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六章 决定论(求推荐票)

第七十六章 决定论(求推荐票)

    咚咚,书房内的费尔南多听到了节奏轻缓的敲门声。!

    “这么早?”费尔南多瞪着略微浑浊的红色眼睛看着路西恩,对他的反常忽然有一种下意识的警惕和戒备。

    路西恩低头笑了笑:“写完论文刚好到太阳升起,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什么论文?”费尔南多更加有一种危险的预感,这并非来自命运主星,而是屡次同样状况凝结的“智慧结晶”,“有颠覆性吗?”

    路西恩想了想道,肯定地点头:“有,但只是从大量实验结果的观察出发,并没有严格的证明,不排除将来被包含了这些观察现象的其他理论推翻或涵盖。”

    “拿来吧。”费尔南多松了口气,这样一来,在没有决定性的论据证明前,再颠覆的理论也无法让自己爆掉脑袋。

    路西恩掏出一份论文递了过去,费尔南多一看题目,表情立刻就不好了。

    “《波函数的概率诠释》。”他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念出了这篇论文的标题,隐隐猜想到了里面的内容,这段时间以来,他做的大量电子散射、衍射等实验似乎在昭示着什么,奥利弗对波函数的诠释无法与部分实验结果吻合的现实仿佛也在说明着什么。

    翻看论文,费尔南多一言不发地阅读着,周围的气氛越来越压抑,像是有实质的风暴即将降临。

    突然,还未看完论文的他抬起头,红色双眼里无数电光闪动,异常危险地道:“你的意思是波函数并非正常意义上的波,而是概率波?”

    路西恩毫无畏惧地迎接着老师的危险目光:“对的,通过对大量实验结果的观察,通过引入分子运动领域克洛伊统计的内容,我们可以这么描述波函数,它表征的是电子出现在空间中某个位置的概率。”

    费尔南多似乎在压抑着极大的愤怒:“那它在接受感应屏上却有着确定的位置概率是百分之百!”

    这是毫无疑问的,每一个奥术师都看到过电子发射到感应屏上后激起了荧光点的实验现象,它的位置是确定一定以及肯定的。

    路西恩能理解老师的心情,很严肃地道:“比如在不知道外在条件的情况下我们抛出硬币,在整个过程中,我们只能说它有一定可能证明正面朝上,但当它落到地上后,结果就已经确定,不会再有改变,概率自然是百分之百我们讨论的是观察前的电子,并非观察之后已经被确定了结果的电子。”

    这么一说,费尔南多比较好理解了情绪稍微缓和,抓住了重点:“观察前?观察后?那在我们观察前,根据你的诠释,电子将有可能出现在空间中任何一个位置,只是某些地方出现的概率更大?”

    他完全无法想象电子的存在形态了!

    对硬币,费尔南多能够毫无阻碍地接受,它是正面、反面不断变化,这才有了不同的落地可能,但电子呢由于描述的是空间位置概率,所以任何地方都有可能,这岂不是说同一时刻,它可能在这里,也可能在那里它无处不在?

    这比任何魔法还荒谬荒唐,匪夷所思!

    至少目前为止,除了无法知道的类神层次,没有哪位魔法师能够创造这样的魔法,让自己以类似的状态存在!

    路西恩做了一个比喻:“在观察前,电子就像一团没有实体的虚幻云朵,它弥漫在空间中无处不在,是所有可能的叠加态其中较为厚重的地方,是它出现概率比较大的位置,但不表示,观察之后,它一定会出现在这里。”

    “在观察前,电子是我们无法想象的事物,是拥有波粒二象性的矛盾又统一怪物,因此我们不能用原本的概念来想象它的状态,这毫无意义,我们只能从我们可以严格验证的实验结果来描述。”

    费尔南多紧紧逼着嘴唇,仿佛只要开口,就是一通咆哮。

    路西恩更进一步地说道:“其实,老师您应该通过魔法实验观察到了,当我们改进魔法阵,降低一次发射电子的数量后,可以看到最先出现的不是衍射图像,而是杂乱无章的电子感应光点,随着电子数量的增多,才渐渐构成了衍射图像,为什么呢?”

    “这是因为,单个电子衍射之后出现在哪里是无法准确知道的,是概率,我们只能描述它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更大,所以少量电子会呈现杂乱无章的状态,但数量足够多后,整体就符合概率分布了,有的地方电子多,有的地方电子少,于是明暗交杂,出现衍射图像。”

    “就像抛七八次硬币时,我们无法准确地预先猜测硬币有几次是正面向上,但当抛硬币的次数达到几百,几千,几万之后,正面向上的次数就应该是在一半左右!”

    “如果我们有一天能将魔法阵改进到一次只发射一个电子,那事情将更加清晰明。”

    “概率,概率!”费尔南多的表情有些扭曲,就像要将概率给吃掉一样。

    他无需路西恩给自己讲解概率的常识,这是热力学权威的他最清楚最擅长的领域之一,这时,他艋浮现出这段时间以来做的电子衍射实验,确实如同路!西亍言,在电子数量不够多前,光点是杂乱无章的。

    这样清晰的画面让他双手轻微颤抖,周围狂风刮起,将书房内的纸张吹得哗啦啦作响:“在观察前,电子是弥漫在空间中的概率云朵?在观察后,它是有着确定位置的物质?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路西恩对狂风视而不见,冷静得像是宣判结果的死神:“波函数坍缩了,由弥漫的概率云朵坍缩成了一个确定位置的小点,观察导致波函数坍缩,而观察之前,电子究竟是什么形态,与我们无关,没有什么意义!”

    “观察导致波函数坍缩?”啪,一道闪电照亮在书房内,击毁了一尊雕像费尔南多猛地站了起来,气势汹汹地看着路西恩,“我们的观察,让电子改变了自己的形态?”

    路西恩点头道:“老师我们观察的手段是基于什么?看到事物,是因为反射的光,听到声音,是因为空气震荡的波纹,而在微观领域,哪怕最轻微的观察手段,如光子也是会对电子产生扰动的,也就是说,我们对微观粒子的观察必然会导致它的改变。”

    “微观粒子的相互作用?”费尔南多脸色稍微好了一点大概明白了观察为什么会导致波函数坍缩,至于之前的概率云这种无法理解无法想象的东西,他决定暂时不管,直指路西恩概率诠释的核心,“抛硬币的活动,可以通过知道种种外在条件,严格地知道每一次的结果,因此它并非真的概率,是伪概率有因就有果,所有初始状态严格且唯一地决定最后的结果,这是星相系的基础也是整个奥术和魔法的基础!”

    “电子表现出来的概率性也是伪概率,是受到我们尚未发现的外在条件影响?”

    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书房中越来越有暴风雨即将开始的征兆。

    路西恩坚定地摇了摇头:“至少目前没有任何现象表明有外在条件的影响我们暂时只能说,概率波是电子的本质属性,内禀的性质!”

    “你再说一遍!”费尔南多终于咆哮起来,电闪雷鸣开始出现,在书房内制造出了宛如末日的场景。

    奥术和魔法之所以引人着迷,探索世界真实之所以让一代代魔法师和奥术师付出青春、才华和生命,就是因为他们相信这个世界有着本质的规律,所有事物都在这规律支配下严格地运转着比如太阳东升西落,比如天体运行,比如刮风下雨,比如生物滋长,比如元素反应,比如物质奥秘,比如原子结构,而只要弄明白了本质的规律,就能切实地掌握它们!

    而现在,路西恩的概率诠释仿佛在嘲笑着这种探索,因为世界的本质规律居然是“概率”,即使明白了再多世界规律,达到了生命的极限,也只能预测电子出现在这里的可能最大,而无法精确地描述它将出现的位置。

    这是否定了星相系预言的基础!也否定了探索世界规律的奥术和魔法的基础!

    路西恩指着论文,严肃地看着咆哮的老师,由于闪电的噼里啪啦落下,身上自然激发了元素皮肤:“论文里有相关的阐述。”

    费尔南多低下头,看着论文其中一段:

    “在过去,我们相信,只要知道了当前所有因素,就能够严格地推导或决定事情的结果,有什么样的原因,就有什么样的结果,而这样的过程是可逆的,也就是说,有什么样的结果,就有什么样的原因,奥术师们将这尊称为决定论、因果律。

    “我喜欢更严格地定义,真正的因果律是时间线上的因果律,原因必然在结果之前,所以之前那个广义的因果律最好只叫做决定论。”

    “而现在,我想说明的是,这里也许是决定论出现了问题。”

    “决定论出现了问题?因果律出现了问题?”费尔南多双眼蕴含风暴地看着路西恩,在雷声轰鸣里大声地咆哮道,“你告诉我,太阳的运动轨迹是概率吗?”

    轰隆!

    “你告诉我,我们自身的存在是概率吗?”

    轰隆!

    “你告诉我,哪怕我们在灵魂内已经构建了一个魔法的法术模型且充分地掌握了它的每一处细节,精神力又处于充沛状态,施展魔法也是一个拼概率的过程?”

    “荒谬!荒唐!”

    雷声阵阵、闪电乱飞之中,路西恩背后有一个浩瀚的宇宙呈现,里面的星球有不同颜色质子和中子组成,而环绕着它们的人造星球,弥漫在空间里,无处不在,可仔细看时,它们又确定在一点。

    轰隆隆!

    雷霆地狱与原子宇宙夹杂,路西恩目光没有半点退缩地与老师费尔南多对视:

    “至少在微观领域,决定论必须死!”

    啪,一道粗大的闪电划过天际,蔓延到了窗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