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五章 精灵的日常

第五章 精灵的日常

    阳光照透薄雾,在不同的绿色之上留下了一块块光线隐!隐的金斑,衬托得“自然居所”蓬勃梦幻。

    尤里斯安和费利佩带着“访问团”其他成员,跟随艾勒丝汀、埃克西里昂穿行在树屋之下,被一位位或大胆或害羞的精灵注视着,他们尖尖的耳朵微微摇晃,树叶编织而成的衣物贴身又优雅。

    “各位,这段时间你们就居住在这里,千万不要随意乱闯,有的精灵对人类并不友好。”艾勒丝汀指着几十颗大树连成的一片小树林说道,上面有着足够多的树屋。

    听着她的话,阿弗瑞斯甩了甩自己的尾巴,一本正经地道:“没有问题。”

    它听得很清楚,部分精灵只对人类不友好,看来自己可以到处转转,搜集一些纪念品了。

    尤里斯安微笑对艾勒丝汀道:“公主殿下,还请您将堕落魔化的精灵名单给我。”

    “他们都在精灵树附近的‘囚禁所,内,你们现在就要去调查?”埃克西里昂对魔法师们积极的态度表示认同。

    尤里斯安摇了摇头:“既然如此,伊文斯阁下他们肯定会去查看,我们还是在森林里到处转转,询问一下这些堕落精灵的朋友,了解具体的情况,所以……”

    他笑容满面,点到即止。

    艾勒丝汀轻轻点头:“我会把堕落精灵和他们朋友的资料给你们。”

    “最好标注出堕落前与他们接触最多的那些。”旁边插着手的费利佩补充道,虽然这看起来是深渊气息造成的感染,但事情调查清楚前,不能排除任何可能,否则就容易被人蒙蔽。

    埃克西里昂脸色微微变化,然后微不可及地点头答应。

    这并非他做贼心虚,而是任何一位精灵高层听到费利佩的话后最正常的反应,他是怀疑精灵内部出了问题。

    阳光照耀下,费利佩的脸色和躺在棺材里很多年没有外出的吸血鬼非常相似不过他没有解释这是正常的调查流程,任由埃克西里昂和艾勒丝汀猜测,也许有人沉不住气,主动跳出来呢?

    十几分钟后安尼克、斯普林特拿着名单和标注的地点向森林东南边行去。

    “乌尔默,堕落精灵凯莱特的好朋友…···”安尼克念着名单。

    在无论男女都长相清秀的精灵注视下,他的脸蛋难以遏制地泛红,于是赶紧给自己丢了一个“机械化心智”。

    斯普林特看了他一眼:“这有什么害羞的?我们是调查者,天然处于主动的位置,应该是他们紧张!”

    “我面对陌生人时总是局促不安,无法控制情绪。”安尼克脸上的红潮褪去双眼变得冰冷无情,像是一尊钢铁魔像。

    斯普林特撇了撇嘴巴:“局促不安?你太没自信了,说错什么做错什么,是经常有的事情。”

    “担心给他们留下坏印象?真是好笑,我们还不知道能不能再来斯特鲁普森林,你就算做了非常丢脸的事情又怎么样?而且你这幅害羞局促的样子比任何丢脸的事情都让对方印象不好。”

    他对安尼克的性格一直诟病不已,这次接受了海蒂的“委托”,帮忙让安尼克更自信更大胆一点,这样才能更好地面对老师,将奥术的争论放到一边。

    “怎么会?我最喜欢这种害羞的男孩子了,这说明他内心非常纯净和单纯!”忽然一道清柔的声音加入了他们的谈话。

    这可未必,老师发明的“闷骚”单词已经得到了公认,斯普林特一边腹诽一边循着声音望了过去,看见一位瓜子脸的漂亮精灵走来,她黑色头发银白皮肤,穿着简单的树叶装,手中提着一把竖琴。

    上下打量了一眼,斯普林特暗自对安尼克道:“有精灵看上你了,可别放过这个机会,要不然以你的性格,这一辈子就注定单身了。”

    他清了清喉咙帮好友问道:“这位女士,不知该怎么称呼您?”

    “我是男性。”漂亮精灵尖而柔软的耳朵摆了摆似乎对这种状况并不陌生。

    即使有“机械化心智”,安尼克的脸也变得非常难看,斯普林特更是脸部肌肉抽动地道:“你是男性?你还说最喜欢男孩子?”

    漂亮精灵摇了摇手中的竖琴,一副诗人的气质:“爱情不分性别。”

    安尼克拉了斯普林特一把,强忍住不适,转身离开。

    “难怪奥术图书馆里的资料说精灵由于生命漫长,生活悠闲,所以爱好艺术,有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特殊喜好…···”斯普林特深深地忏悔和后怕,差点将好友推入了深渊。

    安尼克还未来得及回答,背后那漂亮精灵就笑呵呵地开口:“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我是乌尔默,刚才听到你们在念我的名字?”

    他是月精灵,有着出类拔萃的听力,尤其在森林里顺风的时候。

    “乌尔默?”斯普林特尼克停住脚步,脸色都不太好地回过身。!

    “乌尔默先生,我们有事情想询问您。”最终,加持了“机械化心智”的安尼克“鼓起勇气”问道。

    乌尔默面带笑容道:“两位,对七弦琴有什么看法?人类对竖琴的改进是否丢失了最本质的东西?”

    “……”安尼克和斯普林特顿时哑口无言,他们的老师虽然是大音乐家,但他们跟着他是学习奥术和魔法,不是音乐!这种专业的音乐问题,他们连方向都找不到!

    乌尔默叹息般摇了摇头:“不懂艺术,我们就没办法成为朋友,而不是朋友,我们就很难愉快地交谈,你们对蜡像有没有看法?我最近购买了一尊,感觉很有意思,你们喜欢吗?”

    “…···”斯普林特和安尼克再次目瞪口呆,忽然觉得自己平时的生活太没有“格调”了。

    “蜡像你们也不懂?唔,失落文明呢?我听说魔法议会找到了一处蒸汽文明的遗迹?”乌尔默失望地说道。

    呼,安尼克、斯普林特同时长长地吁了口气,讨论历史和失落文明是每一位奥术师的特长,否则没办法冒险和鉴别事物·而且这处遗迹还是自己老师发现的。

    一番愉快的交谈之后,乌尔默终于松口:“两位客人来询问凯莱特的事情?”

    “对,我们想知道他堕落前有没有反常的迹象?”安尼克如释重负,赶紧问道。

    乌尔默纤长匀称的手在琴弦上拨拉了两下·带出优美的音符,黯然道:“一切都好好的,凯莱特还说他学会了一种特殊的舞蹈,准备表演给我看,结果……他就堕落魔化了……”

    声音逐渐低沉,接近无声。

    “特殊的舞蹈?”安尼克害羞归害羞,可性格谨慎细腻·没放过任何一个线索。

    “这是我们的约定,互相谱写诗篇、乐曲,或者根据不同文明的记载编排各种特殊的舞蹈·以此取悦对方。”乌尔默解释了一句,神情郁郁。

    这似乎没有问题······斯普林特继续问道:“除了你之外,凯莱特有没有和谁走得比较近?或者说和哪一派的精灵走得比较近?”

    “我们都是自然平衡派,都喜欢人类社会的音乐、雕饰、油画等事物。”乌尔默没有隐瞒,忽然想起什么似地道,“他有几位自然憎恨派的朋友,不过,‘自然居所,是一个不大的圈子,谁没有几位自然憎恨派的朋友?对了·在堕落前,他刚轮换驻守过深渊缝隙,这也许就是他魔化的原因吧……”

    这是精灵王庭提供的主要线索·安尼克和斯普林特都很清楚,见问不出别的有价值的情报,于是与乌尔默告辞·寻找名单上的下一位精灵。

    海蒂、卡特里娜同样拿着一份名单,穿行在“自然居所”守护的森林里,不时看到有精灵拿着枯死的树根刻着雕像,或者以特殊的天然颜料在树皮纸上作画,一派悠闲恬淡的社会景象。

    “各位……”

    前面一处空地聚集了上百只精灵,一位个子中等的女性精灵站在树上,做着演讲——海蒂之所以能肯定性别·主要是从精灵们的穿着打扮来区分,女性精灵一般是嫩绿树叶编织成的长裙·男性精灵则是上下两截的树叶装,外面围着兽皮。

    如果他们打扮一样,海蒂和卡特里娜就必须更仔细才能辨别了,毕竟精灵一族无论男女都相对纤细漂亮,自己两人又不能失礼地用魔法鉴定。

    停在空地旁,卡特里娜扯了扯海蒂的衣角,指着另外一边道:“费利佩先生……”

    阴郁的费利佩双手插在口袋里,安静地站在一棵大树之下,听着那位精灵少女的演讲。

    “…···我是诺丹尼尔,在这里呼吁大家多捕杀斑鹿。”精灵少女声音高亢却不显尖锐地道。

    “什么?”

    “斑鹿这么温顺的森林动物?”

    下面的精灵们纷纷表示不解。

    诺丹尼尔?海蒂和卡特里娜对视了一眼,这就是自己两人准备寻找的对象。

    诺丹尼尔恳切地说道:“深渊缝隙失控事件让森林里的猎杀者们变得疯狂嗜血,所以被我们击杀了很多,数量急剧减少,这种情况下,缺乏了天敌的斑鹿会无法控制地增长,它们的生育力可是能和老鼠媲美的。

    “而斑鹿要是超过一定限度,以根茎、块根等事物为主食的它们将对森林造成无法挽救的伤害。”

    “我们必须维持自然的平衡!”

    这就是“自然平衡派”?海蒂和蕾依丽雅兴致勃勃地旁听起来。

    等到诺丹尼尔完成演讲,大部分精灵接受,两人才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