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七章 骰子(求推荐票)

第七十七章 骰子(求推荐票)

    “原子宇宙”投影浩瀚深邃,不断有元素裂变,不断有聚变反应,毁灭与造物呈现叠加的状态,即使是面对“雷霆地狱”的影响,也没有扭曲和崩解,与它在狭小的书房内共同营造出一副光怪陆离的奇诡景象。

    费尔南多愣了一下:“你快接近传奇三阶了······波函数概率诠释的真实世界反馈?”

    他的脑海里,则依然残存着路西恩刚才与自己对视,说出决定论必须死的肃穆模样。

    “恩。”路西恩轻轻点了点头,又拿出两份论文,“它们与波函数的概率诠释一切,构成了量子力学,也就是微观领域的三大基本原理。”

    “《不确定原理的启发性阐述》《波和粒子的互补原理》···…”费尔南多读到“不确定”这个单词时,额头就有青筋鼓出,这让他联想到了“概率”,必须被送下地狱的概率!

    “…···一组不对易的量是无法同时确定的量,精确地知道了其中一个,则必然导致另外一个的不确定,如当完全了解了一个电子的速度和质量后,将会发现它失去了踪影,没有了位置······”

    第一篇论文是费尔南多熟悉的矩阵力学,熟悉的动量乘位置不等于位置乘动量,但这一次,除了数学上的表述,路西恩给出了具体的奥术意义,回应了那些对矩阵力学实在含义一直诟病无数的奥术师们。

    但费尔南多宁愿没有这个奥术意义!

    因为这再次否定了探索世界的努力,到了最后,无论我们怎么努力,难以准确地知道电子的具体信息?对一个属性的精确掌握必然导致另外一个属性的不确定?

    而不确定的、概率的微观粒子又是构成整个世界物质的基石,所以物质也是不确定的、概率的?而由组成的我们,同样是不确定的、概率的?

    这简直是最荒谬最滑稽的理论!

    想了想,费尔南多压抑低沉地道:“这是由于观察引起的?因为微观粒子太小,太容易被扰动,所以我们一切的观察手段都会造成它的改变·因此无法在确定它们其中一个奥术量的同时,掌握另外一个由此改变的量?”

    如果是这样的诠释,他还比较容易接受,这意味着可以用迂回的办法来完成两个量的测量·这依然是可观察,可研究,可总结出本质规律的世界,而不是路西恩口中的那个弥漫在空间,无处不在的概率世界!

    路西恩想了想,叹了口气:“这是由前提假设按照数学方法严格推导出来的,也就是说·没有其他参杂在里面,所以我更想阐述不确定原理是微观粒子的本质属性,内禀的性质·与观察手段无关,至于它为什么会表现出这种性质,则有待于我们研究,就像它为什么会具备波粒二象性一样。”

    费尔南多脸色早就涨红,额头青筋一鼓一鼓,狂风更盛,吹得一本本书籍啪啪啪落地,暴雨在闪电雷鸣之中哗啦啦落下,漆黑压抑的气氛将明亮的光线完全挡住。

    他好不容易才控制住自己·看向路西恩最后一篇论文,这篇论文前面让他好受了一点,因为这是路西恩早就表述过的理论·盲人摸龙!在无法真正了解微观粒子的情况下,只能根据严格的各种实验结果来描述它,哪怕这些结果互相矛盾·因为这是我们目前所处的状态决定的矛盾,它们在更高层次上是统一的。

    可后面路西恩又用这个概念将不确定原理阐述为由波粒二象性引起的,当粒子性更显著的时候,波动性就自然消失,反之亦然,于是呈现出动量、位置等的类似关系。

    三篇论文构建了一个逻辑自洽的理论解释,让矩阵力学和微观领域的深刻规律展示了出来·可这样的规律是费尔南多绝对不想要的!

    轰!

    比刚才还猛烈无数倍的雷声响起,费尔南多双眼死死盯住路西恩·一道道电弧跳跃在瞳孔里,左眼更是出现了混沌降临的可怕景象,一道道闪电劈在书房内,毁掉了一处处书架。

    “如果初始状态不能严格地确定事物的后续发展,如果微观粒子领域到处充满了不确定关系,那我们的世界就应该是这样,比无尽深渊还要混沌,还要无序,根本没有我们生存和思考的可能!”

    狂风扑面而来,暴雨如注落下,可这样的威势难以与浩瀚的宇宙相媲美,进入之后就显得渺小无比。

    路西恩似乎站在这无垠的原子宇宙中心,低沉地道:“广义的决定论在N体问题上早就遇到了困难,而微观领域,更是一个需要抛弃原本概念的地方,微观领域的不确定不代表宏观世界的不确定。”

    N体问题是天体力学的概念,比较简化的是三体问题,即由三个星球组成的天体运行系统,由于它们互相影响,非常复杂,所以实际上的轨迹不能严格求解,只能采取定性等方法来讨论全局或局部某些时刻的解,这与决定论有着很大的矛盾,但星相系普遍认为是当前数理还不够发达的缘故才造成这个状况。

    “那为什么微观领域到宏观领域会出现这么大的不同?”费尔南多的咆哮声比雷鸣还恐怖。

    路西恩身边无数元素星球环绕:“这就是我们要研究的内容。”

    “什么都不明白,什么都需要再研究,你就敢提出这样的理论?”费尔南!多越发愤怒,已经引起了周围的天象变化,升起的太阳被乌云掩盖,一道道闪电划破天际,而这也让值守阿林厄魔法塔的海伦发现,并通知了道格拉斯等大奥术师前来—她担心自己控制不了局势。

    路西恩在深邃浩瀚的宇宙投影里上前一步:“这是从当前大量的实验结果得到的,这是最符合目前微观领域其他理论和现象的!”

    “它的错误不应该是拿旧有理论反驳,而是用确凿的实验来证实

    说着,路西恩推了推自己的单片眼镜:

    “老师,先冷静下来,设计实验来推翻它,驳倒我。”

    费尔南多明白这只是路西恩提出的诠释——只有不确定原理是严格推导出来的,可它到底代表什么奥术意义还有待商榷,因此他深吸两口气后·勉强压制住自己的情绪,然后声音洪亮地道:

    “我不会也不可能接受你这个理论,我无法认同我们的世界是建立在一颗骰子之上的!”

    电闪雷鸣消失,暴雨停止·狂风依旧呼啸,仿佛在昭示费尔南多的心理状态,而这样的场面比之前末日景象更让路西恩感觉压抑:“在这条‘道路,上,一直支持自己保护自己的老师也站到了另外一边吗?”

    这时,海伦走了进来,略带疑惑地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道格拉斯、布鲁克、海瑟薇、奥利弗、维森特等六位大奥术师也差不多在几十秒内陆续赶到,若费尔南多和路西恩爆发战斗或爆掉脑袋·整个阿林厄将陷入毁灭。

    费尔南多哼了一声,指着桌子上的论文:“你们自己拓印来看,记住·这还只是路西恩的梦呓,不能当真!”

    看到桌子上的论文时,哪怕是道格拉斯,也下意识畏惧,听到费尔南多的解释,看到他好好地站在这里,他们才各自拓印了一份,大概地浏览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书房内的光线再次黑暗·星球不断坍塌毁灭的宇宙笼罩着一切,奥利弗冷声道:“荒谬,完全是胡言乱语!这与我们现实的世界根本不同·只存在于梦中!”

    磁场扭曲着周围,电光、电流像是一条条银蛇乱舞,布鲁克也沉声地道:“我们无法在现实世界里观察到物质的不确定性·可以这么说,如果观察到了,那就意味着我们自身的存在是荒谬的,与之矛盾的!”

    轰!

    坍塌毁灭的响声比雷鸣更恐怖!

    而在书房内,更多的离奇繁复景象浮现了出来:

    一朵朵晶莹剔透的精致雪花飘零,带来无法想象的严寒,夹杂着海伦断断续续的自语:“实验结果……决定论…···预言也是概率···…物质也是概率·世界也是概率?”清冷如她,也难以控制自身的情绪和表情变化了。

    元素光点就像一朵朵五颜六色的鲜花盛放·汇聚成潮汐洪流,海瑟薇表情冷漠,目光没有焦距地看着论文,似乎在透过它,看着远处自己的实验室,看着里面的一个个实验数据:“概率吗······那所有的规律都出现问题了……”

    寂静冷清的荒原降临,斜斜插满了一块块墓碑,维森特脸上两点针状红芒跳跃剧烈:“如果电子的波函数是概率波,是所有可能位置的叠加,那将发生非常可怕的事情,导致物质客观性、实在性的缺失,而我们从未在真实世界观察到这么可怕事情,至少我们实实在在存在于这里。”

    山色空,水光潋滟,与真实世界没有两样的优美风光凸显,将其他磁场电流之外的奇诡景象平复,在无数璀璨星辰衬托下,道格拉斯难得一见地严厉:“我们之所以相信奥术,而不是神灵,是因为它鼓励我们用因果关系来观察和思考事物,我们确信,在所有自然现象背后,必然存在着一个统一的本质规律,它通过对应的变换关系影响着不同的事物,而这一切的基础是世界的合理性,可理解性。

    “即使当前所有观察现象都符合概率,我也认为必然有确定原因导致这种概率,而非它的本质属性!”

    “路西恩,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

    道道星光存下,漆黑的引力幻影带来沉重的压抑。

    “对,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奥利弗接近于失态地说道,他差点化身“咆哮的费尔南多”。

    布鲁克也颔首认同:“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

    “听到了吗?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费尔南多再次怒吼道。

    随着这一声声话语,毁灭风暴、坍塌星球、扭曲磁场、电光雷蛇、引力圆球等夸张景象一个接一个爆发。

    轰隆!

    “……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

    轰呜声中,这句话就像审判之光一下袭来。

    原子宇宙再现,无垠的黑暗之中一颗颗聚变产生的永恒炽阳驱散了压抑和黑暗。

    路西恩站在虚幻的宇宙正中,摇了摇头:“议长阁下,老师,布鲁克阁下,奥利弗……”

    短暂的停顿后,他用更坚定的声音回击道:

    “别去强制世界的真实应该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