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一章 “线索”

第十一章 “线索”

    透过血色尘埃照射而下的太阳虽然看起来暗红没有温度,可实际上它的灼热反而比主物质世界更为夸张,加上平原底部常年流淌的熔浆焰河,半空的温度是超过了六十,即使没有众多诅咒和毒素的弥漫,普通人类也没办法在这样的环境下生存.

    一道银灰色光芒闪现,以月牙的形状横着斩了出去,瞬间消失,只有虚幻而狰狞的缝隙仿佛要将这一层洞穿。

    那由六条手臂的蛇形恶魔率领的几百只恶魔猛然停顿在了原地,像是周围被人施展了“时间停止”一样,一秒之后,它们的身体突然炸开,化成了满天的血雾,一块块尸体雨点般落地,琐碎却整齐。

    “你对传奇等级的‘真理之剑’力量控制得越来越好了。”目睹这一幕,路西恩没有吝啬自己的夸奖,娜塔莎此时没有使用史诗长剑“真理之剑”,而是紧握“苍白的正义”,通过斩杀恶魔充分锤炼自己对血脉力量的精细掌握。

    娜塔莎情绪相当高昂和欣喜:“我才不是空有勇猛的骑士,一直以来,我对自己的力量就掌握得很好,尤其晋升天骑士后在修道院底层待的那三年,让我真正地把握住自己的意志和身体……”

    她毫不羞赧地接受了路西恩的赞扬,接着略有遗憾地道:“可惜这一路上遇到的只有高阶的恶魔,不说恶魔君王,连恶魔公爵等小领主都没有看见,无法彻底地发挥实力,寻找到不足的地方。”

    “深渊的每一层最多能支撑一位恶魔君王,也就是说,一位恶魔公爵如果不能控制住自身位面的绝大部分地域,那它根本不可能得到‘深渊’的反馈,从而晋升为传奇等级的君王。”路西恩微笑为娜塔莎解释道,虽然她在来之前恶补了深渊方面的知识,但与路西恩还是相距甚远,“恶魔学”是每一位魔法师的基础科目,“所以,除非有什么联合行动,否则我们在血色平原顶多能遇到血腥君王。”

    在深渊里面,除了“不死生物之主”、“黑暗主君”等少数特殊恶魔,绝大部分的恶魔君王同样没有名字,只有主物质世界强者给它们取的代号。

    而深渊之中,目前已知的君王有不少,是九层地狱的三倍,共二十八位,但正如同深渊的层数没有人具体知晓是多少一样,传奇等级的恶魔究竟有几位,连“观察者”莱茵这种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的吸血鬼亲王也不敢肯定,无愧于“无尽深渊”的名称。

    但是,由于它们彼此之间混乱杀戮,通过战胜和吸收其他君王来晋升,所以深渊的整体实力还不如只有九位魔鬼公爵的地狱——“冰霜公爵”、“银白之主”提弗蒂迪斯彻底陨落之后,寂静地狱于几年前重新成长起来一位传奇魔鬼,被“地狱之主”任命为新的“冰霜公爵”,通过地狱之主的认可,它得到了寂静地狱这个半位面力量的反馈和加持,迅速从传奇一阶提升到了传奇二阶。

    这位新任“冰霜公爵”据说非常狡猾,善于欺诈,因此有一个称号“诡秘之主”。

    “嘿嘿,遇到血腥君王就很好了!”娜塔莎虽然渴望战斗,但也不想让自己和丈夫陷入恶魔君王联合行动的危险。

    玛法里奥身边翠绿光芒缭绕,仿佛长出了无数绿色植物,清新自然,与周围的恶劣环境形成鲜明对比,他专注地观察着四周,预防被恶魔君王偷袭,完全无视了路西恩和娜塔莎谈笑战斗的“郊游”情景。

    路西恩根据占星术、命运之镜等魔法的反馈,不断调整着前进的方向,忽然,水晶球内的画面一下变得清晰!

    在一个白色石头组成的巨型石阵内,血色的泥土以崎岖又诡异的姿态向上凸起,宛如一个神秘的祭台!

    祭台周围的血色土墙之上刻满了一个个繁复的立体花纹,让人一看到就忍不住**上涌,渴求杀戮。这些花纹从祭台上往周围蔓延,似乎与整个血色平原连成了一片,而在祭台上方,却洋溢着蓬勃朝气的浅绿色泽,仿佛里面的世界是一个类似于斯特鲁普森林的自然之境。

    在巨型石阵外面,有一座血色的堡垒,坚硬的墙壁由一块块不同种族生命的尸体浇筑而成,依稀能够看到心脏、肠子、脑袋等事物。

    这就是血腥君王的“血肉城堡”!

    “事情的源头好像真在这里……”看着水晶球,路西恩略微诧异地道,“进展未免太顺利了吧?”

    找到深渊缝隙扩大的起源后,玛法里奥再也没有勉强进来的沉默,而是目光深邃地看着水晶球道:“我们先悄悄过去探查一下,能够尽早解决就尽早解决,如果敌人强大,我们再退出去,召集足够的传奇。”

    “小心埋伏,事情太简单和顺利了……”娜塔莎收起之前开心于战斗的笑容,非常郑重地说道。

    不过这也符合恶魔们难以布置复杂阴谋的特点。

    …………

    形似祭台的泥土高台内非常宽阔,一片茂密葱郁的森林散发出清新的味道,它们中央隐隐有着被绿色光点环绕的翠绿事物。

    在翠绿事物旁边,一只全身布满细小血色鳞片的巨大恶魔正在烦躁地来回踱步,背后的羽翼缠绕着血色灼热的光芒。

    它最为特殊的一点是长着两个脑袋,一个像恶犬,却又顶着两根绵羊般的弯角,一个则如同人面山羊。

    “我说过,我最讨厌这种环境了!该死的,我要毁掉这里!”恶犬脑袋大声地怒吼,金色的眼睛充满了混乱和毁灭的情绪。

    人面山羊脑袋嗤笑了一声:“连这点时间都无法忍耐,连正常的思考都办不到,难怪你一直被我压制住。”

    “我总有一天要把你干掉!”恶犬脑袋猛地前伸,嘴巴张开,白森森的牙齿露出,咬向自己的另外一个头。

    人面山羊微微侧头闪开,仿佛已经习惯了这种“自相残杀”的情况:“你这个没有脑子的低能家伙,你想破坏计划吗?你想要接受惩罚吗?”

    恶犬脑袋猛地停止,火冒三丈地吼道:“计划有什么用?还不如直接杀过去!”

    它没有再制造混乱,对上位者的服从是恶魔欺软怕硬的体现——如果上位者实力无法压制下面恶魔的话,恶魔完全不介意背叛和袭杀,其实它们混乱到极点的时候,也常常会不顾实力的差距,企图推翻上位者。

    “计划给你说了有什么用?你能理解吗?”人面山羊冷哼道,“反正我们在这里等待,等魔法议会和精灵的调查者到来,就进行一场‘激烈的战斗’,然后‘失败’地逃走,将这里留给他们,将‘线索’留给他们。”

    “不杀掉他们?”恶犬脑袋匪夷所思地道,“这有什么意义?”

    在血色平原上,它觉得自己能够对付玛法里奥,至于魔法议会来的是谁,它才不关心!

    “总之,必须失败!”人面山羊懒得再和这白痴争吵,几万年来,都是因为这混蛋拖了后腿,自己才始终无法更进一步。

    同样的,它也认为在血色平原上,此消彼长之下,哪怕道格拉斯和阿格莱亚来了,自己也能逃走——深渊除了少数几位,没谁喜欢搜集情报的,充分地学习着它们的类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