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88bet金宝博官方网站 > 都市小说 > 奥术神座 > 第十四章 计划“顺利”进行

第十四章 计划“顺利”进行

    葱郁的树木上方,一团类似乌云的墨绿色雾气飘荡了过来,里面不断闪烁着电弧,宛如自然的愤怒。

    雾气猛地收敛,化作一位年轻木精灵落到玛莎的面前,他脖子和手上满是复杂神秘的花纹,就像古代失落文明里那些负责祭祀的萨满。

    “玛莎,你将刚才的话重复一遍,他们污蔑你召唤魔鬼?”费拉冈德看也没看费利佩、尤里斯安和海蒂等魔法师一眼,直接询问起玛莎。

    随着他的问话,玛莎脸上的“费利佩右手”和众多诡异血管统统枯萎,像秋天落叶般飘零于地,腐朽成泥。

    玛莎含恨说道:“仅仅因为‘复仇之舞’和每个动作的要领,他们就认为这是召唤魔法的仪式!有这样简单这样滑稽的召唤仪式吗?”

    费拉冈德明显知道“复仇之舞”,双眼里顿时浮现出一层跳跃的闪电,传奇德鲁伊的气息仿佛与周围的自然环境融合在了一起,于是,随着他的环视,尤里斯安、费利佩、海蒂感觉脚下的树木在震颤,感觉空气在收缩,感觉乌云在凝聚,感觉自己被整个世界排斥!

    在这样的威压之下,哪怕是阿弗瑞斯这脸皮极厚没心没肺的水晶龙,也精神紧绷,难以开口,所以安尼克手中快速变化的手势中止,海蒂忍不住倒退了一步,紧紧地靠在树屋的墙壁之上,尤里斯安额头冷汗冒出,想要微笑说话。却怎么也挤不出笑容来。

    费利佩断腕处的血肉不断蠕动着,重新长出了一只血色很淡的右手,上面泛起一层水光,像是刚从母亲肚子里诞生出来。他不长的头发向后飘舞,仿佛面对着狂暴的飓风,身体紧绷,微微颤抖,可却昂着脑袋,不肯低下地道:“这里……有一本书籍。”

    没受到压力的艾勒丝汀赶紧补充道:“议会提供了一本《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同样是通过简单滑稽、荒谬好笑的仪式召唤远古魔鬼。而且这本书籍的作者是‘灾难君王’维肯。过去的传奇魔法师,今日的教皇!”

    斯特鲁普森林位于无尽汪洋西岸,虽然与霍尔姆王国和布里亚纳王国交界区域的维肯隔着一个王国的距离,但对传奇等级的强者而言。这样的距离完全可以称呼为邻居了。因此生命漫长的精灵对维肯并不陌生。从魔法议会知道祂是教皇之后,更是增加了不少关注。

    “《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费拉冈德眯起眼睛,将手一招。一位精灵手中拿着的古朴书籍就飞到了他的面前。

    憎恨派的头号敌人是破坏自然的人类,而真理神教的信仰基础同样是人类,因此,教会毫无疑问是自然憎恨派的敌人,而一直想侵占“自然之心”,将精灵一族完全纳入真理之神“光辉”下的南方教会,对憎恨派来说,更是比魔法议会可恶不少倍的混蛋。

    玛莎尖利地叫道:“费拉冈德阁下,不要相信他们的话,谁知道是不是教皇维肯写的召唤仪式!谁知道教皇是不是维肯!”

    费拉冈德大略翻了一遍,表情变得有些凝重:“虽然很荒唐可笑,但这种滑稽却显得神秘诡异,《痛苦寓言》我曾经看过,更是扭曲了所有美好的情绪,让人充满了痛苦和憎恶。”

    生命漫长的精灵阅读过的书籍非常多,但《维肯的特殊召唤仪式》太像小孩子的恶作剧了,所以一直不被他们重视和关注。

    艾勒丝汀见费拉冈德口气松动,将玛莎的音乐笔记也飞给了他:“费拉冈德阁下,您可以对比一下。”

    “费拉冈德阁下,他们在污蔑我!”玛莎嘴唇颤动,不断地重复着。

    “有一点相像,但玛莎的解释也没有问题,动作的要领写得详细一点并不是错。”费拉冈德还是下意识维护着玛莎,“不能因此而指责她在召唤魔鬼,是精灵树污染的源头,必须进行更深入的调查。”

    “是啊,费拉冈德阁下,我们仅仅是怀疑,希望玛莎女士能配合我们进行后续的调查。”艾勒丝汀暗自松了口气。

    玛莎动作幅度很大地摇着头:“费拉冈德阁下,他们会伪造证据的,自然平衡派想借人类之手打击我们!”

    费拉冈德的脸色变了,斟酌了一下道:“艾勒丝汀,我不信任人类,所以我亲自审问玛莎。”

    玛莎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笑意。

    而费利佩、尤里斯安都觉得不妥,谁知道费拉冈德是不是和玛莎一伙的?

    艾勒丝汀觉得自己精神快要崩溃了,自己这边不信任费拉冈德,而费拉冈德那边又不信任人类和自然平衡派,这样一来,不管有什么审问结果,都无法令人信服。

    “我带玛莎去精灵树审问。”费拉冈德自顾自地做了决定,艾勒丝汀想要阻止,又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开口,总不能说,费拉冈德阁下,我们也在怀疑您?

    “等一下。”这时,半空中再次有声音传来,兰希尔和阿特兰特的身影缓缓浮现,他们及时赶了回来!

    兰希尔手中提着一张树枝缠绕而成的“简易短弓”,落到费拉冈德和玛莎的中央:“费拉冈德,你是自然憎恨派的首领,由你审问玛莎,我很怀疑能审问出什么事情!”

    海蒂、安尼克见阿特兰特返回,偷偷地吐了口气,之前他们看似镇定,可直面一位传奇强者实在是恐怖,感觉稍有不小心,就会被自然给吞噬。

    阿弗瑞斯从肚皮底下掏出一颗浅绿色的水果,舌头一伸,将它卷入自己的嘴里,用美食安慰自己受伤的心灵。

    费拉冈德满脸怒气地等着兰希尔:“你怀疑我是主谋?”

    “这无关于怀疑的事情,而是简单的避嫌。费拉冈德,你不会连这一点也不明白吧?”兰希尔和费拉冈德的关系一直不好,于是语气咄咄逼人。

    费拉冈德沉默了一会儿道:“那让女皇陛下审问,我也不信任你。”

    兰希尔没有提无名者小镇的事情,轻轻颔首:“那我带玛莎去精灵树。”

    费拉冈德没有说话,用冷哼表示自己的不满和默认。

    兰希尔转头走向玛莎:“你会得到公正的询问。”

    听到这句话,玛莎忽然发出疯狂的笑声,暗青色的皮肤上,花纹迅速滋长,瞬间就覆盖了她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同时。她的眼睛变得鲜红,妖异空洞,魔鬼般的鳞片从眼角开始向下方蔓延。

    “堕落魔化……”旁观的精灵一下惊呆了。

    “憎恶魔鬼附身?”费利佩低声说道。

    “费拉冈德阁下,快逃!”玛莎凄厉的嚎叫道。“他们察觉了复仇之舞的秘密!”

    话音未落。她的身体一下膨胀炸开。无数血肉如同死亡的审判降临。

    突然,地面长出了一根根深绿色的藤蔓枝条,结成一个牢笼。将玛莎困在里面,将飞溅的血肉阻止。

    藤蔓四分五裂,兰希尔却张开了短弓,对准费拉冈德,一个单词一个单词地说道:“原来真的是你!”

    “我?兰希尔,你竟然真的想污蔑我!”费拉冈德刚才非常震惊,回过神来之后,怒气上涌,憎恨之情溢于言表。

    兰希尔背后仿佛有一个完整的自然幻境浮现,凝聚成一道绿光搭在他的弓上:“玛莎最后的话已经暴露了你!而且,下令封锁无名者小镇的是你,小镇内被魔鬼附身的精灵也是跟随你的自然憎恨派,若不是这样,我们不会这么匆忙返回!”

    “人类魔法师调查出的证据是如此清楚,费拉冈德,你还有什么话好说?你为什么要背弃大家,为什么要污染精灵树?”

    周围那些精灵难以适应这样的变化,全部目瞪口呆,无法相信一切的罪魁祸首是费拉冈德阁下。

    而听到“人类魔法师调查出来的证据”这段话,费拉冈德恨恨看了阿特兰特、费利佩等人一眼,只觉心中的情绪难以克制,过去几百年累积的憎恨彻底爆发:“原来是你们要除掉我!”

    “我要去见女皇陛下……”他话音未落,忽然发现自己身体出现了异常,那憎恨的情绪似乎凝成了实质,皮肤上开始长出墨绿的鳞片。

    “不!”费拉冈德凄厉地大叫起来。

    艾勒丝汀等精灵呆滞地摇头:“堕落魔化……魔鬼投影……真的是费拉冈德阁下……”

    兰希尔冰冷地道:“费拉冈德,接受审判吧!”

    他手一松,那凝聚的绿光射了出去,酝酿、滋长、蔓延、蓬勃、热烈、衰败、腐朽、深埋、酝酿的自然循环仿佛都蕴含在了这一箭之中,周围的生机绿色猛地褪去了所有光彩。

    这一刻,费拉冈德被自然所厌恶了!

    没有准备的费拉冈德直接被这一箭射中,顿时前后洞开,绿色的枝条从他血肉里滋长出来。

    啊!

    费拉冈德再次惨叫,声音里不自觉带上了浓郁的憎恨情绪,于是,他的身体虚化,彻底膨胀,枝条全部变成了沾满血肉的诡异枯藤,反过来袭击兰希尔、阿特兰特等人。

    这片森林顿时成为了血肉之球!

    海蒂等人在阿特兰特的传奇魔法防御下没有受到伤害,可等到血肉消失,却发现费拉冈德和兰希尔都不见了。

    “放心,兰希尔阁下一定能抓住费拉冈德阁……他是复仇猎手,最擅长追踪了。”艾勒丝汀脸色极差地宽慰着其他精灵。

    …………

    费拉冈德身受重伤,仓惶而逃,从自然居所一直逃到了深渊缝隙附近的森林,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躲藏,快速地给自己治疗,并尝试排除身体内的魔鬼投影。

    “怎么会这样?”他不敢置信地摇着头,“我为什么会魔化?”

    “为什么?为什么!”

    憎恶情绪影响之下,他难以控制自己的心情。

    “因为你学了复仇之舞,因为你充满憎恨。”洞口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

    “兰希尔!”费拉冈德刚要反抗,却发现自己对抗魔鬼投影时力量根本无法往外延伸,身体变得虚弱不堪,除非自己放弃心灵,让魔鬼主宰一切。

    他靠在山壁上,看着漫步进来的兰希尔,看着他金色的长发在阳光衬托下耀眼无比,沮丧愤恨又茫然不解地道:“为什么,为什么?”

    兰希尔看了看太阳的位置,微笑道:“还有一会儿,等那边的计划顺利结束,事情就成功了。”

    “那边?”费拉冈德抓紧时间排除着魔鬼投影,对传奇强者来说,不会有一旦被投影就难以自拔的事情发生——在放弃心灵之前。

    …………

    “等计划顺利结束,一切就将按照我们预想的进行。”人面山羊得意地笑道,看见玛法里奥和两位传奇飞了过来。

    恶犬脑袋低声咆哮:“我只想吃了他们,可惜,必须假装失败逃走!”

    “进入距离了,准备攻击!”战斗时,人面山羊这个脑袋从来不会和恶犬脑袋争执,免得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话音未落,他忽然看到那位穿着黑色双排扣长礼服的年轻男子,右手多了一块银白色的怀表,细细的表链连在衣扣之上,泛着微微光芒,滴答滴答的声音即使隔着如此远的距离,也能清晰听到。

    “这是?”人面山羊的笑容凝固了。

    “管它是什么!”恶犬脑袋让整个血色平原都沸腾了起来,无尽的鲜血从泥土内涌出,一滴滴污秽的雨水搀和着血色尘埃降下,而它身体急速膨胀,仿佛顶着天空里的那轮血色太阳!

    接着,它们听到了“喀嚓”的清脆响声。(未完待续……)

    ps:  三千八百多字,求月票~