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六章 每一位精灵都是一棵树

第六章 每一位精灵都是一棵树

    “两位客人,你们找我?”诺丹尼尔看到海蒂和卡特里娜向着自己走来,于是疑惑地指了指自己。

    海蒂笑容亲切地道:“诺丹尼尔,刚才你关于自然平衡的演讲真是太棒了,太有意思了!”

    她察觉诺丹尼尔是相对开朗的性格,于是一副自来熟的模样打着招呼,没有客客气气地称呼女士、小姐什么的。

    听到海蒂真诚又直率的赞扬,诺丹尼尔顿时有些害羞,略微局促地摆了摆手:“我只是把长老们平时阐述理念的整理出来。”

    “我叫海蒂,这是我的同伴卡特里娜,今天刚刚到森林做客,很高兴能第一时间认识你。”海蒂愈发的热情。

    她才不像安尼克那样内向,大大方方地对诺丹尼尔介绍自己两人。

    与这样健谈开朗又不给人压力的客人相处,诺丹尼尔心里少许紧张很快烟消云散,谈话变得自然起来。

    “唔,我们是受女皇陛下委托,来调查少量精灵魔化的事情,关于翠丝的事情,我们有些问题想问你。”聊了一阵后,海蒂直接没有遮掩地开口问道。

    诺丹尼尔沉默了一下,神色黯然地道:“海蒂,卡特里娜,在这方面有什么问题,你们尽管问,我非常希望你们能找到堕落的源头,让翠丝他们恢复过来,即使不能恢复,也不要再受这样的折磨了。

    “翠丝在堕落前有什么反常的迹象吗?”卡特里娜按照尤里斯安、费利佩等人商量好的标准问题问道。

    诺丹尼尔是日精灵,有着白皙的皮肤和灿烂的金发,在阳光照耀下,显得颇为高贵,可她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笑意,边回忆边说道:“至少对我来说,在此之前的生活没有太奇怪的事情发生,伙伴们同样每天捕猎,采摘果实·寻找森林内平衡可能会被打破的地方修复,然后感悟着自然,领会着神术,编排着舞蹈·歌唱着乐曲,阅读着神话时代以后的种种典籍……”

    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那样的悠闲,这样美好的生活仿佛永远也不会被打破,可是:“那天早上,我突然注意到翠丝皮肤上的魔纹出现了变化,充满了憎恨和杀戮的感觉·昨天都还好好的,我们一起跳了她刚学会的特殊舞蹈,互相道了晚安。”

    “特殊舞蹈?”海蒂在魔法笔记本上记录着诺丹尼尔的回答·对冠以了“特殊”形容的舞蹈有着下意识的关注。

    诺丹尼尔微微点头:“她说是玛莎女士教她的,我跳给你们看?”

    海蒂和卡特里娜半是调查半是好奇地同时回答:“好!”

    诺丹尼尔退后几步,在没有音乐伴奏的情况下非常有韵律感地舞蹈起来。

    这个舞蹈很多动作相当古怪,几乎违背了正常的生理状况,也就是精灵身体轻柔,柔韧性夸张,才能勉强办到。

    “虽然动作艰难奇怪,但不得不说,这个舞蹈确实好看······”海蒂动了动自己的左手和双腿·有一种加入舞蹈的冲动,不过她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脸蛋,在考虑回去之后要不要给自己配制一瓶激发血脉的药剂·否则根本没可能学会这个舞蹈。

    卡特里娜给诺丹尼尔打着拍子,暗自用心灵连线道:“这个舞蹈属于祭祀类型,给我奇怪的感觉·等一下汇总情报时,重点提一提。”

    舞蹈之中,诺丹尼尔似乎回忆起了朋友,渐渐散发出一种悲伤哀恸的情绪,好半天才缓过来,低声问道:“这个舞蹈没问题吧?”

    “没有魔法波动,没有神术气息·也没有诡异存在窥探,但不代表它没有问题·在事情调查清楚前,你最好不要再跳了。”海蒂很喜欢这位新认识的精灵朋友,特意提醒她。

    卡特里娜在诺丹尼尔点头答应后,继续问道:“堕落前几天,翠丝心情有没有什么变化,或者观念上有没有什么改变?”

    诺丹尼尔仔细回想道:“她心情有些失落,因为魔纹成长缓慢,没有太实质的突破,所以很认真地对我说,想要成为德鲁伊,学习自然神术,为维护自然的平衡发挥更大的作用。”

    为维护自然的平衡发挥更大的作用……海蒂皱眉记下诺丹尼尔的述说,同时随口问道:“你是德鲁伊?”

    “恩,刚成为自然守护者,也就是你们口中的中阶德鲁伊。”诺丹尼尔对“自然守护者”的身份相当自豪,眉宇之间的阴霾消失了不少。

    精灵并不像人类一样按低中高、一二三来划分等级,但层次是相通的,“自然护卫”是德鲁伊学徒,“自然之友”是初阶德鲁伊,“自然守护者”是中阶德鲁伊,“持杖者”是高阶德鲁伊(包括九级)。

    海蒂对德鲁伊这个职业颇感兴趣,于是深入地了解了一下。

    “…···每一位精灵都能感应到自然的恩眷,所以可以毫无阻碍地成为自然护卫,然后我们就需要将自己对自然的认识升华成自身的理念,贯彻于自己的日常行动之中,随着理念与自然的融合,我们就会形成类似于你们认知世界的‘自然之心,,这以精灵树的核心命名,是施展正式神术的基础……”诺丹尼尔没有隐瞒。

    三人聊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各自分开。

    到了傍晚,海蒂、卡特里娜带着写满收获的魔法笔记本回到树屋,与尤里斯安、费利佩、安尼克、斯普林特等的情报汇总。!

    “特殊舞蹈······玛莎女士……”尤里斯安念叨着这两个名词,“有百分七十以上的堕落者都与特殊舞蹈相关,百分之三十是跟着玛莎女士学习,其余则不清楚从什么地方学的……”

    费利佩声音低沉地道:“有可能是精灵一族的习俗,他们非常热爱舞蹈。”

    “不管如何,我们明天去见见那位玛莎女士。”尤里斯安说道。

    这时,安尼克羞赧又凝重地说道:“会不会是类似于‘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的舞蹈,表面没有奇怪之处,重点在学习的过程中被灌输和形成的理念或情绪?”

    海蒂刚破获了这样一宗案件,对此非常敏感,认真地点了点头:“有可能自然憎恨派,憎恨,我记得远古魔鬼里面有一只就叫‘憎恶,。”

    “问题在于,堕落魔化的精灵里面百分之八十是自然平衡派剩下的百分之二十还有一部分摇摆于两派之间,真正的自然憎恨派精灵堕落很少,否则精灵王庭的人早就察觉到古怪了······”尤里斯安看着面前的数据表格,揉了揉自己的额角。

    路西恩、娜塔莎、阿特兰特检查“自然之心”之后,在玛法里奥、兰希尔带领下前往了“囚禁所”,试图从堕落精灵身上找到线索。

    精灵一族的“囚禁所”依然是树干连成的小屋,但这部分树干泛着铁灰色如同钢铁般坚硬,有树木本身特殊的缘故,也有加持了自然类法术的关系。

    兰希尔让两位看守“囚禁所”的精灵打开大门然后率先进入,里面响起了一声声凄厉恐怖的嚎叫,如同夜晚森林内野兽的“哀嚎”,让人胆战心惊。

    两位看守精灵却露出哀切的表情,里面是自己同伴,不是野兽!

    路西恩、娜塔莎和阿特兰特站到了一间囚房外,透过树木缝隙看着里面的那位堕落精灵。

    这是一位外表秀美的精灵少女,可她的魔纹已经从脖子、手臂上蔓延到了全身,脸上、手上仿佛画着惊悚诡秘的抽象画而且不同于一般精灵魔纹的嫩绿,它是墨绿之中透着一丝丝血色,狰狞异常。

    “好像人面蜘蛛背上的花纹……”娜塔莎在心灵连线里说了一句。

    确实这精灵的魔纹和皮肤都有蛛化的迹象!

    “我要杀了你们!”

    “为了绿色而清净的世界!”

    “所有智慧生命都要死!”

    堕落的精灵少女一下扑到了树干缝隙旁,双眼瞪得极大地看着路西恩等人,她的瞳孔没有了灵动只有深深的暴虐和毁灭意味,中央有一团凝固的红色,同时,她张开嘴巴,牙齿咬在树干之上,似乎在没办法动用类法术和天赋能力的情况,只能依靠这样原始的手段攻击。

    原本整齐白洁的两排牙齿这一刻如同森森白骨。

    “自然平衡派的······”玛法里奥为路西恩他们介绍精灵少女的身份。

    路西恩、阿特兰特见过的恐怖景象不胜枚举,没有受这种场面的影响各自施展魔法检查精灵少女的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路西恩顺手压制了精灵少女堕落的程度后道:“基本可以肯定与精灵树受污染有关,但不知道是原因,还是结果,同样的,预言术只能告诉我,所有的堕落精灵在表面之下都有着深层次的共同之处,这是关键所在。”

    “这方面我会让艾勒丝汀他们配合魔法师调查,两位先与我一起前往深渊缝隙看看?”兰希尔提议道。

    路西恩没有反对的点了点头。

    这时,由于被路西恩压制了堕落力量,精灵少女双眼忽然清明了一点,痛苦地抱着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

    她身上泛起了绿色的光芒,淡淡的静谧之感流淌出来。

    路西恩脸色一变,就要阻止,而玛法里奥叹了口气:“她这么痛苦,就让她自己解脱吧,还有其他堕落精灵可以调查······”

    精灵少女口中哼起了优美的旋律:

    “每一位精灵都是一棵树,来于自然,回归自然······”

    “我们从爱情和结合中诞生,我们在平静和安详中归去,我们为森林歌唱,我们为生命欣喜……”

    随着空灵的歌声,她身上的绿光渐渐浓郁,然后玛法里奥打开了囚房之门。

    精灵少女舞蹈般迈步出来,对路西恩、娜塔莎和阿特兰特深深地行了一礼:

    “每一位精灵都是一棵树,扎根在大地,呼吸着天空······”

    “我们守卫着自然,维持着平衡……”

    她艰难地飞到了外面,身上绿光将她包裹,接着缓缓落到地上。

    “每一位精灵都是一棵树…···”

    歌声越来越小,却悠扬回荡,绿光消失,森林里多了一颗挺拔又妙-曼的大树。

    每一位精灵在死去后都会化成一颗树,所以他们才如此热爱绿色。

    “一定要调查清楚堕落的原因。”目睹这一幕,娜塔莎右手紧紧握拳,自己对自己说道。

    路西恩闭了闭眼睛,转头对兰希尔道:“我们去深渊缝隙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