的猜测·他是幻术和心理领域的权威,这种任务自然是他来组织人员完成。

    艾丽卡表情凝重地道:“不愧是老怪物·这个时候的反应超出了我们预料。”

    “这种老怪物是杀不死的,所以能将目光放到很多年之后,不争短时间内的好处。”阿特兰特一边说,一边想着自己的心事。

    目前为止,这条道路展现出了太多的隐患,所以他也不敢贸然尝试,暗自道:“先秘密做一些实验来储备资料······”

    阿林厄魔法塔第十七层,“遗传实验室”里,一身黑色长风衣的费利佩端着一杯热水,看着面前的《奥术》期刊,脸色一如既往的充满病容。

    “路西恩—列夫斯基空间,看来微观领域没什么大争论了,两个新炼金术体系是一个模型的不同方面。”费利佩抿了一口水,有些吃力地阅读着这篇论文,因为灵魂的研究涉及电磁波、电磁场、特殊元素,肉体又是由种种元素物质组成的,所以他对微观领域的研究同样关心,同样在下苦功夫钻研。

    可是,在矩阵力学之后,微观领域变得非常不,数理基础稍微差一点的奥术师经常会头痛如裂,波学的提出倒是稍微解决了这个问题,但路西恩的论证又让人继续痛恨起“数学魔鬼”。

    费利佩在死灵系的魔法师里一直是以擅长数理著称,这也是他为什么进阶速度如此之快的原因所在,但最近两年,他的骄傲被深深地打击了,《自然》期刊上的一篇篇论文,广义相对论的数学描述,矩阵力学,以及路西恩—列夫斯基空间,都是那样的艰深和恐怖。

    “但数理、微观领域的研究不能放弃,要不然以后连细胞、遗传方面都会被后来者追上。”费利佩脸色阴沉地自语了一句,他曾经以为,有了好的放大魔法之后,细胞与遗传的关系就会清晰地展现在自己面前,可很长时间过去了,进展是少的可怜,自己发现了染色体,猜测它与遗传有关,可一切就到此为止·再没有任何成果。

    这让他清晰地感觉到,没有数理的支撑,没有元素、电磁等奥术领域的成果支撑,自己几乎是寸步难行·要想有收获,要么等待别人完成前期的东西,要么自己去学习,去掌握,去开拓。

    所以,他基于细胞的研究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反馈,倒是灵魂和不死生物合成这两个他没有非常用心的领域让他魔法实力提升了一阶·达到了八环。

    而现在,微观领域的争论随着路西恩对波动力学的承认烟消云散了,费利佩也就暂时放下关心·翻看起海瑟薇、海伦在晶体方面的研究成果,她们之前的一些实验给了他少许启发。

    大略浏览了论文后,他站起身,对自己实验室的死灵系高阶魔法师们点头示意,然后打开了自己专属小实验室的大门,看到了里面种植的一大片植物,看到了那一只只红色眼睛的老鼠,看到了仓箱里的飞蛾群。

    没办法基于放大魔法上做突破,费利佩只能从植物、动物、魔法生物们遗传的现象寻找新的思路·总结规律,并辅以死灵系魔法对部分实验对象的改造是否遗传、怎么遗传来对照,可惜·进展同样不大,因为这是一个需要漫长时间的方向。

    吱吱吱,实验老鼠疯狂地叫了起来·五彩斑斓的魔法飞蛾也扑腾腾地拍打着仓箱,只有植物们安静无声。

    感受到这种嘈杂,费利佩捏住自己额头,强忍住将它们都毁灭的冲动,暗骂道:

    “难道我这一生都要和它们打交道?”

    我又不是农夫,屠夫!

    “原子宇宙”内,娜塔莎做完每天的锤炼之后返回了家里·看到路西恩坐在书房里发呆。

    “没解析魔法?”娜塔莎知道路西恩成功晋升传奇二阶后,是准备在灵魂内构建“豪华大裂解”、“陡转术”和“心灵爆鸣”这三个传奇魔法。

    路西恩微笑道:“没有·在思考一些事情。”

    “我感觉你好像有些挣扎?”娜塔莎拉过椅子,大大咧咧地坐在路西恩旁边,看着他的眼睛。

    路西恩沉吟了一下道:“我之前是在想塔诺斯、维肯们能够成为类神的奥术理论基础是什么,试图寻找到们的弱点,让维肯和怪物真正的陨落!”

    “们成为类神的时候还没有奥术,只能慢慢分析魔法阵和方法来研究…···”娜塔莎疑惑地说道,她想要发表奥术方面的见解,但又实在没那个能力,“类神是无法杀死的吧?”

    路西恩摇了摇头:“们有自己的极限,并非真正不朽,所以我在思考这个问题,要不然我们即使战胜了维肯,也能从‘命运长河,中回归,那时候一个无所顾忌、不要脸面的类神,将会对议会,对王国,对我们关心的人造成毁灭性打击。”

    “这是一个问题,但南方教会看起来还能撑很久很久,你不必太着急。”娜塔莎安慰道,知道了真理之神是塔诺斯之后,她对具体神灵的信仰已经完全淡化了,只有内心的那个“主”。

    路西恩忽然说道:“也许有一天,我的‘理论,会让老师怒骂,让朋友反目,让学生指责,让大部分人感到绝望······”

    虽然不明白路西恩为什么会莫名奇妙-说这样的话,娜塔莎还是嘿嘿笑道:“放心,那时候还有我在你身边支持你,只要你不嫌弃我不懂你的理论。”

    路西恩微笑起来,拉过娜塔莎的手,十指交缠。

    拿着自己的论文,路西恩走在清晨略显昏暗的阿林厄魔法塔走廊里,然后推开了老师费尔南多书房的大门。

    里面明亮的光线映照出来,与昏暗形成鲜明对比,一里一外仿佛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