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七章 立威

    深渊缝隙在斯特鲁普森林靠东北的方向,远离了“自然居,,加上缝隙不稳定造成的空间紊乱,所以路西恩等人没有冒险传送过去,而是飞行在半空。

    望着下方深绿色的林海,听着不绝于耳的鸟鸣之声,娜塔莎忽然音乐家灵魂发作地道:“什么是自然?”

    从各种历史文献、典籍书信里知道精灵死后会化为一颗大树是一回事,亲眼目睹又是另外一回事,所以她略微有些感叹。

    “是啊,什么是自然?”路西恩重复的时候,目光已经看向了玛法里奥和拉希尔。

    什么是自然?

    玛法里奥等人听到这个问题,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每位精灵、每位德鲁伊心里都有自己对自然的定义,而不管是憎恨,还是平衡,都自诩为自然的守护者,而正因为对自然的定义和观点各不相同,所以德鲁伊们形成的“自然之心”也不完全相同,会的神术有着一定程度的差别。

    “自然就是世界,包括代表生机的植物、动物、人类、精灵等,也包括火山,沼泽,毒雾,然后这一些系列事物形成了环环相扣的平衡系统,互相依存,互相限制,一旦失去平衡,自然就会走向破败,走向毁灭,成为没有生命的荒芜之地。”玛法里奥斟酌了一下,还是说出来了自己对自然的认识,平衡和生命是他理解的核心。

    拉希尔具备部分精灵特有的高傲,虽然不是自然憎恨派,但也不太喜欢和人类讨论这个问题,仅仅强调了一点:“自然必须包括生命,否则生命的荒漠是没办法称为自然的。”

    阿特兰特闭着眼睛笑道:“深渊缝隙快到了。”

    四位都是传奇,即使刻意放慢了飞行速度,避免危险突来,抵达深渊缝隙也没花费多长时间。

    下方的森林中央,染上了血色的尘埃笼罩住了一大片地域·中央能看到一条狰狞如同蜈蚣的大缝隙,透过这条缝隙,对面坑坑洼洼的血色平原隐隐暴露,浓郁的血腥味和杀戮气息弥漫在四周。

    而尘埃之中·一座还算繁华的小镇屹立在缝隙边缘。

    “无名者小镇”!

    在深渊缝隙稳定的漫长历史里,本性杀戮和混乱的恶魔们不断冲击着缝隙,冲击着精灵的封印和防御,试图真正地降临主物质世界,将这里变成类同于深渊的毁灭无序之地。

    而对人类冒险者来说,恶魔虽然恐怖,但它们身体各个部分都是宝贵的材料·能够不进入深渊就捕获恶魔是非常不错的选择,于是,一位位冒险者聚集于此地·有了最初小镇的雏形。

    之后,大骑士、天骑士们发现这是一个锤炼自身的绝佳战场,因此经常不远千里前来历练——对高阶骑士来说,除非血脉确实顶级且天赋出众,否则只能靠战斗来寻找突破的契机。

    在大陆局势相对稳定的情况下,去黑暗山脉、巨龙沼泽等地方冒险显得太过危险,一不小心就会碰上九级的魔法生物,而斯特鲁普森林的缝隙限制了入侵恶魔的实力,让高阶骑士们不用担心碰上恶魔君王、公爵等存在·安心地进行同等级的战斗,所以小镇越来越繁华,成为高阶强者密度非常高的地方之一·仅逊色于兰斯、阿林厄、伦塔特等地方。

    不过,同等级的战斗肯定不会毫无危险,一位位天骑士、高阶魔法师在这里送掉了性命·而高阶以下的冒险更是经常有死伤,因此,小镇被命名为“无名者”:

    “要么获得荣耀的姓名离开,要么没有名字地死在这里!”

    “苍青之龙”梅森看着“无名者小镇”上屹立了几百年的木牌,再次重重叹息一声,来回踱着步,望向血色尘埃遮住太阳的天空:“什么时候才能离开?”

    看守缝隙的精灵对冒险者们始终抱着冷漠的态度·但他们的行动确实缓解了自身的繁忙程度,不用再为偷越过缝隙的恶魔烦恼·所以,他们对无名者小镇的存在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梅森旁边的年轻棕发男子掏出一根布里亚纳王国的特产雪茄,点燃之后,眯着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吐出白色的眼圈:“大哥,别烦恼了,在解决缝隙莫名扩大问题之前,精灵不会让我们离开的。”

    “我感觉我的肺里都充满了沙子和血污。”梅森接过好友费瑞德的雪茄,用烟草缓解着心情,“你知道的,我出来之前与家人约定好半年返回,现在已经超过了两个星期,如果他们寻找而来,会被这‘发疯,的地方伤害的。”

    费瑞德吐了一个烟圈,苦笑道:“早知道提前离开的······精灵怕深渊缝隙剧变的消息被人泄露给海族,所以才限制我们能进不能出,除非他们能找到办法解决,或者海族从别的渠道已经打听到,否则我们只能继续待下去。”

    “如果深渊缝隙再次失控……”作为六级的天骑士,梅森一想到当时的情况也忍不住后怕,那密密麻麻如同潮水的恶魔大军,那恐怖威压四溢的恶魔君王和公爵,是他永远也不会忘记的噩梦,不知多少位冒险者没有激起一点涟漪就死亡在了恶魔的攻击下,若非那段时间看守这里的是“暗夜导师”玛法里奥,自己等天骑士恐怕也会陨落好几

    听到梅森的话,费瑞德也忍不住打了个寒颤,想起了那位两个脑袋、赤红鳞片的“血腥君王”,想起了它金色冰冷的瞳孔:“希望精灵们尽快去请求援军吧……”

    “精灵是一个高傲的种族,不是真的无法自行处理,绝对不会主动求援。”梅森平时也赞叹过精灵的傲气,但这个时候却分外痛恨。

    说到这里,他目光收回,看着手上烧掉了大半的雪茄:“镇子里好像也有点不对……”

    费瑞德眼睛微微眯起:“恩,有些古怪…···”

    路西恩、娜塔莎、玛法里奥降下高度,往深渊缝隙靠拢,这时,一深绿一褐色两道身影从下方飞了过来停在四人面前。

    “三位尊敬的客人,感谢你们前来相助。”褐色身影是一位身材高大的中年人类男子,手中握着一根刻着平衡标志的木杖,正是“平衡之手”洛德尔。

    到了这个高度缝隙背后的深渊景象已经非常清楚,那是一片被鲜血染红的平原,但到处耸立着奇奇怪怪的白色石头。

    平原之上,除了少数几株长满鳞片的植物外,只有血色的泥土和沙砾,被风一吹,就扬起漫天的尘埃。

    而在天空中被尘埃遮挡的地方,路西恩看到了一轮苍白的太阳,在血色衬托之下染上了诡异的红晕。

    这一切都是那样的黯淡和血腥,充满了让人心情低落的色调,似乎随时随地都在宣扬着杀戮和毁灭。

    “大长老。”深绿色身影是一位头颅大小的袖珍女士,她有着深绿色的头发,妖异美丽的五官,身材纤细,手指末端隐隐露出嫩绿的色彩,背后长着一对透明的蝉翼,周围被浓郁的林木气息包裹。

    她是树妖精“绿之守护者”,塞琳黛。

    招呼过玛法里奥后,塞琳黛没有再说话对树妖精而言,破坏森林的人类是不可饶恕的坏蛋。

    “塞琳黛,什么是自然?”兰希尔忽然开口道。

    塞琳黛不满地看着兰希尔对这位精灵似乎感官不好:“自然是象征着生命的绿色,让所有生物都能蓬勃发展,它很脆弱,需要我们共同维护,任何破坏自然的都是我们的敌人。”

    兰希尔微笑道:“伊文斯,什么是自然?你问我们的问题,你有答案吗?”

    路西恩看了他一眼虽然不清楚他究竟想打什么主意,但可以肯定的是他绝对有着自己的图谋,或许是想趁这个机会,通过挑动矛盾达成某个目的?

    玛法里奥仿佛有点心不在焉,居然没阻止兰希尔询问,也许他也想知道路西恩和阿特兰特的答案。

    洛德尔张了张嘴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还是沉默了下来。

    路西恩笑了笑,指着血色平原:“这是不是自然?有恶魔这种生命,有泥土,有风,有太阳。”

    “这是被污染和破坏了的自然,正在向彻底毁灭发展。”塞琳黛严肃地回答。

    路西恩摇了摇头:“我心目中的自然是循环。”

    “只要包含的事物能自成循环,从生到死,从死到生,那就是自然,所以沼泽是自然,火山生物圈是自然,深渊是自然,地狱也是自然……”

    在塞琳黛等人反驳前,路西恩继续说道:“自然千奇百怪,包含万千,我们每个人看到的自然,接触到的自然,都不相同,因此我们心目中的自然是结合自己的经验和知识形成的独特自然,是站在自己角度看到的自然,就像微观粒子,我们选择的观察方法不同,看到的结果就不同,至于它本来是什么样子,毫无意义。”

    “所以,我的自然是站在我们人类角度的自然,能适合我们发展的,促进我们发展的,就是好的自然,我们配合保护环境和森林的目的也很明确,那就是为我们自己营造更好的生活环境,而不是相反,在这方面,我们是以自己为主体来认识自然,我们是,你们精灵也是!”

    玛法里奥、塞琳黛刚要说话,下方忽然响起了充满杀戮和毁灭意味的吼叫,潮水般的恶魔大军再次涌现,向着缝隙冲来。

    这些恶魔长着黑色的鳞片,蝙蝠般的羽翼,各种样子都有,共同之处是分外狰狞。

    “血腥君王又驱使它的恶魔大军来进攻了······”洛德尔见状松了口气,赶紧转移了话题。

    路西恩望了望缝隙内的场景,盘算了一下距离,右手忽然伸出,声音拖得漫长而奇诡:

    “永恒炽阳!”

    轰!

    血色平原中央突地升起一轮灼热的太阳,恐怖的高温即使透过空间缝隙,也能感觉得到!

    无法想象的能量风暴向着周围肆掠,白色光芒淹没着一切。

    看着翻滚的诡异蘑菇云和变化不定的深渊缝隙,感受着那摧毁世界般的威力,兰希尔、塞琳黛说不出话了。

    不管你们有什么想法,想借着我们做什么事情,最好先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

    路西恩收回右手,插入了黑色双排扣长礼服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