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八章 新与旧(贺第十八盟fydia女士)

第七十八章 新与旧(贺第十八盟fydia女士)

    “别去规定世界的真实应该是什么?”!

    随着路西恩掷地有声的话,道格拉斯、费尔南多、布鲁克等人一下短暂沉默,确实,自己认为世界的真实不应该是骰子,但不代表它真的不是,仅仅是自己的认为,从种种自然现象推理而来的认为。

    过了十几秒钟,道格拉斯叹了口气:“我会用实验来证明世界的真实不是一颗骰子的,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所谓概率云根本不存在,波函数表征的只是符合这种概率的电子群体,并非单个的电子,它们自身的轨迹并不是无处不在,而是有着固定的线路,与这种概率分布密切相关,只是我们暂时无法观察和确认,所以它们在通过单晶体后呈现杂乱无章的状态,直到整体概率出现。”

    不管愿不愿意承认路西恩的概率诠释和不确定原理,他都反省了一下自己,不应该用自己认为的真实代替真正的世界本质,然后站在这个角度来反驳,而是应该从路西恩理论自身的矛盾之处和严格的实验结果来证明错误,这才是良好的奥术态度。

    所以,他按照粗略读过论文之后的印象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真实秘境”消失,带动其他异象消失,路西恩的原子宇宙也收敛起来,很认真地回答:“议长阁下,不谈你这个猜想与很多推导的矛盾,只要我们完成电子双缝干涉实验,就能验证它的正确还是错误。”

    “若电子在观察前像真正粒子一样拥有自身的轨迹,那它一次就只能通过一道缝隙,无法分身,而干涉条纹能否出现以及最后图案的模样都与两条缝隙之间的距离有关,所以如果电子双缝干涉实验真能成立,那电子怎么知道它通过的缝隙与另外一条缝隙的距离,于是严格要求自己落在某个区域,而不是另外的区域?”

    这就像一座迷宫·入口处分别有赤橙黄绿青蓝紫七条不同颜色的通道,出口则只有蓝色这条正确的道路,对能够在空间中延伸的“波”来说,它相当于同时打开了入口和出口·自然知道蓝色是正确的道路,而有固定轨迹的粒子,也就是一个“人”,他打开入口后是无法同时知晓出口状态的,怎么能每次都严格地走正确的道路,而不是另外的通道?

    对道格拉斯、布鲁克等传奇魔法师来说,双缝干涉实验是之前波粒战争的核心地带·完全不陌生,对理解路西恩的话语没有理解的难度,纷纷点了点头·只要完成了电子的这个实验,就能充分说明电子在观察前是否真的无处不在,就像奇诡的幽灵。

    路西恩继续说道:“其实,这个实验还有很多有趣的验证,若真的出现了双缝干涉条纹,那我们在电子通过其中一条缝隙的瞬间,将另外一条缝隙关闭,你们说它会依然按照干涉的路径前往感应屏,还是立刻就‘知道,了另外一条缝隙的关闭·于是改变自身状态,以衍射的路径前往?”

    对比较倾向于粒子论的道格拉斯、费尔南多的海瑟薇来说,这样的思维实验将电子的奇诡推到了更加让人震撼的地方·如果电子改变了状态,那要么说明它是真正的波,毫无粒子性·所以同时通过了两条缝隙,要么就只能相信路西恩的描述,它是概率波,弥漫在空间里,无处不在,或者是另外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可能,电子是智慧生命·有自己的意识和能力,因此能“感应和知道”另外一边缝隙的状况·从而调整自己。

    后一个可能虽然很符合魔法世界的状况,可却与人类自身的存在矛盾,组成物质的基础有自己的意识,那岂不是每个人体内都有不属于自身的无数意识?

    见议长阁下、老师他们沉默地思考,路西恩微微颔首道:“我知道,电子双缝干涉需要的缝隙很窄很小,是当前魔法实验条件无法达到的,但我也知道,很多传奇魔法是应用走到了前面,相信议长阁下你们经过几年的改进,会完成类似的魔法阵、炼金装置或传奇魔法,到时候,一切就很清楚了。”

    这时,奥利弗严肃地看着路西恩,不复花花公子的文质彬彬模样:“即使电子能完成双缝干涉,也不能说明你的概率波,只是更进一步证明了我的想法,电子是真正的波,只是在特殊状态下以波包的形式表现出粒子性。”

    路西恩微笑道:“奥利弗,你的这个想法与当前众多的实验结果矛盾,那些杂乱无章的光点就是最好的证据,而且你的诠释即使是在你解决原子结构模型的论文里,也出现了一定的问题,这一点,我相信已经有人指了出来,电子的粒子性不容怀疑,质量、电荷、动量等实验结果都在毫无疑问地证实。”

    “有问题不代表不能改进,至少比你的概率诠释更可靠,那就像一个疯子在说着梦话。”奥利弗表达着自己村●率诠释的深恶痛绝,“我会想办法证明它的谬误!”!

    说完,他转身就走,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路西恩三篇论文的漏洞,能一击致命的漏洞。

    见奥利弗离开,道格拉斯严肃地看着路西恩:“我会去尝试电子双缝干涉实验,也会设计更多的思维实验来论证。”

    所谓思维实验就是存在于想象中的实验,排除了任何环境和其他因素的影响,排除了实验条件的限制,单纯从理论上探讨这个实验在完美条件下能否完成,从而证明错误或可能,是奥术师们常用的办法。

    布鲁克也轻轻点头:“一切以实验结果说话。”

    “我相信当前大量实验结果符合你的概率诠释,但我同样相信你的解释,你的量子力学是不完备的,还忽略了很多东西。”道格拉斯和蔼却坚定地说道,然后与布鲁克、维森特一起离开,只留下费尔南多、海瑟和发呆的海伦在原地。

    费尔南多红色双眼依然不变地盯着路西恩,路西恩也同样没有畏惧地与他对视,过了好半天,他才挥了挥手:“我需要安静一下,需要思考怎么验证你的概率诠释错误。”

    这是对整个奥术和魔法体系的颠覆,哪怕开明如他,爱护学生如他,也不得不站在了心中真理的一边,这是魔法帝国到魔法议会不知道多少年传承积累起来的辉煌信念。

    路西恩微微点头,叹了口气,与海瑟薇、海伦一起离开了费尔南的书房。

    海瑟薇大概恢复了冷静,想了想道:“概率云状的电子比波还难以让人接受,可如果所有结果都严格地指向它,那再难以接受也不得不接受,世界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但至少目前为止,还无法有力地说服我们。”

    她也表达了反对,但并不像星相系道格拉斯,电磁系布鲁克、奥利弗等大奥术师一样激烈和坚定。

    这并非她的奥术态度更良好,也不是她更心胸开阔,仅仅在于她擅长的领域是元素,是原子,是微观,是粒子,是新炼金术!

    海伦从发呆中回过神来,愣愣地看着路西恩:“你提交的报告里,关于不朽甬道的状况与概率云的表述很相同,你是从这里得到的灵感?可微观粒子的量子态怎么能出现在宏观世界?这就是不朽之秘?真正秘密不在不朽密室,而在不朽甬道?”

    她不愧是道格拉斯的半个学生,问为什么是发自了本能,而且没有参与争论的她能够理智地想起路西恩提交的不朽甬道报告。

    “确实是这个给了我灵感,但更多还是从大量的实验结果出发。至于为什么不朽甬道会让微观的奇诡出现在宏观,那是有待于我们研究的问题,也许真蕴含着不朽之秘。”路西恩提出概率诠释时,就猜到了别人会联想到这上面去,所以大方地“承认”了。

    有了“不朽甬道”的背书,海伦露出了若有所思,海瑟薇也悄然摩挲起了自己的下巴。

    “我会设计实验来论证你概率诠释和不确定原理的正误。”海伦如实说道,“不朽甬道”是这样,不代表电子就一定是这样,或许是别的方面呢?

    但是,她的语气也因此比奥利弗、布鲁克、维森特他们显得更中立。

    由于概率诠释和不确定原理还未出现有力地证明,路西恩自然不用像以前一样,通过营造讨论的氛围让奥术师们接受,直接将三篇论文合成《量子力学和新炼金术基础》提交给了奥术审核委员会。

    这论文毫无疑问是被转交给了元素领域的委员,而拉里作为新晋的委员,在自己家中看到了它们。

    “伊文斯阁下的论文?”这样的论文肯定不会让学生和期刊奥术师帮忙审核,拉里自己充满期待地翻看起来。

    看着看着,他留着络腮胡子的圆脸之上表情彻底凝固下来,就像面前的是最恐怖最惊人的怪物,它即将挣脱束缚,吞噬整个奥术体系。

    “怎么能这样······这解释太荒谬了……”拉里喃喃自语着,可他很快回想起自己实验的大量结果,有些皱眉道,“也许,这么解释也不是不行,微观领域到宏观世界肯定有着别的因素让概率性消失,至少我们身处的世界是实在的、客观的、物质的。”

    他真正成长起来正是在这几年新炼金术带来的浪潮之中,所以对新炼金术、对微观粒子的奇诡有着发自内心的认同,过去经验和理论造成的影响在他身上也少了很多,对这种荒谬无比的理论解释并不是那么排斥,尤其它与大量的实验结果相符,能解决很多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