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章 复仇之舞

第十章 复仇之舞

    苍青色光芒包裹之下,梅森和费瑞德从旅馆内飞出,向精灵守卫所在的小镇边缘冲去。

    突然,地面喷发出暗红色的火焰,直窜入半空,如同火山爆发般凶猛,恰好挡在梅森和费瑞德的面前。

    “马特维,你想做什么?”梅森及时停住了自己的飞行,没有撞到那火焰和浓烟,目光蕴含怒意地瞪着阻挡自己的高瘦男子——“大地之怒”马特维,七级天骑士。

    马特维留着短短的寸头,墨绿的发色像是长满海藻的海水,他抬头望着梅森和费瑞德,不慌不忙地道:“你们忘了小镇内禁止飞行吗?”

    这种禁止不是靠魔法阵来实现,而是依赖于好几位强力天骑士组成的“小镇维护者”——经历了无名者小镇发展最初的混乱和血腥之后,在迫切呼唤秩序的渴望和精灵的暗中支持下,长期来往于这里的好几位天骑士开始结成联盟,为小镇订立秩序,约束彼此之间的杀戮,维护小镇的平和。

    而马特维就是“小镇维护者”之一。

    “这种情况下,禁止飞行有什么意义?”同为天骑士,费瑞德和梅森并不怕马特维,但他们担心引来精灵的攻击,“我们只是想去接受精灵的调查?难道你要阻止这一切?”

    对“大地之怒”马特维,梅森和费瑞德隐隐有些戒备,因为他们感觉到的古怪正是来自于他和他的同伴!

    马特维等人并没有做什么离奇的事情,仅仅是在恶魔大军第一次来袭后经常性地表达绝望、痛苦和焦虑的情绪,认为精灵王庭和德鲁伊长老会的传奇没办法守住深渊缝隙,因为随着缝隙的逐渐扩大,也许“深渊意志”就直接降临了,所以待在无名者小镇上只是等待死亡,到时候绝对没有逃脱的可能。

    这种浮躁焦虑,这种绝望沮丧,这种暴虐痛苦在他们的影响之下,飞快地蔓延于人群里,由于这样的情绪属于正常反应,梅森和费瑞德并没有怀疑什么只是本能地不想和马特维等人接触,仿佛与他们接触得越多,整个人越低沉,越痛苦,越挣扎,越无法控制自身的情绪。

    “我们也要接受精灵和魔法师的联合询问,可我们也没有着急没有违背小镇的规矩”马特维墨绿色的双眸没有丝毫波澜,“梅森,费瑞德你们应该很清楚,越是这种焦虑浮躁的时候,越是需要秩序,只有建立起牢靠和严格的秩序,才能保证情况不会变得混乱,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所以,我不会因为你们是天骑士就给你们特权,请跟我去

    ‘维护者小屋,接受处罚。”

    梅森不得不承认马特维说得很有道理,可那种压抑古怪的感觉始终在他心上,让他没有挪动一步而费瑞德同样如此。

    马特维抬起右手:“梅森,费瑞德,你们想反抗吗?反抗七位天骑士反抗高位精灵和传奇强者?”

    街上的冒险者全部放慢了脚步,变得小心翼翼,似乎察觉到了那种一触即发的危险。

    “自然居所”东边,一片茂密到显得暗绿的森林。

    “玛莎女士就居住在里面,她是自然憎恶派的代表之一,你们不要触怒了她,如果她有什么冒犯的地方我先代表她道歉。”一袭翠绿树叶长裙的艾勒丝汀对旁边的尤里斯安、费利佩、海蒂和安尼克说道。

    因为需要调查的方向还有好几个,魔法师们依然分头行动但海蒂认为昨天斯普林特对安尼克的改造几乎没有效果,于是重新划分了队伍安排,决定自己出手,打算带着安尼克多认识一些精灵朋友——她和卡特里娜与精灵诺丹尼尔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和很多精灵的关系变得良好。

    而由于玛莎是需要调查的精灵之中实力最强的,所以尤里斯安和费利佩两位不太和睦的委员是一起行动。

    尤里斯安礼貌地笑道:“没关系,每个生命都有自己的理念,只要不切实地危害到我们,那就不算什么。”

    连精灵一族的公主都提前道歉了,他还能说些什么?

    费利佩双手插在黑色长风衣口袋里,微微颔首表示,目光却越过树木,望向遥远的地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仿佛昨天与精灵的交流和对自然居所的勘察让他收获不少。

    前面有两位委员顶着,海蒂难免有些分心,用心灵连线对安尼克道:“等调查完玛莎女士,我带你去参加精灵的‘自然舞会,。”

    “舞,舞会······我,我不会跳舞。”安尼克吓了一跳,说话都有点结结巴巴了。

    海蒂瞪了他一眼:“谁生下来就会跳舞的?呃,精灵好像是……又不是让你与精灵约会,多认识一些朋友,多见识一些事情,有助于你心情开朗,我可不想我的好朋友因为研究奥术和魔法而导致严重的心理疾病。”

    她与隔壁的蕾切尔混得也很熟,对心理方面的问题了解不少。

    安尼克说“我研究奥术和魔法很开心很快乐,每解决一个问题都能获得比跳舞、认识朋友强很多倍的满足”,可他也是相当重视朋友的人,见海蒂、蕾依丽雅、斯普林特、卡特里娜一直为自己的内向害羞担心,也有了少许改变的想法——反正回去以后,还是以奥术和魔法为主,这一点上,海蒂她们同样也是如此。

    艾勒丝汀像是一只林中的小鹿,敏捷又灵动地穿梭于森林里,很快,在她的带领之下,尤里斯安、海蒂等人看到了一座墨绿色没有装饰的树屋,而树屋下方的空地上,十几位精灵正在接受舞蹈的指点。

    玛莎是精灵一族有名的音乐家、舞蹈家。

    这十几位精灵的前方站着一位头发挽起的暗夜精灵,她暗青色的皮肤透着诡异的美感,气质和长相都颇为成熟,如同一枚到了最甜美季节的果实。

    “身体再往后弯一点···…这点痛苦算什么?有森林被人类无节制砍伐痛苦?有绿色变成荒漠痛苦?”玛莎教导时非常严厉,而且充分展现了她自然憎恨派的本色。

    “这支舞蹈叫做复仇之舞,每一个动作都有独特的含义在内,表达了自然的愤怒,你们必须深刻地体会这种心情才能跳得好这支舞蹈,比如·这个动作,你们要想到那些被灭绝了的动物,它们已经彻底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而原因只在于人类的贪婪·在于它们的皮毛、血肉和骨骼对人类有用……”

    “因为自私,所以人类肆无忌惮地伤害着自然,总有一天,自然会爆发它的愤怒,清洗一切的罪恶……”

    听着玛莎教导的话语,尤里斯安微微皱眉,暗自想着:“这样的话语·这样的舞蹈,与特殊召唤仪式真的很相像,只要最后让他们相信确实有‘自然的复仇,就能达到想要的效果……可为什么是自然平衡派的精灵堕落较多?为什么玛莎明明知道议会已经派人来协助调查·还继续教导复仇之舞?是她觉得这种方法非常隐蔽,我们不可能查出来,还是确实不是她?”

    艾勒丝汀上前几步道:“玛莎女士,打扰你了,有几位客人想询问你一些问题。”

    玛莎早就注意到了费利佩等人的靠拢,故意不闻不问,直到艾勒丝汀开口,她才脸色难看地行礼道:“公主殿下,我不希望心灵肮脏的人类踏足我的地方·我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问题能够回答。

    “女士,我们只想知道你是从哪里学到的复仇之舞?”尤里斯安没有愤怒,非常冷静地问道。

    玛莎哼了一声:“我从人类对自然的种种破坏中得到灵感·将古代典籍上找到的祭祀动作重新进行了编排,是我自己的创作。这个回答,你们满意吗?”

    “有哪些古代典籍?”费利佩直指问题的核心。

    玛莎冷笑道:“魔法师不是号称学识渊博吗?难道看不出来?《狼人祭月礼》《仪式书》……”

    她报了一连串书名·显然之前的话不是随口胡说。

    又问了几个问题后,玛莎下了逐客令:“我的耐心已经到了极限,不想再回答你们的问题,如果你们想将事情的源头赖在我身上,那请随意。”

    说完,她转身回到小屋前,继续教导复仇之舞。

    沉默地往回走了一会儿·艾勒丝汀再次道:“我代玛莎女士向你们道歉……”

    “等一下。”费利佩打断了她的话,“我希望搜查玛莎的树屋和附近的地域。”

    “为什么?”艾勒丝汀惊讶地问道。

    费利佩冷酷地道:“她说什么·我们就信什么吗?”

    尤里斯安在旁边微笑点头,有这个家伙一起行动,很多不方便说的话就不用自己烦恼了。

    艾勒丝汀颇为挣扎和犹豫,搜查一位“持杖者”的树屋可是一件大事。

    血色的尘埃飞扬在半空,遮蔽了直射而下的阳光,原本在“永恒炽阳”下干净清爽的环境再次布满了诅咒和毒素。

    路西恩的精神力场蔓延开来,结合半位面投影的力量,让周围半是虚幻半是实质,使得诅咒和毒素根本没办法渗入,穿着银灰色盔甲的娜塔莎身上则没有一丝光华闪现,可诅咒和毒素到了她身边之后就莫名碎裂堕亡,毫无例外。

    “有什么结果吗?”玛法里奥问着路西恩,他身前有一面花纹复杂的镜子,正在施展“命运之镜”以确定造成“空间融合”的源头。

    路西恩将左手拿着的水晶球放到了“命运之镜”中央,画面顿时清晰,水晶球也大放光彩,星辰连成了一条直线。

    “在那个方向。”路西恩对娜塔莎和玛法里奥说道,“源头竟然真的在这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