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十九章 不同的态度

第七十九章 不同的态度

    天色渐渐黯淡,拉里一直在专心致志地研读路西恩的论!心中的抵触消失之后,他发现这篇论文给自己带来了极大的启发。

    “…···而现在,我想说明的是,这里也许是决定论出现了问题,有的过程是概率的,是不可逆的……”反复念叨着这句话,拉里揉着眉头自语道,“要是没有严格的规律支配,现实世界该是多么的混乱无序,可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也不对,有的时候,很多事情是完全处于混沌状态,难以预言。”

    “该死的,先不去想这个问题,暂时不将微观领域的奇妙-幻想式理论延伸到宏观世界,即使它在微观领域成立,我也相信在这个延伸过程中有别的因素让波函数坍缩,让结果确定。”拉里低声咒骂了一句,决定仅在微观领域来评价这篇论文,否则他觉得自己的脑袋会爆炸,自己的人生观、世界观会崩溃!

    因为这与现实似乎抵触,自己总不可能是无处不在的概率波吧?能够同时在实验室、元素意志总部和阿林厄魔法塔出现?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拉里拿出自己在微观领域的所有实验记录和研究论文,认真地从概率诠释、不确定原理和互补原理的角度分析着它们,重新构建关于新炼金术和量子力学的内容,结果在他意料之中,又有点难以接受,这是当前最逻辑自洽最符合实验数据的理论解释,能够解决之前尚未被解决的一些问题!

    不知不觉中,天色蒙蒙亮起,拉里拿起羽毛笔,斟酌了片刻之后写道:“…···至少在微观领域,当前的所有魔法实验都无法证明伊文斯阁下的概率诠释是错误的,而且它很好地解决了奥利弗阁下波函数诠释出现的问题……”

    “…···互补性原理也从哲学的高度将电子的粒子性和波动性统一了起来,让我们能够更真实地‘看到,微观领域的种种奇妙······不确定原理究竟是粒子内禀的性质,还是观察所造成的现象·则有待于我们通过设计魔法实验来证明。”

    他暂时没有多想是什么因素让微观领域的概率性和不确定性无法影响宏观世界,因为那可能会引入过去从未考虑过的条件,从未被发现的条件!

    “也许这些因素或条件就是灵魂的本质?魔法的本质?魔法花纹之所以能造成魔法效果的根本原因……”写完评语后,拉里陷入了漫无止境的发散思维。

    不知不觉中·在新炼金术浪潮里成长起来的新一代高阶奥术师开始与包含众多大奥术师在内的旧时代魔法师站到了对立面,变化的洪流让他们来不及去思考更多,只能依据自己的奥术本能前进。

    同样的,依靠第一枚伊文斯奥术奖成功进入审核委员会的迪耶普也在看到路西恩三合一的《量子力学和新炼金术基础》时有着类似的反

    他曾经以为能够想到微观粒子“波粒二象性”的自己是真正善于奇思妙想的奥术师,是思维开阔的代表,可看到这篇论文后,他才感觉自己的想象力跟不上节奏了·不管是波函数的概率诠释,还是那让人难以接受的无处不在的概率云,或者怎么也无法同时确定的两个奥术量·都那样地超出了自己的想象,超出了自己的认知范围!

    “这是对决定论的颠覆性挑战,至少在微观领域是如此!”迪耶普在震撼和下意识排斥之中,又感觉到莫名的振奋,就像自己是一名向旧有秩序发起挑战的勇士,就像当初埋葬了魔法帝国的无数史诗英雄一样!

    冲锋的呐喊声里回荡的是旧时代轰然倒塌的悲壮响声和新时代冉冉建立的希望之声!

    这样的想象让他有点热血沸腾,又害怕又渴望,与当初提出微观粒子的“波粒二象性”时一样。

    “这会导致整个奥术体系的重构吗?这会翻开议会新的篇章吗?”他喃喃自语着,略显癫狂地阅读了下去·试图从每一个角度每一个思路去理解路西恩论文的内容。

    没有了抵触和排斥之心的他发现伊文斯阁下的这篇论文很好地解释了当前众多的实验现象,真正地为矩阵力学和波动力学这两个新炼金术体系打下了理论基础,即使它在宏观上来看是那样的荒谬那样的自相矛盾!

    “如果不考虑微观世界是怎么向宏观世界过渡的·那伊文斯阁下这篇包含三个理论的论文绝对是当前最好最适合微观领域的‘相对真理,,哪怕我再觉得它荒谬,也不得不承认·大量的实验数据在昭示着这个道理,我建议所有奥术师在无法证伪它的情况下,先按照它的诠释研究新炼金术,但不要忙着以此构建自己的认知世界······”

    “我相信,对这个基础理论的证伪过程将带来微观领域的蓬勃发展,不管最后证明出来的结果是什么,不管它们是对是错·这个过程本身就是一个收获的过程,发展的过程……”

    写着评定结果·迪耶普第一次感受到了时代的洪流,它让人恨不得跃入其中,让时代留下属于自己的烙印,这样才不枉自己选择了奥术的道路!

    高塔内,连续几天来请教“预言者”的涅西卡、萨曼莎看着手中的论文呆愣无言,“预言者”贝格纳则走到了塔边,看了看渺小如同蚂蚁的建筑物,又望了望天空璀璨的星辰,叹息道:“果然来了···…”

    按照预感的那样,对整个星相系理论基础的颠覆性冲击来了!路西恩=伊文斯在毁掉了一个又一个旧有理论之后,终于盯上了当前奥术和魔法体系最根本的事物之一,决定论!

    并且,他变相否定了探索的价值和意义,因为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同时确定电子的位置和动量!

    涅西卡被“预言者”的叹息声惊醒,沉声道:“这是荒谬和可笑的,而且仅仅是一个没有理论依据的诠释,与宏观世界完全矛盾的诠释!我相信也确信这个世界有着本质的规律,它严格地支配着一切,这是我们进行奥术探索的目标和动力。”

    “对决定论,我也有着固执的坚持,但不能让这样的坚持反应到自身的奥术态度上去,也许什么时候路西恩就弄出了实验来证明,所以,我们当前最需要做的就是设计魔法实验证伪它,在此之前,盲目的坚持和相信是不可取的。”

    “预言者”纠正了涅西卡的态度,“当然,我也相信,即使路西恩能用实验证明概率诠释、概率云、量子叠加态和不确定原理,也肯定忽视了它们为什么会这样的原因,没有考虑到另外的影响因素,否则,我们的世界就不是现在这个模样了。”

    萨曼莎轻轻点头,眼神有些失去焦距:“我无法想象一个连自身存在也不确定的概率世界是什么样子……”

    在光的波粒二象性上,她曾经坚定地站在路西恩这边,而现在,她也坚定地站到了反对方,无关于其他,只在于自身的奥术世界观,自身对奥术和魔法的信念!

    等到涅西卡和萨曼莎离开,“预言者”贝格纳再次望向浩瀚星空。

    他似乎产生了幻觉,看到了辉煌灿烂的旧时代正以无可阻挡的速度崩解毁灭,而在它的废墟之上,一个更灿烂更恢弘的新时代孕育了出来。

    “不确定吗?”

    他低声问着自己。

    心灵花园内。

    最初看到路西恩的论文时,“诅咒之眼”阿特兰特是抱着与其他人一样的无法接受态度,在他眼中,世界显然是符合因果规律的,合理的,可理解的,能预测的。

    但在这种抵触的态度中,他的表情渐渐变化,因为路西恩对概率云,对量子叠加态的详细描述让他莫名眼熟!

    突然,教皇本笃三世给的类神方法在他脑海划过!

    “这,这不就是转化状态后的存在形式吗?路西恩=伊文斯从‘不朽甬道,得到的灵感?”他双眼内无数光芒晦暗不定,显得震惊异常。

    “难道这是路西恩=伊文斯研究类神方法和‘不朽之秘,后的收获?他在为‘类神之路,奠定理论基础?”

    越想越是心惊,阿特兰特开始以另外的态度阅读,排斥渐渐消失,发现接受这个理论不仅能解决当前微观领域的问题,而且似乎为自己晋升类神照亮了道路,原来这是真实存在的状态!

    圣城兰斯的教皇书房中。

    本笃三世的书桌上已经摆放着《量子力学和新炼金术基础》这篇论文。

    “否定决定论,否定塔诺斯妖?”他先是冷哼了一声,可看下去之后就完全陷入了沉默状态,似乎被论文彻底吸引。

    书房内的事物猛地出现了水波般的晃动,仿佛一下弥漫开来,无处不在!

    突然,这种感觉消失,一切又都恢复了原状,本笃三世内心震动地道:“量子叠加态吗?”

    他从虚无中抓出了一份资料,上面的笔迹还算崭新,写着《对信仰之力本质的思考和如何有效控制并吸收它》。

    “门之世界”内,在本笃三世震撼莫名难以自控的瞬间,“怪物”维肯也凸显出来,似笑似惊地道:“量子叠加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